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风韵多水的老熟妇|站着张开坐下合拢

2021-11-15 16:54:16情感专区
龙组也好,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组织也罢,都是些利欲熏心,披着冠冕堂皇的外衣的利己主义者。

  对于这些人,林辉是绝对不会出手帮忙的。

  可那个女人却一把掀翻了林辉的摊位

龙组也好,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组织也罢,都是些利欲熏心,披着冠冕堂皇的外衣的利己主义者。

  对于这些人,林辉是绝对不会出手帮忙的。

  可那个女人却一把掀翻了林辉的摊位。

  “林辉,我给你的价钱,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知道像是你们这样的人都眼高于顶,你是嫌钱少吗?你要是嫌少,我就翻倍!实在不行,你开个价!”

  所幸这个地方还算偏僻,周围并没什么人。

  不然知名影后当众撒泼的消息,要是传出去,恐怕明天的头版头条就要炸锅了。

  林辉斜着眸子看了她一眼,上扬的嘴角讥讽之意格外明显。

  “薇薇安,你知道金絮其外,败絮其中这几个字,该怎么写嘛?”

  林辉再说完这话之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根本就没有再离这个站在原地跳脚,甚至还有点歇斯底里的女人。

  可是当天晚上,他的家门就被人敲响了。

  来人竟然是九儿!

  而在九儿的身后,带着龙组的几个成员。

  薇薇安以及两个保镖的身影也在其中。

  “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事?”

  九儿低头不语,只是看了身后的女人一眼。

  林辉更是当场下了逐客令。

  “我三点之后不算命,几位请回吧。”

  薇薇安哪儿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林辉,她狞笑着。

  “林辉,我现在就告诉你,什么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几个给我上!打死了算我的!”

  这个女人嚣张到了极点,她身后的保镖以及龙组成员一拥而上,差点没把林辉家的门框子给挤掉下来。

  看着这群乌合之众,林辉连天罡剑都懒得拎出来,只是抬手一攥,这几个人的步子瞬间僵在了原地,所有人都像是被捏住了喉咙一样,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一点点的在往上提着,脑袋都要顶到了天花板。

  随着时间越拖越久,这几个人已经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色,其中有两个身体素质并不算是太好的修者已经出现了神经末梢痉挛的反应。

  他们蹬着腿,痛苦的嘶吼着。

  薇薇安虽然也了解一些修者世界的基础常识,但是哪儿见过这样的场面?

  她吓得一个趔趄,整个人靠在了床上,胸膛更是剧烈的上下起伏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惊吓过度,张着嘴,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而九儿这个时候则是双手环在胸前,似笑非笑的盯着这个刚才还在张牙舞爪的女人,呸的一声,吐出了一口浓痰。

  “薇薇安小姐,这样的情况我之前就已经跟你说了,是你自己不信的。”

  这薇薇安在听了这句话之后,不知道抽的哪股邪风站直了身体,指着林辉的鼻子,大吼出声。

  “九儿组长,这个男人已经把你手底下的人给打伤了,他还打伤了我的保镖,我命令你,马上把他给我杀了!你们组织里不是有什么内部条例吗?马上把他给我杀了!只要你把他杀了,多少钱都算我的!”

  九儿瞬间皱起了一张脸。

  她觉得自己真的应该把这女人的脑袋瓜子撬开,看看里头装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薇薇安小姐,你有病吧?!你真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啦?你也看到了,这些人都不是这男人的对手,你凭什么觉得我一个弱女子就能打得过他?”

  “我给你3000万!”薇薇安掏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支票夹,看着九儿轻蔑的眼神,直接将3改成了8!

  “8000万,不能再多了!”

  九儿这个时候彻底忍不住了,扶着门框,大笑出声,最后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林辉,你说你好歹也算是风水门的艺术瑰宝,居然就值8000万!笑死我了,我看你以后干脆转行算了!哈哈哈……”

  林辉看着这个女人的反应,嘴角抽了抽,冷哼了一声。

  “哼,想买我命的人多了去了,你这8000万的价格是不是有点低呀?光靠这点钱,你估计得排到西伯利亚去。”

  林辉说的是实话。

  那些想要了他人头的人拿出来的可都是一些有价无市的上古神器,这8000万砸出去,连个水花都溅不起来。

  他话音刚一落,一张符纸直接甩出,狠狠地打在了薇薇安的肩膀上。

  几乎是一瞬间,这个女人就像是浑身上下通了电一样,战栗不已,最后跌坐在了地上,眼中满是惊恐。

  林辉收回了锁灵链,把那几个差点丧命的小喽啰扔在了地上。

  “你们几个不得从哪来的送哪去,想死也别死在我的地界上,脏了我新买的地毯。”

  经过刚才的一切,那几个人哪还敢多说一个字,扛起地上的人,撒鸭子就跑了。

  九儿看着这些人落荒而逃的背影,转头盯着林辉。

  “你为什么不救她?这么漂亮的妹子,你没准就了她,她一感动来个投怀送抱,以身相许,你不也赚了吗?”

  林辉上下打量着九儿,戏谑的笑着。

  “我救了你这么多次,也没见你来个投怀送抱,以身相许。九儿,你欠我的人情好吧,实在不行咱就肉偿,我能接受。”

  九儿毫不犹豫的对着男人立了个中指。

  “你到底为什么不肯帮她?”

  林辉伸了个懒腰,示意九儿进门。

  “结不在她的身上,我就算是把这一身本事都砸在她身上,对她来说也没什么用,何必浪费时间呢?”

  九儿这个时候撇着嘴,一脸的不信。

  “我还以为是这女人给的价钱太低,你不愿意干活呢。”

  林辉哑然失笑。

  “在你眼里,我就是个只认钱的?”

  说着话,林辉随手抓起盘子里张赫买回来的花生米,手一扬,花生米瞬间散落在了茶几上。

  让人奇怪的是,这些花生米竟然没有一粒滚落到地上。

  看着桌子上这些花生米的排列和布局,林辉抬手掐算着。

  “你说明天头版头条会不会是知名影后离奇暴毙?”

 文学

“你说什么?难道有人想要了薇薇安的命?”

  九儿顿时慌了神。

  “薇薇安命格不全,应该是被什么东西拿去应劫了,像她这种胸大无脑的女人,演技也就一般般,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应该是有人给她许诺了什么吧?”

  林辉一击中地。

  如今,演艺圈里的许多人都笃信鬼神之说,更是有不少成功人士为了一己私利供养鬼神,可是这些东西,又怎么能是区区普通人就可以控制的住的?

  九儿这个时候则是叹了一口气。

  “你还不知道吧,就这个薇薇安,今年虽然是三厢硬猴,但是去年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18线女演员,这么多年助理换了不少,但是没有一个能干过三个月的。

  听说那些人辞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因为发生了意外,她最后连助理都找不到了,尤其是前几天,她的经纪人兼助理发生车祸之后,她们圈子里所有的介绍人都把她给拉黑了。”

  林辉嗤笑,眼睛深邃的宛如一眼寒潭。

  “这样的人,别说拉黑了,最好这一辈子都老死不相往来。有人在用她身边人的命数来换取她的演艺圈的一席之地。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在那些助理出事之前,她应该或多或少都露出点名气了吧?”

  “你怎么知道?”

  九儿有些惊讶,随后细数了一下,薇薇安这些年所获得的成就,算上之前的经纪人,不多不少,刚好13个助理。

  在西方某些人看来,13是一个非常不吉利的数字,有很多人在做事情的时候都会刻意避开。

  这薇薇安想必是查到了点东西,可是心中有所顾虑,不能全盘托出,甚至还有点脑袋瓜子短路,妄图以死来威胁林辉。

  这摆明了是脑袋进水了。九儿看着林辉,瞧着他那副不着调的神情,无奈的开了口。

  “所以说,你到底有没有法子?”

  林辉挑眉反讽了一句。

  “我为什么要花心思,救一个想要弄死我的女人?而且我也很好奇,你为什么会那么听她的话?要是我观察的不错,薇薇安就是个普通人,她和龙组有什么瓜葛?”

  九儿又是一口气叹出。

  “唉,她是我们老大的亲外甥女,但是她妈未婚先孕,连她爹到底是谁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在我们组里就是个所有人都知道的秘密,我以为你清楚的。”

  林辉恍然大悟。

  但很快,他就老神哉哉的躺在了沙发上,摆出了一副高高挂起的样子。

  “既然是你们老大的亲外甥女,他为什么自己不动手?推演算命找出幕后黑手,这点事有点常识的应该都办得到吧?”

  事情说到这里,林辉的表情变得有些玩味,可是九儿却是三缄其口,说什么都不肯再讨论了,最后更是直接找借口溜之大吉。

  林辉不再继续纠结依旧摆着摊,算着命,和一些同行以物换物,狗屁系统也安静了很长时间。

  但是这天一早,薇薇安车祸重伤,躺进医院,性命垂危的消息刷爆了各大头版头条。

  张赫更是一脸惋惜。

  “我说辉哥,我可是她的粉丝啊,她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你之前不是说他过来找过你吗?你要不就帮帮她算了。”

  “我为什么要帮一个死人?”

  早在林辉遇见这个女人的那天,他就已经看到了这个女人的命运。

  对于每个人来说,命运的线条都是四通八达的,上面大致刻画着这个人的生平。

  可是这个女人,属于她的那根命运线,已经到头了。

  就算是强行续上,也只能是一具行尸走肉。

  想必龙组的那位神秘老大应该早就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把人推给自己。

  薇薇安的身上沾着不少因果,林辉不想牵扯其中,趋利避害的本能让他选择性的将这件事情给拒绝掉了。

  但有些事情,躲是躲不过去的。

  薇薇安出事的不到半个小时,林辉就接到了九儿打过来的电话。

  “林辉,情况不对,我手下的人在城西的一家废旧硅胶厂里查到了非常强大的灵气波动,而且据当地派出所的人说,他们那边最近经常出事,死亡率也离奇升高,你要不要去看看?”

  “没空!”

  林辉正在推演,看着挂盘上的显示,他这几天命里犯小人。

  至于这个小人究竟是谁,林辉现在也已经清楚了。

  他这硬邦邦的两个字,直接让电话里头的九儿破口大骂。

  “你一个无业游民,有什么没空的?你现在要是再不过来,我就找人,阿不,招鬼,夜爬你的床!你不是紧张张赫吗?你信不信姑奶奶我找人做了他!”

  林辉无了个大语。

  如果有的选,他是真的不希望自己跟这个女人有过多的牵扯!

  可显然,老天爷并不答应。

  没过多久,张赫开着车把林辉送到了城西的废旧硅胶厂。

  因为城市规划,这一片的所有厂房都已经被划进了即将拆迁的范围,90%以上的原住民都已经撤离了。

  这地方,一眼望去,没有任何人气。

  要说不闹鬼,都是件怪事!

  九儿早早的就等在了硅胶厂的门口,和之前的轻装简行不同,她后背上背了个30厘米见方的探测仪器,身后还跟着几个龙组的工作人员。

  “你们是抓鬼,还是勘探?”

  “上面脑子抽风,让我们试试记录自己的工作进展,摄像头那玩意儿对有些东西来说是没用的,我们需要用特殊频率做记录,你别管。”

  九儿在说这话的时候,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看来是对身后这个大玩意儿无比的嫌弃。

  可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旁边的草丛发出了一阵嘻嘻碎碎的声音,紧跟着一个假人头,就从草丛里滚了出来。

  那假人头眼珠子早不知道掉到哪去了,里头插着一团枯草,脑袋里塞着的棉花也被染的乌黑,穿在其中的几根管线就像是血管一样搭在外头,拖的老长。

  看不真切的绝对得吓一跳。

  “我操,这他妈什么玩意?!”

  张赫就是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