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挺进老师的臀缝:肚子装不下了尿液好烫HN黄

2021-11-16 08:11:07情感专区
顿时跑到林飞的身边,嘤嘤叫着。看这个样子,好像是希望林飞帮它们下水打架。这叫声给林飞整无语了。让他下水陪着水獭群打架?这视频播出去他就离坐牢不远了。毕竟这已经涉及到蓄

顿时跑到林飞的身边,嘤嘤叫着。

看这个样子,好像是希望林飞帮它们下水打架。

这叫声给林飞整无语了。

让他下水陪着水獭群打架?

这视频播出去他就离坐牢不远了。

毕竟这已经涉及到蓄意伤害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罪名。

“你们真的是,又菜又爱玩。”

林飞望着这几只水獭,无奈笑道。

“剃刀党”水獭纷纷跑走。

“黑手党”水獭在河里愉快的庆祝着。

其实林飞发现这一片山区不止这么两波水獭,还有好几波水獭家族,它们经常打架。

这片地方的环境很好,远离人烟,环境清新自然。

接着,关于水獭的素材已经拍摄的差不多,剩下的素材在河里放置一个水下仿生鱼拍摄就好。

仿生鱼身上没有鱼类的腥味,倒也不担心水獭会把仿生鱼摄像机叼走。

林飞看向这片山林的深处。

这是一片很茂盛的山林,植被长势非常好。

森林中应该会有不少野生动物。

就在这个时候,林飞接到了华夏野生动物研究中心的电话。

打电话的人是主任赵衣,赵衣和林飞谈的正是让林飞成为研究中心野生动物顾问的事。

对于这件事,林飞了解到情况后,欣然同意。

他并不需要刻意的去做什么,只需要继续做他自己的事,但是多了一个研究中心特约顾问的头衔。

这对于他的拍摄纪录片的工作,确实多了很多方便。

当然,入编制的事情也没那么简单,林飞还需要填写很多个人资料。不过,这件事双方沟通几次后,倒也是确定下来。

上午,林飞带着小边牧一起,翻过这座山的山后面,想要去看看后山有什么。

山林里有很多有趣的动物和植物,都被林飞的镜头记录下来。

其中兔子、松鼠、各种鸟类居多。

林飞走下后山,沿着碎石子路向下,两侧都是山林。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声厉喝声突兀的响起:

“站住!别动!”

听到叫喊声,林飞顿时转头看去。

……

5分钟前,天山国有林管理局-齐南山分局-萨尔达坂森林管护站的两个森林巡护员,按照往常的路线巡护森林。

天山自然资源丰富的山林,都有专门的巡护员。

巡护员的任务包括记录盗伐森林、森林火灾、病虫害、野生动物偷猎、野生动物生活等情况。

很多时候,巡护员会遇到受伤的野生动物,尤其是马鹿和山羊经常从山上摔下来,巡护员会把它们抱回到管护站精心照顾,痊愈后再放归。

巡护员哈力克西盯着山上,一脸懵逼。

“我刚才看到山上有个人在遛狗。”

哈力克西对旁边的叶尔包力说道。

听到哈力的话,叶尔顿时调侃道:

“你眼花了吧,这地方哪来的人遛狗。”

 文学

“真的有人,我还看到一只金色的小边牧,他们走进树林里了,我就没看清。”

哈力又道。

瞧见他认真的样子,叶尔也是变得严肃起来。

于是,他们藏在一旁,静静等待着林飞。

……

林飞看着两人,稍稍有些错愕。

“是巡护员,天山的森林都配有巡护员,是为了检查山林里是否有不法行为或者自然灾害的。”

而后,林飞不忘对直播间的网友们解释道。

哈力和叶尔都穿着巡护员的制服,看上去很是正规。两个人看着林飞,发现林飞脸色干净,面容温和,倒也是放下心来。

天山的偷猎者很少,他们也只见过一次,那两个偷猎者满脸冻疮和伤疤,面带几分凶狠,有些吓人。

接着,三个人相互做了介绍。

“我还在直播,现在有很多网友也在看着你们。”

林飞对哈力和叶尔说道。

“没事,没什么影响。”哈力笑着说道。

“你们在这里多久了?”林飞忍不住问道。

叶尔看上去年轻一些,而且也不是很健谈,见到生人有些不自然。

哈力倒是很健谈,他的普通话带着几分浓厚的疆民口音,回道:

“我在这边已经24年了,我爸爸之前就是管护站的巡护员,我从小跟着巡护,也习惯了。”

“我们管控站管辖的森林有10万亩,面积非常大,其中总是会有一些问题。”

“所以我每天都要巡护。”

听到哈力的话,林飞暗暗称赞一声。

网友们也不禁有些佩服。

【我的天,巡护森林24年?这也太辛苦了!】

【巡护员有正式编制,其实想去的人很多,缺点就是工作比较无聊。】

【我记得之前有个报名巡护员公务员的,政府以为没人愿意去,结果报了好几千人,政府都不敢相信。】

【原来总有很多人在默默保护着我们的生态和自然。】

【确实,巡护员对保护森林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镜头中,哈力和叶尔都是典型的新僵牧民外表,皮肤略显黝黑,不过眼神看着很是单纯。

有一部分内地游客对牧民印象不是很好,因为他们在自驾游的时候时不时会遇到很坏的当地人,各种坑钱要钱。

那是因为好人不会去游客多的公路,坏人去那里就是为了坑钱。绝大多数人是很好的,在草原深处或者山林深处,游客们一般碰不到。

“巡护的工作很辛苦,你们在巡护的时候不会无聊吗?”

林飞又问了一句。

听到他的话后,哈力笑着回答道:

“还好,我都习惯了。”

“有时候巡山的时候我会唱山歌,时不时能看到野山羊和马鹿竖起耳朵的样子,也很有趣。”

哈力的回答,让林飞始料不及。

而后,哈力和叶尔还需要继续巡护山林,就挥手和林飞告别。

告别的时候,哈力又道:

“我看过你和雪豹的视频。”

“雪豹是天山最有灵的动物,从不会亲近人类。”

“雪豹能那么亲近你,说明你人一定很不错。”

“我在山里巡护24年,对动物的习性都有了解。”

“我阿爸说,只有真诚对待动物,动物才会真诚对待人。”

“再见了!”

闻言,林飞也挥着手道:

“再见。”

这一路旅途,除了记录野生动物的生活习性和美丽的自然风光,林飞还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和故事。

这两个巡护员也让人感慨颇深。

“巡护员的工作很辛苦,除了公路地段能开车之外,他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山里行走。”

“每天大概要走10公里以上。”

“有的地方巡护站的正式编制就一个人,可能一个人要在森林里独自的生活,独自的巡逻。”

“如果能在一片森林巡护很多年,说明这个巡护员对这片森林确实有很深的感情了。”

林飞悠然讲述几句,而后拿着相机,继续踏上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