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出差被两男同事玩到吹潮 女友被两个男人夹成三明治

2021-11-16 09:10:57情感专区
小拇指则是在勺子的另一端轻轻的勾着。

  就见她手里的勺子,竟然也开始一点点的弯曲,最后竟然变成了直的了。

  “叔叔,你看我表演的这个用意念控制勺子的魔术,及不

小拇指则是在勺子的另一端轻轻的勾着。

  就见她手里的勺子,竟然也开始一点点的弯曲,最后竟然变成了直的了。

  “叔叔,你看我表演的这个用意念控制勺子的魔术,及不及格,能不能得到一张S卡呀?我也是《魔法之夜》的忠实粉丝呢,我一直有全程观看这档节目的,只是我虽然很喜欢魔术,但是没人教我,今天能在这里遇到叔叔,真是太幸运啦。”

  小女孩调皮的眨了眨眼睛问道。

  S卡是彭长野参与的《魔法之夜》节目里面,他给一个菜鸟魔术师递出去的一张认可的卡片。

  当时被全网唏嘘,但是彭长野则是用自己的道理诡辩了一番。

  周围围观的人群,听到小女孩天真无邪的话,全都跟着哄笑起来,他们当中自然有人也是那档节目的粉丝,也知道小女孩在调侃彭长野。

  “哈哈哈,有趣,这个小女孩简直太可爱了。”

  “小妹妹,你的魔术很厉害,跟彭大师一模一样,我觉得你一定能得到一张S卡!”

  “看来这个魔术的技术含量真的不咋样,连小女孩都会玩,我也想试试。”

  ……

  彭长野听到这话,脸色顿时涨的通红,他自然是知道小女孩这是在调侃自己。

  不过,这时候当着众人的面,他自然不好发火,只得笑着道。

  “小妹妹,你的魔术很到位,有机会的话,你来《魔法之夜》,我肯定给你S卡!”

  接下来,小女孩手里的勺子经手了七八个围观的群众,大家拿在手里稍微一碰,都不用太用力,勺子就自动变形了,简直就跟面条一样软。

  “原来这勺子有问题,难怪,我就说人怎么可能用意念控制勺子弯曲呢!”

  “这勺子上面有颗粒状的粉末,我猜测可能就是这东西在作怪。”

  “徐大师的这个意念魔术也不咋样嘛,哈哈哈,我也会变了。”

  ……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彭长野脸色如常,但内心很愤怒。

  毕竟他号称大师级的魔术师,现在被人当场戳穿魔术,那种羞愤就别提有多强烈了。

  这就相当于有人当着你的面,砸了你吃饭的饭碗一样,彻底让你沦为了笑柄。

  不过,彭长野到底还是城府比较深,他笑着道。

  “魔术本来就是通过一些技巧和道具来实施的,被人揭穿也是正常的现象,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完美的魔术,任何魔术都是有漏洞的,就看你们能不能发现了,而且我今天在这里表演意念控制勺子的魔术,也是为了娱乐大众。”

  说到这里,彭长野拍了拍手。

  “既然大家发现了我的魔术的漏洞,只能说明我的手法还不过关,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不过我很好奇,这位号称夏神魔术师,会给我们表演什么样的魔术,他的手法又有多专业,大家不妨拭目以待吧。”

  不得不说,彭长野的心态和随机应变的能力还是很强的,既然没有人给自己找台阶,那么就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

  此刻,众人听到彭长野的话,立马就将目光放在了夏凉的身上。

  “夏神,你一定要表演一个天衣无缝的魔术出来,让这个彭长野长长见识。”

  “对,就像你之前的魔术一样,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漏洞呢!”

  “再表演一次替换物品的魔术吧,那个魔术我都研究了一天一夜了,还是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

  夏凉淡淡一笑,看着围观的人群道。

  “魔术之所以称之为魔术,是因为它借助各种道具,用非常手段,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这其中的手法和过程很隐秘,是魔术师不传之秘,也是魔术吸引人的魅力所在,如果被揭穿了,那么它就失去了观赏性和神秘感,也就不值一提了。”

  说到这里,夏凉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彭长野。

  “当然,正如彭大师说的那样,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魔术是天衣无缝的,就看表演者的能力,以及观众的眼力了,那么,接下来我给大家表演的魔术也很简单,可能有很多魔术界的前辈,或者同行也都表演过很多次,甚至,你们每个人都经常玩的,那就是硬币魔术!”

  硬币魔术是一个很简单容易上手的魔术,很多人只要勤加练习也能做到。

  但正如夏凉说的那样,不管什么样的魔术,被揭穿后就会失去神秘性,也就不能称之为魔术了。

  但同样一个魔术,放在不同的人身上,所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是不一样的。

  周围的观众听到夏凉要表演的是硬币魔术,也都露出会心的笑容甚至隐隐期待起来。

  毕竟硬币魔术他们也经常玩,而且硬币这种道具每个人都有。

  但他们玩跟夏凉玩又是两个概念。

  大家都想要看看,硬币魔术这种简单的魔术,在夏凉的手里会呈现出什么样的效果。

  而更多的人,则是想要找到夏凉这个魔术的漏洞。

  这才是观众观看魔术的乐趣。

  寻找魔术的漏洞,从而解析这个魔术,然后分享出去,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实力,这才是大多数人观看魔术时的心态。

  “你竟然要表演硬币魔术,了不起,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玩出花样来,刚才你借助这个小女孩之手,揭露了我勺子魔术的破绽,现在我同样也会不客气的揭露你的魔术的漏洞!”

  彭长野一脸微笑的看着夏凉道。

  作为一名顶级魔术师,彭长野从五岁开始就接触魔术,练习了整整几十年,可以说魔术里面的任何一种魔术,他即便不会,但也都知道是如何表演的。

  尤其是这硬币魔术,彭长野熟悉的简直不能再熟悉了。

  这一次,他一定要让眼前这个狂傲的年轻人吃一次亏,给自己扳回一局。

  “欢迎之至,在场的所有人,在我表演的时候,都可以来寻找漏洞。”

  夏凉淡淡一笑,接着道。

  “不过呢,我表演这个魔术,需要一个人来作为我的助手,不知道你们谁愿意?”

  就在夏凉话音刚落,彭长野立马就对身边的女主持人使了个眼色。

  后者心领神会,马上就站出来道。

  “帅哥,你看我可以吗?”

  女主持人虽然对彭长野刚才的魔术被人拆穿的事情很不满意,认为彭长野的魔术太过敷衍了事。

  但毕竟他们是一伙的,彭长野被人打脸,她自然也觉得不怎么光彩。

  这时候,彭长野让自己站出来配合夏凉,目的就是帮助他来揭穿夏凉魔术的漏洞。

  女主持人自然是乐意至极了。

  她也很想让彭长野扳回一局,给他们节目组挣点面子。

  “可以,不过你身上有硬币吗?为了魔术的公平起见,我也不用自己的道具。”

  夏凉笑着说道。

  对于他来说,不管谁上来做自己的助手,一起完成这个魔术都是一样的。

  哪怕是彭长野本人上来,他也有信心让对方找不出一点破绽来,毕竟人家都是魔术,他的是魔法。

  “好啊。”

  女主持人脸上露出激动的笑容,从衣兜里拿出一枚硬币递给夏凉道。

  “你看这枚硬币可以吗?”

  这是一枚有一个豁口的硬币,很特别,也很好辨认,为的就是让夏凉没有作弊的可能。

  在所有人看来,女主持人拿出来的这个硬币,确实让夏凉接下来的魔术会增加很大的难度。

  想要表演的天衣无缝,惊艳所有人的同时,又不让大家找出漏洞,不是一般的难,就连彭长野在看到这枚有豁口的硬币的时候,脸上都是露出了兴奋的表情来,像是已经胜券在握了一样。

  夏凉从女主持人手里接过硬币,把玩了一下笑着道。

  “好,就这枚硬币了。”

  他自然明白这女主持人心里存着什么心思,但是夏凉一点也不在乎。

  他从系统那里得到的硬币魔术,对道具可没有一点要求,任何硬币都可以,哪怕是古钱币也行。

  不过,夏凉还是很诧异,这女主持人兜里竟然有一枚残缺的硬币。

  若是一般的魔术师,想要表演硬币魔术的话,的确就被这枚硬币给难住了。

  就像是彭长野刚才的勺子魔术一样,换了道具之后,他就不能随心所欲的变出更多的勺子,玩出更多的花样了。

  就见夏凉将硬币拿在手里,右手一抖,手心张开,硬币就不见了,手腕再一抖,硬币又出现在他的掌心。

  接着他又将硬币轻轻一抛,伸出食指接住,就见那枚硬币在他的指尖处快速的旋转,但却一点也没有要掉下来的意思。

  就跟把篮球抛起来,然后用指尖接住旋转一样。

  不过这个篮球和硬币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篮球体积大,很容易掌控。

  但是硬币就不一样了,它的着力点很小,跟食指接触的地方只有那么一个点,稍微出现一点意外,硬币就会掉下来。

  然而,这枚硬币在夏凉的手里,就像是他的手臂一样灵活,让它出现在那里,就能出现在哪里。

  当然这样玩硬币的手法,对于很多魔术师都能做到。

  并不算是有多么出彩。

  但在普通人眼里,却已经很牛逼了。

  “卧槽,好厉害,硬币还能在指尖上起舞,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小哥哥的魔术了不起,能不能教教我啊!”

  “我要是学会了这个魔术,哄我女朋友的话,绝对让她离不开我!”

  ……

  站在夏凉对面的彭长野则是不屑一顾,他看了片刻道。

  “如果你的硬币魔术就是这个的话,那顶多只能算是技法,不能算魔术。”

  夏凉淡淡一笑道。

  “你不要着急,这只是让大家开心一下,接下来才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随即,夏凉转头看向那个女主持人笑道。

  “你说,你身上就这么一枚银币吗?”

  女主持人瞥了一眼彭长野,见他没有说话后,便笑道。

  “当然了,只有这一枚。”

  夏凉微微点头,接着问道。

  “那这枚硬币在你身上待了多久了?”

  女主持人想了想道。

  “大概有两天吧,是前天晚上我去买东西的时候,超市的人找给我的零钱。”

  夏凉笑道。

  “那你觉得这枚硬币是男的还是女的?”

  女主持人一愣,下意识的问道。

  “硬币也分男女吗?”

  周围的人,也都被夏凉这个问题给问的一脸诧异。

  “我的天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硬币也分公母的,小哥哥,这里面有什么讲究吗?”

  “对呀,我只知道动物和人分,硬币还分公男女呀?”

  “不是吧,硬币也有性别,小哥哥你就不要拿我们开涮了,我们又不是傻子,硬币就是硬币,哪有什么男女之分!”

  ……

  夏凉将周围的人的话全都听在耳中,笑着道。

  “硬币当然也分男女,因为硬币也是有感情的,男硬币和女硬币在一起才能谈恋爱,他们和人一样,可以在一起生小硬币,而我手里的这枚硬币,就是一个女硬币。”

  女主持人感觉很是新奇,笑着问道。

  “真的吗?那你让我看看它是怎么生硬币的,如果真的生了,我才会相信你的话。”

  彭长野听到女主持人的回复,暗地里给她竖了一个大拇指。

  这个回答有水平,现在就看夏凉要怎么做了。

  他才不信夏凉在众目睽睽之下,还真的能让这枚硬币生下小硬币。

  如果不能的话,那么夏凉就输了。

  夏凉笑着道。

  “其实,它早就在你身上生硬币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现在,我就帮你将它给拿出来,让大家看看,不过你不要动,你要是动的话,这些小硬币跑进你的身体,那可就完了。”

  女主持人自然不会相信夏凉的话,但也乖乖的站在原地,笑着道。

  “好,那我不动了,你将它们找出来吧。”

  夏凉微微点头,接着道。

  “不过这些小硬币都很调皮,只有带着它们的妈妈才能将它们引出来。”

 文学

夏凉说完,拿着硬币的右手伸出,在女主持人的头顶开始缓缓的挪动。

  所有人都知道关键的时刻来了,于是都一眨不眨的盯着夏凉的右手看,想要看出夏凉到底要如何抓住小硬币,同时想要找出夏凉的破绽和漏洞。

  就连彭长野也都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夏凉的右手。

  就见夏凉的右手在女主持人的头顶来回摆动了片刻,猛地右手往她头发里面一抓,收回来的时候,大拇指和食指上就已经多了一枚小硬币。

  这小硬币比刚才女主持人给的硬币要小一圈,上面也有一个豁口。

  “啧啧,你身上这枚硬币的基因很强大啊,生的崽都继承了它的基因,也有一个豁口。”

  夏凉笑着说道。

  女主持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夏凉手里的那枚小硬币,一脸震撼的道。

  “这,这是真的,这怎么可能,硬币怎么能生孩子?”

  就连彭长野也是眼睛一眯,心中震撼异常。

  他刚才竟然没有发现夏凉是如何变出这枚小硬币的,而且关键的是这枚小硬币上面也有缺口,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就连周围的围观群众,此刻也都石化了。

  “卧槽,卧槽!这特么的真的下崽了,我的天啊!”

  “牛逼,夏神的魔术简直太神奇了,硬币还能生孩子,我是头一次见啊!”

  “不说了,大佬,请收下我的膝盖!”

  “我竟然没有发现一点破绽,这不符合常理啊,难道硬币真的会下崽?”

  “这硬币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

  夏凉淡淡一笑,将那枚小硬币递给身边一个观众道。

  “你看看这枚小硬币可爱不可爱!”

  那名观众小心翼翼的从夏凉手里接过硬币,翻来覆去的摩挲和观看,最终激动的点头道。

  “这是真的硬币,天啊,太神奇了,这就是魔术吗?”

  “我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见到硬币生孩子,怕是给我老婆去说,她都不会相信的。”

  “如果不亲眼所见,真的很难相信这是真的啊!”

  接下来,那枚硬币又被周围的人轮流观看,甚至彭长野也抢过去仔细观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任何破绽和漏洞,他心中的震撼别提有多强烈了。

  这个年轻的魔术师,实力太强大了,他的魔术太诡异了。

  最后,这枚硬币再次回到了夏凉的手里,他笑着将其放在左手道。

  “美女,你身上的小硬币可不止这一枚,还有很多呢,硬币跟人不一样,它可不会一胎生一个两个的,而是会生好多个,你不要乱动,我全给你找出来。”

  美女主持人这会已经被夏凉的魔术给震撼到了,他听到夏凉的话后,便乖乖的站在原地,一点也不敢动,用有些颤抖的语气道。

  “小哥哥,那就麻烦你了,把这些小硬币全都找出来吧,可千万不要让它们跑进我的身体里啊!”

  她这会已经后悔死了,早知道这样就不该听彭长野的怂恿,出来当这个助理。

  因为她是真的被夏凉的魔术给吓到了。

  “放心,这些小硬币很听话的,你只要不乱动,它们就不会胡乱跑的。”

  夏凉淡淡一笑,再次伸出右手,拿着那枚大硬币在女主持人身上感应着。

  几秒种后,就见夏凉又从她的头发里面抓出来一枚小硬币,同样让周围的观众以及彭长野等人检验这是否是真的。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整整十分钟结束,夏凉从女主持人身上足足抓出来四十多枚硬币。

  “好了,没有了。”

  夏凉觉得差不多了,这才笑着道。

  “呼!谢谢你,小哥哥,吓死我啦。”

  女主持人这才松了口气,激动的说道。

  哗啦啦!

  周围的人,在夏凉说出抓完了小硬币的时候,立刻就爆发出激烈的掌声。

  就连彭长野也不由得鼓起了掌!

  虽然他现在脸色铁青,被夏凉这个硬币魔术给彻彻底底的击败了。

  但他不得不佩服,夏凉的硬币魔术确实很厉害!

  要是说夏凉就抓一枚两枚,他还抓不住机会的话,但人家足足抓了四十几枚硬币出来,完全给足了他找出破绽和漏洞的时间。

  但是他依旧没有找出来!

  尽管他知道这是魔术,肯定是有破绽存在的,但就是找不出来,那就说明他的实力不够。

  就连周围的观众也都没有找出来一点破绽,这才是最厉害的,最不可思议的!

  “卧槽,这太牛逼了,太厉害了,我是真的没有发现一点破绽。”

  “硬币真的能生孩子,简直不可思议!”

  “夏神的魔术太神奇了,简直超出了我的认知,太精彩了!”

  ……

  彭长野叹了口气,心服口服的道。

  “你的硬币魔术确实很精彩,我很佩服,这一局我输了。”

  夏凉却笑着道。

  “还没有结束呢,张大师怎么就认输了?”

  所有人听到这话,全都一愣。

  “还没有结束,这已经很牛逼了,难道还有更厉害的?”

  “卧槽,不会吧,还有,太好了,我刚才完全没有看够!”

  “夏神太帅了,快,我还想继续看!”

  ……

  彭长野也是嘴皮子哆嗦了一下道。

  “还,还有?”

  夏凉笑着道。

  “当然了,一个魔术就要有始有终才对,这个母硬币下了这么多的崽,我总不能将它的孩子全都带走吧?”

  彭长野舔了一下有些干裂的嘴皮,艰难的道。

  “那,请你继续吧。”

  他现在已经用上了请字了,算是承认了夏凉的厉害!

  不过,他心中又萌生出了继续寻找破绽的机会。

  只要夏凉的魔术没结束,那么总有一环会出现漏洞,那么他只要抓住这个机会,找出那个漏洞,就还有机会扳回一局。

  虽然依旧是输了,但也不至于那么难看。

  夏凉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但却一点也不在意道。

  “其实,这枚母硬币并非这么大,它已经有十几年了,只是得了一种侏儒病,才导致它看起来只有这么大,现在,我就要治好它的病,让它恢复到正常大小,将它这些年欠缺的身高和身体给补回来,让它成为一枚健康的硬币母亲。”

  夏凉说完,便看向手里的那枚大硬币笑着问道。

  “我现在要给你治病了,你愿意吗?愿意的话,就点个头,不愿意的话就摇头。”

  彭长野等人见状,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夏凉这话再清楚不过了,如果真的是字面意思的话,他难道还能真的让这硬币点头或者摇头吗?

  这简直太诡异了!

  所有人都不相信夏凉能够做到。

  然而,接下来就见夏凉刚说完话,那枚硬币竟然真的从中间弯腰点了三下头。

  尽管大家已经睁大了眼睛在观看,但依旧被吓得不轻。

  这一幕实在太震撼了!

  “好了,你们也都看到了,它同意了。”

  夏凉说完,就将硬币放在地上,右手摊开,将整个硬币覆盖住,然后口中胡乱念叨了两句,才将右手从硬币身上拿开。

  “好了,大家退后一点,不要影响到硬币生长。”

  夏凉说完,就主动往后退了几步,其他人闻言,也全都跟着往后退去。

  等到众人给硬币留出五米左右的距离之后,夏凉这才道。

  “好了,这个位置就可以了,现在,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就在夏凉话音刚落,就见那枚硬币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变大。

  直到长到半人来高才停止了下来。

  而此刻,全场已经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太不可思议!

  太神奇!

  太震撼了!

  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这不会是障眼法吧?我摸一下试试。”

  在这群人里面,彭长野属实是最震撼的,因为他本身就是公认的最顶级的魔术师,但是却没有发现夏凉这个硬币魔术的一丁点破绽。

  眼看着夏凉在他眼皮底下变出来一个一人来高的硬币,明知道这就是魔术,这肯定有破绽,但他愣是没有找出来。

  所以他想要站出来去摸一摸,或者说找找看,这半人高的硬币会不会是气球之类的充气物。

  “当然可以,谁都可以上去摸一摸,查验一下,但是一定要小心一点,这硬币可是活的,也是有脾气的,要是把它惹恼了,报复你们我可就管不了了。”

  夏凉淡淡一笑,出声警告道。

  于是,彭长野等人就全都围了上去,伸手去摸那个硬币。

  入手坚硬,冰凉,确实是钢铁制品!

  这才是让众人心中最为震撼的!

  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看到夏凉是如何弄出来这枚硬币的,难道真的是魔术,真的是夏凉凭空变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竟然是真的,这硬币不论从触感还是硬质,都跟真的硬币一模一样,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魔术!”

  彭长野喃喃自语,心头震撼,十几年来学习的魔术知识在这一刻,被夏凉的魔术给击溃的土崩瓦解。

  其他人也都心神震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因为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我的天啊,这竟然是真的硬币,我这是看到了神迹吗?”

  “特么的,总有人打着魔术幌子玩魔法,这实在是无懈可击,找不出一点破绽啊!”

  “我是第一次被魔术给震撼到了,这太神奇了!”

  ……

  等到所有人的情绪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夏凉这才示意众人离开硬币,而他则是走上前道。

  “其实,硬币的寿命很短暂,比如这枚硬币,别看它长得这么高大,但实际上它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而它的孩子们,也不能永远的留在外面,所以接下来,我要让这些孩子们都重新回到它们母亲的怀抱当中。”

  夏凉说完,上前几步在硬币的底部用指甲轻轻一划,立刻就出现了一道口子,围观的众人再次被这一幕给震撼到了。

  随即,只见夏凉蹲下身子将那些小硬币全都放在地上,对着它们道。

  “好了,你们可以回母亲的怀抱去了。”

  就在夏凉话音刚落,众人就看到四十多枚硬币“嗖”的一下立了起来,争先恐后的向着大硬币身上被夏凉划开的豁口跑了过去。

  “不要拥挤,都一个个排好队,慢慢的回去。”

  夏凉声音柔和的说道。

  果然,那些小硬币像是能听懂夏凉的话一样,竟然真的就排好队,一个个有条不絮的向着大硬币身上被夏凉划开的那个口子走了进去。

  不一会,所有的硬币都进去之后,夏凉上前用手在那个口子上一抹,口子就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下,那枚硬币再次缓缓的变小,最终恢复到了正常硬币的大小。

  结束之后,夏凉上前将硬币拿起来,对着周围人弯腰鞠躬,行了一个魔术师标准的礼节。

  哗啦啦!

  顿时,周围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无数人都被夏凉的这一手硬币魔术给折服了,全都发自内心的鼓掌。

  “太震撼了,这才是真正的魔术,让人大开眼界啊!”

  “好牛逼啊,今天是来对了,这一个魔术我觉得能记住一辈子。”

  “太帅了,小哥哥的魔术好厉害,而且人也如此谦虚和善,太了不起了!”

  “这个硬币魔术跟昨天那个用香蕉替换手枪的魔术相比,都很精彩,都没有破绽!”

  ……

  夏凉的风头,完全将彭长野给盖了过去,甚至这个时候,都没有人提彭长野的那个魔术,因为在大家看来,那个魔术简直漏洞百出,就跟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

  而夏凉表演的才是真正的魔术,震撼人心的魔术。

  就连那个女主持人也都心悦诚服的给夏凉鼓掌,她作为夏凉表演魔术的助手,更是能够体会到夏凉魔术中带给人的震撼!

  夏凉神情平淡,心中波澜不惊,这点小场面他早就习惯了。

  前世他表演魔术的时候,舞台下上万人的观众都能被镇住,更别说眼下这点人了。

  随后,他的目光就落在彭长野的身上,虽然没有说话,但此时的夏凉光是一个眼神,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了。

  “道歉!”

  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