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好想弄坏你第五|男朋友晚上直接尿我嘴巴里

2021-11-15 16:44:30情感专区
“那里的蛇都不新鲜,再说我助理都睡了,我不好打扰他过来啊。”

  他只身一人来到亚马逊,是为了躲避实验室那边的人,不能暴露他的行踪,怎么可能带助理呢?

  &ldquo

“那里的蛇都不新鲜,再说我助理都睡了,我不好打扰他过来啊。”

  他只身一人来到亚马逊,是为了躲避实验室那边的人,不能暴露他的行踪,怎么可能带助理呢?

  “是吗?”

  大半夜的去原始丛林里抓蛇,不找原住民助理带路和帮忙,反而拉着阿尧……也是没谁了。

  乔若安听着罗曼这话,怎么有点不信呢?

  “好啦,我打电话来,就是为了告诉你一声,我和顾尧在哪里,在干嘛。”

  罗曼说完,直起腰,笑地看着手机屏幕说道:“瞧你,黑眼圈都出来了,快睡吧,我先挂了啊。”

  说完,伸手就想摁下挂断键,然乔若安说道:“不了,我看着你们,直到你们抓到蛇为止。”

  乔若安想,夜晚的丛林危机四伏,她得亲眼看着他们,才安心。

  要不然她睡不着。

  万一出个什么意外,她能马上知道,也好有个照应。

  “嗯,那好吧。”

  罗曼刚说完,顾尧的声音便从电话里传了过来,“抓到了。”

  乔若安:“……”

  然后,就见到阿尧提着一条蛇,跨步来到镜头前。

  “我们离高脚楼不远,现在就回去,十分钟就能到。”

  罗曼笑得一脸褶皱地挤进镜头,把顾尧往旁边挤了挤。

  “刚才他找蛇还漫不经心的,一听你说抓到蛇才肯睡,他跟打了鸡血似的,一下子就抓到一条。”

  画面开始晃动,他们已经在回高脚楼的路上。

  “安安,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啰嗦。”

  别说,阿尧刚才那么一说,的确让她安心很多,感觉能放心睡觉了。

  “那我先睡了。”

  “晚安。”顾尧朝着手机视频里的丫头摆了摆手。

  罗曼也跟着挥挥手。

  乔若安看着这一老一少相处得挺和谐,嘴角扬起笑意。

  “晚安。”

  摆摆手,挂断了视频通话,将手机放到一边,躺下。

  把阿尧的泰迪熊抱进怀中,闭上眼睛。

  嘴角还挂着一丝弧度。

  想到刚才她说完要看到他们把蛇抓住才能安心睡觉后,阿尧就把蛇抓住了,嘴角扬起的弧度更高一分,把泰迪熊抱得紧了紧。

  罗曼挂断电话后,就问顾尧:“顾尧,周烁阳的电话是多少?”

  “你要他的电话做什么?”顾尧警惕起来。

  “没什么。”

  罗曼说完又问道:“他知道安安来亚马逊吗?他有护照吗?”

  顾尧见罗曼一直在摩挲着手机数字键,心想这是想给周烁阳打电话?叫周烁阳来亚马逊?

  “丈人。”

  顾尧发这个音,特意用了英语的音调。

  罗曼扭头,朝顾尧看去。

  丈人?

  他虽然不是华夏人,但知道在华夏国,“丈人”是对妻子的父亲的尊称。

  这小子,跟他家宝贝徒弟证还没扯呢,“丈人”都叫出口了。

  也是,从在江城的时候就能看出来,顾氏太子爷的脸皮够厚。

  脸不厚,怎么天天赖在他家宝贝徒弟身边?

  他深更半夜的特意把顾尧拉出来,又叫他抓蛇,就是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个男人。

  夜晚的亚马逊丛林可是很恐怖的!

  暗河,蟒蛇,鳄鱼,奇形怪状的剧毒植物,甚至还有喜欢夜晚出来觅食的食人族……

  无处不在的危险每时每刻都会让人送命,据不少探险家和生物学家推断,一个没有野外生存经验的人,倘若走进亚马逊丛林,很难活过三个小时。

  出来跑步前,他不断地给顾尧灌输丛林有多可怕啊之类的暗示,让顾尧感到害怕,不敢跟他在夜晚出来。

  这样,他就能把手背在身后,站在顾尧的面前,非常理直气壮地对顾尧说道:“这点程度都受不了,还想娶我宝贝徒弟?回去找妈妈吧!”

  结果,顾尧不仅爽快地答应他出来夜跑,让他抓蛇也毫不犹豫地踏进60公尺高的草丛里,很快就抓到一条蛇。

  一点也不害怕,就好像跟在城市里没什么两样。

  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罗曼自认为,想做他的未来女婿,胆量是必须要过的一关。

  万一宝贝徒弟遇到什么危险,女婿没有好胆量,怎么保护他宝贝徒弟?

  罗曼的想法是为乔若安好,但要是被乔若安知道她的恩师是这么想的,她绝对要把她和顾尧相处间的所有经历说出来,告诉罗曼,你测试他这些,相当于白测。

  想着想着,罗曼又开始想,不知道周烁阳的胆子大不大?

  这些,周烁阳应该也能做到的吧?

  毕竟比起顾尧,他更看好周烁阳一点点。

  “你想把周烁阳叫过来?”

  不等罗曼说什么,顾尧停下脚步,笑了一声。

  “把周烁阳叫过来,想让他过来跟我抢媳妇吗?”

  不等罗曼说些什么,顾尧继续说道:“对我不满意,对周烁阳就满意?不带这么偏心的,丈人。”

  “你太冷了。”

  罗曼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理亏。

  “丫头不喜欢他。”顾尧又笑了一声,道。

  “……”

  短暂的安静后,罗曼叹了口气,“我知道……不是我偏心,而是你和安安不配。”

  这话让顾尧的脸色明显地黑了下来。

  “哪里不配?”

  哎——

  世人不都说顾氏总裁聪明绝顶吗?现在他看,怎么一点儿自知之明都没有?

  罗曼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年龄啊,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不要说我迂腐,这就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你们年龄差太多,可能在热恋期的时候感觉不到问题,但要是今后真的生活在一起了,你们会发现夫妻之间根本没有共同话题。”

  顾尧单手插兜,听着。

  “周烁阳就不一样了,他活泼,安安冷,他们在一起能互补,能带动她,而且他和安安差不多大,看待很多事情的角度也会差不多。”

  罗曼对顾尧实话实说道:“所以我更看好周烁阳和安安。”

 文学

顾尧一直绷着张脸,在罗曼说完之后,他才开口。

  “在江城时我就发觉到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人在关注丫头,原来是你?”

  罗曼点了点头,“这两年,我是曾有一次去江城看她。”

  自从洛鸿尘说了找他了解若安不如找顾尧之后,他就冒险留在江城关注若安几天。

  那几天,刚好是华夏清明节的时候。

  本来想多留几天的,但担心自己暴露从而连累徒弟,所以在看到徒弟没什么大事,虽然被乔家不待见但她自己也能解决后,他也就放心地回亚马逊了。

  “这样。”

  顾尧面上没什么表情,只点了点头。

  罗曼教授是真心对丫头好的,但就像乔家一样,毕竟没有待在一起这么多年,虽然来江城看望过她一次,但对于丫头这两年所经历的事情,最多只能了解只字片面。

  教授认为他和丫头不配,顾尧表示情有可原。

  不过无碍,他会让他改观的。

  正当罗曼准备开口再问周烁阳的电话号码时,顾尧再次开口。

  “你看好周烁阳,可你没了解到一点。”

  “啊?”

  罗曼疑惑。

  顾尧嘴角扬起。

  “周烁阳他怕蛇,如果他们在一起了,只怕你以后再也别想吃蛇羹了。”

  “!”

  罗曼听到顾尧这么说,眼睛瞪得老圆,瞬间打消了问周烁阳号码的念头。

  以顾尧的性格,他不认为他会骗他。

  他最喜欢吃蛇了,尤其是宝贝徒弟炖的蛇羹。

  要是以后吃不上蛇羹了,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顾尧眈了眼重新考虑的罗曼,嘴角扬起的弧度更加高了几分。

  第二天。

  清晨。

  工具下午才空运过来,而明天开胶囊,这期间里她倒没什么其他事情。

  难得来亚马逊一趟,乔若安想出门逛逛,领略一番异国风光。

  “老头子,我出门溜达一趟,中午回来。”

  “正好我有一辆摩托车,你骑吧。”

  罗曼拿出车钥匙,下到车库把一辆越野摩托车骑了出来,停到乔若安的面前,将钥匙抛给她。

  “清晨的亚马逊最好看了,不看后悔。喏,拿着,兜风去吧!”

  乔若安单手接住抛过来的一串,看着掌心里的钥匙。

  阿尧前段时间就教会了她骑自行车。

  摩托车和自行车,都是两个轮子的,骑起来,应该没多大差别吧?

  嗯,正好借此来练练。

  戴上头盔后,乔若安长腿迈上摩托车。

  乔若安之前之所以怎么也学不会两个轮子的交通工具,是因为她认为两个轮子的没有安全感,顾尧填补了她满满的安全感后,她很快就把自行车学会了。

  不仅如此,她还顺便自学,很快又学会了摩托车。

  就在乔若安拧了拧油门,“嗡嗡”的排气声冲天而起时,高脚楼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顾尧从竹制的楼梯上信步走下来,来到摩托车旁,抬起大长腿,直接坐到了乔若安的后面。

  罗曼:“……”

  往往都是男带女骑摩托车,这女带男……

  顾尧挺会啊?

  乔若安回头看着顾尧,眸光闪了闪。

  “你也想兜风?”

  “都说丛林风光美不胜收,我也想看看。”

  “老头子,还有头盔吗?”

  乔若安转向罗曼问道。

  罗曼看着搂着他宝贝徒弟的腰的手,表示很想仰天翻个大白眼。

  “不好意思,只有一个——”

  罗曼的话还没说完,顾尧便变魔术似的,从背后掏出来了一个头盔,戴上。

  罗曼:“……”

  准备得真齐全啊……

  还有,这车还没开呢就搂得这么紧,是要把他宝贝徒弟的腰捏断吗?

  “我说,顾尧,能不能不要抱得这么紧?你这样还让不让我宝贝徒弟好好骑车了?”

  顾尧非但没有听罗曼的话把手松开些,反而把脸贴上去,贴在丫头的背上,用最淡定的语气说最淡定的话。

  “我怕。”

  “……”

  天晓得,罗曼在听到顾尧用这么个姿态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凌乱的。

  如此俏皮,这真的是传闻中的“冷面阎王”顾尧吗?

  对于突然撒娇的男人,乔若安表示她的心化了。

  罗曼看着自家宝贝徒弟的那抹笼罩在顾尧身上,母爱泛滥的目光,眼珠子都快要瞪凸出来了,

  “怎么,他经常这样吗?”

  “也不经常,偶尔吧。”

  乔若安忍不住伸手顺了顺男人的头发。

  罗曼咂舌,“……”

  乔若安摸了摸顾尧的头发后,她回身看了看前面蜿蜿蜒蜒的路。

  “阿尧,想不想要玩点刺激的?”

  乔若安回头,将墨色的挡风玻璃掀起来,笑得有些小小的坏。

  顾尧看到丫头这个样子,猜到她是要像上次她开跑车那样使坏了。

  他朝前看了看前方的路,“怎么玩?”

  乔若安也看着不远处的蜿蜿蜒蜒的路,“你也知道我刚学会骑摩托车,所以……想不想尝试一下惊险刺激的感觉?”

  “愿意奉陪。”

  他相信她的丫头,怎么不敢?

  出意外也不怕,有他在。

  听到顾尧答应,乔若安掰了掰手腕,扭了扭脖子,跃跃欲试。

  她喜欢飙车,但跑车飙得多了总会腻,摩托车她倒是从没有尝试过。

  她学会摩托车以来,还没有用摩托车飙过。

  “那开始了啊。”

  “嗯。”

  男人答应的声音刚落,乔若安就猛地提速。

  伴随着“嗡嗡”的排气声,摩托车一溜烟就消失在罗曼的视线下。

  罗曼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他从没有见过徒弟骑摩托车,不知道她会不会?

  罗曼有点担忧地朝着顾尧和乔若安离开的方向看去。

  这速度很危险啊。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刚才亲眼目睹了什么?

  他之前还担心顾尧年纪大,又太冷,两块冷疙瘩放在一起是不合适的。

  结果,就在刚才,小情侣双双打了他这个老师的脸。

  不管是若安,还是顾尧,都打破了他对他们的固有印象。

  罗曼风中凌乱i

  g……

  或许,他之前说他们不配,是错误的?

  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昨天他跟顾尧说“你太冷了”,顾尧做出了改变。

  但听安安的意思,顾尧其实不像传闻中的那样冷?

  不管怎样,罗曼觉得还是再看看顾尧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