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嗯~教官你好硬~不要了|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杜芳婷

2021-11-15 08:34:42情感专区
阮湘挖了一些到另一个盆里,加入白糖和猪油,这样可以增加香味天,她使劲的搅拌均匀。

  为了口感更加细腻,阮湘用铁筛子给它过滤了一遍,用使劲团了团,摆放在案板上备用。

  把

阮湘挖了一些到另一个盆里,加入白糖和猪油,这样可以增加香味天,她使劲的搅拌均匀。

  为了口感更加细腻,阮湘用铁筛子给它过滤了一遍,用使劲团了团,摆放在案板上备用。

  把醒好的水油皮放到案板上,用抻开,放入油酥,按紧,在收口捏拢,油酥皮就做好了!

  再用擀面杖轻轻的把油酥皮擀开,擀成一个大薄片,从一端卷慢慢卷起来,开始揉搓,搓的又细又长就行,再用菜刀切成同等大小的面挤子。

  两面切口收拢,用擀面杖擀成小片状,柳氏接过面片,放入板栗馅,用左虎口捏紧,右不停的转圈,这样收口,就不会露馅。

  收好口之后,用团一团,放在案板上,轻轻一压,压成饼状。

  鳌子提前预热,倒入菜籽油,先把面饼两面煎至金黄,盖上盖子,捂上两三分钟,再翻一次面,同样也捂上两三分钟,这样开回两三次就可以了。

  也就是整个饼体都鼓起来,边缘没有生面,这就熟透了,不盖盖子再烙一会儿,控油,这样吃起来更加的香甜美味。

  “怪不得店里卖的那么贵,这又是白糖,又是猪油的!”柳氏再次感叹道。

  这酥饼用轻轻一掰,便开始掉渣了,阮湘满意的点点头。

  阮湘一边吃着,一边把剁碎的栗子,随意的压了压,这个不用太过细腻了,不然口感没有层次感。

  第二步就是加入白糖、糯米粉,继续少量多次倒入牛奶,这牛奶是王满囤特意去村里挤的,本来是煮了给两个孩子喝的,阮湘临时征用了!

  搅拌均匀之后,阮湘把它在里团成一个个小团,再用压成饼状,栗子饼表面沾上清水,这样芝麻就可以更好的粘连在一起,用用力的压一压,多沾点芝麻。

  鳌子比刚才多放点油就行,六成油温,还是两面煎至金黄,把饼捞出放入小筛子里,控油。

  “这个饼,放凉了才好吃!”阮湘解释道。

  “那就放放!”大伙也没什么意见。

  这种饼是掰开四周是粘连在一起的,糯糯的感觉,吃起来真是毫不抵抗力。

  “好了,我把红薯也压成泥了!”王小麦觉得自己的都开始有些抖了!

  看得阮湘直乐呵:“辛苦他叔了,一会回家给孩子们带上一些,让他们也尝尝我的艺!”

  想到家里的孩子们,王小麦也不推辞,坐在一边休息去了!

  阮湘把红薯泥、栗子泥、白糖混在一起,加入三个蛋黄,猪油,和一点牛奶。

  搅拌均匀之后,放入模具,这次她用的是一个荷叶状的模具,看起来也是赏心悦目。

  脱模,晾好,在洒上一些白芝麻,油温六成热,煎至两面金黄。

  本来是需要烤箱的,可家里没有,临时搭建也要几天,阮湘心里急,就这样凑合着吃了吧!

  这桶里还剩了二三十斤,已经煮好的板栗,阮湘拿出一个大点的碗来,放入些许白糖、猪油,用水搅拌均匀,也就是把糖化开为止。

  给板栗均匀浇上汤汁,王满囤在院里临时支了一个小灶台,这会上面的铁盘已经烧的有些烫了,阮湘把板栗倒进铁盘里,慢慢烤着。

  “爹,你看着翻翻它!”阮湘对王满囤叮咛道。

  “省得了!忙你的去吧,这有我呢!”

  “好。”

  阮湘让柳氏找来油纸包,麻溜的用麻绳捆绑成一个个小包,整齐的摆放在案板上,又拿出背篓,一包包的分好。

  她满意的点着头,回头对小麦说道:“小麦,这些你带回家,给我叔和孩子们尝尝!”

  “送完之后,你在回来,麻烦你替我跑一趟,给我娘家、福掌柜送去!”

  “嫂子,这说的哪里的话,用我就直说,我没二话的!”小麦啪啪的拍着胸膛。

  “那行,我就不客气了!你看这些……”

  “这几包就送给高中人、马大姐和周屠户三家。”

  “娘,我来收拾厨房,你去把这几包给柱子媳妇带去!”

  “哦,对了,我还是再拿上一簸箕吧,去对面,给帮工们尝尝,就当是犒劳大家一下,我算算,咱家现在有二十六个帮工的,一人三块,七十八块!”

  “娘,你说能成不,大家会不会嫌少?”阮湘又有些犹豫!

 文学

不能,咱家现在帮工的那些人,都有口碑的,不是那些乱嚼舌根,眼红有毛病的缺德鬼!”柳氏摆说道。

  “啊!我把这茬给忘了!”

  “嗯,那咱娘俩就分开,回来收拾也行!这东西给我觉得趁着热乎劲吃着,比较有感觉!”

  “哎,好的,娘!”

  这柳氏回来的时候里还提着一个篮子:“柱子媳妇太客气了,非得给我装了一篮子果子,这……”

  这有来有往才是长久之道。

  婆媳两个洗了果子,正亲亲热热的谈论着,大门被拍的啪啪作响,阮湘有些不大高兴,听着像王家那伙人人,这都快天黑了,真是烦人。

  大黄疯狂的向门外狂吠:“汪汪汪~”。

  “有事吗?”这离得近了,阮湘听出来,这是王鹰的声音,她连大哥都懒得称呼。

  王鹰满头大汗,足无措的现在门外向里望去:“弟妹,大伯在家不?”

  阮湘真的想说不在家:“在呢,有事吗?”

  这王鹰一听,用力的把阮湘推到一边,准备硬闯进去,阮湘一个没注意,打了个踉跄,她心里顿时火冒三丈。

  “你想干什么!”她柳眉倒竖呵斥道。

  “我有事,弟妹,对不住,大伯,大伯在家吗?大伯,我是王鹰,我有事找你!”王鹰态度还行,可能是太着急了,他作揖求助道。

  “弟妹,你把狗看住,行吗?”

  阮湘看他神色焦急,又感觉似乎他浑身笼罩着悲切的气息,便有些不好意思,她蹲下安抚着大黄:“进去说吧!”

  王鹰大步流星的就往屋里跑去,王满仓正在后院劈柴呢!听着前院有人喊他大伯,以为是王大麦兄弟谁呢。

  他答应了一声:“我在后院呢,啥事呀?”

  王鹰听着回应,喜极而泣,忙马不停蹄的奔了过去。

  “大伯!”一见到王满囤,王鹰就抽噎着跪了下来。

  “大伯,求求你救救我媳妇吧!”

  “啥?”王满囤一头雾水。

  “有事,起来说!跪着,像什么样子!”王满囤冷哼一声。

  说实话,他真心看不上二弟这邪个儿子,个个没什么主见,和他爹一样,被个泼妇指着鼻子往前走。

  “大伯,救救我媳妇,不,救救我媳妇肚子里孩子!”王鹰此时也是六神无主,心乱如麻。

  “我又不是大夫,你这是发薏症了?”王满囤没好气的说道,“媳妇孩子有问题,快去请大夫去!我是能看病咋的?”

  这王满囤估计是一时没反应过来!王鹰明显就是要钱来了,他还以为人家傻呢。

  王鹰此时不知道怎么开口,真是羞愧!

  他摸了一把眼泪,嘴边的话转了又转,咬着牙,眼睛一闭:“大伯,大夫我请了,可回春堂的陈大夫说是要人参下药,而且不能低于五十年份的!”

  说到这里,他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大伯,家里没钱了!”

  “大伯,你借借我吧,我一定会还的!大伯!”王鹰泪流满面,想起躺在炕上的妻儿心如刀绞。

  “大伯……”他一遍又一遍嗑着头。

  王满囤大概明白了,只是他不想掏这个钱。

  “小鹰啊,不是大伯不借给你,家里那么多地,这些年来没攒到钱?”

  “俗话说救急不救穷,你这事是大事,可你娘真没钱,还是舍不得拿出来?”王满囤质疑道。

  “还是你娘又想来坑我?哼~”一想到这里,王满囤也生气了。

  “大伯~”王鹰一怔,突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他记得媳妇摔倒之后,他娘忙张罗着让他找大夫,对了,妮儿是他娘的亲侄女呢。

  大夫请来之后,说是要人参下药,一副药就的二十两,最少要喝五副。

  这么大一笔银子,王鹰回忆道,他娘那是时候……像是难以相信,迫不及待的跑回屋,抱了钱匣子出来,只是匣子里零零碎碎加起来,只有十七两,一副要钱都不够。

  他娘坐在地上哭天抹泪的,当下挣扎着让自己去把地卖了,可这东西它不能卖呀,就是自己想卖,其他几个兄弟会答应吗?

  他都绝望了,是三弟妹偷偷提醒他,说是大伯靠得住。

  “大伯,我娘没钱,真的,我看了!”王鹰双腿挨挨着地,往前蹭了蹭,他扒主王满囤的小腿。

  王满囤挑了挑眉:“真没有?怎么这么不相信呢!”

  “也罢,”王满囤丢下里的斧头,拍拍灰尘。

  “小鹰,不是大伯不帮你,只是大伯也有心无力,我前几年是有钱,可去年出了一场祸事,家底都赔光了,我和你伯娘,现在还要靠你弟妹养着呢。”

“弟妹有钱!”王鹰脱口而出的话,让后面的阮湘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王满囤也是气不打一出来,这些人这一天天的,净是盯着自家的了。

  “你弟妹也没钱!”他语气冷硬,直接回绝道。

  “怎么可能,弟妹在镇上开了那么大的店,村里还有作坊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