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双性受给攻喂奶高H(睡了很多离婚女人)全文阅读

2021-11-18 08:30:14情感专区
魏远征愣了愣。

  不是刚踏入通玄境么,怎么会悟出御剑玄通呢?

  噗……

  断龙小剑斩下。

  张云飞双臂被斩断。

  没错,唐宇毫发无伤。

  断龙

魏远征愣了愣。

  不是刚踏入通玄境么,怎么会悟出御剑玄通呢?

  噗……

  断龙小剑斩下。

  张云飞双臂被斩断。

  没错,唐宇毫发无伤。

  断龙小剑在不可能的情况下,改变了运行轨迹,避开唐宇的手臂,以极为刁钻的角度斜着斩过去,贴着张云飞的胸口,斩断张云飞的双臂。

  “你是个傻子。”

  唐宇嗤笑一声。

  谁特么告诉你老子是疯子?

  就算疯,也特么不能傻乎乎的斩自己的手臂吧。

  就你这种傻子,才会相信老子要一臂换两臂。

  话音落下,他猛然拧腰转身。

  砰。

  长腿如鞭,重重的抽在张云飞的脑袋上。

  他没敢施展烈阳劲,怕一脚把张云飞踢死。

  可就算没有施展烈阳劲,他这一脚的力道也是极重。

  砰!

  张云飞极速栽倒在地,脑袋将地砖砸出蛛网裂纹,哼都没哼一声就昏死过去。

  可是,随后张云飞就被断臂之痛痛醒了,发疯一般的嚎叫。

  精神崩溃。

  脑袋被鞭腿抽中,他可以忍。

  断臂之痛,他也可以忍。

  可输的一败涂地,他完全接受不了。

  他可是逍遥派大长老的关门弟子,被给予厚望,将来可以竞争逍遥派掌门人之位的存在,现在却被唐宇给斩了双臂,而且还是被如此阴险的招数斩去双臂。

  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就这脑子,也敢出来丢人现眼?”

  唐宇左臂依然禁锢着张云飞的两条断臂,右手中的法剑指着张云飞的咽喉,一脸不屑的冷笑,“张兄,认输吗?”

  张云飞依然是发疯嚎叫。

  恐怕他自己都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

  “认输,张家认输。”

  张飞舟恨声咆哮,话音未落就已经闪身来到张云飞身旁,出手将张云飞击昏,封死穴位帮张云飞止血,而后目光怨毒的看向唐宇,“双臂留下。”

  你说留下,老子就留下?

  唐宇浑然不惧的与张飞舟对视。

  “部长,这样的切磋,有战利品一说吗?”

  两条断臂,应该算他的战利品吧。

  如果算是战利品,他必定不会留下。

  魏远征来到唐宇身旁,有些无奈的说道:“就到此为止吧。”

  这个仇是结下了。

  张家必定会报复。

  他倒是不怕,张家还奈何不了他。

  可张家只要一查,就能查出唐宇是谁,安排人暗杀唐宇毫无难度,到时候就算知道是张家雇凶,没证据也拿张家没办法,除非大老板发疯,一人屠了张家。

  这种事情,大概率会发生。

  那时江湖就彻底乱了。

  只是想一想,他就很头疼。

  整个事情的起因是什么?

  唐宇分析案情,让赤雷传唤张风雷和张风电……这么小的一件事,竟然能发展到张云飞被斩双臂的地步,听着都感觉不可思议,可就是发展到这个地步了。

  “部长发话了,那就留给你们吧。”

  唐宇是真想将张云飞的双臂带走。

  要是可以的话,他更想当场毁掉双臂,再狠狠的刺激一下张云飞。

  要是能把张云飞刺激疯了,那就再好不过。

  可现在魏远征开口了,他不能不给面子,也不能不讲规矩。

  将张云飞的双臂给了张飞舟,他就退到了魏远征的身后。

  没敢再说什么。

  是的,没敢。

  他怕再刺激一下张飞舟,张飞舟就和他拼命。

  敲打张家才是目的,灭了张家事情就大条了。

  到时候季乐华绝对找他麻烦。

  不过留下张云飞的双臂,也是麻烦是一大堆。

  断臂重续,恢复如初。

  那时张云飞必定会想办法报断臂之仇。

  又多了一个仇家。

  而且还是个修炼天才。

  不过,他也不怕。

  真敢报复,就斩他双臂。

  当时候直接毁掉双臂,看你还怎么断臂重续。

  “送客。”

  张飞舟凶狠的看了眼唐宇和魏远征一眼。

  低吼一声,他抱起张云飞就转身去治疗。

  “二位,请吧。”

  张风电脸色无比难看。

  跟在他身后的年轻一代,一个个都是咬牙切齿

  要不是魏远征和唐宇有官方身份,不然张家人一定会乱刀砍死他俩。

  魏远征拱了拱手,带着唐宇离去。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他也没再说羁押张风雷和张风电的事情。

  张风雷被唐宇打断一条腿,张云飞被唐宇斩了双臂,可以说张家已经付出很惨痛的代价,足以抵消张风雷和张风电羁押的惩罚。

  虽然这样不合规矩,可也不能把张家逼急了。

  毕竟张家的身后是季乐华。

  就现在这样,季乐华也得发飙。

  毕竟唐宇斩张云飞双臂,多少有些过于狠辣。

  回去的路上,魏远征抽闷烟叹气。

  怎么和大老板交代啊。

  说好的敲打,却差点把张家敲死。

  季乐华一定会对大老板发难,又给大老板招惹麻烦了。

  “魏部,这个事我扛了。”

  开车的唐宇一点也不担心。

  反正没死人,怕个鸟啊。

  大不了扣薪水扣奖金,停职写检查呗。

  有吕宝峰撑腰,还能将他逐出六扇门?

  就算没有吕宝峰撑腰,他也没犯下被逐出六扇门的过错。

  他错了吗?

  至少他觉得自己没错。

  要是不耍心眼斩张云飞双臂,落败的就一定是他。

  张飞云逼着他比拼基本功,就不是在耍心眼?

  要怪就怪张云飞没有他聪明,心眼没有他多。

  “你不扛,难道老子扛啊?”魏远征没好气的瞪了眼唐宇,狠狠的抽了几口烟后问道:“你禁锢张云飞双臂时,是不是连他圣像一同禁锢了?”

  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疑惑。

  张云飞很强,不可能没有圣像。

  可是双臂都被斩了,也没有放出圣像,也没有合体。

  这一点很是奇怪。

  他想了有想,唯一的答案就是被唐宇禁锢了。

  虽然张云飞自封境界到通玄境前期,可圣像没那么容易禁锢,至少通玄境前期的唐宇,按理说是做不到的……可除了圣像被禁锢,他想不出别的原因。

  唐宇嘿笑道:“当然得把他的圣像禁锢,不然圣像出来,就斩不了他的双臂了。”

  至于如何将张云飞圣像禁锢,无法外放也无法合体,他只字不提。

  魏远征也不好询问。

  很明显是压箱底的手段。

  这种保命杀敌的手段,换成谁也不会轻易说出来。

  他不问这个,而是换了个问题,“你的那柄小剑,为何会突然改变轨迹?”

  “元神操控。”唐宇嘿嘿一笑,“只能勉强改变轨迹,幸好成功了,不然我就真把自己的手臂斩下一条了。以后可不能再干这种是,太危险。”

  魏远征没心思吐槽,而是惊讶道:“你修出元神了?”

  “上个月修出的元神。”唐宇诚实的点头。

  他在帮阴魂还阳期间修出的元神。

  “好吧。”

  魏远征点了点头,继续抽烟。

  表面看上去似乎不怎么在意,可心里却是在嗥叫。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天才啊,体魄打熬的强悍无比,竟然还有精力修元神,而且还是在没晋入通玄境前修出的元神,卧槽,还让不让我们这些老东西混了。

  后浪推前浪,前浪注定被拍死在沙滩上。

  可是,能不能轻点拍。

  在唐宇协助赤雷办案之前,他……不,好像是所有人的关注点,都是唐宇的破案能力,可唐宇晋入通玄境后,一切就都改变了,好像是一夜之间就实力暴涨了一般。

  有脑子,有实力,而且才26岁……

  想想自己26岁时干什么呢,他就更加无语了。

  回到桥城执法队,唐宇等魏远征下车,就驾车离去了。

  这里已经没他的事情,他得找个地方闭关一两天。

  明晚就是月圆之夜。

  “这次进去,我应该能登上陈博馆的二楼吧。”

  唐宇很是期待,也有些担忧。

 文学

担忧大于期待。

  能不能上陈博馆的二楼,暂时还是未知。

  通玄境能上二楼,是唐宇自己的猜测,并未被证实。

  现在他已经晋入通玄境,要是上不了二楼,别的就不说了,单单心法这一块就会让他很蛋疼,毕竟八荒夺灵诀残卷只能修炼到通玄境。

  所谓的修炼到通玄境,倒也不是说晋入通玄境后,八荒夺灵诀残卷就没用了。

  通玄境依然可以用这部心法吞吐灵气,凝练为己所用的真气。

  可速度已经不够快。

  先天境用这部心法吞吐灵气的速度惊人,通玄境还用这部心法吞吐灵气,速度还是那样,可比起别的通玄境修者毫无优势,甚至都不如别的通玄境修者吞吐灵气速度快。

  唐宇没有回宝药镇,在半路上拐了弯,越走越偏僻。

  车子驶上一条偏僻小路,确定身后没有尾巴就停车熄火。

  将车子收进钱夹子,他找个地方给掩埋了。

  虽然他检查钱夹子无数次了,可依然怀疑钱夹子能够定位。

  未必是高科技,有可能是高逼格修者的一缕元神,或者是印符等定位手段。

  他防的不是别人,就是吕宝峰。

  神秘空间万一真曝光了,绝对会引来杀身之祸。

  将地面恢复原貌后,他从无常袋里取出衣服换上,鸭舌帽和口罩全都戴上,他这才绕路回了桥城,又横穿整个桥城到郊区,找了处烂尾楼钻了进去。

  他的手机也在钱夹子里,这么一来,他就失联了。

  那边魏远征来到桥城执法队,将赤雷从办公室赶走,房门反锁后就拨通吕宝峰的号码,“大老板,敲打桥城张家有些重了。”

  吕宝峰没想到接通后,魏远征就来了这么一句,就意识到事情麻烦了,毕竟他了解魏远征,能说敲打的有些重,那一定是重了,立刻问道:“张云飞死了?”

  “没死。”魏远征有些诧异,“您知道张云飞?他师出何门?”

  “张云飞是逍遥派大长老李道成的关门弟子。”吕宝峰得知张云飞没死,就又放心了,哪怕张云飞被唐宇打成重伤,大长老拿他也没办法,毕竟切磋对战受伤不是稀奇之事,要怪也只能怪做师父没教导好。

  “我次奥……”

  魏远征差点没忍住爆粗口。

  尼玛啊,来头也太大了吧。

  被唐宇斩掉双臂,大长老还能坐得住?

  哪怕断臂能够接上,可面子是丢干净了。

  “老魏啊,你心境还是差一点。”吕宝峰失望的说道:“不就是李道成的关门弟子么,值得这么惊讶?还有你刚才说敲打张家有些重,能多重?张云飞不是没死么,就算是被唐宇重伤又如何?不该惊讶,稳住,淡定,应该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心境……”

  魏远征突然道:“唐宇斩了张云飞双臂。”

  “不就是斩了张云飞双臂么,又不是斩了张云飞的脑……卧槽,你说什么?”吕宝峰突然高分贝的惊叫,太过惊讶,都破音了,“我没听错吧,你再说一遍?唐宇斩了张云飞双臂?是两条手臂?确定是斩了两条手臂?你亲眼所见?”

  值得惊讶吗?

  说好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呢?

  魏远征苦笑道:“千真万确,我亲眼看到唐宇斩了张云飞双臂。”

  “卧槽,操,操了。”吕宝峰失态的大叫,连叫好几声后不停的深呼吸,好一会儿才气息不稳的说道:“说说过程,唐宇怎么斩的张云飞双臂。”

  魏远征一五一十的将全过程说了一遍,“我当时没阻拦,是觉得张飞舟会出手阻拦,也觉得唐宇未必真的会一臂换双臂,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张飞舟竟然没出手,更没想到唐宇……这小子真是越来越鬼了。”

  越来越鬼?

  不,那小子一直就这么鬼。

  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

  “只是斩了张云飞双臂,问题并不大。”

  吕宝峰已经恢复冷静,断臂重续,说难有点难,可对逍遥派的大长老来说并不难,逍遥派有医师有丹修,给张云飞接上双臂,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如初。

  现在的问题是,李道成知道自己的关门弟子吃了大亏,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以前他和李道成不和,但没有触及到双方的底线,最多就是下面的人起摩擦,现在唐宇斩了张云飞的双臂,之前唐宇把李道成的孙子李昊吓尿……应该能触及到李道成的底线,搞不好李道成就会和他撕破脸皮。

  这两件事接连发生,换成他是李道成,也会认为是他授意唐宇这么做的,毕竟谁都不会认为唐宇,有一而再挑战李道成的底气。

  这个锅,看来只能是他背了。

  正想着这些事情,他眉头陡然一皱,手掌一翻,手中出现一块玉牌。

  玉牌正在不停的颤动。

  “先这样,挂了。”

  吕宝峰头疼的很,挂了魏远征的电话,闭目将一缕元神探入到玉牌中,立刻就出现在一处空间之中,而对面有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

  玉牌是类似手机的通讯器。

  不过,比手机要更强大,毕竟是辅助类法器。

  理论上无论身在何处,哪怕是跨空间界域,也能建立通讯。

  神魂境修者能够通过玉牌,实现面对面的对话。

  “大长老,何事呼唤本掌门?”

  吕宝峰负手而立,面露几分笑容。

  他揣着明白装糊涂,目的是趁机想一想怎么大事化小。

  毕竟刚知道唐宇斩断张云飞双臂,还没来得及思索应对李道成之策。

  “玄医传人唐宇,是不是你的人?”李道成拉着大长脸,神色很是不善。

  吕宝峰没有狡辩,点头道:“是本掌门的人。”

  李道成眼中闪过一抹凶光,“你可知道李昊和郑川去桥城执法队接人时,唐宇蛮横无理的将他们打伤了?”

  “蛮横无理?”吕宝峰冷笑道:“据我所知,蛮横无理之人是李昊和郑川。他俩凭什么在桥城执法队摆谱?逍遥派什么时候可以凌驾六扇门之上了?”李道成怒道:“好,就算李昊蛮横无理,唐宇就能将他打伤?”

  “唐宇的确是有些冲动。”吕宝峰还没想和大长老撕破脸,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了很多,“李昊和唐宇都有不对之处,我得知李昊被打伤后,第一时间就联系唐宇,将他狠狠的训斥了一顿,他也已经检讨了自己的过错,并保证以后不会冲动了。”

  李道成闻言就骂道:“放屁,他要是知道错了,会斩我关门弟子云飞的双臂?”

  “我也是刚刚得知此事。”吕宝峰又是长叹一口气,“此事唐宇的确太过冲动,可话说回来,当时他也不知张云飞是你的关门弟子啊。这事说起来真不能怪唐宇,张云飞要是先表明身份,唐宇也不会下如此重手。”

  “就算张云飞不是我的关门弟子,唐宇就能斩他的双臂?”李道成怒道:“切磋对战,就能斩人双臂?这是什么规矩?”

  “六扇门捕快去桥城张家拿人,张飞舟不交人,魏远征无法才不得不提出对战三场,你应该知道这种事情自古以来就有。唐宇无非就是为了取胜才斩张云飞的双臂,这并未触犯规矩吧。”

  吕宝峰脸色又沉了下去。

  “拳脚无眼,伤到对方是很正常的事情。

  “况且,唐宇刚刚晋入通玄境,而张云飞是通玄境后期,自封境界,实力也一定在唐宇之上,唐宇为了取胜自然要全力以赴,一时没收住手也情有可原。”

  “唐宇是一时没收住手吗?”李道成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真要是没收住手,就应该是连他的手臂一起斩掉。他自始至终就没想一臂换双臂,目的就是斩云飞双臂。”

  吕宝峰哼道:“这只是你的猜测,你拿猜测当事实,那我也无话可说。”

  “你……”李道成愤怒道:“吕宝峰,你别忘记,你可是逍遥派的掌门人。现在逍遥派的弟子被唐宇斩掉双臂,你不为逍遥派弟子做主,却要护着唐宇,一旦传出去,会寒了逍遥派所有弟子的心,到时候你还能不能是掌门人就是另一说了。”

  基本上所有宗门的长老们,都有投票罢免掌门人的权利。

  逍遥派也不例外,只要半数长老决定罢免吕宝峰,那吕宝峰就不再是逍遥派的掌门人,甚至还得为袒护唐宇之事受到惩罚。

  长老就是用来约束掌门人的。

  以前李道成拿吕宝峰没有办法,是因为一部分长老支持吕宝峰,可现在唐宇先打李昊,又斩张云飞双臂,吕宝峰却护着唐宇,这的确是让人有些寒心。

  没有人在背后支持唐宇,唐宇敢不将大长老放在眼中?

  今天唐宇敢对大长老的人下手,明天会不会对别的长老的人下手?

  谁不为自己考虑?

  真等自己人被唐宇给动了,倒时候扒唐宇的皮都晚了。

  吕宝峰也想到了这些,却不怎么担心。

  至少脸上没有显露出丝毫的担心。

  他与李道成对视着,好一会儿才质问道:“李昊和张云飞是逍遥派弟子,唐宇也的确动了他们,可这又如何?难道唐宇就得任由欺负不能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