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师教跳d放在里面上课作文 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故事

2021-11-15 15:33:17情感专区
一下子变得阴沉沉的,在郊外的某一栋别墅的大门前,有一对父女争得面红耳赤。

“你不要说了,你妈当年跟我离婚的时候,都已经说好了,她只要你,而你们以后的事情都跟我无关

一下子变得阴沉沉的,在郊外的某一栋别墅的大门前,有一对父女争得面红耳赤。

    “你不要说了,你妈当年跟我离婚的时候,都已经说好了,她只要你,而你们以后的事情都跟我无关。”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朝着一个一米五左右的小女孩怒吼道。

    “你……你……”小女孩气得牙痒痒的,但是为了自己的亲人,她不得不隐忍。

    “我妈都走了好多年了,亏你还拿她说事,你还是个男人不,我不管,今天这钱你不给也的给!”小女孩说话的时候,嘴唇紧咬。

    要不是外公得了重病,她才不屑于来找这个男人。

    说来也奇怪,这几年家里实在是太不顺利了,不是这个出事就是那个出事。

    “想得美,我家的钱又不是大风刮来的,你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敢来我家闹,来人呀,给我把她撵走!”

    就在小女孩,犟着不肯离去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女人推倒在地。

    “不……要……”一道人影,朝着小女孩倒下的身影飞过去。

    只可惜,她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小女孩的头,就这么磕在了石头上,一下子鲜血涌了出来。

    “跟一个孩子置什么气,我们进去就是。”

    就在两个人打算进屋的时候,紧跟小女孩过来的男人,也到了,只是,在看到倒地不起的小女孩时,暴跳如雷道。

    “刘建民你这个挨千刀的,一个孩子,你也得下去手,你不给钱就不给钱,把孩子伤成这样,你要被天打雷劈的!”

    “囡囡呀,舅舅说了舅舅会想办法的,你怎么就这么傻!”男人颤抖着伸出手,捂住小女孩的头。

    看着不断流出来的鲜血,一张脸老泪纵横。

    “我看在你是大哥的份上,嘴巴放干净点,要不然我就放狗咬人。”刘建民一听,也立马气势冲冲跑到男人身边。

    “你还放狗咬人,你看把囡囡伤成什么样了,你别忘了当年我妹妹可是被你逼死的,你现在把她唯一的女儿伤成这样,你就不怕她晚上过来找你。”

    看着声嘶力竭的大哥,还有奄奄一息的女儿,女人的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就是她的懦弱,害了家人。

    “谁说的是他逼死的?自己承受力太差,还怪我男人,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要不然我让你们在这南城混不下去。”原本已经走到院子的女人,一脸傲慢地看着地上的两个人。

    “你……就是你这个狐狸精,要不是你,我妹妹也不会死!”男人实在是气不过,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自己妹妹的死,本来就是家人的痛。

    “舅舅,舅舅,你不是说我妈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吗?我妈不可能死,不可能死的……”听到舅舅的话一直幻想着妈妈回家的小女孩,一下子晕了过去。

    “大哥,囡囡,不要……”一道凄厉的声音响彻云霄。

    在众人看不到的天空中,那一道已经飘荡好些年的影子,直接成为了天空中的一粒尘埃。

    ?????

    “不要,不要……”在一座小山村的茅草房子里面,有一个女孩子在喃喃自语,她整张脸绯红

    “罗小花,你给老娘起来,一个男人就至于让你丢下爸爸,丢下妈妈,丢下我吗?”

    还沉浸在梦魇里面的女孩子,听到这暴怒的声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这真的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她的大哥女儿这会儿都晕倒了,她要想办法去救人,没想到,耳边竟然有个人叽叽喳喳的声音。

    “你这个死丫头,快点给老娘起来,起来!”还没等罗小花睁开眼,身子又被人晃动起来。

    飘荡了这么多年,她的身子别人根本碰触不到,这一晃,让她心肝脾肺肾都开始震动起来,胸口开始翻动起来。

    “呕……呕……”罗小花整个人趴在架子床边,使劲往外吐,真的是恨不得将肚子里面的东西全都吐出来。

    “我看你也是命大,这样都死不了!”女孩子一边使劲吐槽,一边用手轻轻拍着罗小花的背。

    “死?我……”罗小花大脑当机,根本不明白边上的人在说什么。

    只是,还没等她看清眼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耳边又传来了河东狮吼。

    “你还想死,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敢死,老娘让你死不瞑目,不仅不给你置办棺材,我还会把你的尸体拿到山上去喂老哇子。”女孩子一边说话,还一边流眼泪。

    因为才发高烧,罗小花浑身无力,虚弱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

    模模糊糊中,她看到了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衣的女孩,这个女孩并不算漂亮,脸是国字脸,两条又黑又亮的大粗辫子挂在肩膀两边,不仅没有显得干练,反倒把脸显得更大。

    这个女孩她非常熟悉,这个可是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唐小娣,真正是人如其名,性格就像个男孩子。

    只是,她记得她被她后妈嫁到了老山上去了,怎么会跟她在一起,难道……

    “你不会真被我吓傻了吧?”唐小娣看到罗小花一声不吭地看着她,立马伸出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摸。

    “还是有点烧呀,也不晓得大娘有没有挖到草药。”

    “小弟,你怎么在这里?”好半天,罗小花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只是,由于身体太虚弱了,说出来的话,那可是有气无力。

    “我不在这里,我还在哪里,我就走了这么一会儿,你就寻死,那我要是再走远一点,那我回来是不是都见不到你最后一面了,我说你这个人也是,那个刘建民有什么好的,大娘不同意,你就不嫁呗,这从古至今,哪一个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偏偏要反其道而行,这下好了,我看你还敢不敢威胁她们。”唐小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咦……”罗小花只觉得她好像跟她不在一条线上面

 文学

“咦什么咦,晓得错了就好,你不晓得,把大伯都给急晕了,这会儿还在床上躺着,大娘找草药医生给你拿药,你大哥二哥还不晓得你的事情,要是晓得了,不揍死你才怪。”

    听到女孩又开始哔哔哔,罗小花直接闭上了眼睛,脑袋昏沉昏沉的,这眼皮子也越来越重,她根本没有那个精力去想其他的东西。

    这丫的,一直在这里哔哔哔,她整个脑袋都觉得嗡嗡嗡,就像是有一只苍蝇在自己耳边转呀转。

    “我说你也是,那个刘建民有什么好的,我们村里一大把比他能干的,大伯大娘不让你嫁给他,那也是为了你好,你说我们一个乡下人,嫁到他们城里去,对你好还好,对你不好,那就得当个丫鬟使唤,这还不如嫁到本村乐得自在人……”没想到自己闭上眼睛了,唐小娣还在不停说话,罗小花只好假装睡觉稍微侧了个身。心里却在想,这丫的太能说了,一个人都能说得憨有劲。

    (σ???)σ??????????

    “小娣呀,今天辛苦你了。”就在罗小花进入梦乡后,一个穿着灰色粗布衣服,身材矮小的妇人掀开花布帘子走了进来。

    由于走得太急了,说话都有点喘。

    “大娘你客气了,我也就是顺手的事,只是小花就醒了一下就再也没醒了,之前还有点发热,刚刚出了一身汗,好像好多了。”唐小娣不放心地又摸了摸罗小花的头。

    她也是命大,要不是有人刚好从河边路过,她今天必死无疑,只是那个救命恩人却不知道是谁。

    “你在这里坐会儿,我让你大伯去煮点面汤。”妇人满脸焦急,也学着女孩的样子摸了摸女儿的头。

    “大娘不用了,我回去吃就行了,我还要回去喂猪,要不然我妈回来……”唐小娣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大娘我没得别的意思,小花是我好姐妹,我帮帮忙也不算什么的。”

    唐小娣跟罗小花一样,都是家里最小的女儿,只是两个人在家里的地位天差地别。

    罗小花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姐姐是老二,她是老幺,对于这个老来女儿,夫妻两个喜欢得不得了。

    而唐小娣虽然是家里最小的女儿,但是上面有三个姐姐,她是老幺,从老二开始,她们四姐妹的名字里面都有一个娣字,只是无论怎么召唤,这个弟弟就是没有来。可想而知,一次又一次以失望告终,在她这里,父母对她有多不待见。

    “那你赶紧回去,大娘也不留你了,等小花醒了,改天请你到我屋里来吃饭,要不是你,这一次这丫头真不晓得还有这口气在。”妇人一边说话,一边从裤兜里面掏出钥匙来,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缠了好几层塑料纸的饼干。

    “这个你拿回去吃,这是小花大哥从城里给她买回来的,才买回来不久,闻着还挺香的,你待会儿悄悄吃,莫让你妈看到了,到时候就没得你的份了。”本来是想留她在自己家里吃的,可是现在时间不早了,她也怕她被家里人骂。

    “大娘,这怎么好意思!我和小花两个谁跟谁,别说是帮忙照顾一下,就是照顾天吧天都没问题的。”

    “你这孩子,跟大娘客气什么,你可是我家小花的救命恩人,这以后呀有用得着大娘的地方,你尽管说。”对于唐小娣,罗妈妈是真的由心感激。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也迈步出去了。

    房间里面安静下来后,床上的罗小花才慢慢睁开眼睛。

    其实在妇人进来的时候,她就醒过来了,只是她不敢,也害怕睁开眼睛,她怕这一切都是梦。

    等到梦醒来,一切都没有了。

    看着用泥砖砌成的墙壁,还有墙上贴的报纸和画报,罗小花欣喜地转过头,一看四周,整个人开心起来。

    床边上是一张红色的床榻,边上是一个红木箱子,再过去就是一个半人高的半圆木桶,再过去就是用帘子做的门,再过去就是一个红色的衣柜,衣柜门上面贴满了明信片,有她曾经喜欢的武打明星,还有那些美女明星。

    起身下床,将房间里面的东西摸了个遍,那熟悉的触感,让她此时此刻才敢相信,自己真的回来了。

    对于这神奇的改变罗小花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尤其是现在到底回到的是哪个时候,她一无所知。

    听到唐小娣说她是为了一个男人自杀,她记得自己好像就自杀过那么一次,怎么还自杀过?

    对于出事的这段记忆,她一点印象都没有,这还真的是很恼火。

    站在柜子旁边,从茶盘里面拿出茶瓶,喝了一口水以后,感觉整个人舒服多了,就打算去外面转转。

    只是,还没有走出去就被冲进来的一个人撞了一个趔趄。

    “花花呀,你咋就站在门口呢,我听人说你为了刘建民自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女人尖锐的嗓音,让罗小花又是一阵头疼。

    “你不会被撞傻了吧?这下怎么得了?”看到罗小花躺在地上一声不吭,女人又开始咋吧个不停。

    罗小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怎么她一回来,遇到的都是这种聒噪的人。

    “大嫂,你怎么过来了?”听到尖叫声,朱慧芳立马从厨房赶了过来,结果进门就撞在一个熟悉的身影上。

    “花花呀,你怎么躺在地上呢?这地上太凉了赶紧起来,这要是又冻感冒了怎么办?”朱慧芳急的不得了。

    在她们这个村子,因为发烧去世的有好几个,还有被烧傻的。平时感冒发烧,那都是去草药医生那里抓点草药回来熬,实在不行的就只有硬抗了。所以,出事的比比皆是。

    在这里感冒就是如临大敌,一般人都生不起病。

    其实在城里也有医院的,但是一般人都舍不得去看,因为太费钱了,反正忍忍就过去了。

    就比如罗小花这一次发烧,那可是烧的面红耳赤的,朱慧芳那也是给她物理降温,再去草药医生那里拿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