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被老板下药在办公室 腿抬高点宝贝好紧

2021-11-16 08:46:51情感专区
但这不妨碍他再去重新刷一遍。

  所谓经典,就是常看常新,越品越有味道的。

  进入放映厅后,许臻低着头,向上拉了一下口罩,贴着边寻找起了自己的座位。

  这家剧院是为了

但这不妨碍他再去重新刷一遍。

  所谓经典,就是常看常新,越品越有味道的。

  进入放映厅后,许臻低着头,向上拉了一下口罩,贴着边寻找起了自己的座位。

  这家剧院是为了本届的金鸡奖而新修建的,此次的影展是它首次面向公众开放。

  新建的放映厅设计感很强,深灰色的皮质座椅看上去相当有质感。

  不过,让许臻稍稍有些失望的是,来看这场电影的人并不多。

  本就不大的观影厅坐得稀稀拉拉,大部分的座位都空着,跟那些热门电影一票难求的情况相差悬殊。

  而且,一眼望去,厅中绝大多数是白发苍苍的老爷子,再有就是一些歪果友人。

  许臻路过第四五排座椅的时候,无意中瞥了一眼坐在这边的一群高龄观影团。

  然而这一看,他就下意识地顿住了脚步。

  ——只见,第四排中间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个子不高的圆脸老人。

  这位老爷子大概已有七八十岁高龄,顶着一头稀疏的银发,带着金边眼镜,面容虽然苍老,但却满面红光,精神矍铄。

  许臻愣了一下。

  这位,是……?!

  就在这时,周围的老人们留意到这个年轻人在看他们,下意识地扭过了头来。

  许臻与那位圆脸老人四目相对,顿时眼皮一跳。

  “您好,冒昧打扰一下……”

  他给后面的人让开道,俯下身,低声道:“请问,您是童老师吗?”

  圆脸老人听到这话,微笑着点了一下头。

  许臻的眼睛瞬间便亮了。

  真的是!

  ——《智取威虎山》中杨子容的饰演者,童相龄童老爷子!

  他是专程来看高清修复版的?

  瞧见这位从小只在录像带里见过的老艺术家真实地出现在了眼前,许臻只觉激动得不行。

  他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来,恭恭敬敬地向老爷子讨要签名。

  老爷子莞尔一笑,接过本子,边签名边道:“这么年纪轻轻的,也爱看《智取威虎山》?”

  许臻的眼中带着兴奋之色,点头道:“爱看,从小就看,特别喜欢。”

  片刻后,老爷子签完名,又将本子递还给了他。

  许臻没有多做打扰,笑着向老爷子道了谢,便抱着本子告辞离开了。

  ——何其荣幸!

  竟然能跟“杨子容”一起看《智取威虎山》!

  还好早了一天过来,否则,哪能碰见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样想着,许臻咧嘴一笑,用手机给那张签名拍了照,发给了师父了然和尚。

  “嗡嗡!”

  片刻后,手机震动了一下。

  许臻点开一看,只见师父回复道:“童施主安康否?”

  他扭头一看,瞧着老爷子与身边同伴们谈笑风生的模样,笑着打字道:“安康,精神头好得很。”

  师父回复道:“善哉,塑封后将签名妥善邮来。”

  许臻:“……”

  放心吧,塑封、防磕碰、保险,肯定都给您配齐了。

  ……

  不一会儿,许臻在放映厅最后一排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瞧见他落座,不远处的几位棕发棕瞳、眼窝深邃的国际友人转过头来,朝他微笑点头,熟练地说了一句“你好”。

  许臻礼貌回应。

  想来,这些人大概是来参加金鸡奖影展的电影团队吧?

  不过很遗憾,许臻看的国外电影不多,对幕后团队更是知之甚少,并不清楚他们究竟是谁。

  眼下离电影开场还有几分钟的时间,这些人这会儿正在翻阅电影节派发的宣传册。

  宣传册用五种语言,对《智取威虎山》的故事背景、主要内容、艺术形式等进行了简要介绍,方便来自世界各地的影迷朋友观影。

  许臻闲来无事,索性也低头看起了宣传册。

  “哎……顾,那个,顾清明?”

  听到这声召唤,他有些诧异地抬起了头来。

  只见,一个浓眉大眼的年轻人趴在斜前方的皮质椅背上,冲自己挑了挑眉。

  ——居然是《赵子龙传奇》剧组的主演,林晓波。

  由于两家剧组这阵子都在横州拍戏,又有过不少交流,许臻最近倒是见了林晓波很多次,关系还算比较熟。

  “你也来是参加金鸡奖的?”许臻问道。

  林晓波笑道:“是啊,我来当颁奖嘉宾的。”

  许臻:……嗯,明白了,花钱来蹭红毯的。

  说话间,林晓波猫着腰离开座位,坐到了许臻旁边的空座上。

  他瞧见许臻手上的宣传册,问道:“你第一次看啊?”

  许臻以为他指的是高清修复版,便点了点头,道:“嗯,这不是高清版的刚出来嘛。”

  林晓波啧啧道:“不行啊,‘子容’同志,再有两三个月就该开机了,你这准备做得不充分啊。”

  说着,他略有些得意地道:“我都已经三刷了,这是第四遍看,有的台词都快背下来了。”

  许臻听到这话,忽然意识到两人说的可能不是一回事。

  “有的”台词,“快”背下来了?

  那……你可能还需要再多看几遍。

  话说回来,许臻上个月才刚刚听说,林晓波被定为了《智取威虎山》中“少剑波”一角的饰演者。

  犹记得当初两人一起去试镜杨子容的时候,林晓波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自己“非杨子容不演”;

  如今,当时的豪言言犹在耳,但……

  嗯,算了,明年还得一起合作呢。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有些事情不必戳穿,心照不宣即可。

  ……

  几分钟后,放映厅中的光线暗了下去,影片正式开始播放。

  高清版的《智取威虎山》依旧保留了原版的风貌,只见,一面红旗出现在了林海之中,一群穿着白色斗篷的战士踏雪而来,伴着激扬的背景音乐,进行了一段干净利落的表演。

  “唔……”

  观众们看到从前那些熟悉的画面以更鲜亮、更清晰地出现在了眼前,顿时激动得一阵低呼。

  许臻这时候也不由得大为赞叹。

  高清版的《智取威虎山》不是流水线产品,除了去噪、去色偏、去模糊这些常规操作外,还逐帧进行了许多细节处的修复。

  音频的修复就更为显著了,台词和唱腔依旧是当年的原版,但入耳的效果却柔和了许多。

  许臻只觉自己这一趟真的是没有白来。

  如果时间允许,他甚至想带师父也来看一场。

  这种视觉和听觉的大幅度提高,实在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很快,电影的男主角杨子容登场,第一段唱段也随之开始。

  “这一带常有匪出没往返,番号是保安五旅第三团”

  “昨夜晚黑龙沟又遭劫难……”

  童老爷子英姿飒爽,嗓音透亮,听上去极其舒适。

  许臻下意识地将手放在了座椅的扶手上,手指跟着节奏轻轻打着节拍,脑子里跟着银幕上的演员重新回顾片中的台词和唱段。

  随着“小常宝”的登场,高亢嘹亮的女声更是将电影的情节代入了高潮。

  “八年前风雪夜大祸从天降,座山雕杀我祖母掳走爹娘”

  “夹皮沟大山叔将我收养,爹逃回我娘却跳涧身亡……”

  许臻正微眯着眼睛,欣赏着优美的唱腔,忽然间,只听音频中混入了“嗞”地一阵噪音。

  片刻后,噪音消失了,但影片的音频也在同时戛然而止。

  许臻愣了一下,转头四顾。

  只见,影片的画面还在继续,但却变成了无声的“哑剧”。

  几秒钟后,放映厅中不禁一阵哗然。

 文学

这是什么情况?

  音响坏了?还是片源的问题?

  场边的工作人员也明显慌了神,门口的保安连忙拿起对讲机来,开始汇报这边的情况。

  约莫半分钟后,一个身穿正装的工作人员快步跑了进来,站在门口,向众人躬身行礼,高声道:“对不起,各位!”

  “设备出现了一点小故障,我们正在紧急维护!”

  “影院会努力解决问题,也会尽力补偿各位的损失,对不起,请稍等片刻!”

  许臻不由得微微蹙眉。

  他以前倒是也遇到过这种情况,音画不同步、放错音频语种的都有,但都是在相对比较老的影院。

  这种采用最新设备的影院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大概率应该是工作人员操作失误吧。

  许臻倒不觉得生气,但是有点担心赶不上下一场电影。

  看完《智取威虎山》,他还想去1号展厅那边看一场电影,票都已经换好了。

  一会儿不会要换个厅、再从头开始播放吧?

  那可太耽误时间了……

  许臻正自担心着,忽然间,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在影院中响了起来。

  “小常宝控诉了血泪罪状”

  “字字血,声声泪,激起我仇恨满腔……”

  这声音一出,放映厅中的顿时起了一阵骚动。

  ——这个唱段,正是大银幕上正在播放的画面对应的唱段!

  不是音响恢复了,而是有人在唱!

  有人在放映厅的现场给画面配音!

  许臻愣了一下,连忙循声望去,只见,发声的并不是童先生,而是另一位头发花白的老爷子。

  这位老爷子或许唱得并不算特别好,但味道很正,明显也是一位资深的票友。

  “啪啪啪……”

  一段唱下来,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位老爷子腼腆地笑了笑,满面红光地将这段戏唱完,双掌合十,向周围的掌声道了谢。

  《智取威虎山》中的唱段很多,这一段之后,很快便是参谋长的那段经典的“朔风吹林涛”。

  有了先前那人带头,马上又有另一位老先生挺身而出,咿咿呀呀地唱起了“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

  这一位的嗓子稍差一些,唱功也没有方才的那位好。

  但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仓促间将这一整段准确地唱下来,也很是不简单。

  此时来现场看电影的这些人几乎都是《智取威虎山》的忠实影迷,人人都能唱上几句。

  大家很有默契地每人唱一小段,接连换了五六个人。

  原本一件十分扫兴的事故,此时却变作了老先生们互相交流的“沙龙”。

  眼看着几分钟过去,音响的问题依旧没能解决,但几段唱段却一直有人接了下去,始终也没停。

  其间,杨子容的扮演者童老先生也混在其中,偷偷开嗓唱了一段。

  但由于年事已高,如今耄耋之年的老先生,声音早已不像当年那般清朗高亢,那些离得远的影迷们并没有听出来。

  许臻坐在最后一排,看着不远处童老先生的背影。

  屏幕里和屏幕外的人时空交叠,时光像是忽然出现了折叠。

  银幕中的影像得到了修复,变得比从前更鲜亮。

  但银幕外的人却已经老了,再不复当年的飒爽英姿。

  许臻莫名地鼻头一酸,笑着垂下了头。

  ……

  这时候要说最惊讶的,莫过于放映厅中的歪果友人们了。

  他们本来正在抱怨影片的播放事故,没想到居然看到了这样惊人的戏曲接龙。

  ——在场的这些华夏人,居然人人会唱京剧!

  而且还能把电影中的唱段记得那么牢!

  看到身边人的演唱,可比在银幕上看到令人震撼得多。

  马上便有人拿出了手机来,偷偷录制起了现场的视频。

  保安虽然瞧见了,但这会儿影片播放出现了故障,而且人家的镜头也没对准银幕拍,也就没有去阻止。

  坐在许臻旁边的林晓波也是无比震惊。

  他本以为自己刷了四遍,已经算是看得很多了,没想到碰到了一群“背诵并演唱全文”的大佬。

  “我去,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啊……”

  林晓波低声感叹道:“这得是看过多少遍,才能熟悉成这样?”

  许臻这会儿正在听戏,全然没理会他的感慨。

  眼看着就要到全片最负盛名的那段“打虎上山”了,前面抢得热闹,到这段反倒都矜持了起来。

  实在是,“打虎上山”这段的唱腔太高,难度又大,这个年纪的老爷子很难唱得来。

  不过终于,临到尽头,还是有位老先生在周围老伙计们的怂恿下,踌躇满志地开了嗓:“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然而他这一句还没唱完,只唱道“霄”字上,就破了音。

  老爷子脸一红,顿时住了口。

  气氛一时间略有些尴尬。

  众人正推让着不知由谁来接下去,却听一声极其清朗、高昂的年轻人的声音从放映厅的后排响了起来:

  “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

  这一声唱腔,虽然声音不算大,却像是一阵雷声,在众人的脑中炸响。

  ——好像!

  跟童老的原版唱腔,好像,乍一听简直以假乱真!

  满厅的老爷子连忙循声望去,却见,此时正在唱曲的是个白净瘦削的年轻人。

  这人,自然便是许臻。

  “……愿红旗五洲四海齐招展,哪怕是火海刀山也扑上前”

  他的神情很专注,唱得极其认真:“我恨不得急令飞雪化春水,迎来春色化人间……”

  由于是干这个的,许臻的配音就显得专业得多了,不仅腔调跟原版类似,而且还做到了严丝合缝的音画对应。

  在这个不大的放映厅中,听起来几乎就像是原版抹去了背景音乐。

  这几句一出,顿时博了个满堂彩。

  “哎呀,还得是年轻人啊!”

  “打虎上山这段就得年轻人唱,咱哥几个老喽,不行喽……”

  “这小年轻唱得可真好,闭着眼睛听,我都感觉是童相龄本人来了,哈哈!”

  “唉,童相龄现在可唱不了这么好喽,岁数大啦”

  “……”

  而与此同时,许臻身边的林晓波则不由得一呆。

  槽……

  不光我大爷是我大爷,满屋子都是我大爷!

  ……

  许臻听着周围低低的夸赞声,有些不好意思,但同时也感觉十分兴奋。

  能跟老爷子们一起来一次联动,而且其中还包括了“杨子容”本人,着实是个相当惊喜的意外。

  “嗞……”

  然而,就在这时,放映厅中忽然传出了一阵杂音。

  片刻后,影片的音频突兀地重新恢复了。

  厅中的老爷子们这会儿正极其享受地听着“现场纯享版”,忽然间被打断,一个个面面相觑。

  这些人呆愣了片刻,旋即不约而同地暴怒了起来。

  “什么东西,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又来了!”

  “折腾谁呢,特么这都停了七八分钟了,你现在又重新给我放?!”

  “槽,你大爷我大老远跑来看场电影,就是让你这么折腾的?!”

  “……”

  霎时间,影院中喧声四起,老爷子们撸胳膊卷袖子,比几分钟前出现故障的时候还要生气。

  影展这边的经理刚刚赶到现场,想跟大家道歉,并沟通说后续的处理方案,问哪些人想继续看,那些人想换厅重看。

  然而瞧见眼前这副沸反盈天的情形,经理却不由得一呆,半晌没敢吱声。

  这啥情况?

  怎么好不容易把故障排除了,大家反倒更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