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将军撕开肚兜喝奶|一下子就弄进去岳的身体

2021-11-18 08:07:11情感专区
 其余人也不可能说三天前的交易不公。

  苏叶瞬间成为了被针对的对象。

  这时候king出面的话,心里绝对是偏向陈锋瀚的。

  苏南卿正在思考着king发声后,怎么为苏叶

 其余人也不可能说三天前的交易不公。

  苏叶瞬间成为了被针对的对象。

  这时候king出面的话,心里绝对是偏向陈锋瀚的。

  苏南卿正在思考着king发声后,怎么为苏叶解围,让气氛不那么尴尬时,却看到——

  king:【脑子正常的人会花三千亿买霍家只值几百亿的股份?】

  其余人附和着king,顿时往群里发消息:

  兔子:【king先生说得对。】

  狼:【king先生说得对。】

  ……

  苏南卿也正在输入消息:【雄鹰先生也没有说king不公平的意思,明明是熊先生您现在群里挑事……】

  她正在输入着,想要替苏叶说几句话呢,忽然意识到king发的消息的意思后,整个人一下懵了,瞬间满头问号:??

  这个king先生,怎么不按常规套路出牌呢?!

  三天前明明赚翻了,占了人家bear一个大便宜,现在竟然还出来嘲讽人家?这完全不符合生意人以和为贵的原则!

  简直是赤果果的树敌呢。

  苏南卿愣了愣。

  远在苏家别墅里的苏叶都愣了愣,他还准备表达自己不是这个意思呢,大不了给king和bear道个歉。

  毕竟群里各位都是大佬,而且按照以往的情况,king就算不和稀泥,也的确警告他说话要谨慎。

  可——怎么king忽然变得这么直了?

  这话一出,竟然让他都懵住了。

  远在国外的陈锋瀚更是懵住了。

  花了三千亿后,他其实一直很不爽,可不敢冲着king发脾气,就只能把所有怒意都砸向了雄鹰。

  毕竟,雄鹰忽然和他抢夺霍家股份,且又是华夏人,雄鹰很可能就是霍均曜本人。

  毕竟雄鹰加入帝盟的那个时间段里面,华夏第一家族可是霍家。

  所以,他今天反应过来后,这才突然在群里冲他发难,目的就是让群里的人都排斥他。

  免得霍均曜置之死地而后生。

  况且……他这个账号,可是帝盟成立的时候,就首先加入的第一批那六个人中的一个!

  虽然不敢称为世界首富,毕竟谁也不知道king到底有多少钱,可在国外,陈锋瀚也的确是无敌的。

  就连king以前都会给他几分面子,在群里,king第一,他陈锋瀚就是老二。

  所以,谁也没有想到,king会突然冲陈锋瀚发难!

  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陈锋瀚怒了:【king先生,您是不是发错了?或者被盗号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苏南卿也在思考着king是什么意思时,就看到king又往群里扔了一句话:【意思是,你智商很低。】

  “……”

  群里瞬间安静了。

  毕竟第一大佬和第二大佬吵架了,其余人谁敢插话?

  就连苏叶一时间都搞懵了。

  因为king接着又发了一句消息:【股份卖给你,不是因为雄鹰没钱,而是因为他比你聪明,不好骗。】

  “……”

  苏家别墅中的苏叶,在看到这句话后,都忍不住坐直了身体,脸上带上了一种被认可的满足。

  他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在群里发了消息:

  雄鹰:【king先生高看了。】

  king:【您值得。】

  众:??

  这一个“您”字,怎么忽然变得这么意味深长呢?

  群里的人瞬间沉默了。

  以前,雄鹰在群里其实并不怎么收到尊重,毕竟他在群里算是个新人,cat更新,所以cat连话都不怎么讲。

  可现在,king如此高看雄鹰,难道说,昨天雄鹰配合着抬高价格,是king授意的,目的就是为了坑bear一把?

  这……

  bear直接发火了:【king先生,你什么意思?】

  king:【你欺负华夏一个才不到百年的小家族,有意思?帝盟的原则是什么?是你公然破坏了原则,就别怪我下手不留情面!】

  帝盟的原则……

  苏南卿想了想,帝盟的群公告里面,好像是写了一句不得欺负弱小。

  可是!

  首先霍均曜不是弱小吧?

  其次!你们别人欺负弱小,吞并他家产业的人还少吗?这些年,帝盟里面的产业想要扩展,怎么可能没有欺负过别人?

  大家掌控者全球经济脉络,所以都各自安好罢了,king先生怎么突然提起来这个原则?

  大家都迷茫了。

  但陈锋瀚不愧是陈锋瀚。

  得罪了king,没有他好果子吃。

  king之所以在群里有着主宰的地位,就是因为他才是领头人。

  是他带领着大家一步一步往前走,陈锋瀚也要给足他面子,所以看king给出了合理的解释,陈锋瀚也不敢再逼问了,直接在群里低了头:【忘了和您解释一下,我和霍家是私人恩怨。】

  king:【既然是私人恩怨,那么这三千亿花的值。】

  bear:【您说得对。】

  隔着屏幕,苏南卿都能感受到陈锋瀚的怒意,可他这幅隐忍的模样,却让苏南卿又心中竖起了警钟。

  到了陈锋瀚这个地步,玩弄人不过是举手之间的事情。

  就像是他一个想法,就可以禁锢了亦云舒二十年!

  可就是这样的人,往日里嚣张惯了,却这么能屈能伸,不愧是世界几大神秘家族的掌权人之一!

  见群里似乎再没了消息,苏南卿这才放下了手机。

  再抬头,就听到苏小果奶声奶气的喊着“妈咪”扑了过来,小果平日里是个马屁精,嘴巴又甜,但你总觉得她的话没走心。

  可其实,最粘着苏南卿的,就是苏小果。

  三天没见,小家伙连游戏都不打了,抱着苏南卿的大腿不撒手:“妈咪,我想死你啦~这几天我都茶不思饭不香啦!”

  跟着一起跑过来,但是比较含蓄内敛的霍小实提醒道:“那叫茶不思饭不想,而且,我也没觉得你少吃了什么。”

  苏小果顿时看向了他,理直气壮地解释道:“所以,我才说我不是不想吃饭,而是吃的不香嘛!”

  霍小实:“……”

  苏南卿摸了摸霍小实头,这才看向了坐在沙发上,往这边眼巴巴看过来的叶小邪。

  小家伙傲娇的很,明明眼神一个劲的往这边撇,却还是装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看得人觉得好笑。

  苏南卿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小邪想妈咪了吗?”

  “切!~”叶小邪翻了个白眼:“你也太肉麻了,我才没这么幼稚!”

  话虽然这么说,但却没有把自己的脑袋瓜从她的手里抽走。

  霍小实顿时翻了个白眼:“那是谁几乎是每天都要问一遍,妈咪为什么睡这么久?”

  叶小邪:?

  他小脸瞬间红了,哼了一声:“我那是怕她死了!”

  “不许你咒妈咪!”苏小果露出凶巴巴的表情。

  霍小实也皱起了眉头:“不要动不动就说死啊活啊的这些话,妈咪怎么可能会死,你乱说!”

  叶小邪撇了撇嘴:“我就说一说,又不是真的会……”

  那个字到底还是没说出来。

  三个孩子凑在一起,吵吵闹闹的,带动着霍小实的话都多了,苏小果的多动症即便是不打游戏时都好了,更是带动着叶小邪对这个家没有那么排斥了。

  苏南卿又为叶小邪检查了一下身体,发现他没有问题,这才真的松了口气。

  霍均曜还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于是去了书房,苏南卿就在楼下陪着三个孩子玩。

  她看着叶小邪,忽然开了口:“小邪,你要不要换个名字?”

  叶小邪一愣,看向了她:“换什么名字,不用换了,没意思。”

  苏南卿迟疑着开了口:“但你是我和霍均曜的孩子,你姓苏姓霍都可以自己选择。”

  叶小邪顿时撇嘴:“我才不要姓苏,我也不要姓霍!”

  听到这话,苏南卿愣住了:“为什么?”

  叶小邪眼神顿时闪烁了几下,“哎呀,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我叫叶小邪叫了五年了,凭什么换名字?我就不换!”

  说完这句话,他直接气的跳了起来,往楼上跑过去。

  苏南卿皱起了眉头。

  叶小邪怎么会对换名字这么敏感和反对?

  难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还是说,他对叶真真还……

  苏南卿默默叹了口气,叶真真养了他五年,如果他对叶真真还有感情的话,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儿,毕竟,她不可以强行改变叶小邪的想法和感情。

  正在思考时,霍小实开了口:“妈咪,你别生气,我知道他为什么不想换名字。”

 文学

听着霍小实的话,苏南卿询问:“为什么?”

  霍小实再次偷偷摸摸往楼上看了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抱着苏南卿大腿的苏小果,咳嗽了一下。

  苏南卿还没说话,苏小果就奶声奶气的开了口:“哥哥,我不走,我就要一起听哒!”

  “……”

  霍小实没有办法,只能默默叹了口气,又往楼上看了一眼,这才说道:“其实是,小邪刚醒过来的时候,听到过别人说的话。”

  叶小邪刚刚醒过来时,智商再一次拔高,人也变得更加敏感了。

  小小年纪的孩子,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虽然刚回到这个家里,可也能感受到这个家里佣人们对他的不喜。

  毕竟他之前实在是太淘气了。

  他面上装出无所谓的样子,私下里却一直在改进,下楼和苏小果玩幼稚的洋娃娃,又陪着霍小实一起做奥数,他其实也在努力的融进这个家里面。

  可就在昨天,他实在是太无聊了,小家伙又喜欢干什么都偷偷摸摸的,于是潜入了家里佣人用的公共厕所里面,偷偷听别人说话。

  因为,他在网上搜索,厕所里是听八卦最大的地方。

  小家伙蹲在隔间里面,听着外面的男人们聊天。

  “小邪少爷最近脾气变好了,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

  “那还不是小实少爷和小果小姐太好了,带着他也变好了呗,以前在外面长大,性子野,现在是收回来了!”

  “你这话可不能乱说,霍先生最讨厌我们私下里讨论他们了!”

  “我知道,我这不是只给你一个人说吗?”

  “嗯,无论什么原因,小邪少爷如今也算是改邪归正了吧,不过既然这样,先生为什么还没给他改名?也还没给他上户口呢!”

  “害,这个,我给你说哈,是我自己的猜测,你看,小果小小姐姓苏,以后估计就是继承苏家留给她妈妈的那一部分财产呢,而小实少爷姓霍,早就被内定为霍家未来的继承人了,小邪少爷改名的话,是姓苏好,还是姓霍好?”

  “你这意思是,霍先生以后不打算给他股份?”

  “提起股份,你知道么?霍家之所以在霍氏集团里面是一言堂,就是因为他们牢牢把控着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份,虽然说现在霍先生和霍老先生分开了,可下一代肯定不能分开,所以股份他只会给一个人,保证那个人对霍氏集团的绝对控股权。他是给小邪少爷呢?还是给小实少爷?指不定啊,小邪少爷忽然回来,就是为了和小实少爷抢股份呢!”

  “啧,怪不得那么多年都没回来,今年忽然回来了,也是,苏家的股份也是一大笔钱,就算霍先生不给他,苏小姐肯定也会给的,他这次是赚大发了!”

  “是啊是啊……不过像是这种小野种,现在也就面上装出乖巧的模样,心底肯定也改不过来的,他再怎么样,也比不上小实少爷一举一动有绅士风范……”

  “……”

  两个人说着话出了门,只留下叶小邪在里面目瞪口呆,他呆呆的走了出来,刚一出门,就看到霍小实也站在门外,想必刚刚的那些话,他都听到了。

  叶小邪脸色顿时一阵涨红,尤其是看着霍小实,他忽然大声喊道:“你放心,我对你们霍家的产业不感兴趣!对跟你争抢也不敢兴趣,以后小爷我有多少钱,都自己来赚!”

  说完这句话,他就推开霍小实,跑到了别墅里来了。

  “后来,他虽然没跟我闹别扭,但是跟我一起做奥数题的时间也少了,今天一直都在陪着苏小果玩游戏呢!”

  霍小实垂着头,失望的开了口。

  想必他内心里也很是希望叶小邪能和他一起玩呢。

  苏小果则仰着头,眨巴着黑葡萄似得大眼睛:“是么?我肿么木有发现哒?”

  “……”

  苏小果可爱,嘴甜,但是心大,能发现小男孩子这种小心思就怪了!

  她也就是抖机灵,其实心思真不敏感。

  不过也通过她和霍小实的对比,苏南卿发现了,从小和妈妈一起长大的孩子,的确幸福感会更强一些。

  看小实,明面上说小邪敏感,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否则的话,一个五岁的孩子,怎么会发现这么多问题!

  苏南卿想到这里,又想起了那两个佣人的对话,顿时感觉到了一阵阵气愤,她直接低头看向了霍小实:“那两个背后说人话的人,你还认识吗?”

  “妈咪,我已经查清楚了!”

  霍小实做事从来不让人操心,小小年纪,已经可以考虑到方方面面了:“他们就是两个给后院花园打扫卫生的,一个叫李刚,一个叫石磊,在咱们家工作了三年了。”

  苏南卿:“……”

  她抽了抽嘴角,忍不住询问:“你既然都查到了,肯定有办法对付他们的,你怎么不出面呢?”

  霍小实在家里的权威是不容侵犯的。

  更何况这孩子虽然有点轻微自闭,却不傻,聪明得很呢。

  霍小实开了口:“叶小邪现在肯定跟我较劲呢,别人都说我比他好,如果我出面维护他,他肯定更觉得不舒服,况且,保护孩子,不是父母的责任吗?”

  说到这里,霍小实眼巴巴看着她:“而且,我想小邪更想你来保护他。”

  苏南卿:“……”

  她抽了抽嘴角,看着这样子的霍小实,忽然开了口:“小实,你告诉我,当初有两个家庭老师欺负你,你当时没有反抗,是不是因为,你根本没想过反抗?”

  霍小实听到这话,垂下了头。

  他本来不想解释的,可是现在却忽然有了倾诉的欲望,他点了点头:“嗯,那时候我觉得是我害了太祖母,所以不想反抗了。”

  听到这话,苏南卿默默叹了口气。

  这孩子真是太敏感了。

  她牵着小实的手,直接往外走:“走,我们去后花园找那几个人去!”

  苏小果则眼睛转了转,松开了苏南卿的腿,往楼上跑去。

  妈咪要发威了,这种好戏,怎么能不喊上小邪一起看呢?

  太精彩了,太刺激了!

  嘿嘿嘿……

  后花园中。

  两个男佣人正在边扫地,边聊天:

  “我昨天看到小实少爷了,他看我的眼神真是……怎么让我感觉有点不安呢?”

  “瞎想什么呢?小实少爷从来不发火的,没事。”

  另一个人就悄悄开了口:“你说,我们那天说的话,会不会被小实少爷听见了?毕竟一出门就看到了他……”

  “呵,听到了又怎么样?我们可是二老爷推荐过来打扫卫生的,他一个小孩子,还能把我们辞退了?再说了,就算是辞退了,我们也能赚一笔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