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灌满浓浆啊噗嗤NP:留守妇女献身村长开门

2021-11-15 17:06:18情感专区
 教官板着脸看着所有人,“有没有人看到?”

  “报告教官,没有。”

  回答得非常干脆。

  教官回头对身边的小哥小声说了几句。

  他摆摆手,&l

 教官板着脸看着所有人,“有没有人看到?”

  “报告教官,没有。”

  回答得非常干脆。

  教官回头对身边的小哥小声说了几句。

  他摆摆手,“继续训练。”

  教官走了。

  禹烟嘴角向上扬了扬。

  她偷偷对储以南招招手。

  两人开始跑步。

  禹烟把一个方便袋塞到储以南手上。

  储以南朝四处看了看。

  同时把东西收了起来。

  远处。

  教官走到无人处。

  背对着众人站着。

  他嘴里嘀咕一句,“这帮小滑头。”

  “呵呵,好家伙。”

  教官肆无忌惮地笑着。

  笑了一会儿。

  他收敛脸上的笑意。

  手机响了。

  教官很快接通,“部长,你好。”

  “那个谁都没有看到,是不是鸟儿叼走。也可能被小动物破坏了。”

  电话对面笑呵呵的,“没有关系,已经找人查看云视频纪录。”

  “呵呵,那样就太好。”

  教官不经意回头看了看众人的方向。

  人群中间的储以南和禹烟同时抬头:“云视频。”

  储以南手指在手机上滑过。

  之前教官清晰的通话声音不见了。

  变成了一个蓝色的画面。

  画面中一个黑点飞快移动。

  “滴滴滴。”

  几声报警声过后。

  储以南松了口气。

  手机中再次响起教官的声音。

  “什么?云视频被破坏了?”

  “哈哈哈哈,你不用管了,这批人确实不错。”

  “嘟嘟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

  然后是清晰的脚步声。

  禹烟兴奋地看着储以南的手机。

  “要是有画面就好了,可以看到美男出浴的画面。”

  “咳咳咳咳。”阿斌咳得青筋暴现。

  储以南把手机收了起来。

  宠溺的目光看着禹烟,“乖,你想要看回家给你看。”

  众人张着嘴震惊地看着储以南。

  储以南清了下嗓子,“教官过来了。”

  众人一哄而散。

  教官走到小哥那边问了几句:“那帮新兵在干什么?”

  “他们应该是在讨论怎么跑得快。”

  教官不以为意地点点头。

  吃完午饭集合的时候。

  教官忽然宣布加快训练进度。

  接下来要开始练习组装枪械。

  射击,拆弹基础知识学习。

  禹烟和其他人坐在一间教室里。

  投影仪上播放着枯燥的知识。

  每人手里拿着笔做着笔记。

  一周过后。

  教练宣布放一下午的假。

  禹烟高兴地跳了起来。

  “这么高兴?”教官一改严肃的表情。

  “嗯嗯,我家的猫都瘦了。”

  其他瘦了好几斤的人同时看向禹烟。

  教官挥挥手,“走吧走吧!路上注意安全。”

  转眼跑得一个不剩。

  不一会,一辆保姆车驶出了院子。

  “嗖”的一下子开出老远。

  禹烟看着窗外。

  听着沈心词激动地说着话。

  储以南看着禹烟。

  捏了下她的手心,“我要回家一趟,有事要处理。”

  “嗯。”禹烟飞快地挠了下他的掌心。

  若无其事的收回手。

  禹烟的手机响了一下。

  她拿起一看。

  备注未婚夫发来的消息。

  未婚夫:看你这么不想离开我的份上,我处理完马上去找你。

  禹烟:好的,未婚夫。

  未婚夫:想要看美男出浴,今天就满足你。

  禹烟:额,呵呵呵呵。

  措不及防,禹烟被调戏了。

  她脸红了。

  默默把手机收了起来。

  储以南轻笑一声。

  肆无忌惮地看着她。

  保姆车停在禹宅门口。

  储以南走到路边的一辆车旁。

  回头挥了挥手。

  等到禹烟进去了。

  才开门上车。

  傅纯笑着看着他,“老板,你看起来瘦了。”

  “是吗?”储以南摸了下脸。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车开远了后。

  蹲在墙头的白球扭过头。

  它跳下来扑向禹烟,“宿主,你的金主走了。”

  禹烟摸了下白球的后颈,“你又胖了,我都快抱不动了。”

  “宿主,你撒谎。”

  赵沫从屋里走出来。

  “小妹,饿了吗?出去吃饭?”

  “好。”

  刚刚回来的人,又出门吃饭去了。

  两个小时后。

  保姆车回来了。

  禹烟一进屋。

  看到客厅里储以南挺拔的背影。

  储以南回头看着禹烟,“回来了。”

  他手里端着一杯茶,浅酌一口。

  禹烟一松手。

  怀里的白球跳了下去。

  “汪汪汪”

  其他人只听到了几声狗叫。

  禹烟听到白球原话,“宿主,你这个见色忘友的色女。”

  白球朝着禹烟叫了几声。

  发现禹烟根本不理它。

  转身跑了。

  禹烟坐在沙发上,“储哥,你来很久了?”

  “来了一会儿。”

  储以南推了下桌上的袋子,“给你买的。”

  “谢谢!”禹烟开心地笑了。

  储以南忽然看着禹烟,“趁着今天有空,把沈心词的歌录了。”

  “啊。”禹烟心想,录歌不是要去摄影棚。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

  储以南笑了笑,“上楼。”

  其他人好奇地跟了上来。

  禹烟跟着储以南走进那间摆着钢琴的房间。

  屋里已经大变样了。

  墙边摆着设备。

  和公司里录歌房很像。

  储以南把无麦耳机给禹烟戴上,“你先唱一遍。”

  禹烟点点头。

  沈心词,李强,阿斌都静静坐在角落的椅子上。

  熟悉的音乐响起。

  台上人走过不见旧颜色

  戏曲唱腔的歌声一出让人惊艳。

  原本坐着的三人同时站了起来。

  一曲结束。

  众人开始鼓掌。

  赵沫敲了下门,走了进来。

  他找了个位置坐下。

  禹烟看着沈心词,“你来试试。”

  沈心词站起来,怀着激动的心情走过去。

  她戴上耳机。

  开始轻轻吟唱。

  沈心词演唱的戏曲部分非常惊艳。

  取下耳机的时候。

  沈心词激动得不停深呼吸。

  “不错。”储以南说了一句,“细节部分还需要处理。”

  房间里还在播放着伴奏。

  储以南认真讲解。

  沈心词不时点头。

  走进来的赵沫和禹烟使了个眼色。

  禹烟找了个借口出去。

  赵沫跟着出来了。

  禹烟回头看着他指了下自己房间。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小七,你没有想过把歌给自己公司艺人唱?”

  禹烟想了一会儿,“想过,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等下次的歌留下来。”

  赵沫惊讶地看着她,“你这么肯定还能写出来?”

  “肯定的啦。”禹烟笑呵呵的。

  他写不出,系统有。

  只要挣够人气值。

  禹烟立刻精神抖擞。

  她默默打开系统。

  禹烟:白球,没有什么任务了?

  白球:宿主,你终于主动了一回。

  【叮~】

  【恭喜宿主触发:封神之作任务(出演一个让人影响深刻的角色。)】

  【任务奖励:200%人气值和特殊物品奖励。】

  这次的奖励和丰厚。

  禹烟直觉难度很大。

  白球:是的,宿主。还有特殊奖励。

  禹烟:是什么?

  白球:到时候就知道了。

  “小妹,你公司给我挂个职。”赵沫忽然说了一句。

  把禹烟拉回现实。

  禹烟比了个OK的手势。

  她打开门,看到储以南站在走廊上。

  赵沫下楼去了。

  储以南看着禹烟,“你答应我的事呢?”

  禹烟一脸懵,“什么?”

  “美男沐浴。”

  “噗嗤~”禹烟拉着储以南进了房间。

  “储哥,你现在可以脱了。”

  储以南走到禹烟面前,“是你要我脱的。”

  “嗯嗯。”禹烟盯着他的扣子看。

  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储以南抬起手解开了衬衣上第一颗。

  他看了眼禹烟。

  又解开第二颗扣子。

  到第三颗时,禹烟捂住了眼睛。

  储以南轻笑一声,“你来帮我。”

  他抓住禹烟的手,放在自己胸前。

  忽然,房门开了。

  阿斌站在门口,“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飞快地转过身去。

  听到他的喊声。

  沈心词好奇地走过来,“怎么了?烟姐呢。”

  禹烟走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歌录好了?”

  一提起歌,沈心词立刻拉着禹烟走了。

  ——

  教练忽然通知集合的时间改到了早上六点。

  一行人不得不,天还不亮就爬起来。

  保姆车一停在门口。

  瞬间被突然冒出来的人包围。

  禹烟心里突突地跳了下。

  就像是被丧尸包围。

  车外一个个陌生的人拍着车门。

  “他们找谁的?”阿斌好奇的问了句。

  “可能是找沈心词的。”

  院门打开,小哥把周围的人赶走。

  保姆车这才开进院子里。

  沈心词刚从车上下来。

  响起了此起彼伏尖叫声。

  “沈心词。”

  “赤伶!”

  许多人趴在院门上大喊:“沈心词,我是**流行音乐公司的,这是我的名片。”

  “这是我的名片,沈小姐留个电话。”

  一个个都伸着手,想要把名片递出去。

  禹烟惊讶地看着,“是不是太夸张了?”

  “不夸张,现在音乐创作人正处在青黄不接的时候。”

  禹烟点点头,“好吧!”

  是她不了解状况。

  沈心词激动地抓住禹烟的手,“烟姐。”

  禹烟咳嗽了一声。

  打断她要说出的话。

  沈心词立刻换了个话题,“我第一次体验到红了一边的感觉。”

  六点整。

  演员组和小哥组准时到达了训练场。

  教官在他们面前走来走去。

  “由于各种原因,训练进度要再次加快。一个月的训练时间要缩短。”

  听到这句话,众人震惊地看着教官。

  “你们不要担心,从现在起有专业人员一对一负责训练你们。”

  “由于训练涉及到之后的拍摄,手机都要上交。”

  “从今天开始全封闭式管理。”

 文学

教官说完。

  一辆货车停在众人了面前。

  “立刻回去收拾行李,出发。”

  所有人坐在车上,一脸懵。

  车停在宿舍后门。

  所有人急急忙忙回去收拾东西。

  演员组的十四个都拎着行李上车了后。

  一个小哥关上了车门。

  车里陷入一片黑暗。

  禹烟:“嗯~”

  “草~”有人骂了一声。

  拿出手机开始照明。

  车里十四个脑袋靠在一起嘀嘀咕咕。

  经过大约两个小时的路程后。

  货车停了下来。

  车门再次打开。

  突然看到刺眼的阳光。

  禹烟忍不住眯着眼睛。

  她拎着手边的箱子下了车。

  面前是一个巨大的操场。

  一队穿着迷彩服的男人双手背在身后。

  看到他们下车后。

  同时大喊:“欢迎你们加入。”

  沈心词被吓得一个哆嗦。

  下意识往禹烟身后躲。

  阿斌走到禹烟身边,“怎么回事?这里好像驻军部队。”

  “我不知道。”禹烟定定看着那几个男人。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怕什么?”

  阿斌用力点头,“怕什么?”

  他抬头挺胸和对面的人对视。

  其中一个男人站出来,“你们好,我是你们的新教官。”

  十四个人立刻列队敬礼,“教官好。”

  “你们好。”教官笑眯眯的。

  “那么开始训练吧!”

  他打了个手势。

  立刻有人上前帮忙拿行李。

  有人拿着一个盒子开始收手机。

  这时,禹烟的手机响了。

  刚刚接通放在耳边,“小七,有人出一亿买你的歌。”

  一亿。

  禹烟刚要开口,

  手机被人抽走了。

  她还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

  禹烟面无表情看向其他人。

  演员组一个个也是脸色难看。

  连给家里报个平安的时间也没给。

  新教官一身腱子肉,穿着短袖。

  他吹了下口哨。

  演员组面前出现乌压压一群人。

  还没有反应过来。

  对方出手了。

  被打到的人骂了一声:“我曹。”

  阿斌险险躲过攻击。

  回头看着禹烟的方向。

  发现她没事,松了口气。

  可是沈心词和秦臻臻两个女孩子就不好了。

  她们被人摔到地上。

  其他人见状,立刻撸起袖子,“你们来真的?”

  “太过分了。”

  “连女孩子都打。”

  “过分?”

  新教官喊道:“战场上因为你是女孩子就会手下留情吗?”

  “不会。”对方整齐响亮回答。

  阿斌冲过去踹了对方一脚。

  伸手把地上的沈心词拉起来。

  其他人也冲了过去。

  眼看双方打了起来。

  禹烟叹了口气,“我打伤他们不用赔钱吧!”

  “哼!好大的口气。”新教官冷冷瞥了她一眼。

  “好好教训一下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演员。”

  演员这两个字咬得很重。

  禹烟皱了下眉。

  刚要动手,储以南拦在了她面前。

  冷冷地看着他们,“你们是什么人?”

  禹烟忽然说道:“他们不是?”

  演员组的十四个人顿时觉得不对劲。

  同时向禹烟和储以南方向靠拢。

  “他们是什么人?”

  “怎么回事?”

  “麻胆,手机被收走了。”

  禹烟靠近储以南小声问道:“他们不是剧组的?”

  “不太像。”储以南防备地看着对面的人。

  “怎么办?行李和手机都被收走了。”李强紧张地看着周围。

  “我们手上有枪。”禹烟忽然说了一句。

  他们身上穿着之前发的装备。

  “没子弹。”阿斌小声提醒。

  “没子弹也可以打人。”

  禹烟捏了下拳头。

  对面的人笑了笑,“这个姑娘很有胆识。”

  “谁先上?”一个男人站了出来,看着所有人。

  “我来。”储以南抓住禹烟的手。

  对禹烟使了个眼色,稍安勿躁。

  储以南走上前,“得罪了。”

  话音刚落,立刻出拳。

  对方歪头躲避。

  紧接着储以南像是预料到对方的动作。

  拳头擦过了对方的脸。

  每一次出拳都像是提前知道了对方的想法。

  对方被逼得频频后退。

  新教官挡在了两人中间,“你是什么人?”

  “储以南。”储以南说完,一个扫腿。

  新教官脸色一变,急忙往后退。

  禹烟用力鼓掌,“打得好。”

  “小姑娘嘴很厉害嘛。”一个男人走出来指着禹烟。

  “我?”

  禹烟指了下自己,“你确定?”

  “就是你。”

  禹烟身后的队员开始焦急地喊:“你回来,你打不过的。”

  “你们不要对女孩子下死手。”

  “禹烟,你不要逞强。”

  这就开始演上了。

  禹烟回头轻飘飘看了眼。

  阿斌低着头偷笑。

  沈心词笑得肩膀一颤一颤的。

  只有储以南显得比较正常。

  他镇定自若地站在一旁。

  禹烟向前走了两步。

  忽然感觉到面门一阵风。

  对方的拳头到了。

  想要打个措手不及。

  禹烟在心里冷笑一声。

  她向后一仰。

  一个旋转,到了对方的背后。

  速度快得出奇。

  一个手刀劈晕了对方。

  禹烟踩在对方的胸口上。

  仰着头看着他们,“下一个是谁?”

  操场上寂静无声。

  谁都没有说话。

  所有人震惊地看着她。

  禹烟拍了拍手,“没有人,那就认输吧!”

  新教官眯了下眼睛,“你是哪个学校的?”

  “演员培训班毕业。”

  “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嗝。”

  演员组这边用力地鼓掌。

  这个神回答。

  “我是问你哪个军校?”新教官脸色很难看。

  禹烟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家里蹲军校?”

  “加里墩?国外的?”教官疑惑地问了一句。

  阿斌憋不住了,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

  一个男人走到新教官身边,“她是说家里,蹲。”

  新教官脸色变来变去。

  忽然,远处有人走过来。

  教官笑着用力鼓掌。

  新教官看着他,“我总算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演员组看到熟悉的教官喊了句,“教官。”

  教官笑着点点头,“你们表现得很好。”

  他指着身边的人,“他现在是你们的新教官,我副的。”

  “刚才没有吓到你们吧!”

  新教官瞪了他一眼,“这群人精着呢!”

  教官笑了一会儿。

  摆摆手,“先去吃饭吧!”

  禹烟欢呼一声,“借问下食堂在哪?”

  所有人同时指着一个方向。

  演员组转眼跑得一个不剩。

  教官回头看着新教官,“你会后悔的。”

  “一群新兵,肯定要杀杀他们的锐气。”新教官不以为意。

  “反正我提醒过你。”教官坐在地上。

  他脱掉鞋子。

  弹了弹鞋底的灰。

  一个苍蝇大小的黑点落在地上。

  教官穿上鞋走了。

  ——

  食堂里所有人都在排队。

  禹烟一进来,感觉到不对劲。

  里面有很多人在吃饭。

  禹烟下意识掏出手机看时间。

  一下摸了个空。

  储以南看她站在一旁。

  觉得有些奇怪,“怎么了?”

  “不对劲。”

  禹烟眼神来回在食堂里扫视。

  演员组的人已经到了窗口那里。

  阿斌端着饭菜走过来。

  他找了位置坐下,朝禹烟招手。

  阿斌刚刚夹了一块肉。

  “等一等。”禹烟抓住了他的手。

  阿斌先是楞了下。

  他笑了,“小妹这给你,我重新去打。”

  “有问题。”禹烟忽然说了一句。

  原本就注意着这边的动静。

  演员组其他人吓得扔掉了筷子。

  “有,有,有毒吗?”演员组的人下意识的往禹烟他们这一桌靠近。

  食堂里其他人朝他们看了眼。

  又收回视线。

  继续吃着饭。

  李强咽了下口水,“他们也在吃。”

  “要不先试一下。”

  禹烟打了个响指,“这个办法好。”

  一个圆滚滚长毛短腿狗,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

  阿斌惊喜地看着它。

  把白球抱了起来,“小妹,你怎么把它带来了?”

  “是它自己要跟来的。”禹烟把一碗肉送到白球面前。

  白球先是嗅了嗅。

  嫌弃的扭头。

  用眼角看着肉。

  伸出爪子,打翻了碗。

  众人:......

  碗掉在地上转了个圈。

  滚到门口那里的桌子底下。

  禹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演员组其他人跟在她身后。

  瞬间把打饭窗口围了起来。

  “你们在饭菜里下药。”

  “太过分了。”

  “你们有什么目的?”

  拿着大勺的小哥笑呵呵的,“你看其他人也吃了,他们怎么没事?”

  话音刚落。

  发出几声巨响。

  有几个小哥晕了过去。

  还有个倒在身边的人身上。

  禹烟瞪大眼睛。

  慢慢回头看着厨房里面的人,“真的下药了?”

  小哥哥手中的大勺掉在地上。

  身后传来椅子挪动的声音。

  禹烟回头看到小哥都站了起来。

  一言不发抬着昏迷的人出去了。

  饭堂里就剩下演员组。

  阿斌撸起袖子,“你们是什么意思?”

  窗口里面的人哑口无言。

  “啪啪啪。”

  新教官拍了几下手。

  他的皮鞋蹬蹬蹬的踩在地面上。

  笑着说道:“恭喜你们通过了第一轮摸底考核。”

  演员组所有人面无表情。

  这不好笑。

  教官走进来打了个圆场,“先训练吧!呵呵。”

  教官说完拉着新教官就走。

  “等一等。”

  禹烟喊着他们,“还没有吃饭。”

  新教官惊讶地看着她。

  到现在还想要吃饭。

  “不怕下药了?”

  “不怕。”

  “好。”新教官吩咐一声,“给他们准备饭菜。”

  “我们自己做。”储以南从人群中走出来。

  禹烟点了点头,“对。”

  其他人大声喊道:“我们自己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