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一炕四女被窝交换全文阅读:宝贝你真的好紧高H

2021-11-15 08:54:51情感专区
“夙夙,我忽然想留在帝都,多陪陪小姑姑和童宝。你就圆我这次的心愿吧。”

战夙便点头:“好吧。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明天我就启程,代你去军事学院。不过,寒宝,军

“夙夙,我忽然想留在帝都,多陪陪小姑姑和童宝。你就圆我这次的心愿吧。”

    战夙便点头:“好吧。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明天我就启程,代你去军事学院。不过,寒宝,军事学院管制严格,我不能在里面待太久,一个月,你必须来换回我。”

    “好的。”寒宝爽快的应下来。

    第二天。

    夙夙以寒宝的身份去跟家人告别。战寒爵和铮翎全身心沉侵在凤仙和严铮千疮百孔的婚姻里,一时不察,也没有发现“寒宝”是夙夙。

    不过正因为如此,让夙夙深刻体会到他好像办了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当初,是他心里洁净,忍受不住严铮舅舅欺骗凤仙姑姑,所以在多次警告无果后,他毅然决然的向姑姑揭秘了舅舅的欺骗。

    他想过这个结果的,可是夙夙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情劫,姑姑一定能挺过去的。

    他来到凤仙的风月小筑,只不过一天不见,凤仙就憔悴得不像话。

    夙夙愧疚的走到她面前,抱歉道:“姑姑,对不起。也许是我处事不周,才让你和舅舅走到今天这步。”

    凤仙呐呐道:“夙夙,你为何要告诉我?”

    如果她不知道严铮那些龌蹉事,也许她还能一直傻呼呼的幸福下去。

    夙夙道:“我以为,姑姑从前能够不畏生死千里追他,如今也能不畏生死丢掉他带给你的苦痛。我以为姑姑比我想象的坚强。”

    姑姑望着愧疚的夙夙,忽然释怀的笑起来。她长呼口气,似乎将心里的所有淤积都一吐为快。然后她故作坚强道:“夙夙,姑姑本来就很坚强的。你做的对,做人呢就应该像你这样,清楚明白的做人,辨是非曲直,你是姑姑的骄傲。”

    夙夙望着凤仙那双哭成鱼泡眼的眼睛,她这些天把所有苦痛都一个人偷偷消化了,离婚前不哭不闹的人,却在离婚后后劲发作。

 文学

当夙夙和姐妹们离开帝都时,童宝和叶枫去机场送他们。目送着夙夙和姐妹们离开,似乎都有心有灵犀般,各自不说诀别的话,仿佛这只是一次小离别似的。

    可是夙夙进入登机口后,却还是没能忍住,徐徐转身。

    却看到童宝似一尊石雕,瞬也不瞬的望着他。可是那双漂亮的眼睛,此刻却是泪流成河。

    “哥哥。”童宝默默的喊道。

    夙夙张开嘴,说了一句沉默的口语。

    “童童,天涯海角,我都想你。记得回家。”

    童宝点头。

    夙夙的身躯消失在机场,童宝哭倒在叶枫怀里。

    “叶枫哥哥,我和夙夙还能再见面吗?”

    叶枫安慰道:“会的,待风声后,多远的距离,我都会送你回家。”

    童宝难过的点头。

    战寒爵和严铮翎,望着儿女难舍难分模样,心里非常难过。

    铮翎的眼眶也红得厉害。她抬眸望着战寒爵,不解的问:“老公,童宝一定要走吗?”

    战寒爵含笑安抚道:“铮翎,每个孩子都是风筝。童宝已经羽翼丰满,把她留在身边,只会消耗她的价值。她属于医学界,属于病人,属于自己,独独不属于我们。”

    战寒爵有瞥了眼旁边的孩子,意味深长道:“不仅仅是童宝,就是我们寒宝,我们的夙夙,我们的女儿们,他们都是蒲公英,会被风带去每个地方。像我们培育的种子,在新的地方各自经受风吹日晒,是成长为一棵苍劲的大树,还是一根常青藤,那都是她们自己的造化。而铮翎,我们做父母的,只有祝福他们。”

    铮翎也知道,孩子们都会离开她,不过迟早而已。

    夙夙坐上飞机后,望着辽阔的天地,心里生起一抹怅然。

    他这一去,时常一个月,回来时童宝已经离开帝都。从此,童宝就是断线的风筝。

    姐妹们把夙夙误会成寒宝,在他耳朵边刮躁不停

夙夙和寒宝的聪敏本来不相上下。可是夙夙心细如尘,寒宝则是对什么都不太上心。就显得夙夙特别少年老成,而且成熟稳重。

    夙夙对几位姐妹道:“平常尽量待在学院,少出来。这座城市的安全系数不比帝都高。”

    姐妹们面面相觑。平常寒宝都是求着她们一起出来玩,可是今儿的寒宝,却有些古怪。

    夙夙意识到自己言多必失,便没有多言,只顾着往前走。

    “呵呵,莫非跟我们来的人,不是寒宝,而是夙夙?”十妹妹笑嘻嘻道。

    若溪望着夙夙笔直的背影,眼底微沉,呵斥十妹:“这话可不能乱说。军事学院管理严格,如果发现寒宝和夙夙掉包,对他们的前程是摧毁的打击。”

    姐妹们赶紧噤若寒蝉。

    夙夙和姐妹们来到军事学院时,若溪有心观察夙夙的言行,以甄别他的身份。

    可是夙夙和寒宝本就是经常互换身份的人,经验老道丰富。

    寒宝早就把军事学院的地图给了夙夙,夙夙记在脑海中。这会进入学院,驾轻就熟的往自己的宿舍的方向走去。

    姐妹们看他淡定如斯,再次面面相觑。也分不清这是寒宝还是夙夙了。

    夙夙来到男生宿舍楼。也许是寒宝的交际能力太强,只要是碰到了学生,他们都会热情的和夙夙打招呼。

    “梓寒。”忽然,一个男生跑过来,一手亲密的搂着夙夙的肩膀。

    夙夙有些不适应,将他的手推开。然后艰难的挤出一个还算璀璨的笑容,“有事?”

    “哎呀,你怎么才来?你不知道,这个假期我们学院可热闹了。几个男老师为了争夺霸王花打起来了。那场比赛简直是精彩绝伦。”

    战夙皱眉,“霸王花?”心里了然,应该就是寒宝最害怕的那个撩人不自知的女老师。

    “谁赢了?”

    “长剑老师赢了。”

    一旁的同学开始讨论老师的流派:“我就知道,练习枪法没用。现在是文明社会,谁会动不动把枪支带在身上?”

    “追妞肯定没有用。不过保命可比那长剑有用多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