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双性激h潮喷:男生说穿短裙好和你做

2021-11-15 09:13:55情感专区
马季。

这不是云寒之前的经纪人吗?现在好像带的是一个中生,怎么会对宁沂出手?

苏心棠眯了眯眼睛,这里面似乎有猫腻。

她想再往深处查,也查不到什么了,只知道马季和

马季。

    这不是云寒之前的经纪人吗?现在好像带的是一个中生,怎么会对宁沂出手?

    苏心棠眯了眯眼睛,这里面似乎有猫腻。

    她想再往深处查,也查不到什么了,只知道马季和乐坊的负责人是多年的好友,所以是好友之间的帮忙?

    乐坊那边大概以为欺负宁沂这种没有姓名的小年轻没什么关系,大概怎么都没想到东尚和秦慕都会维护他,从而把整件事情都闹上了热搜。

    那马季出手的原因又到底是什么?

    苏心棠百思不得其解,想到什么,忍不住磨了磨牙。

    算了,等过完年再慢慢清算这笔账。

    苏心棠看时间还早,直接去医院,顺便跟着爸爸接触医院的一些事务,她上大学那会其实已经慢慢在接触了,本来毕业就要进医院的,但因为云寒的事情这件事情拖延了。

    不过该学习的东西还是不能落下,毕竟这以后才是她终身的事业。

    “宝贝,你怎么来了?”

    “爸爸,我这段时间都不去公司了,从今天到春节,跟着你在医院学习。”

    “行啊,爸爸明天有好几个会议要开,有一个我时间错不开了,你代爸爸去,主要是学习一下最近卫生部门的一些新要求,按要求整改。”

    苏心棠比了一个“OK”的手势,这种事情她以前也没少做,没有任何的难度。

    “还有桌子上的那些文件,你帮我处理一下,我马上要和胸外科那边的医生开一个专家交流会,有个手术很棘手,还要再商讨一下手术方案。”

    “爸爸你去忙吧,你手头上的事情交给我就是了。”

    苏子矜怕了拍她的肩膀,“果然是爸爸的小帮手,你一来爸爸都没那么忙了。”

    “对不起,爸爸。”苏心棠微微垂着眼眸。

    她是真的有点任性,他们这些家族的孩子,都是小小年纪就开始打理家族事业,就她一个人任性。

    “说这些做什么,爸爸还年轻,还可以顶上,你的青春就这么几年,就是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爸爸支持的。好了好了,我走了。”

    “快去吧。”

    苏心棠熟门熟路的处理文件,不一会儿就把桌子上放的文件弄完了,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一下时间,已经七点多钟了,她出去走了走,办公室里爸爸和几个专家还在开会,妈妈也在。

    她就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玩手机,大概又过了10几分钟,会议室的门才被打开。

    “棠棠,你怎么在这里?”一个医生伯伯问道。

    “我等我爸妈下班。”

    “有好一阵子没见你来医院了。”

    苏心棠笑了笑,做了经纪人之后,她比之前开朗健谈了不少,“那最近你可能就要经常看见我咯,到时候别嫌我烦哦。”

    “怎么会,你常来,现在医院就缺你这样的小可爱。”

    “哎哟,我家宝宝又等在门外了。”苏子衿一出来就看见女儿,别提多开心了。

    苏心棠看到大家调侃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爸爸,公众场合你别这么肉麻好不好。”

    别管是哥哥,还是自己,他的称呼不是宝贝,就是宝宝,乖乖之类的。

    小时候听着没什么,这长大了人多的时候听到这些,怪难为情的。

    不是没提过意见,只是抗议无效。

    好在大家已经习惯了苏子衿不着调的样子,笑笑就都走开了。

    苏子衿搂着她的肩膀,“本来就是爸爸的宝宝,你看看谁敢随便认领。”

    顾千歌皱了皱眉,实在看不下去了,催促道:“快走快走,别再这丢人现眼的。”

    “你妈妈就是脸皮薄,咱不跟她一般计较。”

    苏子衿一边说着,一边拉住了顾千歌的手,顾千歌甩了两下,没甩开,也就任凭他去了。

    “搂着小情人,牵着小媳妇,我简直人生赢家。”

    “能不能闭上你的嘴,你怎么每天有那么多话说,你都不累的吗?”

    顾千歌觉得现在体力不如从前,做了一天手术,又开了一个交流会,她真的连口都不想开了。

    家里已经有一个话痨的丈夫了,幸好儿子女儿不像他,不然她可能会被烦死。

    “用嘴说话费什么力气,和我家乖乖说话怎么会累。”

    “爸爸,我谢谢你哦。”

    “客气了,客气了。”

    苏心棠塞了一个巧克力球进苏子衿的嘴里,又往顾千歌的嘴里塞了一颗。

    “好甜啊,爸爸是给你准备准备的,怎么塞我们嘴里来了。”

    “见者有份,你和妈妈也需要备点放身上,没力气的时候来一颗,还是很管用的。”

    “真是爸爸的小乖乖,太懂事了。”

    一家三口一边说一边往外走,苏心棠主动开车,让父母休息一会,顾千歌是真的累了,靠在苏子衿的肩膀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爸爸,妈妈每天的工作量是不是太大了?”

    苏子衿顺了一下妻子的头发,调整了一下位置,好让她睡得舒服些,“找你妈妈做手术的病人都排到明年下半年了,她每天平均都有两台手术,还都是高难度的,我也是没办法。”

    顾千歌是心胸外科最好的专家了,找上她的病人情况都很严重,她不可能停得下来。

    “那也要顾着自己的身体啊,她脸色每天都白的,血色都没有。”

    “我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你哥哥还年轻,真的没人能够顶上她的位置,现在一个好的外科专家真的太难找了,你妈妈这样的天才就更稀缺了。”

    “啊,太能干也不是什么好事。”

    “放心吧,我天天盯着她呢,要是身体有什么不适,我立马将她换下来。她是医生,她有分寸的,不会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强行上手术台,那是对病人不负责任。”

    “早知道我从小也好好学医了。”

    “医院除了需要医学人才,也需要优秀的管理者,你看现在爸爸的很多工作你都能干。”

    “但是我上不了手术台。”

    “你们兄妹俩分工合作,一个搞业务,一个做好经营管理,不挺好的嘛。”

 文学

“要是两样都会,就更好了,像爸爸这样两手抓,两手都棒。”

    “是不是很崇拜你爸爸呀?”

    “对呀,一直都是啊。”

    苏子衿乐得不行,“爸爸才舍不得你像我们这么辛苦呢,这些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你们这一辈还是有很多优秀人才的,都有医学天赋,苏家不会人才凋零的,缺你一个没什么的。”

    “啊。”苏心棠哀叹了一声。

    “怎么了?最近工作不顺利吗?”

    “没有,乐坊那边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目前就是有另外一件棘手的事情。”

    “什么事情?说说看,爸爸给你出主意?”

    “就是宁沂有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

    “什么?女朋友?”苏子衿反应有些大。

    “对呀,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她虽然说是让宁沂自己做选择,但是她对自己没有信心,倘若这段恋情公开,会不会影响到宁沂的事业。

    “这个,爸爸也不知道了,总不能那么绝情的让人家分手,太没有道德了。宁沂那边怎么想的?是要继续处下去吗?”

    “他也不知道啊,我也没什么经验,这种事情我不能给人家乱出主意,所以就让他自己看着办了,不过我这个经纪人得做好应对的措施。”

    “那姑娘你有见过吗?品性怎么样?”

    “我没见过,好像人在国外读书,过年才会回来。”

    “不急,宁沂是个成年人,他应该比你清楚这种事情要怎么解决,你就等他消息,看看他怎么打算再说。”

    “好嘛。”

    “是因为这个事情才后悔没有好好学医吗?你后悔去当经纪人了?”

    “爸爸,你想哪儿去了,我是看到妈妈这么辛苦,我却帮不上忙,才有这样的感慨。我也不后悔当经纪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苏子衿有些怀疑,“真的?”

    苏心棠特别严肃的道:“爸爸,你不许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我是什么想法我早就跟你说过了。”

    苏子衿笑笑,倒是没有反驳,一到家,苏心棠就赶紧给他们找拖鞋,顾千歌揉了一下她圆圆的脑袋,温声道:“小狗腿子。”

    “妈妈,你讨厌,我给你提鞋你还说我狗腿子。”

    苏子衿道:“我家宝宝懂事。”

    “那是。”

    “你们俩父女真的知道怎么恶心人。”顾千歌大步走了。

    阿姨已经把饭做好了,三人一回家就可以上桌吃饭,苏澈听到声响也从楼上下来了,一身家居服,脑袋上的头发还翘着,显然刚睡醒。

    “棠棠你怎么和爸爸妈妈一起回来了?”

    “我自己的爸妈我怎么不能和他们一起回来了。”

    苏澈一脸莫名其妙,“你吃火药了?火气这么大。”

    “你一天天就知道缩在实验室,就不能去医院帮忙吗?这个时间点你竟然还睡觉了。”

    “谁说我没去,我上午在医院,下午在实验室啊,我也很忙的好不好。”

    也就回家的时候发现父母还没回来,短暂的眯了一会。

    苏心棠知道自己冤枉人了,淡淡地“哦”了一声。

    “还好意思说我,是你不务正业,我一向老实的很。”

    “我也很忙的。”

    “你那是瞎忙活,把时间花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苏子衿一个头两个大,小时候天天和睦的很,怎么长大了还动不动就要吵架,“好啦,好啦,吵什么吵,快吃饭。”

    “老爸,是小棠棠故意找茬?”

    “那你揍她一顿嘛,不要只要吵架,我听到你们的声音我脑仁疼。打一顿她就乖了,你也解气了,这事情就过去了。”

    苏心棠委屈巴巴的看着苏子衿,苏澈也是一脸的疑惑,“老爸,你认真的吗?”

    “当然是认真的,你揍啊,我保证不骂你不打你。”只要你自己舍得就行。

    苏澈一噎,“那还是算了,我这个当哥哥还是要有点容人之量的,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我。”

    “那废什么话,快坐下吃饭。”

    爸爸这个老狐狸,就知道拿捏他,明明知道他不会揍自己的妹妹,非要这么说。

    苏心棠忍不住笑出声来,朝着自家哥哥做了个鬼脸。

    “少得意啊,把我惹急了,我真的会揍人的。”苏澈挥了挥拳头。

    “那我是傻的吗?能站在原地让你揍,苏澈,你想什么呢你。”

    苏澈去掐她的脸,“不得了了,竟然直接叫起你哥哥我的大名了。”

    “名字取了不就是让人叫的吗?凭什么别人叫得,自家亲妹妹反而叫不得了,这是什么道理。”

    “哎呀,你现在嘴巴越来越利索了,你是被人把魂给换走了吗?怎么完全变了一个人,我都快不认识你了。”

    “苏澈,你给我好好说话,你听听你自己说的都是什么话。”苏子衿听不下去了。

    “爸爸,你真没觉得她嘴巴变利索了吗?以前问她三句话她给你回一句,现在她上来就直接骂你三句,出息的很。”

    “你妹妹现在可是经纪人,天天和一些牛鬼蛇神打交道,嘴皮子当然要利索一点,不然要受欺负了。你真的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等我们不在了,你妹妹能指望得上你吗?”

    “当然能了。”

    苏心棠撇撇嘴,“爸爸,你说这些做什么。”

    “这本来就是你们以后会面对的问题,我们当父母的不可能陪你们一辈子。你们是亲兄妹,以后不管发生什么,都应该守望相助。”

    苏澈眨了眨眼睛,“老爸,你这严重了啊,我只是和妹妹斗嘴,你怎么一下子就上升了一个高度,怪吓人的。”

    “就是,我和哥哥关系好着呢。”

    “好啦,吃饭。”

    兄妹俩也不敢再说什么,老爸板着脸的时候,还是很有威严的。

    顾千歌吐槽道:“你一天天怎么跟个精分一样,上一秒怼天怼地的,下一秒就开始伤春悲秋了。”

    “媳妇儿,别拆我台,我在教育两个小屁孩。”

    “我看他们比你都懂事,有什么好教育的。”

    “他们哪里懂事了,一天天的就知道吵架。”

    “小吵小闹增进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