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肉耽高H一受n攻|粗长灼热快速捣出白沫H

2021-11-15 16:47:31情感专区
夏峥略微清理了下,便来到堵住洞口的大石。

  精神力稍微作用下,大石轻易被移开,比起昨天来真是进步了不止一点。

  第一块石头移开后,夏峥顿时看到了令他吃惊的一幕,一只硕

夏峥略微清理了下,便来到堵住洞口的大石。

  精神力稍微作用下,大石轻易被移开,比起昨天来真是进步了不止一点。

  第一块石头移开后,夏峥顿时看到了令他吃惊的一幕,一只硕大的人面蜘蛛竟然钻破了他堵住洞口的第一块巨石,但此刻却是死了,好像是被谁杀死的。

  这只人面蜘蛛倒下去的高度接近两米,可见其体型巨大,此时整个洞口都被它的身躯给堵住,夏峥便施展精神力进行搬运。

  「咦?」夏峥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当他用精神力去搬运这只人面蜘蛛的时候,似乎吞噬到了一丝丝的精神力。由于他修炼了炼魂术,所以精神力已经附带上了吞噬的属性,遇到同为精神力的能量,就会不由自主地吞噬。

  于是,他试着施展起炼魂术,专门吞噬这人面蜘蛛尸骸上残存的精神力,这种情况可是不多见,上次他为了打断纳兰晟的暴走吸收了对方的精神力获得了不少好处,可惜平时根本没有适合的对象进行吞噬。

  他盘坐下来,专心开始吞噬人面蜘蛛身上残存的精神力能量,刚开始只是一丝丝,但是渐渐地,化作一股股,让他的大脑发出了近乎愉悦的声音。

  随着不断抽取蜘蛛尸骸的精神力,蜘蛛的身躯似乎在慢慢猥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似乎里面的精华能量随着精神力一同被抽取了。

  一个小时后,夏峥感到自己的大脑已经无法吸收更多的精神力了,而且吸收过来的精神力还需要冥想,通过锻神诀去炼化提纯,吸收得太多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见好就收的夏峥睁开了眼睛,豁然发现,洞口已经空开了,原本挡住洞口的巨大蜘蛛,此时体型缩小了三分之二,根本不用去搬运了。

  「奇怪,难道精神力能量还能让这些血兽巨大化?」夏峥摇了摇头。

  走出洞口,他很快又发现,在洞口外的空地上,一只红色毛发的猞猁僵硬地被一条巨大银蟒活活勒死。

  那条头上长角的银蟒则被红色猞猁给咬断了脑袋,两败俱伤的结果。

  除此之外还有,就在这两者尸骸不远处,一只硕大的带刀螳螂血兽被蛛丝给切割成两半。左半边身子几乎被粉碎,右半边身子的带刀前肢上则插着半截巨大的有些熟悉的蜘蛛身体。

  「到底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夏峥好奇地四处查看,发现这四只血兽都不是昨天遇到的那只B级血兽能够比拟的,但是却神秘地死了,而且是互相残杀而死。

  想不通的夏峥摇摇头,决定不再浪费脑细胞,而是将四只高级血兽中能用得上的部分切割了一部分下来,然后打包背在背上。这些东西可都是宝贝,卖给那些商队或者猎人商店可以获得不少额外的收入。

  可惜,他此时无法携带更多,如果能将这些尸骸带回去,肯定更加值钱。

  打包过后,夏峥将这四只血兽搬运在了一起,然后焚烧掉,这才离开。

  手机还是没有信号,似乎这并不仅仅是荒僻的缘故,可能这片地区有什么干扰信号。

  不过好在在这些天中,他已经将附近的地图大致背熟了,而且手机上也有指南针等应用,完全没问题。

  「纳兰家位于此地东北一百公里的黑冰湖一带,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应该还需要四到五天的样子。」山路并不像平原那么好走,还要提防这一路上遇到的各种血兽,因此夏峥还是做了保守的估计。

  由于身上的应急食物已经消耗光了,他便依靠打猎来补充,幸好这山中动物资源丰富,加上还未真正入冬,所以食物这方面还是不难的。

  白天赶路,到了晚上则施展锻神诀炼化吸收来的精神力,夏峥的精神力再次得到了稳步的提升。

  血兽似乎越往北越稀少了,大概也是人类势力越来越强大的缘故。同时越往北,天气越是寒冷,他不得不将打猎得来的皮毛制作成简易的棉袄用来御寒,头上也做了一顶简单的皮帽。

  独自生存的第四天,他越过了一座雪山头,发现前方是一片深邃的黑色长湖,如同深渊一般,在这么冷的天气下,居然还是没有结冰,真是不可思议。

  「这就是黑冰湖吗?」夏峥对比自己看过的那些资料,发觉眼前应该只是黑冰湖的一小部分,因为湖水绵延不见尽头,占据了整个黑湖区近四分之一的面积。冰湖市就是纳兰家所在的城市,是联邦北境排名前三的城市,人口有五百多万。

  传说黑冰湖乃是受诅咒的湖,凡是湖水蔓延到的地方,将永世寒冷,这也让黑湖区成为联邦最冷的地区,即使是在炎炎夏日,气温也在零度左右。到了冬季,动不动就是零下四十多度,甚至更冷。

  纳兰家支脉因为特意要和最南边的永夜城主脉区别开来,便选择了联邦最冷的冰湖市,倒也颇为有意思。

  不过听纳兰晟说,她并不是出生在冰湖市,而是在接近南方的丹努特市。支脉并不是一开始就定居在冰湖市的,毕竟是从永夜城主脉里迁移出来的。

  夏峥从山上下来,还是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才来到黑冰湖边,此时他才看清了这片湖的模样。

  如果说刚才在山上只是寒冷的话,那么此刻站在湖边就是冻的厉害,似乎漂浮在湖面上空的空气都被冻住了似的。

  「简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夏峥发了一句感慨,然后便要离开,此时却发现远处居然有一名男子在垂钓,是的,夏峥没看错,的确是在垂钓。这名男子似乎穿着一身白色的单衣,丝毫不惧怕湖边的可怕温度。

  虽然有强烈的好奇心,但夏峥却明白一个道理,能够在这种近乎绝地的环境下悠闲垂钓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善类,他便默默退后准备离开。

  「小鬼,不告而别是何道理?」但是下一秒,男子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夏峥顿时苦笑了下,看来是没办法装作没看见了。

  来到陌生男子的身边,夏峥这才发现他看上去挺年轻的,也就比自己大个五六岁,跟楚焱差不多年纪,说话口气倒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他和夏峥一样,都是黑发黄皮肤的人,眼睛瞳孔的颜色却是灰色,让人感到诡异。

  「我的双眼早些年瞎了。」男子如此说道。

  夏峥心中吃了一惊,但脸上还是保持着不动声色。经过这三四个月的磨炼,他已经逐渐学会控制自己的表情。

  「我第一次来到这黑冰湖,实在是打搅了,此前被血兽追击,有些迷路了。」夏峥解释道。

  男子笑道:「你不用向我解释什么,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在此特意见你一面。」

  「见我?」夏峥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地看着此人。

  男子此时也不答话,手臂一抖,似乎湖中有鱼儿咬钩了,哗啦一下,湖面顿时破开一般,一条惊人的巨大怪鱼被此人吊了上来。

  这怪物形如鱼又和蛇有些接近,脑袋硕大,足足有一头牛那么大,整体体型犹如一辆大卡车,夏峥不由得看向这男人手中的鱼竿,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想要钓上来这种怪物,不仅需要极大的力气,还需要足够的技巧,尤其是对力量的运用。

  啪地一声,巨大的怪鱼从半空中落在了湖边的冰面上,砸出一个印儿,也仅仅如此了。

  这怪鱼此刻很不安分地扭动着脑袋和身躯,看到男子和夏峥的身影,顿时尾部顶在冰面上,整个身体立了起来,朝着他们喷出一口冰雾。

  夏峥连忙展开精神力抵挡,却被男子衣袖一震,给震散,让夏峥万分吃惊。

  「用不着,对付这种凶悍的畜生,要以更霸道的力量让它屈服。」说完,男子简单地呼出一口气,顿时整个空间仿佛都起了变化。夏峥能够明显感受到一股奇异的力量,在这个空间下,自己的力量受到了压制。

  冰雾喷薄而来,却在男子凝练喷出的一口气息中被融化了,如此简单的呵出一口气,却将怪鱼凶猛喷出的冰雾溶解掉,两者之间的力量相差太远了吗?

  怪鱼顿时警惕起来,随后不断施展花招,降下鸡蛋大小的冰雾,制造恐怖的龙卷冰风暴,搅动黑冰湖的湖水,凝结成冰刺铺天盖地的射来,却一一被这神秘的男子给简单的呵气给粉碎,是的,就是简简单单的呵气,任凭怪鱼如何变幻攻击,他就是一口简单的呵气,却是威力极大。

  「小子,你看到没有,这就是绝对的力量,它和你的精神力具象化有着近乎一样神奇的力量,你想要让自己的力量达到这样的境界吗?」神秘男子转过身看着夏峥,夏峥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黑不溜秋的怪鱼见自己被男子给无视了,顿时恼怒地发出一声咆哮。

  「聒噪!」啪地隔空一巴掌过去,怪鱼巨大的身躯居然被这男子简单的这么一个手势动作给抽得支离破碎,全身肉骨分离,当场殒命。

  「夏峥,你想要这股力量吗?」神秘男子盯着他,用恶魔的口吻诱惑道。

 文学

夏峥自然是渴望这股强大力量的,有了这股力量他可以实现自己的一些理想,但是他同时也知道,这世界上不存在免费的东西, 想要这股力量那么一定会付出代价。

  「想要,但我会自己拿到,不是靠施舍。」夏峥冷冰冰地说道,眼前这男人高深莫测,又说是特意见他一面,不能得罪太深。

  男子愣了下,随即笑道:「果然是头角峥嵘之辈,军部的那些废物,真是瞎了眼。」

  「军部?」夏峥顿时反应了过来,然后问道:「阁下也是军部的人?」

  「不错,宋星辉当日拉拢你失败,你便已经进入了我们军部的高层视野,就连元帅也对你有了一丝印象。」男子收起鱼竿塞进冰面上的一个皮包内,至于那死绝了的怪鱼,他理都不理,就像是瞧不起一样。

  夏峥听这男子提起宋星辉大将居然是以平辈的口吻,顿时心中震撼,能够这么随意称呼一名联邦大将,而且实力又是如此深不可测,此人的身份,真是让人难以揣度。

  「多谢前辈厚爱。」夏峥也不好多说什么,他和军部之间的龃龉源自迪亚斯上尉和部分专家的偏见,到了后来已经成了化解不开的私仇,他永远不会忘记当日迪亚斯上尉看着他的眼神,那是死仇,不可能化解。

  男子叹了口气,随后拍了拍夏峥的肩膀说道:「我也不是作为军部的说客来找你的,你不用担心,这次你来这里是去纳兰家吧?」

  「正是。」夏峥大方地承认道。

  「纳兰老头倒是眼光毒啊,找到了你这样的乘龙快婿……」男子提着装载了渔具的皮包,打了个电话,好像是让人来接他。

  夏峥尴尬地笑了笑,心里却是觉得自己已经破了戒,倒是有些配不上纳兰晟了,不如趁此次机会说清楚。

  很快,一辆军用直升机呼啸而来,男子临走前意味深长地问他:「夏峥,你觉得命运是什么?」

  「命运?」夏峥想了想,回道:「无法捉摸,至少我们很多时候只能受命运的摆布。」

  「如果有一天命运逼迫你走到自己不想走的那一步,你会如何?」男子继续问道,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夏峥沉吟道:「秉持本心,谨守底线。」

  「好,你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希望你将来真正做到。」男子不再提问,直升机已经来到两人上空,落下一条绳索。男子一手抓住,直接升空,很快扬长而去。

  回想了下这名男子的几个问题,让他内心有些不舒服,此人亲自来见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夏峥想不通。

  来到被那男子一巴掌击杀的怪鱼尸骸面前,他又割了一些材料,放入背上的包裹中,这些东西只要拿到猎人商店去,估计收益不下百万邦元。当初他面对MIX公司副总裁的那番话现在看起来果然有其道理,异能者赚钱的速度,特别是随着等级的提升,远比金领要快得多。

  沿着黑冰湖继续前行,经过了一天的时间,终于看到了城镇,总算是告别了那寂寥的冰雪荒野。

  此时手机信号基本恢复正常,他先是给丽娜、凯文等人打了电话,告知了自己的状况。涂星星已经恢复正常了,尽管伤势还在恢复中,还是在电话里对他表达了诚挚的谢意。

  夏峥因为要在冰湖市逗留几天,所以让涂星星他们三人先去波特兰市找天忍战队考核。

  随后,他又打了楚焱的电话却没打通,打给克莱尔才知道,楚焱带着战队的大部分精英去做高阶任务了,而且是前往南边。

  据说是永夜城那边有所异动,联邦号召下,异能者小队配合军部力量都前往南边,防止血族生事。

  「我得尽快提升实力。」夏峥一想到要和血族正面搏杀,顿时便觉得体内的血液都燃烧起来。

  这时,他又接到了纳兰晟的电话。

  「哥哥……已经半个月了,你什么时候来我这里?」纳兰晟的声音显得有些慵懒和可爱。

  「其实我……已经到黑冰湖附近了。」夏峥说道,顿时电话那头传来了纳兰晟欢呼雀跃的声音。

  此刻夏峥所在的地方是距离冰湖市有二十公里远的一个小镇,叫做「冰魄镇」,大多是异能者聚集在这里,普通人只有很少一部分。

  纳兰晟立刻表示要开车过来接他,夏峥不好拒绝,便答应等候在这里。

  结束通话后,他找到了猎人商店,将背上的那些高阶血兽的材料一股脑都卖了,进账果然丰厚,达到了一百三十万邦元,不过比起最早的那种兴奋,现在的他对金钱这一块反倒不是那么看重了。

  此外,他因为交了任务,顺利晋升到了C级,将近四个月的时间,从E级新人到C级异能者,夏峥的晋升速度令人惊讶,已经在联盟中小有名气了。

  随后,他找了镇子上的一家餐馆等着,估计纳兰晟最多一个小时就会来接他,正好吃一顿饱饭。

  打开手机刷新闻,便看到了联邦南部果然出了事。

  永夜前哨站遭到了血族的大规模突袭,损失惨重,死伤达到上万人,其中,军部阵亡了三千多人,普通异能者则有七千多人。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B级异能者,达到九千多人,A级则有上百人,A+级则有数十人,而且还阵亡了两名S级1阶异能者。新闻还特意加了一些延伸阅读,对高阶异能者的等级进行了说明。

  原来S级以下的异能者最多只有普通和精英的区别,比如C级和C+、B级和B+,A级和A+。但是到了S级异能者,便直接分为1-9阶。再往上则是SS级,同样分为1-9阶,最顶级的则是SSS级异能者,分为1-3阶,这种级别的强者好像目前只有军部的几位顶级大将和唯一的联邦元帅能够胜任,相当于血族中的皇级顶尖强者。

  此次永夜前哨站遭到袭击阵亡的S级异能者都是1阶强者,陨落一个,都是人类势力的重大损失。

  而且袭击前哨站的血族力量并没有出动皇级强者,却造成了如此重大的伤亡,据说让大总统非常震怒,聚集了更多的异能者力量前往永夜前哨站,准备针对血族反攻一波。

  还有一些新闻则分析得更为透彻,从此次前哨站遭到袭击的事件中拿到了更多情报,其中一份情报中提及,永夜城两千万人口中,投诚血族的人类数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一个比例,保守估计在50%左右,在千万级别以上。

  这些投诚后的人类中有至少百分之十的人成为了新的血族,而且实力都不俗,毕竟能够得到血族认同的人类,基本都是世家和原先人类中的精英势力。如此一来,血族从原来的一万族群恐怕已经扩展到了百万级别,甚至数百万级别,这就让联邦现在的作战极为被动。

  由于这些人类对于联邦作战习惯都有着较为熟悉的特点,因此伤害力极大,这次前哨站遭到重创便是这个原因。

  此外,还有一些其他新闻,也从各个方面分析了此次联邦面对血族重大失利的原因,总体得下来的结果,那就是如今的血族已经不再是单纯的血族,而是同化了人类的血族,血族和联邦之间的约定恐怕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

  纳兰晟的电话打来了,她兴奋的声音告诉夏峥,车子已经到了冰魄镇的猎人商店门口。

  夏峥连忙吃完了饭,然后结账离开,走向猎人商店。

  商店门口那里果然停靠了一辆黑色的名贵轿车,价格恐怕在四百万邦元以上,现在的纳兰家尽管是支脉,却依旧十分富有。经过十年左右的发展,他们将以前主脉的资源彻底消化掉,在北境站稳了脚跟。

  车子周围有不少异能者不断评头论足,似乎在猜测车中人的身份。

  夏峥来到车子跟前的时候,很多人还以为他只是第一次看到豪车后的反应,但是没想到,车门很快打开,一名白袍少女走了下来,少女明艳无双,高贵出众,而且背后的袍服上印有「纳兰」的字样,顿时让周围的异能者明白了这辆车子的主人。

  「哥哥,你……终于来了。」纳兰晟俏生生地来到他跟前,比起以前,她的确变得更开朗了,当然他并不知晓,在其他人面前,纳兰晟依旧是那股冰冷的样子。

  夏峥点点头,两人分别不过才半个月,但是却觉得隔了好久,这就是传说中「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吗?

  「抱歉,路上被血兽追击,耽搁了几天时间。」夏峥被纳兰晟挽着胳膊上了车子,司机是一名不苟言笑的男子,年龄在三十岁左右,从后视镜中瞥了夏峥一眼。

  车子离去后,周围的异能者男女都有些意兴索然,明明夏峥不过一个刚晋升的C级异能者,何德何能可以得到纳兰家女子的青睐。

  「那少女好像是纳兰晟。」

  「什么,就是未来的纳兰家家主?」

  「不是吧,那青年什么来头,为什么会被未来的纳兰家家主看上?」

  「好像这青年有些来头的,职业联盟近期宣布,将在明年正式推出职业考核直播节目以及策划第一届异能者争霸赛,就是因为这个青年和纳兰晟打过一场。」

  「哦,原来如此,这我倒是也有耳闻,两人的实力其实都超出了E级异能者,而且都是意念师。」

  「意念师?难怪……」

  「而且听说这年轻人还是职业大考中排名全联邦前五十的牛人。」

  「嘶……」

  种种猜测纷至沓来,让他们更是长吁短叹,感慨老天爷的不公平,但是当初夏峥曾经差点被打入谷底的经历,他们并不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