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文 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

2021-11-15 09:43:16情感专区
他夫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庄纪安犹豫,早上出门时便有些神思不属,然后就“巧遇”了出来散步的周满。

周满笑着冲他招手,“师侄也出来散步?”

 他夫人半晌说不出话来。

    庄纪安犹豫,早上出门时便有些神思不属,然后就“巧遇”了出来散步的周满。

    周满笑着冲他招手,“师侄也出来散步?”

    庄纪安年纪比周满还略大一些,默默上前,行礼道:“师姑。”

    “我看师侄面有愁容,是有什么为难之事吗?”

    还不是您提的进京的事?

    庄纪安迟疑了一下,问道:“师姑,京城这么好吗,让这么多人趋之若鹜。”

    周满思考了一下后道:“长安是我见过的最繁华的城市,也是最宽容的城市,包罗万象,虽说我很喜欢四处走动,但我也不得不承认,在长安住着的日子是我最惬意、最方便的日子,在那里,人可以看得很高远,每一年都能学到新东西,所以令人心生向往。”

    “我知道,你从小随你父亲长大,师兄这人虽执拗,却不好名利,你学了他三分,也无心仕途,但这个世界很大,”周满道:“你们的孩子未必不想看一看外面更宽广的世界。”

    “我提议让他们去京城,并不是想着他们将来出仕,功成名就,封侯拜相之类的,而是想让他们变得更强,眼光更高远,将来长大到自己可以做主时可以选择去路。”周满道:“或是入仕,或是做其他事,他们有本事做更多的选择。。先生从小就是这样教我们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只有修身的能力时,你只能选择修身,而当你有平天下之能时,你可以随心选择自己的去路。”

    庄纪安惊诧的看着周满,半晌回不过神来。

    周满微笑道:“是不是觉得很神奇,觉得似乎一点儿不了解自己的祖父?”

    庄纪安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微微点头。

    周满道:“师兄有心结,先生心中何尝没有?”她叹息一声道:“你再想一想吧,我还是希望你能给孩子们多一些机会,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今日的离别之痛,将来孩子们说不定要感谢你的。”

    庄纪安默默地转身回去,一回到院子便听到庄纪然正在屋里哼哼唧唧的唱歌。

    庄纪思出来道:“大哥你快去看看二哥吧,他要疯了,一早上醒来就在唱,偏还唱得这么难听。”

    庄纪然听见,探出头来道:“哪里难听了?大哥,你决定了没,让不让琛儿去?”

    庄纪安问:“你真要去京城?”

    “去呀,为何不去?”庄纪然道:“爹昨天晚上已经问过祖父了,说我去了京城还能进国子监念书呢,你等我去考明经。”

    庄纪安:“万一考不中呢?”

    “考不中再回乡考县衙就是,反正做小吏很难升迁,早几年和晚几年当差没多大区别,”庄纪然道:“而且我们家现在也不缺钱了呀,放心吧,我每月花销很小的。”

    他还回头问屋里的人,“是吧,娘子?”

    屋里的人应了一声。

    庄纪然道:“而且我问过师姑了,我还能抄书赚钱,虽然不多,但应该够添置一些笔墨纸,现在纸越来越便宜,抄书读书的成本也低了。”

    庄纪安咬咬牙,“好,我让你带琛儿去,不过他才八岁,你可得照顾好他。”

    屋里的陈氏也出门来,一口应下,“大伯放心,我们一定会照顾好琛儿的。”

    在她看来,他们去京城是占了大便宜,别的不说,只祖父的恩荫名额,按说应该是给长房的,结果却便宜了他们。

    她虽然见识有限,但也是知道的,国子监是大晋最厉害的学府,县学之上有府学,而府学之上就是国子监了。

    这三日听席间的客人们说,能上国子监的学生,出来后都能当官。

    庄先生此时想的却不是当官的问题,而是庄纪然的年龄,他今年正好卡在国子监入学的最高年龄上限。

    关心则乱,他不免有些怀疑庄纪然是不是真的能恩荫入学。

    白善安慰他,“先生放心,只要在过年前办理好入学手续就行。”

    “但是……”庄先生顿了顿道:“我们错过了秋季入学,此时还能恩荫吗?”

    白善想了想后道:“时间还没过,现在写信回去,托孔祭酒帮忙报名,空下一个名额,等先生回京,直接便可入学。”

    庄先生摸着胡子道:“孔祭酒方正,只怕不会答应啊。”

    白善就起身,“我去找满宝问一问孔祭酒喜欢什么。”

    孔祭酒自然是喜欢好画好字好书之类的了,但除此外,好药他也喜欢。

    周满想了想后道:“其实除了好画好字好书外,他还喜欢好吃的。”

    天下藏书孤本,谁能越得过孔家去?

    所以不管他们拿出什么好字画书恐怕都很难打动孔祭酒,但吃的就不一样了,尤其其中还沾上了药。

    周满嘿嘿一笑道:“我这两年对养生尤感兴趣,所以正在研究一些养生的方子。”

    其实是从皇帝闹了一通不老药之后,她开始钻研养生方法的,尤其对以食养生最感兴趣,皇帝也对此表示过关切。

    周满道:“其中有一张方子用到的食材特别珍贵。”

    “什么食材?”

    “块菌!”周满嘿嘿一笑道:“这可是个极好的东西,不仅能制成药丸,还能当调料使用,我去年得了一些,特特让大嫂用它和其他山菌做成了鲜酱,这东西熬汤炒菜时只需要放一点儿便鲜香无比。”

    周满叹息一声道:“就是太少了,我有点儿舍不得,不过为了先生,我豁出去了。”

    白善:“一瓶酱?”

    见他怀疑,周满就凑到他耳边嘀嘀咕咕起来。

    白善:……

    他沉默了半天才道:“这等好东西,似乎从未见你吃过呀。”

    周满:“谁说我没吃过的,做出来以后我用过两次的。”

    白善瞪大眼,“春天那会儿你说的亲自下厨是真的亲自下厨?”

    “那是当然了,你以为我是拿厨房里做好的汤冒充的?”

    白善:“那倒不至于,只是觉得你可能只是动嘴没动手,然后全程守着汤好,没想到你真是亲自动手做。”真是神奇,他当时竟然还觉得汤不错

 文学

周满将那瓶酱拿出来交给白善,还贴心的写了这瓶酱的作用以及使用的方法,庄先生也写了一封信交给他,白善便将东西交给家丁,让他们带着一起送回京城。

    不几日,东西送到孔祭酒手中。

    孔祭酒拆开一看,看了眼那瓶酱,一脸纠结,虽然很想要,但还是将它挪到一边,然后给庄先生写信。

    孔祭酒回绝了庄先生。

    信件来往还是很快的,尤其是白家的下人知道主子们正等着这封信,因此水陆相交,只三天时间便送到了七里村。

    此时,周家刚修好坟,祭祖完毕,庄先生收到信便心中一紧,叹气一声将信压下。

    白善站在一旁等候,见状问道:“先生,孔祭酒不答应吗?”

    庄先生点头。

    白善蹙眉,“这事不算难,孔祭酒为何不应?”

    庄先生:“今年入学的官宦子弟太多了,孔祭酒又不肯减少入学试录取的名额,所以便将入学的官宦子弟卡得很紧,许多刚好到年纪上限的官宦子弟都被压下,没能入学。”

    白善蹙眉,原地转了两圈后道:“不行,师侄这次若不能入学,明年就超龄了。”

    庄先生道:“我自然知道,但就是今日启程,我们最少也得八天才能到京,既要报名,就还得跑吏部和礼部拿文书,就算时间赶得及,我们亲在京城,孔祭酒既说了今年会压着年龄上限的考生,那就不会录用纪然。。”

    说白了,就是时运不济,正好赶上今年入学的人太多,国子监在想办法缩减考生。

    白善垂眸思考半晌,扭头和庄先生笑道:“罢了,这也看时运,先生不如将官帖和印章交给我,我最后来试一试。”

    庄先生愣了一下后转身拿了官帖和印章给他,叮嘱道:“此事不能找东宫。”

    他知道白善和周满人脉广,比他不知强多少倍去,他不问他找谁,只是不能找东宫,至于事情成不成,看运气吧。

    这么一会儿,庄先生已经坦然,和白善笑道:“京城好的书院也不少,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纪然也知道这一点的,你和子谦也不要过于强求。”

    白善应下,拿了官帖和印章便离开。

    这一次,他找的是杨和书。

    他将官帖和印章封好交给下人,让他们立即送回京城,等下人一走,他看了一眼桌上那瓶酱,笑了笑后塞进袖子里去找周满。

    “我今晚下厨给你做汤喝好不好?”

    周满:“你?”她怀疑的问道:“我们家的厨娘不在家?”

    白善:“让你尝尝我的手艺,我可是做了许多准备的,你不领情?”

    “领领领,”白善难得下厨一次,周满兴奋起来,“什么汤?不管什么汤,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喝。”

    白善笑道:“等晚上你就知道了。”

    晚上全家人,包括庄先生都喝到了一碗鸡汤,郑氏惊诧,“我看这汤里没有菌菇,怎么竟有菌菇的味道?”

    刘老夫人和庄先生也是一脸欣慰的模样,“至善越来越厉害了,连厨艺都有了进步。”

    周满连连喝了好几口,越喝越觉得这个味道熟悉,于是连着细品好几口,她眼睛微微瞪大,看向白善,“这这这……”

    白善:“那那那……别结巴了,就是用的你那宝贝酱,我加了小半勺,别说,味儿的确是极好。”

    本来平平的鸡汤瞬间好喝了许多倍。

    周满:“那不是送给孔祭酒了吗?”

    白善淡然的道:“他给退回来了,所以我想,果然如此,孔祭酒虽好口腹之欲,但还不到他心底的痒处。”

    “宝刀配英雄,好马配将军,孔祭酒不识货,再给他也是浪费,不如留给我们吃。”

    周满忍不住看向庄先生,“那……”

    白善微微一笑道:“我自有主意,来吧,就一锅汤,你再不喝就要被殷或和两个孩子喝光了。”

    周满扭头去看,这才发现殷或和两个孩子已经盛了第二碗,殷或虽是细细地品尝,但每一勺喝的可不少,两个孩子更是捧着碗咕噜噜的喝起来。

    周满:“你们少喝点儿……”

    国子监报名在六月份便开始了,入学试是在八月初九,中秋过后公布入学试录取的名单。

    而官宦子弟入学的名单是在八月二十五那日公布,公布之后八月二十九那日入学。

    庄先生就是想赶在二十五那日公布前加上庄纪然的名字,公布出来后只要再上交一封延迟入学的请假书便可。

    谁知道今年官宦子弟入学竟卡得这样紧?

    信送到京城,杨和书拆开信后便笑了笑,然后拿着信去了郡主府。

    留在郡主府的刘贵立即迎出来,杨和书将一封信交给他,“你家主子让我来取《圣贤老子图》。”

    刘贵看过信后引着杨和书去了前院的书房。

    白善和周满的书房都不许外人进去,所以刘贵开了门后便退到一边躬身立着。

    杨和书推门进去,目光一扫便看到了一侧墙壁上挂着的《圣贤老子图》。

    他走上前去看,虽不是第一次看见,但再见,他还是忍不住心中赞叹,的确是一幅好画。

    杨和书将画取下来,慢慢的卷起来后放进他带来的盒子里,捧着就走。

    刘贵锁上门,毕恭毕敬的将杨和书送出门。

    杨和书抱着画上车,对车夫道:“去孔府。”

    孔祭酒这一个月来门庭若市,但他一点儿也不高兴,每次门上来汇报谁来来拜会时,他便忍不住眉头一皱。

    这次也一样,一听说杨和书上门拜访,他便眉头一皱,“杨氏今年要入学的弟子不是已经上名单了吗?难道又是不合规矩的弟子?”

    长随弯腰道:“杨大人清正,不像是要走后门的人,郎主何不将人请进来问一问?”

    “请吧,”杨和书到底是自己最满意的弟子之一,孔祭酒也不愿拒之门外,端坐后让人请进来。

    杨和书缓步进来,执学生礼,“拜见先生。”

    孔祭酒挥挥手,直接问道:“长博因何来拜见?”

    杨和书笑道:“学生新得了一幅好画,想请先生赏鉴。”

    孔祭酒感兴趣了些,“哦,是什么画?”

    杨和书便侧身从万田手里接过画匣,打开将画取出来,孔祭酒也起身,俩人围在桌子前,“是什么画值得你巴巴的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