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扒开女人下面使劲桶:男老板强行挺进我的身体

2021-11-15 09:24:09情感专区
完全不敢插入姐姐们的话题中,心中对那宁公子的同情又加深了一些。考验前姐姐们还说担心太难了怕人家过不了,现在人家过了又说对人家状元是轻轻松松,大人们的世界真的是好复杂啊

完全不敢插入姐姐们的话题中,心中对那宁公子的同情又加深了一些。考验前姐姐们还说担心太难了怕人家过不了,现在人家过了又说对人家状元是轻轻松松,大人们的世界真的是好复杂啊。

    安之缓缓收回视线,关上窗户,起身道:“时候不早了,妹妹,弟弟,咱们回府吧。”

    看着她脚步远比出来时轻快,泽兰笑着应道:“好。”

    姐弟三人很快下了楼。

    察觉到一直盯着自己的视线消失,宁竑昭放下杯子,望着对面两个小乞丐,道:“木头,给他们拿二十两银子。”

    木头拿出银子放在两个小乞丐面前,但是他们却没去接。

    原先卖掺石干果的小孩子磕头道:“恩公,小的斗胆请求您,让小的和弟弟跟在您身边伺候,我们很能吃苦,什么活都可以做的,只要给一碗饭吃饿不死就行。”

    “过份!太过份了!公子好心好意让我帮你们,你们居然要抢我饭碗?”木头脸色一僵,宝剑出鞘,直接横在小乞丐们面前,吓得他们抱成一团。

    “木头。”宁竑昭抬手,将他的剑打回去。

    他温和道:“我身边的人手已经够了,你们拿这这些钱,去做点小生意营生,能做成什么样,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小乞丐们本来还想求一求的,但是木头实在是太凶神恶煞了,明明看着就比他们大一点点。

    出了湖心亭,木头还愤愤不乐,背着剑跟在宁竑昭身后踢石头。

    宁竑昭无奈的在他掌心放了一枚碎银子,道:“今日准你吃两根,去吧。”

    “公子真好!”木头欣喜若狂,捧着碎银子便奔着街角而去。

    宁竑昭笑了笑,抬步跟在他身后。

    没想到一拐角,就看到了在冰糖葫芦摊前对峙的两人。

    木头:“打一架,谁赢了,就归谁。”

    冷鸣予:“不行。”

    木头:“那你让给我。”

    冷鸣予:“不行。”

    木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打你一顿,让你不行也得行!”

    木头说着,也不等冷鸣予拒绝,直接朝他挥出一拳。

    冷鸣予轻松闪过,但仍矗立在摊前不肯退让,固执的说:“不行。”

    “二位小公子……”拿着仅剩的最后一根的冰糖葫芦的小摊老板在杀气中瑟瑟发抖,小声央求道,“要不小的把这根冰糖葫芦一分为二?”

    “不行!”

    “不行!”

    两少年异口同声道。

    “我先来的。”冷鸣予双手抱胸,剑横在胸前,冷冷地道。

    木头不服的说:“可是我先掏的钱。”

    冷鸣予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脸:“你打不过我。”

    但在木头看来,这就是赤一果果的嘲讽。

    木头生气了,说什么都可以,说他武功不行怎么能行,他可是公子亲自教导的。

    他抽出剑,指着对方:“我要让你后悔说出这句话。”

 文学

泽兰和安之本来跟在冷鸣予身后走的,在木头出现之后,泽兰就拉着安之躲到一旁的店铺内了。

    如今看到木头出剑冷鸣予,安之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妹妹,怎么办?”

    “不怕,小屁孩两个,而且,你的宁公子也在呢。”泽兰淡定得很。

    “八字还没一撇,可不许胡说。”

    安之羞红了脸,眸子却不由自主的望向宁竑昭。

    泽兰眨了眨眼,安之姐姐动心了呀。

    不出泽兰所料,宁竑昭没让两小孩打起来,而是走过去,伸手给了木头一个爆栗,让木头将冰糖葫芦让给了冷鸣予。

    “你等着,下次见到你,我非打服你不可!”木头更生气了,却不敢忤逆宁竑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冷鸣予去拿冰糖葫芦。

    冷鸣予没搭理他,冷漠的给钱,冷漠的等老板找钱,冷漠的接过冰糖葫芦,冷漠的离开。

    全程没看过木头一眼。

    “公子,他欺人太甚!”木头气得脸色涨红,好像都快哭了。

    宁竑昭无法,只得摸了摸他的脑袋顺毛:“明后天咱们早点来,给你多买点。”

    “哦。”木头闷闷地应了一声,显然还是气的。

    “时间不早了,走吧,”宁竑昭揉了揉木头的脑袋,笑了笑,道,“去街口给你买桂花糕。”

    “哦。”木头鼓着脸,跟在他身后踹石头。

    这边三小只分食了冰糖葫芦回府,吃过晚饭后,安王饮酒微醺,拉着泽兰高谈阔论。

    而安之,则是被安王妃叫到了房内。

    “见过人了吗?觉得如何?”

    安之羞赧:“阿娘都知道啦?”

    “阿娘也是过来人,你们如今所做的我和你爹爹当初都经历过。”安王妃拉过安之的手,轻轻拍了拍道。早从冷鸣予被这姐妹俩叫去扮成侍女,她就知道会有今天。

    安之没有直接回答她那句,而是小心翼翼的问道:“阿娘,你真舍得女儿嫁出去吗?你要是不舍得,女儿就不嫁了,一辈子陪在你和爹爹身边。”

    “可不许胡说,怎么能不嫁人呢!”安王妃轻轻拍着她的手背,轻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啊,天底下没有一对父母舍得自己亲生的宝贝女儿嫁人的。但人生几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父母能陪孩子走的也就一小段路,剩下的都要靠孩子自己走。阿娘希望你可以像我和你爹一样,怎么高兴怎么活,不要给自己留遗憾,你能幸福快乐,我和你爹就心满意足了。”

    安之扑到安王妃怀里,紧紧抱住她:“娘,有爹爹和您宠爱,女儿已经很幸福了。”

    “傻丫头,多一个人宠爱你,没有什么不好的。爹娘总有一天会老去,有人可以代替爹娘长伴你一生,我们才会放心。”安王妃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

    安之抿着唇,抬头看她:“你和爹爹才不会老呢,你们将来还要帮女儿带孩子呢。”

    “是是是。”安王妃笑着拭去眼角的泪花。

    时间真的好快,女儿真的长大啦。

    母女促膝长聊了好些时间,直到子时,安之才依依不舍的回房。

    一听女儿回房,安王火急火燎的从书房跑回来。

    “颜儿,怎么样?”

    安王妃笑着道:“还不错。”

    “啊?安之愿意嫁了?”安王瞪了眼,一脸沉重的坐到椅子上。

    他家白菜这么快就要让别人家的猪给拱了,还居然是外国来猪。

    虽说那宁小字的确是个人才,女儿同意也在预料之中,但心里还是五味杂陈,复杂得很,甚至眼睛有点发酸。

    安王妃哭笑不得:“哪有,还早着呢。”

    “啊?不是同意嫁了吗?”安王还有些发愣。

    安王妃笑着摇头:“只是说人看着像爹爹般聪明,但还没有深一入了解,所以还得再观察观察。”

    “哦,我就说嘛,这小子不就长着一副好一点的皮囊,又刚好有一点文采,还有点运气得那祁火点拨两下,仅此而已,比起本王那是差远了,这就想娶走我宝贝安之,真是想屁吃。”安王顿时挺直了腰,得意了起来。安之从小到大,最敬仰的莫过于他这个爹爹了,这宁竑昭跟他比,才哪到哪。

    安王妃默默别过脸:“是呢,王爷说的都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