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黑人伦交小说 英语老师的兔子好软免费阅读

2021-11-15 09:47:51情感专区
因为屋子里就只有这两个人。

  至于那些阻拦众人的大汉,他们只能算是店老板意志的延伸,情感语言上连自己的人格画像都不配拥有。

  很显然,商群这个人很简单,简单到有些城

因为屋子里就只有这两个人。

  至于那些阻拦众人的大汉,他们只能算是店老板意志的延伸,情感语言上连自己的人格画像都不配拥有。

  很显然,商群这个人很简单,简单到有些城府的人就能看穿他的心思,他没有能力设下这么大的局。

  所以,排除所有不可能,答案只剩下唯一可能的一个了。

  即使这个答案看起来有些夸张。

  “一个和帝都大学经济学院八竿子打不着的电玩店老板,是怎么和甘禹扯上关系的?”

  周先又问了她们一个问题。

  再次皱眉,两女又开始低头思索起来。

  首先,排除甘禹和老板认识的原因。

  这两个人没有交集,性子高傲的学霸连同学都不想打交道,更别提到赌窝里来认识赌棍了。

  而且,以甘禹的年龄和做派,店老板也不会放心和他合作的。

  要让店老板舍下这么大的身家参与到这个局里,一定要有一个有分量的人来说服他,或者说,给甘禹作保。

  周先到底是怎么确定这个人就是谢猛呢?

  确实,谢猛的身份很适合,有他出面,店老板自然是会相信他儿子的。

  但问题是,店老板为什么会信任他?

  一个逃犯,会在店老板这里有这么大的信用吗?

  苏珊一百个想不通。

  “人的名,树的影……你们是不是忘了,谢猛不仅是个通缉犯,他还是个敢在商场里抢黄金柜台的猛人?”

  见两女一脸懵懂,忧愁半天,周先没有好气地提醒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

  低声嘀咕了一声,柳梢抬起头,“周先,我记得,在法庭上谢猛曾经替几个同伙把所有罪名都抗了下来?”

  这个案子去年影响很大,柳梢曾经翻阅过这个案子的案卷,上面很清晰地记载着谢猛在法庭上的所有表现。

  包括心死如灰,也包括主动承担了所有罪行。

  “对,不过法官最后没有采纳,毕竟警方的证据很扎实,他的那些谎言很快就被戳穿。”

  说话的是苏珊,作为华国最有名的律师之一,她自然也研究过这场审判,“小弟,你不是说他那番做法,不是被亲人背叛后主动寻死吧?”

  “根本就没有背叛,记得吗珊姐?”

  耸耸肩,周先竖起一根手指在苏珊眼前晃了晃,“谢猛平时就是这样的性子,用他小弟的话说,义薄云天,所以才能很顺利地获得很多同伙的簇拥,”

  “他在道上非常有名。”

  “道上?”

  文质彬彬的周先突然说出这种词,苏珊不知道为什么很想掩嘴而笑,“小弟,你不要说谢猛和宋公明一样,喜欢把‘替天行道’挂在脸上?”

  替天行道?

  呵呵。

  只要稍微读过这本小说的,就知道公明哥哥到底有多么伪善,替天行道只是他和他的追随者们作恶的借口。

  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确爽快,这些美味的酒肉到底是多少普通人的血肉换来的?

  要知道,聚义之前,打家劫舍才是梁山好汉们的日常工作啊。

  “我不知道谢猛的为人到底怎样,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这犊子一定认为谢猛的名号很有用。”

  周先手指的,正是这会儿还在失魂落魄的电玩店老板。

  他嘴里说得谦虚,可是脸上的嘲笑怎么也掩饰不住,那些劫匪连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底线都能突破,你还能相信他能信守诺言?

  一切的做派都是惺惺作态罢了。

  周先还记得新闻报道里,那些无辜的保安和路人的惨状,这些人有的不过是挡了他们作案后逃跑的路,就被他们一枪爆头,何其惨烈!

  “他是傻子吗?”

  少见的瞠目结舌,苏珊有些不敢相信自家小弟的话了。

  这家电玩店虽然涉足了灰色生意,但有一点你不得不承认,店面的装潢虽然金碧辉煌到处是金色有些俗气,但它里面的店内面积确实很大。

  在帝都寸土寸金的地方,这家店子不管是买的还是租的,用一句家大业大来形容这个老板,真的一点也不过分,某些意义上过,他也算个成功人士。

  这样一个人,能看上一个亡命天涯的逃犯?

  “不,珊姐,你不了解男人,特别是这些混道上的二流子们的想法。”

  周先摇了摇头,直接笑道。

  男人,不管是年龄有多大,事业一定是他生命力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甚至对于某些男人来说,事业就是一切。

  金钱就是男人的脊梁,虽然有时候它被包装成梦想的名字。

  记得杜子英吗?

  那个浪子回头的台球室老板。

  他最后为什么又走回了犯罪道路?

  除了荣小枝的原因,还因为对于这些人来说,“事业”的定义和正常人有些不一样。

  对于他们来说,能够来钱的道路都是正路,违法或者不违法只是赚钱的代价。

  法律,只是约束。

  只是不到死到临头的时候,他们永远不会记得。

  “小弟,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吗?”

  似乎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苏珊的表情有些纠结。

  “姐,我敢说事实比我说的更夸张。”

  苦笑一声,周先把目光转向了那个依旧没有开口的电玩店老板,“为了钱,他不仅胆大包天和谢猛接触过……我甚至怀疑,为了做这单生意,他甚至和谢猛讨价还价过。”

  话音刚落,那边的店老板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脸上的肌肉瞬间颤抖了几下,脸色更是苍白不少。

  原来,你不是失魂了。

  你一直在偷听我们说话?

  你是不是还在边看边想,心里想着怎么脱身?

  周先差点气笑了,“老板,我说得没错吧?”

  老板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有说。

  无声胜有声,事实胜于雄辩。

  这个时候,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看到这里,苏珊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输掉了?

  她也苦笑一声,突然感觉有些心累。

  只有柳梢,很坦然地接受了周先的说辞,没有任何不适。

  混道上,她熟啊。

  不过,自古兵贼不两立,对于谢猛这样的悍匪,她从来也瞧不上眼。

  武力,绝对不对手无寸铁的普通人使用,这是她的信条。

  除非,这个人作恶了。

  “滴滴,滴滴。”

  群里有消息来了,柳梢一下子回过神来。

 文学

发消息的鬼妹。

  她在新建的群里直接圈了柳梢和周先的名字,并且附上了一个定位地址。

  “城东区建设路298号通天苑。”

  接着,又有一长串文字噼里啪啦打了出来。

  “顾问,老大,这是甘小荷最新的地址,半年前才搬进去的……具体的门牌号查不出来。”

  原来是周先命令她查找谢猛家人的下落已经有了消息,这个“甘小荷”正是甘禹生母的名字。

  半年前才搬进去?

  谢猛的案子是去年年底发生的,如今快九月份了,也就是说,短短两个多月,这个女人就搬了整整三次家,最终从龙安住进了帝都的某个小区里?

  她这是有多怕自己的丈夫啊?

  “珊姐,我如果没有记错,通天苑应该是城东最大的那个小区吧?住户有三十多万人?”

  放下手机,周先朝一边的苏珊开口了,他虽然也算帝都的土著,但天生闲不住,成年累月地在外面潇洒,对这里的情况没有苏珊这个帝都大妞清楚。

  “是的,那里光地铁站就有四个。”

  苏珊苦笑了一声。

  她曾经没事的时候到这个小区闲逛过,妄图见识一下帝都“最大小区”的风采,结果一天下来高跟鞋都快踩断了,也没有从小区里走出来。

  如果没有具体的门牌号,想要在这三十多万住户里找出甘小荷,怕是不容易。

  周先哪里不会明白她的意思?

  当下也是淡淡一笑,不准备说话了,大海捞针也不过如此吧?为什么自己办案总是这么不顺呢。

  “滴滴,滴滴。”

  群里的兄弟们并并不准备让他有唉声叹气的时候,随着鬼妹的发言很快就热闹起来了。

  “我们追踪到的最新地址是建设路,望知悉……@周先!”

  发言的是分局技术科的队员,周先不是很熟悉,但他心底很清楚,这是刑警队按照他的要求,追踪甘禹昨天出行目的地的最新消息。

  “收到。”

  简简单单打了两个字,周先的双臂垂落下来,身体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气。

  甘禹去了建设路,也就是说鬼妹带来的消息大概率是真的,那对母女就住在通天苑里面。

  “顾问,我们已经和小嘴汇合@周先,楼上没事吧?”

  赵利民也发来了消息。

  “柳梢已经控场,抓到了个和谢猛有联系的嫌疑人……赵队,带人上来吧,下午顺便把小嘴名单里的场子过滤一遍。”

  “收到。”

  没有力气打字,周先这次干脆发的是语音,声音虽然有些疲惫,但清晰的语音让屋子里的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周先,确定了?”

  柳叶弯眉紧蹙,柳梢有些担忧地开口了。

  “确定了……下午让刑警队把这家伙审一审,我们去通天苑。”

  声音有气无力,周先有些头疼。

  一天天的东奔西跑,这些犊子怎么就这么不让自己省心呢?

  “了解。”

  竖起了大拇指,柳大组长的牙齿亮晶晶的。

  不就是从学校再跑到城市的另一边么,她不累。

  ……

  三七电玩城。

  电梯。

  刑警队的众人把狭窄的电梯挤了个满满当当,明明承载极限为13人的商业电梯,整整挤上了一个刑警队。

  众人把某个趾高气昂的家伙堵在了人群中间,面露不爽。

  “嘿,我跟你们说,顾问眼睛一眨,我就懂了他是什么意思……果然,才下了楼,他的消息就发来了。”

  “这叫什么?知音……懂么,知音,知音难觅的知音。”

  “蹲人也叫任务?我就往楼梯口那么一坐,手机那么一举,嘿,那些老鼠一个个就钻了出来,偷偷摸摸地往外跑。”

  “能跑德掉吗?我左咔咔,右嚓嚓,眨眼功夫就把他们一个不漏地抓拍了……这叫什么?这就叫专业!”

  “要我说,还是咱顾问有眼光,知我懂我,让我来执行这么重要的任务。”

  队员们满脸黑线,很想打人。

  小嘴,你就不能闭上你那张小嘴吗?巴拉巴拉,一路上就没有停下来过,顾问不让你过来蹲人,难道让她姐姐来?

  苏律师也没有点这个天赋啊!

  倒是一边的赵利民心平气和,和小嘴相处久了,他早就知道这小子就是个嘴碎怪,他有些不理解,明明这小子不是帝都人,怎么嘴那么贫呢?

  闭眼假寐,他抓紧一切时间休息。虽然V信群里周先说得轻松,但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柳梢控场了?

  那么一个柔弱的南方姑娘,能对付十几个凶神恶煞的北方大汉?

  刚刚和小嘴汇合的时候,他听过小嘴提过那么一嘴,说是楼上冲出了十几个臂上能跑马的家伙,周先为了掩护他撤退,把自己和两个娇滴滴的姑娘留在了顶楼。

  能够在群里发言,顾问肯定没事,但三人身体怎么样?受伤了没有?毕竟这三人是如此重要,有了任何一点磕磕碰碰,局长会扒了他的皮。

  一楼到七楼,十几秒的时间,可赵利民总觉得过了一个世纪一样。

  好不容易电梯稳了下来,他第一个就冲了出去,“走。”

  鱼跃而出。

  就连小嘴也瞬间闭口不言,眼神犀利起来。

  走着走着变小跑,有人拿出了武器,大家的神情都很严肃。

  只不过,等见到那个最大电玩店稀稀拉拉跪了一地的人群时,这种认真就瞬间瓦解。

  “老,老大,咋回事啊?”

  小心翼翼地捏着手里的作战匕首,有个队员傻眼了。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赵利民在心底咆哮了一句,可最终这句话也没有说出口。

  因为已经有个大汉已经抱住了他的大腿,哭哭啼啼,委屈极了。

  “长官,长官,你把我烤起来吧……我不是逃犯。”

  跪在地上半个多小时,这些憨货已经想明白了,被冠上一个“通缉犯”的罪名是什么意思。

  这就意味着他从此就会社会打上一个“恶人”的标签。

  坐不了高铁。

  住不了酒店。

  走在大街上随时都会被检查身份证。

  这也就罢了。

  最关键的是,他的家人从此因他蒙羞,他的朋友从此会看不起他。

  他的娃,再也不能考公务员了。

  赵利民傻眼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顾问过来来抓人,对这些小喽啰也不打也不骂的,他们一个个却哭着喊着认罪呢?

  “长官助纣为虐,我为虎作伥,你把我烤起来吧,真的……我愿意举报这家电玩店,他们在里面赌博,对了,我还有这家老板的账本。”

  赵利民:……

  你会的成语多,算你赢。

  人的名,树的影。

  这位来自龙安的顾问这么牛逼吗?

  才和小嘴出来一顿饭的功夫吧,他不仅抓住了一个和案子有关的嫌疑犯,还顺便降服了一众喽啰?

  嗯,降服

  看着这哭了一地的大汉们,皱了皱眉觉得自己这个单词用得很准确。

  “小嘴,你说他是怎么弄的?”

  “我不知道啊,老大。”

  小嘴的双眸紧紧注视着眼前的电玩店,脸上写满了崇拜之色,喃喃开口了,“要不,我们去看看?”

  “走吧。”

  这一次,赵队长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意气风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