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一边写作业一边c_跪着后门被开发

2021-11-13 17:03:18情感专区
听到姐姐这个称呼,心里暖意上来了,上前将墨离拉了起来,用纸巾擦了擦她那脸上的泪水,看得出很害怕。

  “去医院吧,不管最后如何,你放心,我们都会陪你一起度过的。”

听到姐姐这个称呼,心里暖意上来了,上前将墨离拉了起来,用纸巾擦了擦她那脸上的泪水,看得出很害怕。

  “去医院吧,不管最后如何,你放心,我们都会陪你一起度过的。”

  “要是真的有宝宝了呢?我害怕,能不能不生......”墨离身体发抖着,显然是害怕的,尤其是欧阳馨蕊抱着墨离的时候,身体发颤的更厉害了。

  她毕竟是墨家的掌上明珠,从小被墨池保护的很好,也没有经历过什么残忍的事情,只要是一点点事情,她就害怕的不行。

  看着女孩脸上的恐惧,也许这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怀孕到生产吧,不由得在心里叹息一声,多么纯洁的一个女孩啊,只可惜被当年的事情给磨灭了。

  好不容易恢复到人的气息,又为了怀孕的事情不由的被自己哥哥带去医院检查。

  “每个女人都会经历的,如果你不想生也可以打掉,生孩子是你的自由,所以......现在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也是为了你好,你的身体有什么事情,你哥哥不担心吗?”

  “就算你哥哥不管,那么叶棠呢?你不管了吗?”

  原本墨离还没有勇气去医院检查,但是听到叶棠这个名字的时候,好像心中有了一把希望在她的身上燃起,瞬时间有了足够的勇气。

  好像对于墨离来说,叶棠就是她的希望,是她的唯一!

  欧阳馨蕊见她同意了,对着门口的墨池眨了眨眼睛,然后让他准备车子去。

  很快,墨离被欧阳馨蕊拉着坐进了车子里,一辆宾利开出了宅院,陪同的只有大人,孩子则由着保姆看管,而且墨燃也大了,倒是也不担心墨燃会闹腾,会尽心的照顾自己的弟弟。

  市中心人民医院,墨离坐在妇产科里等待结果。

  一系列的检查都完成以后,墨离的心是慌的,原本她想说让家庭医生来检查一下好了,可墨池不会同意,直接带到医院,却脸红的碰到了欧阳瑞泽。

  这个所谓的亲家,墨家与欧阳家还有叶家,如今都是亲家了。

  欧阳瑞泽让妇产科的医生看顾一下墨离,此刻他有一场手术,暂时无暇他顾,如果只是普通的怀孕检查,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陈医生拿着报告单看了看墨离,坐在椅子上,叹了一口气,又看了看墨离。

  要知道,医生若是叹了气,患者心里总是不太舒服。

  欧阳馨蕊快要被这陈医生给吓破胆了,“陈医生,你叹气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什么啊?”陈医生似笑非笑的说道。

  “那你叹气做什么?”欧阳馨蕊显然是有些急了,没事不要老是叹气好吗!

  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的!

  陈医生看了看报告,抬起头哀怨的看着欧阳馨蕊,“我只是累了,叹个气。”

  靠!

  欧阳馨蕊真的很想把眼前这个医生拎出来揍一顿!

  说话大喘气的!

  墨池在旁边一言一行都关注了自己的小女人,嘴角微微上扬,笑了起来,很久没有看到她这么任性的样子了,还真是有些可爱!

  这个时候都忘记了,他们是来医院要做什么的。

  墨离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沉默不语,眼睛都是通红的,期待着不是预想的那个结果。

  而此时叶棠还不知道墨离的情况,可能一旦确定下来,叶棠会第一时间放下手里的工作赶回来,到那个时候,叶棠会不会让她生下来呢?

  “小姑娘,结婚了没?”陈医生推了推脸上的眼镜,看了看墨离。

  墨离愣了一下,迟疑了,然后说,“算结婚了吧。”

  “什么叫算?”陈医生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结果,结了就结,没结就没结,什么叫算结婚了?

  墨烨这时候替姐姐说,“结婚了。”

  墨离有些愣了神,还是第一次看到弟弟这个袒护自己,或者说,他的样子快让姐姐认不出来了。

  陈医生点点头,看了一下,“嗯......上面显示已经怀孕了,小姑娘,打算生么?”

  这算是什么问题?

  墨池听到这个问题,脸一下子就沉了,黑的有些可怕。

  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医生给孕妇这个建议的,立马牵起墨离的手,说,“陈医生,应该没问题了吧,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少吃油腻的,吃一些对孕妇健康的食物,比如清粥等,还有安胎药也得吃。”

  “明白了。”

  说着,墨池将妹妹拉了起来,离开了办公室,这个时候,欧阳瑞泽刚做完手术出来,然后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询问,“怎么说?”

  “怀了。”墨池淡漠的说了一句,显然他对刚刚陈医生说的好颇有不满。

  欧阳瑞泽接过报告单,怀孕的周期还没有一个月,应该还很小,但是看着墨池脸上忧郁的表情,似乎非常不高兴,又看了看欧阳馨蕊,“吵架了?”

  欧阳瑞泽顿时脑子有点疼,这才刚过几年好日子啊,怎么又吵架了,不是说和好的情侣结婚后婚姻美满了,怎么......

  刚要跟墨池说些什么的时候,欧阳馨蕊跺了剁脚,说,“哥,你能不能说点好的啊,什么叫又吵架了,我们就没吵过架好吗,别什么事情都往我身上看。”

  “......”墨池在那一脸沉默,没有说话。

  的确,结婚后的的确确没有吵过架,尤其是有了孩子......

  只是现在的事情,不是围绕着欧阳馨蕊的,而是围绕着墨离,他看了看自己的妹妹......

  手微微捏住,看着自己妹妹又看着欧阳瑞泽,埋怨道,“你们这里的医生是不是欠扁啊,我差点就打上去了。”

  “怎么了?”欧阳瑞泽问。

  “什么叫做要不要生啊,哪有医生劝孕妇打孩子的?”墨池说道。

  欧阳瑞泽一听,便明白了怎么回事,叹了一声,说,“这是医生对每个孕妇都能想到的问题,毕竟不是每个孕妇都是结婚的,也不是每个孕妇都是想要孩子的。”

  “未免发生意外,所以医生才会关心的问一句要不要生下来,你不要误解了。”

  欧阳瑞泽一番解释下来,墨池脸色好了点,也就没有那么的难看了。

  他也知道墨池的性子,也就没往那想,只是看着上面的报告单,然后又看了看墨离,“要跟叶棠说吗,这可是你们的第一个孩子。”

  墨离脸色煞白,将欧阳瑞泽手里的报告捏在了自己的手里,有些颤抖,“我自己说吧,毕竟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而且......我还没准备做一个母亲。”墨离是带着私心的,不知道为什么,暂时还不想要这个孩子,如果真的要了......一辈子都要为了孩子委曲求全。

  全场愣住了,被墨离这句话给震惊了,尤其是欧阳瑞泽,原本他以为,女人只要怀孕了,会把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可是现在呢,并不是这样的。

  至少,墨离并不是所有女人的例子,她只想要她想要的一切,也不会为了孩子委屈自己。

  这就是新代女性的独立,她想要一切自由,一切自己想要的!

  或许,叶棠会难过吧,毕竟那也是他的孩子......

  “真的吗?你不会后悔?”欧阳瑞泽问道。

  墨离沉默了数秒,没有得到回答,只是眼神往外面看去,显然是心虚的,其实心里也想要的,只是对生孩子的恐惧。

  欧阳馨蕊见墨离脸色不是很好,打断了与哥哥的对话,“哥,你就别问了,小离怀孕了肯定会害怕啊,给她时间吧。”

  “时间够晚了,我们先回去了。”

  欧阳瑞泽看着自己妹妹给墨离打掩护,笑了一声,“怎么还胳膊往外拐啊。”

  “结婚了自然往我家拐。”这个时候,墨池发声了。

  欧阳瑞泽被气急了,直接赶人,“滚滚滚,赶紧滚回墨家去。”

  看见他们就来气,一个个都来气我!

  回到墨家后,墨池让厨房煮了点清淡的菜给墨离吃,这个时候,吃的真的是津津有味,还没有如此吃的那么好吃。

  回到家已经很晚很晚了,孩子们也入睡了,墨离吃完饭后也渐渐的回房,这件事暂时搁置。

  让墨离自己来决定,半夜的时候,墨离沉默的数久,刚准备睡觉的她,打开了墙壁上的开关,床头灯亮了起来,然后将抽屉里的报告单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用手机拍了一张比较清晰的照片,随后打开微信,点开叶棠那个聊天框,选择相册将图片发送了过去。

  她愣了很久,有些后悔,准备撤回的时候,发现已经过了撤回的时间,心一下子慌乱了起来。

  她在害怕什么呢?害怕被叶棠知道吗?

  可是自己为什么要把报告单给叶棠看呢?如果他看到了逼她把孩子生下来怎么办?

  她还那么小,才二十五左右,怎么可能生孩子呢,她不想把精力放在孩子身上。

  她承认是自私的,可是......又希望叶棠给她拿主意,害怕一切。

  第一次让她感觉到恐惧,连坐牢的时候都没带怕过的,如今她倒是怕了!

  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起,墨离害怕是叶棠发来的,果不其然,真的是叶棠发过来的!

  “你怀孕了?”对面打了几个字,墨离能够感受到对方激动的心情。

  她不想去看,根本不想,随后一个语音电话打了过来,墨离下意识的挂断了。

  她脸上冒着冷汗,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

  过了几秒,又再次打来了电话,这一次,墨离将电话接了起来,然后听到里面男人激动的声音,“怀孕了?真的假的?”

  “小离,我很高兴,我真的特别的高兴......”

 文学

很高兴......”墨离低语着,脑袋低了下去,看不出她眼里的情绪。

  电话里,叶棠好像没听清墨离的话语,有一种心跳的感觉。

  “那么高兴吗?”墨离叹了叹气。

  “很高兴,那你乖乖呆在墨家,等我回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墨离淡淡的问。

  叶棠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想了一下,片刻之后,电话里再次响起男人的声音,“我明天回来,怎样,我尽快把工作处理完就回来陪你。”

  “嗯,好。”

  夜晚降临,两人很快结束了通话,墨离在手机上看到那通话几分钟的记录,眸光暗了暗。

  是失落吗,还是因为......

  翌日清晨,墨家厨师按照墨池的吩咐给墨离煮了些对孕妇好的食物。

  早晨的阳光逐渐透过窗户照射进来,阳光甚好,女人慵懒的睡在床上,姿势非常难看。

  被子一条条的踢在了地面上,身体趴在了床上,脑袋埋在了枕头里,呼呼大睡着。

  门外一阵敲门声响起,咚咚的敲门声,没有任何的动静。

  再次敲门,还是没有动静。

  站在门口的男人眉头一皱,手放在了门把上准备开门进去,发现门被反锁了。

  “咚咚”再次的敲门声,声音放大了几倍,对着门里的女人喊,“小离,醒了吗?起来吃饭。”

  墨池的声音足够大,熟睡在床上的墨离隐隐的皱起眉头,感觉到耳边有一阵嗡嗡的敲门声。

  她半拉着脑袋,人坐了起来,看见自己睡在了床侧,感觉不可思议,自己睡相那么夸张吗?

  看着地上的被子不禁有些好笑,嘲笑自己的睡相何时那么夸张了,她将被子拿了起来放在了床上,听着外面的敲门声,回应了一句,“马上来,哥哥你先下去吧。”

  听到回应声,墨池才安心的走下楼去。

  房间里的墨离,将被子铺好盖好,然后坐在床上,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时间,八点钟,还早啊。

  将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迅速的穿好衣服,将手机放入口袋里然后下了楼。

  只是一下楼就闻到一股让人特别舒适的味道,身体仿佛很放松的走在楼梯中,看着下面佣人人来人往的在走动着,墨辰烯第一个看到了墨离站在楼梯间,出声喊了一下,“姑姑,你醒了!”

  小男孩特别的激动,准备上前抱住,被墨烨拦住了,“别乱跑,去洗手吃饭。”

  “好吧。”墨辰烯被墨烨拦了一下,委屈巴巴的被自己的小叔叔带着去洗手了。

  难免墨烨会管着自己的小侄子。

  早晨的气氛很好,墨离坐在餐桌上吃着厨房给她准备的餐点,特别的香气十足。

  她昨晚想了很久才决定,但始终还没有跟大家说明情况,至少等叶棠回来以后再做决定。

  吃完早餐后,墨池去公司顺便送孩子去上学,欧阳馨蕊则是去工作室忙碌,墨烨也准备去公司帮墨池处理相关事宜。

  正巧现在已经九点半了,也出门走走也好,司机送墨离到街口,对着墨离说,“小姐,您路上注意安全,若是想回去了,通知我一声,我这边立马过来接您。”

  “好的。”墨离淡淡的说。

  女人带着一个包,走在街道上,突然,一辆车子停在了墨离的身旁,女人脚步一顿,脑袋转了过去看了看这辆车子。

  这个车牌号......

  只见从车子里出来了几个黑衣人,一个保镖站在了墨离的面前,“墨小姐,我们老爷请你去一趟。”

  “你们老爷是谁?”墨离很平淡,脸上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但是隐隐的发现,心里已经狂跳不安了。

  心里明镜似的,那个车牌号还有这几位保镖,能猜到背后的那个老爷究竟是谁?

  “墨小姐,您跟我们走就是了。”

  “好,我跟你们走。”

  既然逃不掉,就跟他们走,她倒要看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关子。

  坐在后座位上,暗地里给叶棠发了个消息,“叶棠,叶老爷子将我带走了,速来!”

  “不要回复我!”

  背着他们发信息,把手机调成了静音,她要等着,等着叶棠来救她!

  但是她也不能只等着叶棠而无动于衷。

  紫悦庄园,一辆辆车子停靠在草坪上,女人跟随着保镖走了进来,看到坐在正中央的叶老爷子,“我想,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

  还没有等叶老爷子开口,她倒是先开口了,坐在中央的老爷子笑了笑,这女人,胆子不小!

  旁边坐着的叶筱还语重心长的笑了笑,感觉这个女人有点意思!

  “小丫头,你知道我是谁吗?”叶老爷子用拐杖在地上敲了敲,显然是对墨离不满意。

  眼光毒辣的看着墨离,从眼里看得出对墨离的不喜欢。

  就是这个女人......叶棠捧在心间上的女人,害的祁家家破人亡,就是因为她。

  而叶棠因为这个女人把自己的祖父关在了这个不能出门的紫悦山庄,一关就是五年,让他何其的难过啊。

  “知道。”墨离淡漠的说道。

  墨离眼神犀利的看着,发现她的眼里没有任何的情绪,反而有一种冷酷。

  这种眼神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旁边坐着的叶筱抬起手,保镖就退下了。

  “哼......那你知道我带人来你这儿是为了什么吗?”叶老爷子说。

  “老爷子何必拐歪抹角呢,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墨离看着老爷子,说。

  叶老爷子看了墨离一眼,倒是佩服这小丫头,后面传来狗的声音,是一条藏獒,对肉的敏感是最为强烈的,何况墨离现在怀着孕,恐怕......

  难道要等叶棠回来吗?

  “既然叶棠这么宝贝你,你应该知道叶棠的所在吧,告诉我他在哪里?”叶老爷子眼神毒辣,冷冷的盯着,他想知道叶棠的下落,知道自己孙子的下落。

  墨离瞬时间感受到了空气中带着的压抑感,还有外面保镖牵着的一个藏獒,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妙。

  或许叶棠已经知道了危险,可能赶了过来,她要做的,只能尽量的拖延时间。

  “我不知道,您若是想知道他在哪,何不自己去查。”墨离心里很害怕,声音都有些嘶哑。

  突然,老爷子眼里的目光狠厉了起来,看着面前的女人,冷笑一声,然后离开了大堂。

  他要是能查到叶棠的行踪,还用得着跟这个女人废话吗?

  既然得不到消息,何必留着她呢,叶棠的宝贝,自然不能“亏待”。

  叶筱沉默不语,只是走后对着墨离耳边说,“小心点哦,小姐姐。”

  这话一看就知道,不安好心。

  人去楼空,一条藏獒被保镖拉开了绳子,禁锢立马解开,然后藏獒虎视眈眈的看着墨离。

  糟了!

  墨离心跳的很快,她不能害怕,否则一切都糟了。

  “嗨,小狗狗.....”墨离试图用逗狗的方式安抚藏獒。

  可是这条藏獒即便每天有饭吃也还是觉得饿,听到墨离的话,一下子冲了上去。

  墨离还没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已经被藏獒压在地板上,墨离用脚踢了踢藏獒,可是无法动弹。

  正准备要撕裂的时候,墨离感觉到身上的力气逐渐变小,难不成今天真的要葬身于此吗?

  老爷子也未免太狠,自己的孙媳妇也狠心下手。

  这个时候,一颗子弹狠狠的打中了藏獒的心脏,正当毙命。

  叶棠气呼呼的站在她旁边,总算赶到了,终于救下她了。

  墨离坐在地板上,瑟瑟发抖着,叶棠手里拿着一把手枪,然后另外一只手将墨离拉了起来,手轻扶在墨离的脸上,问,“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孩子怎么样?”

  “我没事,还好你来了。”墨离脸色不是很好,露出煞白的的脸色。

  这个时候,叶老爷子满意的过来了,看着自己的孙子,非常好。

  果然这个女人能够引诱叶棠的到来,可是,外面还有一大批精英的队伍站在那,让老爷子脸色不太好,“叶棠,你这是做什么?要对爷爷做什么?”

  “呵......既然我来了,我当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了。”叶棠妩媚的笑了笑。

  周围都是国家的部队,围绕着紫悦庄园,看来这个时候,是要跟老爷子一搏了。

  “你是我的孙子,你这么做不怕被人耻笑吗,人们会说你狼心狗肺!”老爷子怒斥着叶棠,然后在地板上敲了敲拐杖,他一向是这样的个性,老爷子还不清楚吗?

  “与我无关。”叶棠冷漠的看着他,将墨离抱在怀里,然后走出了大门。

  可在走的那一刻,被叶老爷子拦住了,“你给我站住,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筱之集团是你做的吧,那可是你的表弟,你忍心要把他置于死地吗?”

  “呵,那也要看他......有没有做过违反乱纪的事情,不然怎么会查到偷税漏税的事情呢?”叶棠说道,是啊,若不是叶筱,也会有其他人的。

  叶棠淡定的站在那,看着怀里的女人,柔声说,“能站一会吗?”

  “可以。”墨离声音嘶哑的说道。

  叶棠点点头,将墨离放了下来,眼神立马从柔情转为冷酷,看着叶老爷子,“有的时候,我真的看不懂你,祖父,我叫你祖父不是因为我尊重你,而是因为你是我爸的父亲。”

  “你怎么能忍心,就杀害了他们呢,为了私利,就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还有您的儿媳妇,倘若我没有这些权利,是不是有一天为了霸占叶氏,您也会杀了我?”叶棠怒目相视,一字一句的盯着叶老爷子。

  而且看到自己妻子被老爷子那么对待,心一下子慌了,肚子里还有着他的孩子呢,怎么可能这么做呢?

  “叶威!你后悔吗!”

  “每日梦回的时候,你不怕他们半夜来找你吗!”

  叶棠通红了眼,眼里充满了血丝,怒视着老爷子。

  叶威,曾经那个自私自利的叶家少爷,可是并没有他的儿子那么厉害,叶氏是他的儿子叶麟打下来的,他不过是捡了一个便宜。

  为了叶氏,不惜半夜杀了他的儿子,以绝后患!只留下一个孤独的叶棠!

  直到叶棠看到杀人的那一幕,祖孙俩的恩怨就此开始!

  “你以为,你做的那些,我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