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王总这是办公室 椅子上有木棒坐下去吃饭

2021-11-16 08:40:31情感专区
苏有才沉默了,苏石则是双眼泛出了泪水。

  “一切都完了,你三弟因为关家,举人的功名被撸了,以后都不能再科考了”

  听到这个,老大老二也愣住了,回过神后赶紧问&l

苏有才沉默了,苏石则是双眼泛出了泪水。

  “一切都完了,你三弟因为关家,举人的功名被撸了,以后都不能再科考了”

  听到这个,老大老二也愣住了,回过神后赶紧问“那会连累咱们家不?”

  “不会,咱们分了家,而且你三弟是入赘的”

  “那就好,那就好,吓死我们了,”

  苏有才横了他们一眼,没有说什么,紧接着苏有金又问了“那关氏呢?”

  “不知道,没找到人,”

  “那她家里人呢?”

  “关知府被押送到京城了,所有的财产冲了公,连带着关氏的那些财产,说是她的财产都是关知府给的,那些都是他受贿得来的不义之财,关知府这次怕是逃不过此劫了。”

  苏家上房内一片愁云,可是日子还是要过的,苏有才天天在家窝着,也不出门,他不敢出门,他现在和关家还没断了关系,若是出门,他怕朝廷追究,再以潜逃罪通辑他,所以只能在家里待着,等风声过了再说。

  他不知道的是,关氏回去之后,带着闺女就去了京城。

  关家虽说被查抄,可大多是明里的财产,暗地里还有一些,就是为了以防万一,这个关氏都知道的。

  所以她才有银子去京城,想看看她爹的案子有没有活动的余地。

  这也是苏有才在府城待了两天,没见到关氏的原因。

  其实苏有才一进府城听说此事后,就立即想和关氏合离,可是人找不到,他也没办法,只能等关氏的消息。

  这几天,村里不停的传出苏家的消息,这些都是大房媳妇和二房媳妇透露出来的。

  墨染默默的听着这些,心里并没有多高兴,反而挺不痛快的,就象一部长达八十集的电视连续剧,一下掐了中间那段,直接演后面的,这样的故事,让她看了,就觉得特别的闹心。

  每天看着某男在自己面前得瑟,真想削他一顿,好心办坏事,她都没张嘴,他就主动办了,以为在帮自己,自作聪明,哼!

  这一天,看着妖艳男又在自己面前得瑟,她没忍住,冲他招了招手。

  萧承峻高兴的走过来“怎么样小师父,本公子学的快吧”

  “来,你蹲下来,”

  “蹲下来,为什么?”

  “你这儿脸上有块黑,我给你擦擦”

  妖艳男瞪着她,一脸的提防“你会这么好心,给我擦?”

  “啊?我除了贪财,我哪坏了?”

  “这倒也是”

  萧承峻一边慢慢蹲下身子,一边防备的看着这个坏丫头。

  墨染面带笑容,伸出小手慢慢摸到他的脸上。

  然后轻轻给她擦着,妖艳男的心扑咚扑咚的跳着,一种莫名的东西在他的心里滋生。

  “你看看,你干活太专注了,脸上这儿有块泥巴都没注意吧”

  奶声奶气的声音,还有墨染身上那一股不是女人香,却比女人香更诱人的香味,让他欲罢不能,深深的吸着气,太好闻了,太让人陶醉了。

  就在这时,墨染的脸色立即转阴,快速抓住他胸前的衣襟。

  恶狠狠的咬着牙,一双眼晴,闪着绿光,一字一句的恨恨的说道:

  “萧承峻,萧国皇后的儿子,当今皇上的嫡子,保芝堂的东家,你以为你换个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

  妖艳男从梦中醒过来,他满脸通红,墨染的脸都快跟他的脸贴到一起了

  一只小奶狗呲牙,只会可爱,哪会显得历害?

  怎么越看这个小丫头越可爱,好想把她吃到肚子去,对于墨染的话,他是只字未听进去。

  “喂,这个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思胡思乱想,说话呀,啊?你倒是说话呀”

  墨染的另一手,拍打着他的脸,不但不疼,反而感觉挺舒服,妖艳男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说什么?你不是都知道了,我再说啥也是那样了”

  “苏有才的事,是不是你干的?关家的事,是不是你让人查抄的?”

  “是啊,即然你都知道了,那本王也不瞒你了,除了他家失窃一事,剩下的都是本王干的,为民除害,不可以吗?”

  “谁叫你做这些啦,啊?吃饱撑的啊”

  “要报仇就要干脆一些,拖泥带水的干啥,你玩的时候长,关家不倒台,百姓就要受苦,你要知道,你玩高兴了,百姓们就要受罪,何苦呢”

  “你早干什么去了?早不除,晚不除,非得这时候除?”

  “早也没发现啊,本王也是在你卖人参的那天,才到的凉州,又到的这里,在这段时间,本王让人收集的证据,交到皇上那儿的”

  “哼,”墨染的小胸口一起一伏的,显然是生气了

  萧承峻往前凑了凑,深深吸了一口气,真好闻“就因为这个你才生这么大气?还骗本王蹲下,还说给本王擦脸,白让本王高兴”

  “哼,滚犊子”

  “本王没做错什么啊?就算你有本事,能斗得过他,可是也不想想,拖的时间越长,无辜的人越多,跟拉据一样,到时候弄个两败俱伤,多不好”

  “死都便宜他们”

  “放心吧,本王不会让他们死这么快的,你会玩的,本王也会玩,而且玩的比你好”

  “嗯?说说看”

  “结局你肯定喜欢,本王就卖个关子,咱们拭目以待可好?”

  妖艳男的手开始不老实丐来,摸着墨染的脑袋,还一拍一拍的,当她是什么?

  墨染瞪着他“不行,你得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

  萧承峻突然起身,开怀大笑起来“好,你要多少,本王给你”

  墨染伸出食指,萧承峻笑咪咪的看着她“一万?”

  她点点头,妖艳男再次大笑起来“不多,不多,才一万两”

  “黄金”

  他弯下腰,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认真的看着她“我说你个小财迷,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防身,嫁妆,干啥不需要钱?”

  “嗯,也是,等下了山,本王就让他们给你送过去,嗳呀呀,想不到你这个小丫头这么精明,什么时候认出本王的”

  “你一出现,一报名字”

  “那这个村,除了你还有谁知道?”

  “若是本姑娘猜的不错,我爹和我哥也知道,只是不点破你,喜欢当村民就当呗,谁也不拦着,

  有钱人都喜欢得瑟,吃惯了山珍山海,就说粗茶淡饭也是香甜,住惯了金碧辉煌的宫殿,却硬生生把宫殿上面搭层茅草,

  说是向往田园生活,其实里住的还不是和以前一样,换了个壳子而已,你让他天天粗茶淡饭试试,没两天就叫唤着受不了啦”

  “呦,小师父,你今天的牢骚很多呀”

  墨染仿佛失去了动力似的“嗯,你今天也不娘娘腔了”

  妖艳男忽然蹲下身和她平视着“不娘娘腔了,你是不是就不讨厌我了,咱们可以做朋友了”

  看着这张玉面,桃花眼,如墨的眉毛,性感的嘴唇,如山般的鼻子,她皱了皱眉。

  “你为什么帮我?”

  “本王很喜欢你这个小丫头,是真心想帮你解除后患”

  “好吧,朋友可以做,但亲是亲,财是财,要分得清,以后该怎么还象和以前一样,不能变”

  墨染此时才象个小姑娘,她双手交叉握在一起,小嘴撅着,大眼晴瞪着他,就好象打赌打输了,不服气似的跟他谈着条件。

  “哈哈”

 文学

墨染低着头,翻着白眼,笑个屁,你再笑本姑娘也不会喜欢你个老男人。

  空间里的小鉴看着主人,和未来有可能成为男主人的男人,默默的为墨染点了一枝香。

  总有一天,你抵挡不住这个男人的风骚,会让他吃掉滴,就别再牛擦了,不管用滴。

  她一转身不再理他,直接上了山,今天山上的房子交工,她要去验收。

  村长和工头,都在院子里等着她呢。

  “呦,来了,快看看哪不满意的,咱们再改动”

  墨染环顾了四周“不错,比我想象的要好”

  她在前面走,村长,妖艳男,工头儿和几个工人在后面跟着。

  这次修建,她把水塘,菜地,都圈了进来。

  一圈全是二层的小楼,周围一些遮阳的树木,也全都砍了去,非常的亮堂。

  小楼是砖和木头结构,一楼是砖多木少,二楼木多砖少,虽然是半路转手的活,可是工头儿带着人一点都没嫌弃,做工非常的到位,一些细节,也是做的很精巧。

  墨染不喜欢颜色太暗,他们就用原始木头的颜色,光刷明漆就刷了好几遍,所有的木头外表,都是用古老的方法经过处理的,不宜燃烧。

  院内,石桌石凳,也都订制抬到山上来的,上面一个凉亭,就是下雨也可以在这里休息吃饭。

  屋内铺的是四四方方的石砖,屋外是青砖,水塘四周也是整整齐齐的,菜园分了六块,四周也都铺着青砖。

  就连那个流水的地方,也经过改造了,上面一层一层的青石,象台阶一样铺下来,而且还是一个水槽一个水槽的

  围墙是个半包围的形式,因为在二层楼的身后五六米的地方,就是陡峭的山坡了。

  院门也是纯木头的颜色,地砖围墙都是青色的,搭配在一起,整个家看起来非常的干净明亮,就连见识广的妖艳男也是觉得耳目一新。

  验收过后,双方拿出文书,按照约定,墨染把尾款结清,把文书当场撒碎,这场交易就这么完成了。

  三人把工头和工人送出院子,看着他们下了山,这才转身回来。

  村长看着房子,赞叹着,“这房子可真好啊,就连府城都找不这样的房子”

  “叔要想住,就带着婶儿来这儿住一段”

  村长忙摆手“不了,不了,不方便,村里事多,对了,你这房子要暖房不?”

  “不了,再有两个月药材就要收获了,这里要当作坊,要炮制药材”

  “那还要招人手不?”

  “我先合计一下,回头才能知道要用多少人手”

  “那行,用人的时候你找叔,谁什么品性叔都知道,绝对让你用着放心”

  “嗳”

  妖艳男指着这一圈楼“这些你打算怎么用?”

  “正房三大间,我住二楼,楼下中间客厅招待客人,左边餐厅吃饭,右边厨房做饭”

  “那东西厢房呢?”

  “东厢一楼放药材,当仓库住,西厢也是放药材当仓库用”

  “那楼上呢?”

  “我哥要跟我过来,他不放心我一个人住”

  “本公子也要来”

  “你?”

  “是啊?”

  “你是不是有病,你放着那么大的宅子不住,跑我这儿来做什么?”

  “我都喊你小师父了,天天跟着你学种药材,若是再学学炮制药材,那启不更好?”

  墨染此时怎么看他都不顺眼,这是要懒上自己了,村长抽着烟撇了一眼墨染,看见墨染一脸不情愿的时候笑了。

  “丫头,人家萧公子一天可是给着你钱呢,大不了你再多收些就是了,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宅子,也是怪让人担心的”

  “有我哥呢”

  “就是因为有你哥,他要来这儿住着才没事,要是没你哥在,那他来我这个村长都有意见”

  “叔,七岁不同席,您不知道啊?”

  “哈哈,人家萧公子,要啥没有?不过就是想住住新房,又不是不给你银子,有钱不赚你傻啊”

  怎么连村长也向着他说话了,什么时候他把村长收买了?

  妖艳男笑咪咪的看着她“说个价,一天多少?”

  她又伸出一根食指,妖艳男开心的笑起来,觉得逗弄这个小丫头很是开心。

  “一百两?一千两,还是一万两?”

  “我又不是屠夫,你要想学炮制药材,一天一百两,直到学会为止,你要想住的话,就一天十两吧,不过要等我把家具买好,收拾妥当了”

  “行,没问题,回头我连损失费,一起给你送过来”

  “你打算在这里住多久”

  “没准,所以本公子,半年一交,如何?”

  “成交”

  村长非常感慨墨染的来钱之道“丫头啊,你都不用种药材,光是教教这位萧公子,就可以发家致富了”

  “当我稀罕呢,走吧,咱们下山吧,晚了我娘又该说我了”

  路上,墨染热情的邀请村长家里吃饭“叔,去我家吃饭吧,来前儿我跟我娘说好了,您为我家房子忙前忙后的,说啥也要请您吃顿饭谢谢您呢”

  “你们真是太客气了”

  “走吧,我娘已经做了一桌子的菜,不去我们哪吃得了,对了,叫上婶儿一起”

  “你这丫头”村长捊着胡子,满意的笑着

  妖艳男深吸一口气,不邀请自己就不请自来,哼“本公子也去”

  墨染的小脸立即搭拉下来“又没邀请你”

  “看在本公子今天出了这么多钱的份上,吃顿饭不为过吧”

  “那,行吧,”

  “真免强,小财迷”

  “再说你回家去”

  两人就这样一路上斗着嘴,村长在自家门口喊上了韩氏,两人不哼声继续看他们斗嘴。

  夫妻俩非常默契的对视一眼,没说任何话。

  村里的戏台子还有三天,现在也不是农忙,周围各村的人都抓紧时间来这里听戏,回去的村路上都是人。

  身高一米九的妖艳男,走在路上尤为突出,墨染在他旁边,看上去是那样娇小瘦弱。

  就这样的一个小姑娘,今天居然抓着那个大男人的脖领子,恶狠狠的威胁来着,谁信?

  一进院,就看见姜铭宇在端盘子,看来这份差事,他是当定了。

  “正好,菜全好了,只等你们了,呦,萧公子也来了”

  “不欢迎?”

  “来者是客,请进”

  大家坐下来,一起喝了头杯酒,然后一边吃一边慢慢聊的,柳氏突然瞪大眼晴,看着妖艳男,她看到什么?

  这个男人居然在给自己的闺女夹菜,什么意思?这是看上自家闺女,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难道他不懂他是男的,墨染是女的啊?

  她轻轻拽了一下姜空,示意他看,姜空顺着她的目光,就看着某男的眼神里全是温柔,正在给墨染夹菜。

  那个傻丫头来者不拒,给夹啥吃啥,铭宇也感觉出不对,立即把墨染的碗筷搬到自己这边。

  “来,妹妹,到哥这边,男女七岁不同席,你离他远点”

  萧承峻笑了“我这么高,她这么低,我这么大,她那么小,在外面人家都说她是我孩子呢”

  “那也不行,”

  “你不也和墨姑娘没血缘关系”

  “但是名义上我们有关系啊,我是她哥,你名义上有吗?”

  “怎么不能有,她要不愿意当我小师父,我认她做干妹妹也是可以的,就看墨姑娘的意思”

  墨染把嘴里的藕合嚼嚼咽下去“什么干妹妹,乖乖的当我的小徒弟,别没事长辈份儿,刚才你给我夹菜,我就当我的丫鬟给我布菜,有什么大不了,都吃饭吧,不要为这些小节争论了”

  “可是,妹妹他?”

  “好啦,吃饭,那么老的男人,本姑娘看不上”

  “哈哈”屋里只留萧承峻自己尴尬了,他喝着酒不满的瞪着墨染,不过也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