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1最新(转过去 趴好 翘高点)全目录阅读

2021-11-15 08:37:36情感专区
一口鲜血便忍不住的从胸前上冲,涌上喉咙,喷了出来。

“蛇后。”

人型的赤练绯烟,也是大姐姐模样,比紫晶香菱更加成熟一点,红色的长发十分洒脱,红色裹胸布,红色

一口鲜血便忍不住的从胸前上冲,涌上喉咙,喷了出来。

    “蛇后。”

    人型的赤练绯烟,也是大姐姐模样,比紫晶香菱更加成熟一点,红色的长发十分洒脱,红色裹胸布,红色热裤,十分火辣。

    她急忙上前,拿来治疗用的五品丹药。

    蛇后服用下去。

    一边调动灵气化开药力滋润全身,稍微喘了一口气。

    张小凡悠悠的说道。

    “你觉得以咋们这情况,要怎么做,才能活着离开这里?”

    “这种时候卖关子?!”赤练绯烟急了。

    墨泉一摆手,说道。

    “出口有邪剑仙,外面有邪魔,天上有安倍龙元,你想说,现如今这里是最为安全的地方?”

    墨泉说道这里,一摇头:“你不了解安倍龙元,既然他敢出手改禁制,那就一定有把握改成功,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现在不就知道了?”

    张小凡指了指头顶。

    几人纷纷将神识探出,透过宫殿,扫向宫殿上空数百米的安倍龙元。

    草薙剑、古老的八咫镜、晶莹剔透的八尺琼勾玉,三神器正围绕着他的周身不断环绕。

    天穹上的灰色的云雾被牵引而来,注入另外两件神器,同时,安倍龙元似乎利用了宫殿的禁制,令其按照自己布下的某种纹络,瞬间覆盖到了整座蓬莱岛。

    繁杂的纹络仅仅只是存在一瞬间,便融于天地之间。

    “这!这不是……”墨泉脸色并不好看。

    “现在我算是知道谁陷害的我了,相比云潭秋师姐你也知道了吧?”

    张小凡看向宫殿阴暗的角落处,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张小凡的云潭秋。

    她似乎是打算在不打扰张小凡的行动下监视他。

    云潭秋同样看到覆盖蓬莱岛的纹络。

    纹路和天塔献祭无数人命的时候一模一样,或者说给人的感觉是一样的。

    “好吧,如果我们能够活着离开的话,我会想办法帮你洗清误会的,算是我之前误会你的歉礼。”青色长裙的云潭秋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言语之中带着浓浓的歉意。

    脸上樱红,有些不好意思,之前误会得那么惨,甚至对张小凡大打出手。

    还想着,要是张小凡不从的话,就打断他的四肢或者是封印住他的实力之类的,将他强行绑回去。

    “总之,对不起!”

    “都是误会,不用太在意。”张小凡一摆手。

    “我懂了,原来是这样么?我知道安倍龙元打算做什么了!”

    墨泉神识扫视外界的情况后,一下子明白了。

    “这个阵法不单单是将活人献祭,还有死去人的魂魄,以及你们有感受到吗?周遭隐约有各种法则在浮现,而后快速消逝,这……这就像是将残魂们的大道法则抽取出来的模样……”

    “他这是打算将我们所有人,包括灵魂献祭,以无数大道法则映入身体,渡入神境!”

    “嘛,相比起被献祭的几百万条无辜人命,献祭数百位强者提高自己的境界,倒也不是那么让人惊讶了。”

    黑雪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生命力在流逝。

    但如今他们的处境就像是墨泉所说的那般窘迫,前后凶狼,后有猛虎。

    跑是跑不掉,打也打不过,几乎就等同于等死了。

    面对这种情况。

    刚离开宫殿的传承者们,那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属于是。

    黑蛇王和蚀九阴跑到一处废墟,动用蛇族能力,蜕皮。

    将刚刚获得的传承剥离到皮肤上面,并蜕下来。

    蜕下来的蛇皮折叠收入储物戒中。

    明显就是担心被邪剑仙发现他们是传承者,而被明显针对。

    鬼知道邪剑仙有没有检测是否是传承者的手段。

    八一彦动用了自家特殊秘法,将自身获得传承的记忆封印得水滴不通,以此来隐藏气息。

    安德森则是动用了光明教会独有的记忆提取法,将这段记忆剥离。

    壬生菊千代暂且放弃了对张小凡,加入到对抗邪魔的战线中,她不仅没有隐藏气息,反而一边战斗,一边修炼,提高对‘道天诀’的感悟,看样子是打算先进入道天诀的第二层。

    至于琼斯、蛇尊等人,则是打算解决邪剑仙再去获取传承。

    他们显然也明白,不将邪剑仙以及安倍龙元干掉的话,得到了传承也没法活着离开。

    无戒找了一处远离战斗,远离宫殿的悬浮石,往里头一躺,吃肉喝酒不停歇,完全就是一副等死的模样,其同门弟子不知何时,竟全部消失了……

    就连内劲巅峰境圆满,天人境圆满的诸位强者面对这种情况也什么都做不到。

    蛇后等人、云潭秋或是黑雪姬等人,才会待在宫殿。

    “所以,你说的办法是什么?”墨泉再度询问道。

    其它人也想知道,纷纷看向了张小凡。

    “别这样带着满满的期待感看我好吧,我只是个天人境后期兼内劲巅峰境中期的小修士而已啊。”

    张小凡无奈的耸了耸肩。

    其余人也明白给与张小凡的期望与压力过大了。

    “不过呢,要是几位前辈能够帮扶一下的话,那情况又不一样了。”

    说着,张小凡转头看向了宫殿深处的玉清君等人。

    四位前辈打坐在玉蒲上,闭目养神。

    众人心里瞪的一声,纷纷想到,果然!鬼点子张小凡怎么会甘于等死?!

    “嗨呀!真要能够做到的话,我们几个老不死的也不用待在这里了,我直接撸起袖子冲上去就将屠浮宫的家伙给锤了!要你们这些良莠不齐,甚至连邪道都有的小家伙干啥用。”

    洒哥当即表示,无聊的他是有在听张小凡等人聊天的。

    “想当年,多少人求着想要加入蓬莱岛,那些个君主的儿子,天门第一亲传,散修至尊啥的,我是一个都看不上啊,没想到会没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洒哥一说起往日,那是一副嘘唏之像。

 文学

“可不是,如今也只能将希望放在这些小娃子身上咯。”

    三爷叹气一声,这一声叹气悠长无比。

    “还是有几个好苗子的。”玉清君也睁开眼睛。

    “小子,你想要的东西,我们几个老家伙怕是给不了咯,不如说,真要有能够打破如今这种情况的宝贝的话,给那个秃子不是更好吗?”

    “他可是你们之中境界最高的。”

    毛老撇了一眼远处的张小凡,说道。

    无戒确实是所有人中境界最高的,天人境圆满。

    只是,相比起其它同境界的修士,那是一点高人风范,气质,气度都没有,很容易让人忽视他的实力。

    张小凡一下子就领悟了毛老这句话和这个眼神。

    “那可不好说啊,那和尚一看,就不像是会为了蓬莱岛而战的模样,现在这般窘迫的境界,怕不是有什么后手,随便找个了地方躲起来了吧。”

    “说到守护、好战之人,那个拿剑的小姑娘就不错,现在还加入到邪魔的战场中。”

    玉清君忽然说道。

    黑雪姬等人意识到了什么,个个十分安静。

    “不不不。”

    张小凡连连摆手:“壬生菊千代那家伙,作为单纯的传承者来说,十分不错这没什么问题。

    但这恰恰是她的局限所在,这个人就一根筋,只知道一言不合就拔剑,这种人在外界可不好混,很容易到处受排挤。

    真要有一天被人逼问交出传承,必然是会选择自尽的那种类型。

    那这就不符合前辈们想要将道天诀传下去,并且发扬光大,重现蓬莱岛昔日荣光,剿灭屠浮宫的想法了。”

    “你小子不错啊!能看出这么多,我早就觉得你很不简单,一看就是那种会到处在圣地掳掠圣女的那种家伙。”

    洒哥一拍大腿,直呼张小凡内行。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圣女黑雪姬,当即就是笑盈盈的看向了张小凡。

    “前辈所说的,真的很准,你觉得呢?”

    “小凡哥哥……”砂糖一脸难受。

    “哼!这一点要减分。”云潭秋嘀咕着什么。

    “但是!”

    三爷接着说道:“比起你的话,那几个看上去十分有修养,大门派的来人,以及你身边那几位蛇族,以及先前的那几条男蛇,实力高强,背景强硬。”

    “只要能够离开这里的话,必然能够快速让蓬莱岛发扬光大不是么?”

    另外三位前辈有意无意的盯着张小凡。

    “那可不是。”

    张小凡表示赞同。

    但几位前辈可不会相信他想说的就这么点!

    “先不论墨泉和她的蛇巢,本就是与世无争的心态,蛇殿、光明教会、还有设计以几百万人性命为代价的霓虹联合会,就算这些家伙真的能够活着离开这里,日后能够将道天诀发扬光大。”

    “想必数百上千年后会变成这种情况。”

    “光明教会会主,天资纵横当代,专研出‘xx诀’,天下第一功法之类的。”

    “几位前辈应该知道我的意思了吧。”

    人都是自私的,而有些容易忘恩负义的人更是如此。

    “那我们怎么知道你就不会这样呢?”毛老眼神炯炯有神,像是要将张小凡给看穿。

    “我看你小子也不像是有野心开宗立派之人。”洒哥一手抵额,一摇头道。

    “前辈们说的没错。”

    张小凡也没啥好隐藏的:“我确实没有开宗立派的想法,喜无拘无束,但是晚辈可以帮几位前辈物色一下有这种资质的年轻人啊。”

    张小凡说的,那是掏心掏肺。

    “呸!!你这小子说的,那是真不要脸啊!不就是找个徒弟传下‘道天诀’呗,好处都被你,名声也是一点不差,事情也不用干,空手套白狼都没你套得狠。”

    洒哥当即就呸了一声。

    玉清君:这……

    毛老:玉清君肯定是想说,你这不要脸的程度真是有一手的。

    三爷:这个性,让我想起一位老友啊。

    听上去,张小凡是想要从几位前辈身上牟取好处,但黑雪姬、砂糖和蛇后等人越听越觉得奇怪。

    难不成这几位前辈是真的有什么后手?

    但要是成功解决这次问题的话,其它传承者应该也能够离开啊。

    为什么听上去,像是继承了‘道天诀’的众人,继承的并不是‘道天诀’一样……

    不过没有人开口打扰,都安安静静的听着。

    “几位前辈此言差矣啊。”

    张小凡摇了摇头:“要是你们跟着我的话,我一边物色传承者,你们也能够看看挑的是什么人啊,不满意还能包退换不是?

    而且还能够监视我有没有好好干活。

    这波,是双赢啊。”

    嘶……

    洒哥当即就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帅气都顾不上了。

    “好家伙……你是真滴狠呐……”

    玉清君也有些惊讶了:“你什么时候意识到,我们是可以离开这座宫殿的?”

    来到这里修士,几乎都是默认他们没法离开。

    或者说,基本都是认为,他们四人的残魂能够留存到如今,绝对是因为宫殿本身,一离开就等于灭亡,但实际上并不完全是这样,这小子到底是怎么看穿这件事的……

    “什么!”

    墨泉等人也惊讶了。

    他们知道蓬莱岛很强,但竟然能够强大到这种程度么?

    真的能够存活上千年,还能够到处跑的……

    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这不就和长生无异了么……

    “刚刚。”

    张小凡笑了笑:“禁制产生了波动,让我意识到了这件事,对了,忘了说,我还是一个阵法师,不过,先前因为接触过好几个禁制,因为一些特殊关系,瞥到到禁制本身的结构,所以或多或少有些了解。”

    特殊关系,当然是指的八咫镜。

    八咫镜破解诸多阵法的方式、手法、模式,十分的先进。

    放在禁制上也是同样适用的。

    虽然他没法亲手制作,或者破解禁制,但至少有了那么一些了解。

    加上他一直盯着头顶上安倍龙元的动作,他是如何入侵禁制、如何破解,他都牢牢记在脑海中。

    恰好,观测到禁制波动的时候,意识到几位前辈的残魂藏匿之处,并不是和宫殿相连结,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