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涨精装满肚子用塞子堵住视频|老板在水里下药

2021-11-18 08:13:06情感专区
 出门刚好看到媳妇,拉着就走。

  你说大队长媳妇这个尴尬。背着儿媳妇数落儿子两句怎么了,儿子就这么不依不饶的。

  还刚好就让儿媳妇碰到了,尴尬。问题对儿媳妇真没有

 出门刚好看到媳妇,拉着就走。

  你说大队长媳妇这个尴尬。背着儿媳妇数落儿子两句怎么了,儿子就这么不依不饶的。

  还刚好就让儿媳妇碰到了,尴尬。问题对儿媳妇真没有意见。

  能让儿子这么拉着儿媳妇走了吗?

  大队长媳妇下不来面子,那不是有向老三在吗。

  当儿子的,得给亲妈收场,拦着向阳:“干啥,给妹子找个好对象,就觉得比我们强了,敢在爹妈面前拿娇了是不是,那也都是人金芳同金奶的功劳,有你啥事。”

  跟着大肚子的向老三媳妇就过来拉着金芳:“弟妹,爸妈还要好好同你说说话,爸这多半年一直都说,在没有同你一块吃饭说话痛快的了,说你是顶明白的人。”

  还有喝酒,这个背后婆婆说的。向老三媳妇不能说这话。不然好说不好听。

  金芳可不敢对着要生孩子的三嫂较劲,顺着劲头就跟着向三嫂进屋了。

  乐呵呵的同婆婆打招呼:“爸妈,还是家里热闹,向阳着急出去做什么?”

  人家就当什么都不知道,这么随便开口问了一句。你看只要自己不觉得尴尬,就半点尴尬没有。

  向老二:“爸妈让他去地里看看,去地里看看。”

  向老三:“要收秋了吗,总要让他看看不是。”

  金芳:“哦,那是得看看,不行到时候我家里来盯着,哪怕是做做饭给家里帮忙也好。向阳就算了,他挺辛苦的,开车回家一会都闲不到,我奶可舍不得他干活。”

  向大队长媳妇吸口气,儿媳妇给儿子撑腰呢,在指责他们不知道心疼儿子。

  向大队长:“他一个老爷们在呢,还能让你累到。”

  金芳依然笑呵呵的:“我奶说了,家里家外都指着他呢,外面就够辛苦的了,回家得让他痛快,得让他感受到温暖。爸妈,我也是个新媳妇,可惜在家里,这待遇都给向阳了,除了同您二位抱委屈,也没地方说理去。”

  一颦一笑都在诉说她的委屈,可一言一语都在说,他男人不容易。在他们家都是被捧着哄着的。

  向大队长能说什么,人家孙女姑爷,人家对象,在家里都不受气,回家可不是受气的。

  何况那么忙,还不是忙着他们家的事情。

  说白了,在这个儿媳妇面前,还是有短,谁让他们向家反倒是欠着金家的人情。

  扫一眼门口挑眉毛的儿子,大队长磨牙:“是怪不容易的,家里家外的忙活。”

  金芳:“爸,你可别在这么说了,我奶成天叨叨,在镇上站住脚不容易,都是向阳为人实诚,肯吃苦,刷的好口碑。您在这么说,他该飘了。”

  大队长媳妇能怎么说,儿媳妇一口一个儿子不容易,她奶知道心疼人。

  那就是他们当爹妈的不知道心疼儿子呗。这儿媳妇护着儿子的劲头,你说当婆婆的还不能不乐意。

  虽然这些话,不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都是金奶说的,可句句都是在给男人撑腰。

  大队长媳妇:“别的我是不能说什么,可我这老儿子确实娶了一个知道心疼男人的媳妇,行了,妈也就是心里一时窄了,闺女大了,突然就看上别人了,还不行我矫情两句。”

  这就相当于说软话,哄儿子了。

  对着外面的向阳:“还等着我请你回来。”

  至于外面没房子的事情,不能提了,谁让她置办不出来一处房子给老四呢。

  再说了,这就不是置办一处房子的事,四个儿子呢,到时候都是饥荒。

  还是那句话,跟上没站稳。

  向大队长媳妇爽快的拉着儿媳妇:“你护着你男人,我只有领情的份。少挤兑我。”

  金芳就笑,你看,啥时候在婆婆面前,护着她儿子,都不会有错,这个婆婆可以容忍。

  向老大媳妇就这时候进来的,开口就震惊了全场:“老四媳妇,你们俩口子怕不是镇上站不住,就把咱们小五在镇上找婆家了吧,咱们家可不能干这种事情。”

  得,这话不禁想,无论如何这事金芳算是兜不清楚了。

  这亲事竟然是不如不管来的好,还成了卖妹求荣。

  天知道,家里人看到小伙子的时候,就一个想法,这人得给自家留着,根本就没往多了想过。

  大队长媳妇:“老大媳妇,你这么说话什么意思,照着你这么说,当初你爹妈把你嫁给向家,图什么。是不是照着你这么说,我向家的儿子不能娶媳妇了,是不是我向家的闺女,也不能往高嫁了。”

  你看,这就是亲妈,她可以说你,怀疑你,可以打你。可别人说不成。

  向老大媳妇:“妈,我不是那意思,老四媳妇不是说,在镇上站住脚不容易吗,咱们也不靠着她,孩子他爸,带着孩子在镇上也过几个月了。”

  向老大媳妇骄傲着呢,镇上可不是你向阳俩口子,我男人也在镇上呢。

  金芳都不想同这位掰扯。

  向老二:“大嫂,老四确实没有拉拔老大,你也别因为这事,就到处找老四俩口子的不是,我们俩口子就是靠着老四站住脚的,小五的工作也是老四解决的,小六现在也在老四那呢。”

  向阳:“二哥,别说了,我不图这个。”

  向老二把向阳拦住了:“这事你别开口,我得说清楚,我拉了人家衣裳襟儿,就是拉了,没有占了便宜,还让你被人埋汰的道理。”

  跟着:“老大在镇上站住脚,在镇上做什么跟我们没关系,大家搀和不上。大嫂你要说把小五嫁人,图在镇上站住脚,你别说老四一个,把我算上。”

  老三:“早晚我也去镇上的,到时候要靠着老四的。”

  向老大媳妇扫一眼向家的哥几个:“你们臭不要脸。”

  向老三媳妇扶着大肚子就开口了:“自己出去找食吃,总好过扒着老家喝血,我们不觉得不要脸。”

  论护着男人,谁也不比谁差。凭什么骂我男人不要脸。

 文学

说完就大着肚子拉着金芳:“人做事,总有人说道,你什么人,老四什么人,我知道,爸妈知道,小五领你们的情,为了犯不上的人,一家子伤了和气,却是犯不上。”

  跟着:““三嫂在这替爸妈说一句,别人说什么爸妈都可以不在乎,只要闺女过得好。”

  这话算是给圆过去了。而且那是大实话,说到哪,跟谁说,都认同。

  小五也不用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我中意对方小伙子,不然一个大姑娘,可要丢面子了。

  总不能让四哥被大嫂红口白牙的指责。

  大队长看着一群的儿女:“你三嫂说的就是我跟你妈的意思,别管是做什么的,以后对我闺女不好,咱们就不过,这话,我说的,啥时候都算。”

  意思就是,我们不是攀扯,也不怕惹事。往日里婆娘总说老三媳妇有心眼,今儿大队长算是见识到了,关键时候,这儿媳妇明白,说话还能站住脚,在村里这叫拿事。

  金芳:“爸妈,小五是向阳妹子,就是我妹子,别管别人怎么说,我们俩个不会耽误妹子的幸福,这永远放在第一位置上。我不这样做,向阳那破脾气都不干。”

  这个是真的,大队长俩口子反正是相信的,他儿子脾气真破。

  向老大媳妇看着一家子绕着老四俩口子心里就不舒服:“说的好听”

  金芳盯着这位大嫂:“不光说的好听,我们做的也好。”

  人家金芳说话就有这个底气。因为做到了。

  跟着说道:“大嫂,没人拦着你,给妹子介绍对象,只要对方人够好,咱们都感谢大嫂。”

  小五:“快得了吧,当我能换多少肉罐头,大嫂你这话说的我记住了,我以后不给大嫂添麻烦,大嫂也别同我走近了,不然让人说大嫂靠着嫁小姑子在镇上站住脚,我可不担这责任。”

  小五很不在乎的对着金芳说道:“多好的事,同掰扯不清楚的人,这就撕扯清楚了。以后我同老大家好坏都没关系,不牵扯。”

  跟着拉着金芳:“就是我四哥四嫂因为我的事,要被人说闲话了。”

  向阳那是真的气哼哼了。小五这个鬼东西,比他心眼都多。

  大队长媳妇就牙疼,老大两口子也不都做了什么,让弟妹一个个的都这么躲着。

  当然了,老大媳妇这张破嘴,也是真惹人不待见。

  向大嫂冷哼,一个丫头片子:“小五,你这还没成亲呢,就看不上娘家兄弟,你也不怕这亲事有个好歹的,回头家里可没人在容你。”

  向小五就开口了:“我好好的,也不是被你给挤兑到二哥家了吗。”

  跟着:“你放心,我好了坏了,都不连累你。也别说我找个好对象,立刻翻脸看不上娘家兄弟,毕竟我这对象成不成的还不一定,以后我就嫁要饭的,不去你家门口。”

  说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挺好的气氛,你说折腾没了。

  大队长气狠了:“都给我闭嘴。”

  大队长媳妇手指头点着闺女:“你能耐了你。”

  向小五那是真的不服气,你大儿媳妇更本事,都知道扣锅了。

  向老大礼拜天带着孩子回家,收拾地树的,等他从地里回来,媳妇已经把家里能恼的都恼了。

  向老大现在就后悔应该早点说,小五对象的事情。虽然了解的不多,也知道老四对小五好是真的。

  小五对象能差了吗?老四能看老五吗?

  也是怕了媳妇的一张嘴,这不是想着,少说点省的媳妇出去瞎嘚嘚,回头对小五不好,对小五对象不好,对家里也不好。

  现在好了,就对自家不好了。

  向老大媳妇不自觉,拉着老大:“老二,老三以后怕是连爸妈都不认了。”

  这话挑拨的多过分。不过向大队长媳妇显然走心了。

  现在家里就剩下老大媳妇还绕着她转悠,别管因为什么吧,好歹他们老俩口还能找到点当长辈的意思。

  余下的,儿子有事都不同他们商量了。当一辈子家的女主人,失落了。

  向老大:“你怎么那么多事,爹妈到什么时候都是爹妈。你一个成天拉着爹妈衣襟儿挣钱的,还好意思开口说别人的闲话。”

  听向老大说话,还是个明白人。

  向老大媳妇不乐意听,小卖铺都指着她呢,她怎么拉着别人衣襟儿挣钱了:“我这也是凭着自己劳动赚钱。”

  难得用对一个词,小五扭头就进屋了。

  向阳看着自家媳妇在屋呢,你说他还能上哪去。

  好在自家爹妈面前,也不找脸面的。

  出屋的时候,人家没有心理障碍,进屋的时候更没有心理障碍。

  反正他爸妈也没在开口把他轰出去不是。

  向老大媳妇在婆婆略微待见的情况下,去厨房当长媳,张罗了一大桌子的饭菜,老二媳妇跟着打下手。

  不是人家向二嫂不愿意当主厨,是向老大媳妇自己当仁不让,觉得谁都做不好这事。

  这也算是找到存在感了吧。

  吃饭,家里放了两张桌子,爷几个炕上喝酒吃饭。

  大队长媳妇带着儿媳妇闺女在地上的一桌吃饭,大根、大红两个基本上把桌子上能吃的都给祸祸了。

  向阳扫一眼他们娘几个的桌子,知道自家媳妇好干净,没条件的时候讲不起,能吃饱了就成。有条件了就讲究了。

  直接用自己的碗,给金芳夹了一碗菜,送到手边:“吃这个。”

  她媳妇有孩子,在家里吃饭那是头一份的。回家可不是受委屈的。

  向大嫂进屋,就看到这个场面,有点酸。

  阴阳怪气的开口:“老四,就你知道心疼媳妇是不是?我们这桌子的菜饭吃不得了。谁家没有孩子闹腾。”

  挑的还挺是地方。向阳递过来的碗金芳都不好意思接了。

  向阳耷拉着脸色瞪眼,好好吃一顿饭怎么就那么难。

  这可不是他挑事,是老大媳妇自找的:“大嫂,你也知道那桌子为什么不能吃,但凡你把孩子好好的管管,也不至于一桌子的菜饭别人都没法吃了。”

  大队长媳妇脸色就不好看,这两孩子平时吃饭的时候也没看出来怎么闹腾。

  今儿人多,就让人看不过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