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每晚都被他添的流好多水:你那么大会把我弄坏的

2021-11-18 08:39:59情感专区
“这孩子,咋进到深山老林来了?”她话音刚落,就听到那声音越来越近了。

  李晓萱一边跑一边嚷嚷,“快跑啊,狼来了!”话音刚落,呜呜呜的狼嚎传出老远。

  

“这孩子,咋进到深山老林来了?”她话音刚落,就听到那声音越来越近了。

  李晓萱一边跑一边嚷嚷,“快跑啊,狼来了!”话音刚落,呜呜呜的狼嚎传出老远。

  “是狼!”春兰绳子惊呼一声,就要去迎李晓萱,“晓萱快往这来。”也不知道她是哪里冒出来的力气,推开二牛婶子就往李晓萱那边冲。

  “啊,二牛婶子、春兰婶子,快跑啊,有狼啊。”李晓萱一路尖叫,跑到两人身边,拽着俩人的胳膊,飞快的跑起来。

  “柴火!”

  春兰婶子惊呼一声,却已经被李晓萱带着飞奔起来。

  二牛婶子没好气道:“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得上柴火?”这个女人,就是拎不清。

  仨人一路飞奔,渐渐地就遇到了不少村子里出来捡柴火的人,看到三人跑的头发也散开了,衣裳也乱了,都是紧张莫名的。

  “艾玛,春兰啊,这是咋地啦?”

  春兰婶子心虚,下意识的垂着头,她眼睛通红,任谁都看出来是痛哭过的。

  李晓萱就尖叫一声,“大家伙快跑吧,有狼,天啊,我差点儿被狼群追上,幸好遇到了两位婶子。”她一把抱住春兰婶子,“婶子别哭,我不是好好活着吗呜呜呜.......”春兰婶子下意识的抱住她,一时间眼睛又红了。

  倒是二牛婶子,眼睛虽然红着,可这会儿却是冷静的看了李晓萱异常,若不是身后一直有狼嚎,她简直要怀疑这丫头了。

  这出现的,也未免太巧合了吧?

  “啥玩意儿,有狼啊!”

  “快、快去告诉里正,这附近有狼,让大家伙赶紧进山洞躲着,让孩子们都回去。”

  “二牛媳妇,你也赶紧的,带着晓萱他们回去。这晓萱再厉害也是个孩子,瞧把这孩子给吓得啊!”

  众人七嘴八舌的,又是呼朋唤友的,赶紧躲回到山洞里。毕竟人多,到时候还有不少柴火,就算是狼群来了,也讨不到好处去。

  李晓萱依旧抱着春兰婶子的腰,一副被吓坏了的模样。

  眼瞅着身边不再有旁人,李晓萱故意害怕道:“艾玛,吓死我了,刚才我好像看到一个满头是血的男人被狼咬死了。”

  二牛婶子的目光猛地落在她的侧脸上。“晓萱你说啥?”她心目中之前那个猜测,隐隐的证实了。

  春兰婶子哭的脑子嗡嗡的,还没反应过来。

  就见李晓萱抬起头,轻声道:“我说,有个满头是血的男人被狼咬死了,人死如灯灭,婶子们出去捡柴禾,又是遇到了狼群,也是吓坏了的,回山洞里歇着吧。”她说这话的时候没有避开两个女人的目光。

  这会儿春兰婶子和二牛婶子若是还不明白李晓萱的意思,那才是猪脑子呢。

  春兰婶子鼻子一酸,一把抱住李晓萱,嚎啕大哭,仿佛要把自己所有的委屈都要哭出来。若不是眼前这个小丫头和二牛媳妇,只怕她这一次是活不成了。

  二牛婶子狠狠吸了吸鼻子,“又掉猫尿,不就是遇到了狼群吗,至于吓成这样吗。”她故意这样说,就是给这件事儿定性了。

  李晓萱抱着春兰婶子,明白她的恐惧,却也冲二牛婶子竖起了大拇指。平日里看着两人像是都不对付的模样,可是今天这一幕,却是比什么柔情话语都来得感人。

  春兰婶子再次回到山洞里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恢复了正常。虽然眼睛红肿,但是山洞里光线暗,不注意看还真是看不清楚。

  二牛婶子也带着东西搬到了他们这一片,口嫌体正直的二牛婶子还让春兰婶子跟她一起,美其名曰,“你这胆子跟耗子似的,我照应着点儿。”明明是关心,偏偏说出来的话怪怪的。

  “春兰啊,你咋这会儿才回来呀?”苏家奶奶眼神不好,就拽着儿媳妇的手问。冲着闺女摇摇头,春兰婶子就道:“娘,山里有狼,是狼群,差点儿撞上了。”

  这话成功的转移话题,果然大家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狼身上。“真有狼群啊,老天爷啊,这狼群咋跑这来了?咱们这离屯子也不是太远啊。”山里野兽虽然多,却也是各自划分好了地盘,鲜少有这样直奔山下而来的情况。

  “谁知道呢,听说不老少的狼呢,听着那动静都吓人。”

  “孩子们可都看住了,这时候别说狼群了,要是让土匪逮住也不好。”

  气氛越来越越紧张,哪怕这山洞里住了几百号的人,可是依然没有多大的动静,哪怕那啼哭的小儿,这会儿声音都小了。

  李晓竹也很快回来了,见人都平安无事的,就松了口气。“我刚才听村里的人说,好像是什么人丢了,不知道是不是遇到狼群了。”

  “啊?那丢了几个人啊?”李晓萱状似不经意的开口。

  “有三四个人一起出去的,也不知道咋样了。”李晓竹四周看了看,突然想起来,“双锁呢?”上山的时候还看到了,好像一转头人就不见了。如今到处都是危险,可比不得平日。

  李晓萱蹙眉,“好像是没看到。”小姑娘心里咯噔一下,可别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二牛婶子就淡淡道:“那小子送我过来就拉屎去了,这会儿肯定在他爹那。”自己儿子,一撅屁股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真是一点儿都不省心。果然啊,还是闺女贴心。想到李晓萱的勇武、果断,二牛婶子是怎么看这丫头都喜欢。

  可惜啊,儿子不争气,自己是摊不上这样的儿媳妇的。

  “那正好,我也去找二牛叔。”李晓萱起身就往外走,还让大家伙没有事儿不要往深山里去。深山里的狼群不会伤人,但是人就不好说了。毕竟春兰婶子的前车之鉴。当然了,这话李晓萱自然不会多说。

  刚走出山洞,就看到几个人捡了几块染血的衣裳回来,那衣裳破烂不堪,甚至还能看到动物的毛发。

  “里正,这是之前大混子的衣裳啊,人已经.......”

  姜有根突然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都是命啊!”这时候屯子里的人能不能活下来尚且不好说,大混子这样的人,他也是顾不上了。

  众人一阵唏嘘,就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小姑娘的身影仿佛不经意的路过。

  李晓萱前脚刚下了山,远远地就听到大地震动,小姑娘这下心里一惊,快速冲向了山下.......

 文学

“兄弟们冲啊,杀进村子,姑娘们随你们挑,银子随你们拿。”

  “哈哈哈,谢谢大哥!”

  “兄弟们,可千万别小瞧了这村子,听说这村子家家户户都富的流油,这可是圣山脚下的村庄,大家伙可别担心庄子上就没好东西了。”

  一马当先,一个男人率先冲向了村庄。

  李晓萱看了看天边的晚霞,真是可惜了这片景色。

  瞧着这伙土匪也就六七十人,李晓萱蹙眉,难不成传说中的望儿岭的土匪就这么点子人?可惜了,徐云霆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不然还能问问。

  靠在村子里的一颗大树上居高临下的望着不远处,李晓萱轻声道:“倒!”

  砰砰砰!

  村口的位置被二牛叔他们挖了坑,只见领头的马匹先就摔倒,再之后后面的马匹也是躲闪不及,一起栽倒在地上。

  “特么的,兄弟们,有埋伏!”

  土匪那边刚有人喊了一嗓子,李晓萱吐出嘴里嚼着的果干,手里拎着一把匕首就冲杀了出去。

  “杀啊!”

  “打死这帮王八犊子!”

  “敢来大柳树屯抢劫,也不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命!”

  哪怕是李晓萱也不得不承认,大柳树屯的人或许爱内斗,但是该一致对外的时候,都是不含糊的。嗷嗷叫着,一个个的青壮劳力就冲了上去。

  李晓萱混在人群里并不显眼,她身量不高却功夫极好,很快就撂倒了几个土匪。看着眼前鲜活的生命,李晓萱只是稍微一犹豫的功夫,就被一个打翻的土匪扑向了后背。

  “小心!”

  褚一诺不知道什么时候扑过来的,抱着她的肩膀两个人错身的功夫,小少年双脚飞起,照着那人的胸口狠狠地踹了上去。

  这一脚他踹的结结实实的,毫不留力气。

  李晓萱耳边只听得“咔擦”一声,那人却是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儿。小姑娘脸色惨白,倒也不是心慈手软,只是这些人到底不曾和她有仇怨,她只是正常人的反应,却不曾想......

  褚一诺看都没看那人一眼,那人是拿着砍刀的,这要是砍结实了,这丫头就没命了。他一只手拽着李晓萱,手腕一个翻转就砸在一个土匪的肋骨处,顿时又是一声惨叫,下手那叫一个狠辣。

  李晓萱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只是默默的松开了他的手,再次出手,小姑娘就不再留手了。

  错误已经犯了一次,再犯就是傻子了。

  褚一诺再次贴到了她的身边,一路护着她,只要有土匪过来,就被他给解决了。“你给我等着的。”小少年咬牙切齿的,看都没看她一眼,“要命的时候还敢走神,你就等着大姐的家法吧。”这丫头,怕是真的不要命了。

  李晓萱自知理亏,哪里还敢辩驳。

  眼前生命收割,李晓萱只觉得比上一次两个村子械斗要狠辣的多,眸子渐渐变得茫然,她咬着牙,只是快速的打翻一个扑到眼前的人,粗重的喘着气,只觉得胸口烦闷异常。

  到底只是个和平年代长大的普通人,面对这一幕,哪怕李晓萱是个成年人,可是那种视觉上的冲击,却哪里是普通人能够轻易接受的。

  褚一诺似是有些不忍,就轻声道:“成王败寇,自古如此。他们是来侵略的,你还要对他们仁慈不成?”这丫头啊,还是太心软了。

  “我知道!”李晓萱咬着牙,狠狠的踹翻一个土匪。“他们是侵略我家园的恶魔,对待他们,用不着客气。”像是在自我安慰,小姑娘再次出手的时候,又是凌厉了许多。

  都说人多力量大,这话不假。

  土匪只有几十人,上官二牛这边组织了村里上百的年轻劳动力,又有褚一诺、李晓萱和刘家大伯这样的功夫好手穿插在人群里,几乎不到两刻钟,刚刚还来势汹汹的土匪,这会儿只能在地上躺着哀嚎了,更多的人却是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李晓萱蹙眉,这些土匪是不是太不堪一击了?还有,徐云霆去了哪里?再者褚一诺之前出去了许久,现在怎么就一个人回来的?

  都说望儿岭的土匪厉害,这样是不是太弱了一点儿?

  小姑娘满心的疑问,难得她这会儿反而冷静了下来。

  褚一诺还以为她心里难受,就把她拽到一颗隐蔽的大树后面,轻轻的拥着她,“别怕别怕,都过去了。”他抬起一只手拢着小姑娘的头,一只小手在她脖颈后按着,渐渐的就加大了力量。

  李晓萱心中一动,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却是眼睛一翻,就晕死了过去!

  这个褚一诺啊.......自己有那么不堪一击吗?

  等李晓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外面乱哄哄的也不知道在嚷嚷着什么,褚一诺握着她一只手靠着墙坐着,感受到动静,一下就睁开了眼睛。

  “你醒啦!”他笑着揉揉小姑娘的头发,“放心吧,大姐和小五他们都接回来了。”小少年戏谑道:“还有你准备的那些柴火,也都带回来了。”

  “外面怎么这么热闹?”李晓萱想起身,褚一诺按着她的肩膀,“你累了一天了,再休息一会儿。”他轻声道:“徐云霆带着人截住了一路土匪,黄先生那边也拦住了一波,这一下子光是抓住的俘虏就有几十号人,村子里不少人受伤了,许多家属闹腾着,想要那些人偿命。”他没说的是,村里死了好几个人,刀剑无眼,哪怕他们准备充分,可是伤亡也是在所难免的。

  李晓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褚一诺不说,她也猜到了。当时那满地的鲜血,就有不少都是认识人的。

  “那我大姐和大哥呢?”之前土匪来的太快,她甚至没看到自家大哥。

  “晓林没事儿,就是胳膊蹭了一下,肖爷爷和明远都在村里帮忙,你就放心吧。”褚一诺有意无意的没有提李晓竹,顿了顿,他轻声道:“你再睡一会儿,我守着你。”

  李晓萱也不知道是不是累坏了,头有些疼,迷迷糊糊的功夫就听到有人哭着道:“这日子可怎么过啊,老天爷啊,我没法活了啊!老头子啊,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吧,我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声音太过熟悉,也太过魔幻,李晓萱猛地张开眼睛。

  “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她竟然在自家哭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