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小皇帝跟他皇叔的jq萌芽史 人妻3p三明治

2021-11-15 09:40:32情感专区
瞬间划破了天际,暴雨骤降,让‘护城河’的水都变得浑浊起来。

视线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还有淡淡的雾蕴升起,异常的诡异,滔天妖气,夹杂着魂念,压的城池内的所有人都

瞬间划破了天际,暴雨骤降,让‘护城河’的水都变得浑浊起来。

    视线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还有淡淡的雾蕴升起,异常的诡异,滔天妖气,夹杂着魂念,压的城池内的所有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心脏更是‘砰’、‘砰’、‘砰’的狂跳不止,脸色骇然的看向城外,莫名的

    感到一阵惊悚。

    极度的不安。

    就像是大劫来临的征兆。

    只可惜,视线受阻的他们,就算把眼睛瞪得再大,使劲的望,也看不清楚城外的变故,更加弄不清,那一丝惊悚是从哪冒出来的,逐渐恐慌起来。

    不少人慌忙游窜,躲避着大雨。

    “这天气,怎么回事?瓢泼的暴雨说下就下了,不会水涝吧…”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站在屋檐下,拧了拧湿透的衣衫,皱着眉头小声呢喃道。“倾盆大雨、雾霾,还有那股腥臭味,是大妖来了么?”不远处,一个挑着担的老叟,瞪大了眼睛,傻傻望着头顶上,也顾不得抹掉脸上的水珠,失神了半天,才猛然惊醒

    过来,浑身颤栗的,道:“没…错,就是这样,老朽没记错的话,几…十年前,有大妖上门来找麻烦,就跟今天的场景是一模一样。”“啥?有…大妖上门?”站在他身旁的青年,恍惚了片刻之后,才眼神古怪的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道:“爷爷,你又犯糊涂了吧,这里是神都,有人皇坐镇,哪个不开眼的

    妖畜敢来找麻烦,活腻歪了还差不多。”“犯什么糊涂?混…账东西,老朽今年才八十七,修炼都不晚,岂会老糊涂。”老叟呵斥了一声,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有些不确定的嘀咕,道:“没记错的话,那次进犯

    长安城的大妖,好像叫什么白骨大圣还是什么的,实力强的有些吓人,差一点就将整个长安都搅得天翻地覆了。”

    “人皇没阻拦吗。”青年错愕道。

    “还用你说?要不是人皇他老人家,强势斩杀了好多妖畜,哪有你小子的今天,估计连你爹妈,都在襁褓中就被那些妖畜吃了。”老叟没好气的道。

    “快逃啊,有大妖来攻城了…”

    轰!

    也不知是谁,突然吼了一嗓子。偌大的长安城,瞬间就乱做了一团,不管是贩夫走卒,还是达官贵人的后裔,都奔向逃窜起来,无数的商铺、客栈,更是在顷刻间就关闭了九成之多,剩下的一成,则是

    早就逃的没了踪影,人皇再强,可也掩盖不了,几十年前差点被大妖端了老巢的事。

    那一战,死了百万人都不止。

    也难怪他们惶恐了。

    “……”皇城之中,看到先前在三重天界,吃了闷亏的‘白骨’大圣,带着上百个僧人跟大妖,横跨而来,其中似乎还隐藏了好几头将气息遮掩得严严实实,没有半点泄露的教祖,李

    二的脸上,也闪过一丝阴戾之色,抓起‘人皇印’,一步就跨出了皇城,来到城墙上,冷冷的望着城外寒声,道:“黑甲军,御敌。”

    “杀杀杀杀!”

    吼声震天。

    旗帜也在飞扬。顿时间,数十万穿着黑甲,手持强弓的军士,矗立在城头上,紧扣弓弦,眼神冷冽的看向城外,杀意凌云,散发出骇人气势,比起三重天界的那些战天军,还要强上好几

    分,这才是真正的精锐,令行合一,即便连一个仙人境都没有,可此刻,却给人一种,就算是圣人来了,他们照样敢挽弓去射杀的感觉。

    ‘圣唐’黑甲,天下无双!

    大抵也不过如此了。李二冷着脸,没有吭声,静待着那些妖僧跟教祖级的到来,而急骤的暴雨,在离他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就纷纷化作了雾气,那个‘人皇印’,此刻也没有懈怠,而是‘嗡’的

    一声就飞到了半空中,将整个长安城都笼罩了起来。

    这也是,汲取了前车之鉴。

    几十年前的惨痛经历,还历历在目,不敢忘却,他很清楚,碰到这些半圣境的大妖,尽管不足为惧,可真要打起来,受伤的,还是那些黎民百姓。

    “嗡、嗡…”很快,白骨大圣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李二视线中,带着上百妖僧跟好几头教祖大妖的它,意气风发,当然了,也没失去理智,没有一步跨入长安城之中,而是离城墙还有

    几百米的时候停了下来,撇了一眼那些黑甲军,眼神玩味的笑,道:“李皇,你…们人族不是常说,远来是客,这几十万张强弓,应该不是待客之道吧。”“你也算客?”李二笑了笑,磕着眼皮‘啧’、‘啧’感慨,道:“白骨大圣,朕也没想到,你还敢来神都,看样子,几十年前的那一顿揍还是太轻了一点啊,没让你长记性,当初

    若不是二佛圣出手,你都已经变成一堆真正的白骨了,这一次,又是哪一位佛圣帮你保驾护航,才让你敢重新踏足我们圣唐地界?”

    白骨大圣脸上的神情,僵住了。眼神震怒,拳头更是紧攥得‘咯’、‘咯’直响,都快掉落下白骨渣子了,几十年前的那次遭遇,是它这辈子最大的痛苦,没有之一,就像李二说的,若不是二佛主及时出手,

    它恐怕都逃不出圣唐地界,尽管活下来了,还是被李二重创得修养了十几年。

    耗费了无数丹药才恢复过来。

    “李皇,本座当初,只是半圣境初期,大意之下才着了你的道。”白骨大圣咬了咬牙,脸色阴沉的道。“你…的意思是,现在觉得自己又行了?”李二抬眼望去,身上的气势逐渐凝聚,对方现在是半圣巅峰,若是在三重天界,少了气运加持,他还会头疼几分,可惜这长安城内

    ,别说半圣,即便是那几头藏的严严实实的教祖,他都有把握,将对方重创。

    白骨大圣气得够呛。

    斗嘴?

    它比起李二,差了十万八千里,索性也不再跟他纠缠,而是压抑着心底的怒火,冷着脸嗡声,道:“李皇,本座这次来,不是跟你打嘴仗,而是奉大佛主之命,出使圣唐…”……

 文学

“这么说,你是使者?”李二笑了笑,脸上也闪过一丝怪异之色的道。

    “没错!”白骨大圣挺直了胸膛,神色傲然。

    身后的披风也在猎猎作响。

    张狂得不可一世,尽管这里是人族的地盘,然而,有一尊‘佛圣’撑腰的它,倒是可以狐假虎威一番。

    也不用顾忌对方的实力,眉毛都快挑到天灵盖上面了。

    在三重天界受的屈辱也是一扫而空,大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心里暗乐,你李二就算再怎么厉害,那也只是圣人之下。

    敢动自己么?

    狂点,又如何…

    它现在是‘灵山’的使者,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大佛主,辱它,就是辱佛主,圣人不可辱,这也是天地的共识。

    若非天道庇护人族,它们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劳神费力的从外面一重重打破天地。

    其目的就是不让气运流失。

    要不然,直接摧毁这座‘长安’圣地的后果,就是人族的气运溃散,即便是圣人出手,都别想捞到半点便宜,甚至会让这片天地都变得不再稳固。

    这也是‘圣人’不敢直接出手的原因。

    当然,若是这位人皇,主动去挑衅圣人,那就要另当别论了,天道也不会一味的庇护人族。

    “不知大佛主,有何指教?”李二磕着眼皮,淡淡的道。白骨大圣也不废话,抬起骨爪,顿时间,一张烙印着‘卍’字模样的金色丝绸,从它身上飞了出来,浓浓的《佛经》气息,在长安城上空蔓延开,瞬间将城墙都染成了金黄色

    ,隐隐还有一尊巨大佛陀的虚影,在白骨大圣的身后浮现出来。

    只是一道命魂的烙印。

    没有意识…

    可尽管如此,这道‘虚影’浮现出来的时候,依旧让不少人为之胆颤。

    就连那几头藏的严严实实的教祖级大妖,此刻也屏住了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这就是‘圣人’的余威,随便写下一个字,都能诛杀这些教祖大妖。

    什么圣人之下?也仅仅是如此了,尽管离圣人,只有临门一脚,可两者间的差距绝对是云泥之别,换句话说就是,几百个教祖大妖,全部凑在一起,都扛不住‘圣人’暴揍,要不然,也不会

    有这么多的大妖,费尽心思的想要跨过那道门槛了。

    圣人,也是一道分界线。就跟渡劫、天仙的差距一样,跨过去,就是另外的层次了,白骨大圣晃了几下手中的丝绸,也不着急,这种能装—逼的场合,可不是随时都能碰到,只见它清了清嗓子,

    才缓缓开口,道:“大佛主圣谕,请李皇以天地苍生为重,将那个邪祟交出来,让本座带回灵山,众佛陀会联手镇压。”

    “还这方天地安宁。”

    “否则,不光是人族,还有四大部洲跟仙界,都免不了生灵涂炭。”

    “什么邪祟?”李二紧蹙起眉头,故作狐疑的,道:“大佛主说的,该不会就是朕吧。”“李皇,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装糊涂么?”白骨大圣冷着脸,‘哼’了一声,收起丝绸讥笑,道:“就是那个在三重天界,用诡异手段斩断我兄弟大道的刀王,这般邪祟,李

    皇都要庇护,是想让人族生灵涂炭?”

    “朕怎么不知道,刀王斩断过那些妖畜的大道?”李二似笑非笑的道。

    “本座亲眼看见的,你还想抵赖?”白骨大圣勃然大怒,斗嘴,它真不是对手,妖畜能把话说利索,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想比嘴皮子溜,不是扯淡又是什么。

    “抵赖?”李二的脸色也骤冷下来,没有了之前的笑意,眸子里,闪烁出冷冽的杀意。抬手就将‘人皇印’收了回来,望着白骨大圣面无表情的,道:“白骨大圣,我们人族有句老话,叫捉人拿脏捉奸在床,空口白牙就想污蔑朕?真以为有大佛主撑腰,朕就拿

    你没办法了?

    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朕麾下的刀王是邪祟,你今天若是拿不出证据,那就别怪朕不给大佛主面子,将你斩在这长安城前,给‘刀王’一个满意的交代了。”

    “嗡、嗡…”

    ‘人皇印’瞬间飞起,升至数百米高的位置,无形的气运,直接将白骨大圣笼罩起来。

    感受到李二身上的杀意。

    白骨大圣的脸色,微微一变,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死死的攥紧那块丝绸。

    试图用大佛主的命魂烙印,来抵挡‘人皇印’的笼罩。

    效果虽然不怎么理想,但那种惊悚的感觉还是消散了不少。当即也不敢迟疑,赶紧对着不远处的那几头教祖大妖,怒声喊,道:“石…鬼兄、还有猪魔、玄鹤老兄……都出来吧,这混账人皇欺我西贺无人,妄图颠倒黑白,你们跟我

    灵山一样,都是受害者,现在就让这位人皇给大家一个交代吧。”“废物,这点压力都扛不住,也有脸跟我们称兄道弟?”石老鬼阴沉着脸,从妖僧中走出来,已经被它叫破了,再隐藏也没什么意义了,即便这位人皇之前没发现他们,可

    被白骨大圣一叫,傻子都知道仔细搜索了。

    敛息得再好。

    也瞒不过李二这种强者的视线…

    不仔细分辨还好,一旦认真看的话,它们几个,全部都将无所遁形。

    “这头老妖,都已经被灵山的秃驴养废了。”猪魔摇摇头,也跟着站了出来。

    倒是其它几人。没发表什么意见,甚至都没用正眼看过白骨大圣,若非对方年纪大,跟它们几个算是同一时代的存在,再加上又有灵山撑腰,就这种在‘半圣’中都不算拔尖的存在,连给它

    们提鞋都不配,玄鹤道人站出来后,学着人族的样子,对着李二拱了拱手,道:“九鹤山玄鹤,见过李皇。”

    “一、二……八尊教祖大妖。”

    李二见状,也是波澜不惊,若是叶修在场,恐怕一眼就能认出,这几位就是他在大道长河中遇到的道识主人,尽管有面孔了,可身形和特征还是一模一样。

    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就像那头猪魔,它在‘长河’中的道识,是一头可以直立行走的野猪模样,而此刻,还是这模样,只不过多了张面孔,看起来,还没长河中的时候和蔼可亲。

    毕竟,它这张猪魔的脸,实在是丑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