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胖熊粗大下身|明明说好只蹭蹭的第10话

2021-11-15 08:15:57情感专区
不过木老大和郭桃花还不一样,木老大只会比郭桃花所图更大。

  但她暂时还想不到木老大到底在图谋些什么。

  即使这边的风俗是嫁女能的一笔彩礼,但那也是自家的事,和一个

不过木老大和郭桃花还不一样,木老大只会比郭桃花所图更大。

  但她暂时还想不到木老大到底在图谋些什么。

  即使这边的风俗是嫁女能的一笔彩礼,但那也是自家的事,和一个大伯,尤其是不怎么联系的大伯没有任何关系。

  难道木老大是想把她嫁给某个娶不到媳妇的男人做人情?

  那也得她愿意才行,她不愿意谁也不能强迫她。

  木婉青摇摇头,回过神来,发现刘氏和木婉茹都看着她,“还有什么事吗?”

  刘氏一脸纠结,欲言又止,“青姐儿啊,其实你大伯说的也没错。有他帮忙的话,你也能找到更好些的亲事。”

  木婉青静静地看着刘氏,“有好的亲事他自然会留给堂姐。

  再者,我们两家一向不亲近,你觉得他会是出于好心才这么做的吗?

  如果是,之前我们过不下去的时候为什么他不来,而是要在我们过的好好的时候上门来提这件事?”

  刘氏表情顿时有些讪讪的。她一向怯弱,也不会用最坏的心思揣测别人,即使这事确实蹊跷,但也同样很诱人。

  “你堂姐已经有一门好亲事了。你大伯说是想让你一并嫁去镇上,姊妹两个也好有个照应。”

  木婉柔已经有亲事了?

  木婉青脑海中率先出现的是木婉柔在洪家医馆前行医的身影,木婉柔可不像是需要照应的人。

  再者,她也并不想和谁互相照应。

  “这事不用再提了,我不会答应的。”

  刘氏于是不再说话,其实她已经接受了木婉青说等条件好些了再考虑婚嫁的说法,只是木老大的到来让之前的想法又死灰复燃了片刻,被木婉青再次坚决的拒绝掉,她也彻底歇了这份心思。

  “那这事便算了吧。帕子今日已经全绣好了,我去给你拿来。”

  刘氏如今绣帕子也渐渐找到感觉了,绣的又快又好,日后要靠这个吃饭不难。

  木婉青点了头,她明日确实有去镇上的打算,可以顺带着把帕子也送去。

  只是她总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似乎要出什么事一般。

  ……

  第二天一早,木婉青在去镇上的牛车上,遇到了返家的木老大。

  木老大惊讶地说,“青姐儿要去镇上?怎么不早和大伯说,大伯带你一起去。”

  更让他惊讶的是旁边人的回答,“哪里用得着你带,她这个月可没少去镇上呢。”

  木老大忽然觉得有哪里出了问题,木婉青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不知道他女儿知不知道这一点。

  他有预感,如果是他眼前的这个木婉青,他们的计划或许要出岔子。

  得快点把木婉青的变化告诉他女儿,让她拿个主意才行!

  彼此都没什么交流的欲望,两人算是相安无事的度过这一程,到了镇上就分道扬镳了。

  表面如此,实际木老大故意先走,又折回来悄悄跟在木婉青身后想看她到镇上做什么,直到木婉青的身影消失在拥挤的集市中,才不得不返回家中。

  一回到家,他便立刻派人去洪家医馆叫他女儿木婉柔回来。

  木婉柔回来的时候面上看不出什么来,心中却是不悦的。

  木老大总是随意的派人去医馆找她,医馆里的人对此已经有些意见了。她曾委婉的对木老大提过,但木老大根本不以为意。

  和粗鲁低俗的人,是讲不通道理的。

  好在,她不会在这种环境中呆太久了。

  “父亲怎么又这般急着叫我回来?是二叔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吗?”

  木老大连忙把木婉青的变化,连着他的担心一并说了出来。

  木婉柔原本不在意的表情渐渐消失,变得严肃起来,听完木老大的话,她皱着眉头陷入了思考中。

  木老大等了一会儿不见她说话,立刻出声催促,并不管她是不是在思考。好像只要说出问题,她就该立刻拿出完美的解决办法一般。

  木婉柔平复了下情绪,说道,“这不是件好事吗?父亲为什么不安?”

  “好事?”

  木婉柔点头,“木婉青漂亮,自然更能得到娄仓的喜爱,说话也会更有分量,自然我们就会越安全。

  至于她聪不聪明,想不想要这门亲事,这不是她能决定的,也不必我们操心,自有二叔和娄仓去解决。

  二叔不肯放过到手的钱财,娄仓不肯放过到手的美人,只需要要有人将消息递给他们再稍稍引导一番罢了。

  事情总能成的。

  婉青堂妹一个农女,就是不愿意,又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到最后即便真的不成,找几个地痞夜里悄悄地把人掳去,生米煮成熟饭,不成也成了。

  反正对她来说,这也不是件坏事。

  木老大细细一琢磨,“好像也是这么一回事,是我被她的转变惊到了,她实在是和以前不太一样。”

  木婉柔笑了笑,“父亲从前便不怎么关注家里的姊妹,乍然间关注了自然会觉得不同。而且,婉青堂妹原本就很漂亮,只是性子太过内向了,旁人发现不了罢了。”

  木老大被这么一说,到真觉得有几分道理,不然说不过去木婉青乍然变漂亮这回事。于是也不再纠结这些,吐槽起其他事情来。

  “要不是为了这事,我才不愿意回木家村。你二叔这个人,眼皮子忒钱,算计到家了。

  我一回去便有一个烂摊子等着,原本说好的账房先生的活计也是假的。

  最气人的还把我准备好的送给你三叔一家打好关系的礼物扣了大半,害我带着被挑剩的那些去,人家都没当回事。

  又不是没给他们准备,真是……

  还有你祖母,也是越老越糊涂了,竟然把体己钱全给了你二叔用,那跟丢到水里有什么区别,最后还不是得我们出这个钱……”

  木老大狠狠说了一通,最后又把问题转了回来,“这都快半个月了,你怎么还天天往洪家医馆跑?

  不是做个样子赚个名声就可以了吗?怎么还真打算去医馆做女医啊,温家那边万一有意见怎么办?”

  木婉柔浅浅笑着,“父亲不必担心,就快结束了。很快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名声了。”

  这些天来,洪家医馆的人已经将镇上这异常的风寒症情况摸清了。

  这病症并不算难治,只要早期得到有效的治疗,就很快会好起来。但如果没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就会有性命之忧。

  不查不知道,镇上这一个多月来竟然有三十多人死于这异常的风寒症。而且,病重的人还不在少数!

  洪家医馆已经开始研究病例,寻找治疗之法。

  她更是足够细心,在这些天的走访中,还发现了些别的东西。

  譬如,有个又偏又小的小医馆周围,几乎没有风寒症的重症病人,也没有病死的人。

  她多注意了一阵,竟然发现这家医馆并非没有风寒症病人,而是病人都好了起来,且好起来用的时间也很短。

  原先她以为是医馆有医术高明的大夫用了更好的药方,谁知出钱调查了几个病人拿到的草药和药方后,她发现,药方都是一样的。

  而唯一的不同是,草药的用量是减半的。减半草药用量的结果非但没有让药效减半,反而比正常草药用量的效果还好!

  这说明,问题出在草药上。

  她已经花钱买通几人帮她留意济民医馆的草药来源,也已经打听到之前为济民医馆提供草药药农的名字了,正打算花钱从这些药农手中大量收购草药,好囤积起来。

  这发现她还没有告诉别人,她要等到一个更正式、更危急、更能反映出她贡献的场合,来说出这个发现,以此来获得她想要的重视和名声。

  不过,眼下她还有一个问题要解决。

  “父亲,家中还有多少余钱可动用?”

 文学

木婉青在集市上转了转,确定甩开木老大之后才朝着徐婆婆摊位的方向走去。

  她早就发现木老大在跟踪她了,木老大的跟踪简直称得上是拙略,一般人细心些都发现的了,更何况是她。

  但这也说明,木老大对她的情况上心了。

  这是她不想看到的事情,没想到在镇上避了木婉柔那么长时间,到头来让木老大回了木家村发现了这一切。

  不过虽然有些麻烦,但也在意料之中。被发现是必然的结果,只是时间早晚的差别罢了。

  现下这情况不算好,但也没有之前预料的那般坏,至少没有生父木老三搅局不是?

  木老大只是一个不怎么联系的大伯,就是想做些什么,也有限的很。

  再者,她和木老三有因果关系在,但是和木老大那点因果就几乎可以忽视掉了,若是木老大主动害她,她可以没有任何顾忌的动手反击。

  这么一想,倒也没什么。

  生活总是会遇到各种麻烦的,正确的应对方式是去解决麻烦,而不是抱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麻烦。

  木婉青转过街角,看到了早就等在那里的老张头和徐婆婆。

  两人照旧买下她带着的莲蓬,老张头还颇为惋惜,她没带生姜来。

  徐婆婆在一旁插嘴道,“许是卖完了吧。青丫头,这莲蓬不会过些天也没有了吧。我和我孙女都爱吃这东西。要是以后吃不上了,那可真是……”

  木婉青若有所思,答道,“有是自然还有的,只是不多,像现在这般偶尔来卖一点倒还能卖上一段时间。”

  她被木老大盯上,以后再这般频繁的来镇上卖东西是有些不妥了,而且她确实也该想想别的办法,一直把时间浪费在往返镇上卖东西也不符合她的做事风格。

  只靠刘氏绣帕子赚的那点钱并不能支持他们一家的正常生活,也不能让他们生活的更有底气。

  她需要一条不必她出面便能赚钱的法子。

  比如,开一家铺子之类的。

  “青丫头,青丫头?”

  木婉青被徐婆婆的叫声唤醒,徐婆婆正和她说话,“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你这次送来的帕子比上次好上不少,上次只有四块绣的还不错,这次数目翻了一倍足够八块绣的不错了。

  按上次说好的价格,一共是一百四十铜钱。”

  木婉青接过铜钱和新的空白帕子,告别两个老人,去找了苗青。

  这次她带了些价贵的百枝来,虽只有四五斤的,但是在苗青那般也能卖上几两银子。

  苗青的神秘买家看起来比济民医馆阔绰多了,把草药高价卖给他们,她一点都不虚。

  果然,苗青一见她又急又喜,“木姑娘,你终于又来买草药了!等你许久了。”

  只是在见到那了了几斤草药的时候,苗青表情又变得很是失望,他叹了口气。

  “木姑娘,我们商量下行不行,你要是对草药的价格不满意,可以提出来,只要以后多卖些草药给我就成。

  济民医馆的草药价格出的不会比我还高,为什么你卖给他们那么多,只卖给我这一点点呢?”

  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苗青非常不理解木婉青明明能赚更多却不这么做是为什么。

  难道是和济民医馆那群人一样,有着什么宁愿自己不赚钱也要给更多治病的所谓情怀在?

  要真是这样,那可难办了,济民医馆那群人是说不通的。他开了高价想从济民医馆买些草药出来,结果价格都开到现在草药价格的两倍了,那群人依旧无动于衷,丁点不卖。

  济民医馆那群人可以放着钱不赚,但是他不行。

  “木姑娘,你有什么条件,可以说给我听。”

  木婉青笑笑,她并不是什么善心人。

  当初只是觉得和济民医馆合作更稳妥,不会有什么麻烦,后来则是觉得和济民医馆的人相处比较简单、愉快,也就懒得再去找别家了,麻烦。

  如果有不麻烦且能赚钱的买家,她也是很愿意的。

  这也是她今天来找苗青的原因,没去济民医馆的原因。

  经过这段时间对苗青的观察,苗青已经初步通过了她的考验。

  她平淡地说道,“我想知道那个出高价收买草药的买家是谁。”

  苗青一噎,下意识地就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这一直是他的底线,不让他的买家和卖家知道彼此的存在,避免双方踢开他直接交易。

  但是他看着木婉青,平淡的表情下有一双坚定的眼睛,仿佛在告诉他,如果他不回答这个问题,接下来就一切都不必谈了。

  苗青脑海中飞速衡量着得失。

  拒绝,那么他就不能再从木婉青这里买到草药,济民医馆也不会卖给他,他就不能从中赚到钱,这不能接受。

  答应,那么他就有可能会被木婉青踢开,依旧赚不到钱。还有一种可能,是木婉青并不会踢开他,这样他们都有钱赚。

  人心难测。

  苗青终于做出决定,“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保证以后还会卖草药给我。”

  木婉青点头。

  苗青无奈地说道,“是温家。”

  “温家?”

  木婉青皱眉,这个温家怎么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哪个温家?”

  苗青吃了一惊,但随即心中窃喜,木婉青连温家都不知道,可见对镇上情况了解实在不多,这样她踢开自己的可能又低了几分。

  他不相信说出来的承诺,但相信亲眼见到的事实和利益。

  “就是镇上最富有的那个温家,在整个临渭郡都很有名气的。”

  木婉青一脸茫然。

  苗青一噎,继续说道,“就是那个前些天要给家里少爷娶命格贵重的妻子的那家人,在镇上很是掀起了一番测命格的风潮。你的年纪相当,难道没有去测过命格吗?”

  木婉青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觉得熟悉,却没想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原来这阵子测命格、定亲事的风潮都是这温家带起来的,算起来给她添了不少麻烦。

  没想到这草药的神秘买家就是温家。

  该说不愧是镇上最富有的人家,果然财大气粗吗?

  只是她心中存有怀疑,“温家为什么要用这么高的价格来收购草药?”

  苗青回答道,“温家收购草药的价格一直是比市价高一些的,品质好的草药更是会出到外面价格的一两倍。就是知道这一点,我当时才会带着草药去那边碰运气的。”

  “温家是可靠的交易对象吗?”

  “可靠,太可靠了。要是温家不可靠,那镇上就没什么可靠的了。”

  木婉青紧紧盯着苗青的眼睛,从苗青的反应来看,他没有说谎。

  那么,卖草药给温家应该是可行的。

  只是,具体怎么卖草药,需要改变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