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互相解决生理需求的异性朋友:啊快捣烂了啦H

2021-11-18 08:47:46情感专区
“姐姐,我们一起做吧?天天呆在皇宫里面,皇上又不要我干活,手脚都待痒痒了!”

  阿暖也要帮着张敏娟做衣服。

  张敏娟见阿暖如此,就点点头,答应道:“行,你也动

“姐姐,我们一起做吧?天天呆在皇宫里面,皇上又不要我干活,手脚都待痒痒了!”

  阿暖也要帮着张敏娟做衣服。

  张敏娟见阿暖如此,就点点头,答应道:“行,你也动动手吧,咱俩把这衣服做好!”

  说完,就拿了副针线,递给阿暖。

  阿暖接过,一丝不挂的做了起来。

  谁知,做的一点都不好。

  “哎呀,姐姐,多年未做,这手都生疏了!你看,我做的,不成样子!”

  “还是姐姐你厉害,做的又快又好!”

  阿暖有些羞愧的说道。

  “没关系,我来教你,你这样……”

  张敏娟见状,就教阿暖怎么做。

  阿暖慢慢的跟着学会了,不一会儿,二人就做好了一件衣服。

  “真好看!姐姐,还是你厉害!”

  阿暖看着杰作,不由得赞叹道。

  “厉害什么?熟能生巧而已!对了,阿暖,你怎么让皇上收回你姐夫的兵权呐?”两人聊的尽兴,张敏娟趁着阿暖没防备,一脸高兴的样子,连忙询问道。

  阿暖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姐姐,你不知道,现在大澳老百姓过的太苦了,要是姐夫不当这个镇北王,大澳的困境就能解除。”

  一听阿暖如此回答,张敏娟立马知道了,新帝的决定果然是阿暖撺掇的。

  当即对阿暖发脾气:“阿暖,你太令我失望了!你怎么能如此无情无义?我以前待你如姐妹,你如今居然恩将仇报!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张敏娟异常的脑海,她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真的是阿暖所为。

  这个旧日的姐妹,暗地里在陷害自己。

  阿暖被张敏娟突然一骂,先是一愣神,然后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的计划被张敏娟给试探出来了。

  心里后悔的不行,但为了大澳,她必须这么做。

  于是,阿暖立马朝张敏娟跪下,带着浓浓的歉意,道:“姐姐,阿暖对不起你!阿暖也是迫不得已,求求你原谅阿暖这一次,好嘛?”

  阿暖知道,事情已经做了,只能祈求张敏娟的宽恕。

  谁知,张敏娟态度异常坚决,她毫不留情的回答道:“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张敏娟不接受道歉,令阿暖非常的内疚。

  “姐姐……我真的不是出自本心!你就不能原谅我一回?”阿暖含泪求着张敏娟。

  但张敏娟却始终不接受她的道歉,她说道:“阿暖,你什么也不要说了,在这件事情上,你已经严重伤害了我和你姐夫,不是一句道歉所能解决的!”

  阿暖一听,心里绝望了,不得不站起身来。

  然后十分狼狈的离开了。

  新帝又召见了宋楚宁,宋楚宁心里忐忑不安。

  因为,他大概知道,新帝找自己,是为了何事。

  上次被阿暖打断了,这次自己还得面对。

  宋楚宁十分的郁闷。

  为何皇上就是不相信自己?

  他从来没有造反的心思阿!

  宋楚宁感到十分的委屈,但又不能说。

  因为,皇上口口声声都是说,为他好,而不是防备他。

  见了新帝,宋楚宁首先下跪,行礼。

  “臣宋楚宁拜见皇上!”

  新帝连忙抬手,道:“平身吧!”

  宋楚宁起身之后,新帝赐座。

  然后,没说两句,便开始旧事重提:“镇北王,上次朕和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宋楚宁一听,怎会不知道什么事,但他还是装傻道:“皇上,微臣记性不好,不知道皇上说的是何事?”

  新帝见宋楚宁装糊涂,就点拨他:“就是你卸任的事!”

  宋楚宁见新帝又提这事,心中不禁叹了口气,皇上皇上,你怎么老记着这事不放呢?

  “皇上,微臣觉得,微臣还能为皇上再镇守两年,皇上何须为微臣担忧?”宋楚宁一脸忠心耿耿的说道。

  新帝听了,就怒道:“镇北王,你始终抓住兵权不放,到底是为何啊?难道朕待你还不够好?还是你不放心朕?”

  “朕实在想不通!”

  新帝觉得,宋楚宁太固执了,你交了兵权不就完事了?何苦跟自己打嘴仗呢!

  谁知,宋楚宁却说道:“皇上,你误会微臣了,微臣不是不放心皇上,皇上待微臣也是好的没话说。只是,微臣怕北疆因为微臣的卸任,而发生动荡,危急到皇上的江山!”

  “故而不能轻易的卸任,江山是皇上的江山,微臣又何须霸占着镇北王这个位置不放?”

  “皇上,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新帝一听宋楚宁这番话,心中暗骂道,理个屁!你特么的就是想霸占北疆,还一道一道的跟朕摆道理,显忠心?

  新帝对宋楚宁气的要死,见宋楚宁顽固不化,不得不使出自己的杀手锏。

  只见他将宋平,宋福福和宋绵绵的贴身物件,一一摆在宋楚宁面前,对他言道:“镇北王,你自己看着办吧!”

  “你是要你的兵权,还是要你的儿女,随你的便!”

  见新帝居然拿自己的三个孩子来要挟他交出兵权,宋楚宁目光一缩,心里气愤的不行。

  看着三个孩子的贴身物件,想必他们已经被新帝控制住了。

  宋楚宁心里担忧的不行。

  但他知道,新帝在自己没有交出兵权之前,是不会动他们的。

  因此,宋楚宁没有答应,而是纠结了起来。

  他犹犹豫豫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毕竟,三个孩子都是自己的宝贝疙瘩,用他们的命换自己的兵权,他实在做不出来。

  新帝见宋楚宁居然把自己的儿女不当回事,立刻冷哼道:“镇北王阿镇北王,你还真是铁石心肠阿!你三个孩子,在你心目中,就一点不重要?”

  “难道你的兵权,胜过一切?”

  宋楚宁一听新帝这番话,立刻言道:“皇上,不是微臣不放弃兵权,而是,现在真的不合适阿!”

  宋楚宁还是不想放弃。

  新帝见了,就冷笑一声,道:“好,你不放弃兵权是吧?你再看看,这是什么!”

  说完,新帝又拿出了张敏娟的贴身玉佩。

  宋楚宁见了,心中大慌起来。

  难道张敏娟也被新帝抓起来了?他这是来真格的?

  宋楚宁急的不行。

 文学

新帝见宋楚宁一副急如星火的样子,心中十分的得意,再次问他道:“镇北王,现在还要兵权嘛?”

  宋楚宁连忙拿出兵符,递给新帝,道:“皇上,这是兵符,微臣求您别伤害微臣的夫人孩子!”

  见宋楚宁乖乖拿出兵权,新帝却不由得发笑道:“你呀,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谁知,话音一落,门外突然传来张敏娟和三个孩子的声音。

  宋楚宁这才知道,自己上了当,张敏娟他们根本就没有被新帝抓。

  新帝是用他们来欺骗自己交出兵权,他心中叹了口气,但事已至此,无可挽回。

  “镇北王,你真的以为,朕会为了兵权,而伤害你的妻子儿女嘛?你太不了解朕了!”

  “朕再怎么样,也不会做出这等下三滥的事情!”新帝说道。

  宋楚宁一听,也怼他道:“皇上,你不也不了解微臣嘛?咱俩是彼此彼此!”

  说完,就笑了起来。

  新帝也跟着笑。

  宋楚宁见现场的气氛终于缓和了,连忙趁机劝说新帝道:“皇上,微臣知道,你收回微臣的兵权,是听信了贵妃娘娘的馋言!”

  “贵妃娘娘她是大澳人,完全是为大澳着想,皇上切不可轻信他们,否则以后会后悔的。”

  宋楚宁希望新帝能够明白道理。

  谁知,新帝却摆摆手,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这个就不用你操心,贵妃娘娘不过是一个女子而已,能有多大的力量对抗朕?朕看你是防备心过重了。”

  新帝毫不在意阿暖,他觉得阿暖只是自己的一个妃子,还能害他不曾。

  宋楚宁见新帝不当回事,赶紧担忧,立刻下跪恳求道:“皇上,您一定要听微臣的忠言!微臣全心全意为你着想,阿暖居心叵测,大澳国并未真心臣服。”

  “皇上切不可大意,中了他们的奸计。”

  宋楚宁向新帝表忠心,希望新帝疏远阿暖,不要相信她。

  谁知,新帝却两眼一瞪,微微训斥他道:“好了,宋楚宁,你不要再说了,朕自有分寸,不需你费心。”

  新帝并不相信宋楚宁的话,他还是喜欢阿暖。

  毕竟,阿暖那么漂亮,又为他怀了孩子,她能有什么歪心思?

  “也罢,既然皇上不相信微臣,微臣只能祈求上天保佑皇上的江山固若金汤!”宋楚宁见新帝态度坚决,也就放弃了劝说。

  毕竟,新帝连自己的名字都直接喊了出来,完全不把自己当镇北王看待了,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一切随他的便,反正,江山是他的江山,又不是自己的。

  新帝听了,就笑道:“这就对了,走,出去见见你的夫人和三个孩子。”

  说完,新帝打开了门。

  “爹!”

  “相公!”

  “爹!”

  ……

  三个孩子和张敏娟一见到宋楚宁,就大声呼唤了起来。

  “娟儿,福福,绵绵,平儿,你们都在?”宋楚宁见到自己的妻儿,十分的激动,连忙走过去,揽住他们。

  “你看,你们一家子多幸福!宋楚宁,听说,你的小女儿宋绵绵已经订婚了,朕要为他们赐婚,你可愿意?”新帝又提起了宋绵绵的婚事。

  宋楚宁一听,不得不答应道:“楚宁不敢!皇上,您赐婚给绵绵,是她的荣幸,我们一家子都非常的高兴。”

  张敏娟也附和道:“是阿,皇上,多谢您的恩典。”

  张敏娟比较喜欢宋默然这个孩子,如今有皇上赐婚,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早早的完婚,也省得宋楚宁到时候反悔。

  毕竟,宋绵绵和宋默然是真心相爱的。

  “皇上,绵绵叩谢隆恩!”

  宋绵绵跪下向新帝道谢。

  新帝这此可是帮了她的大忙,如此一来,宋楚宁都没法反对了。

  “好!绵绵,朕今日赐婚于你和宋默然,任何人不得阻碍!”新帝直接口谕赐婚。

  “谢皇上恩典!”

  “谢皇上!”

  “多谢皇上!”

  ……

  一家人都跪下谢恩。

  新帝见了,连忙虚扶他们起来,然后,吩咐他们道:“好了,你们也为朕立下不少的汗马功劳,朕不会亏待你们,你们随朕一起,去京都享福去吧。”

  一听新帝这个决定,一家人都兴奋不已。

  随后,就跟随新帝一起离开了江南。

  在京都,一家人过的非常的舒服。

  宋楚宁和张敏娟天天待一块,日子别提多惬意,比起当初在宋家村时,要快活自由的多。

  二人恩爱无比,三个孩子也幸福的不行。

  一年后,张敏娟突然背疼,十分的难受。

  宋楚宁就关心的询问道:“娟儿,你怎么了?”

  张敏娟就面带痛苦的说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这背疼的厉害,比蚂蚁咬的还疼!自己用手又挠不到,太气人了!”

  宋楚宁一听,就连忙对她言道:“你呀,自己挠不到,不会叫我呀?我不是在你身边嘛?我是你夫君,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张敏娟听了宋楚宁这话,不禁羞涩的脸红了起来。

  “来,为夫给你按摩按摩,说不定,就好了!”

  说完,宋楚宁直接把手伸进了张敏娟的后背,开始给她按摩起来。

  “力道怎么样?为夫按的舒不舒服?”

  宋楚宁一边按摩,一边温柔的询问道。

  触摸到张敏娟那滑润的后背,宋楚宁心里一阵荡漾。

  这女人,在京都养尊处优惯了,皮肤倒是越来越光滑了,摸着十分的舒服。

  “还行,你的按摩手艺越来越好了!”

  张敏娟也感觉到特别的舒服,刚才那股疼痛的感觉,一下子消失殆尽了,随之而来的,是宋楚宁大手带来的美妙触感。

  “我也觉得是,我给你多按一会儿,或许就不疼了。”宋楚宁说着,又继续按摩,按着按着,手却不老实起来。

  “楚宁……”

  张敏娟感觉到,宋楚宁有些胡来,连忙出言制止道,但内心也有些火热起来。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三个孩子突然进来了。

  宋楚宁一见,心里顿时一片失落。

  好不容易找个机会和张敏娟独处一会子,电灯泡就来了。

  这不是成心搅事嘛?

  张敏娟见他一副失落的样子,不禁好笑起来。

  “娘亲,那些老百姓对你太不尊重了!”

  “是阿,娘亲,咱都来京都一年多了,也没有一个老百姓过来看我们,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