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杂交 纯肉 NP 高H文_娇妻被领导粗又大又硬

2021-11-13 17:00:06情感专区
气喘吁吁,擦拭额头的汗水时,还不忘用痴迷的眸光打量靖王。

  旁人都是女娲柳枝沾泥土成批成批甩出来的,有才有貌的人是女娲娘娘捏出来的。

  靖王殿下没准就是女娲身边的

气喘吁吁,擦拭额头的汗水时,还不忘用痴迷的眸光打量靖王。

  旁人都是女娲柳枝沾泥土成批成批甩出来的,有才有貌的人是女娲娘娘捏出来的。

  靖王殿下没准就是女娲身边的仙童,陪在女娲身边的仙童那所用材料,同女娲娘娘在他身上付出的心血同凡人都不一样。

  穆阳很少去慈宁宫拜见太后娘娘,甚至他从搬出皇宫后,很少再入宫,尤其是后宫。

  因此,每次穆阳入宫,上到管事的尚宫,下到宫女们,她们千方百计找机会看靖王一眼。

  靖王冷傲拒绝宫女侍奉,可架不住宫女前仆后继想攀附靖王,不要名分都行。

  难怪世人都说,靖王找女子侍寝,其实侍寝的女子更占便宜。

  “您可曾碰见了安国公?”

  胖妇人不敢盯着穆阳看太久,毕竟眼前这位靖王殿下脾气不怎么好,“安国公太狡诈了,安排了好辆马车满皇宫跑,一会东门,一会西门的,让我们这群奴才跟无头苍蝇似的。

  他真是不识好歹,太后娘娘还能吃了他不成?”

  穆阳向宫门方向指了指,“我同舅公说了几句话,听他的口风大约两个时辰后,他会去谭家菜馆。”

  “谭家菜馆?”胖妇人记下了,看样子是追不上了,毕竟这里距离宫门口太近了,安国公跑得比兔子还快!

  穆阳食指微微动了动,“谭家菜馆有几道拿手的菜色,谭大厨多年不曾做菜,吃过的人都说他比谭家先祖厨艺更胜一筹,尤其是几道药膳,对老人家的肠胃特别有好处,有助眠静心的效用。”

  胖妇人挑起细细的眉梢,“可有益寿延年的药膳?”

  “这我就不大清楚了。”

  穆阳向胖妇人点点头,再次牵起杨平的手离开。

  胖妇人眸子一亮,安国公两个时辰后去谭家菜馆……她总算能同太后娘娘交差了,于是她提起裙摆往慈宁宫跑去。

  “王爷是故意的吧,看今日的闹出的大阵仗,太后娘娘不寻到国公爷,是不肯罢休了。”

  齐山本来话少,靖王话更少,他不开口,他同靖王一起就是两个哑巴。

  往日,他嫌程风燥舌话多,今日他不得不先开口了,齐山绝不承认自己是好奇。

  穆阳淡淡说道:“皇祖母抓安国公,同我有何关系?谭家菜馆的大厨曾是我的人,如今菜馆是姜夫人在经营,安全同味道都有保证,皇祖母很少出宫去……既能让皇祖母高兴,又能扬谭家菜馆之名。”

  “那为何会定在两个时辰后?安国公好像直接去了……”

  齐山反应过来,连杨平都在鄙夷他,赶忙找补:“我倒是忘了,王爷一向很快。”

  穆阳脚步一顿,很快恢复寻常,说道:“我记得舅公曾说过,男人最忌讳两件事,一说很快,二说不行!

  齐统领,你来给我解释一下,两个时辰我处理完所有事算快吗?”

  齐山:“我错了,王爷,您很行的。”

  他不轻不重打了自己嘴一巴掌,还是做哑巴好,多说多错,本就被靖王记了小本本,他明明想着讨好靖王的。

  靖王肯定有心悦的女孩子了,齐山盼着靖王早日成亲,有靖王妃在,他们万一哪天惹小心眼的靖王不快,被记小本本,他们也能去向靖王妃求救,请靖王妃出面。

  回去就同几人商量一下,尽量帮靖王早日追到心仪的姑娘。

  程风同靖王心仪的姑娘认识……齐山完全可以借助程风提前结好靖王心上人。

  “你还跟着我做甚?”穆阳往日看齐山沉稳老练,今儿是被程风附体了?“做好皇上交代你的事,管好北宫大营,穆凰舞寻你麻烦,你直接告诉三叔。”

  齐山拱手领命,带着侍卫们离开。

  通向御书房外修建了九十九道阶梯,九为极,九九代表天下至强。

  而台阶下便是很宽阔的广场,天穆王朝的宫殿大多恢弘大气。

  总之一句话宫殿豪华精致不重要,最重要是占地要广,体积要大,几座主殿要高,显示皇上至高无上的尊位。

  皇上把原本内城大半都占了,于是神京城也比杨公在世时扩展了好几倍。

  登基三年,皇上也不是光顾着同文臣们吵架,同武将功勋们争夺兵权。

  虽然有些大事依旧没有定下来,比如是否设立丞相,封谁为皇后,册封哪个儿子当太子等等。

  但是皇上把神京城修成了王朝最大的城市,他渐渐抹去神京城中杨家的痕迹。

  台阶下,谭晔跪姿端正,流下的汗水湿透了外衫,汗水在湿润了他面前的地砖。

  听到脚步声,谭晔回头看去,很快又跪直了,不再去看衣冠楚楚的靖王穆阳。

  在他狼狈万分,被罚跪时,穆阳谋得所有好处,闲庭信步一般来见皇上,气派摆得比大皇子等人都足。

  他是被杨娘娘当枪使了,可穆阳少算计他了吗?

  没有!

  谭晔承认自己有错,甚至可以低下头主动恳求云薇救治占将军,他始终不愿在穆阳面前认输。

  也许对皇上其余儿子都没这般在意,他本能不愿输给穆阳,虽然他真没哪次赢过。

  皇上身边四大太监之一的贺坚强见到靖王到了,连忙从御书房外小跑下阶梯,还没下到最后的台阶,他脸上已经展露如沐春风般的谄媚笑容,“奴才拜见靖王殿下。”

  他眼睛突然凸出了,靖王竟然领着一个孩子?!

  真是活得久,能见到想都不敢想的事!

  靖王先给女孩子牵马,后又牵着杨公唯一的亲孙子,这几日京城大夫的生意一定很好,毕竟有不少人寻大夫复原下巴,或是治腰疼。

  “阿爹在吗?”穆阳冷淡询问,“我有些事需要同阿爹禀报。”

  在他叫出阿爹时,武品高手的谭晔听得一清二楚,心头隐隐有那么一丝的酸涩,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何酸。

  穆阳迈步走上台阶,渐渐的谭晔只能仰视他了。

  贺坚强快速跟上去,说道:“皇上不在御书房,陛下在侧殿的腾龙池。”

  靖王看了他一眼。

  贺太监盯着自己脚尖:“皇上召了几个新入宫的才人侍奉沐浴,皇上才在昭阳殿生了一场气,说是需要性情柔顺的才人们抚慰。”

  看他干啥,他也不敢阻挡皇上不处理政务,让美女陪着去泡澡啊。

  而且皇上一般不都是生气后临幸女子吗?

  宫里不少低级嫔妃都盯着呢,只要皇上同杨娘娘生气,她们就会制造同皇上巧遇,争取侍寝。

  要不然方嫔的那对龙凤胎怎么得来的?若非芳嫔盯着昭阳殿,皇上怕是早就忘了后宫还有这么一位貌美的’前婶子’。

 文学

“那就去腾龙池。”

  穆阳没去御书房等候,他太清楚皇上沐浴的真相了。

  等……是等不起的,在腾龙池中,皇上同美人戏水就得大半天。

  昭阳殿杨娘娘显然气皇上气狠了,穆阳估算皇上没有两三个时辰出不来。

  腾龙池可不单单是泡澡的地方,装饰极是奢靡,有吃有喝,另有软榻歇息,又是引得温泉水,十足的好享受。

  穆阳把杨平留下,让一个孩子见到皇上荒淫的一面不大好。

  杨平没准怀疑杨家几代人努力打下的基业怎么就落到了一个纵情声色的人手上?!

  “你在此处等我,皇上召见你的话,你再跟着贺内监过去。”

  “遵命。”

  杨平郑重点头,小身板站得笔直。贺太监伺候着穆阳前行,轻声说道:“这孩子倒是个懂事早慧的。”

  “他是阿爹封的承恩公,世袭罔替的国公爵位也是天穆王朝独一份了。”

  穆阳淡淡回道:“你在阿爹身边伺候,若不甘心屈居郭大太监之下,该好好学学他的谨慎小心,别以为他只会讨好阿爹。”

  “多谢王爷教诲。”贺坚强平生大敌就是四大太监之首——郭忠诚。

  两个顶尖的太监不和,对皇上也有好处,穆阳倒不是怕太监们连成一气欺瞒阿爹,而是他隐隐觉得阿爹过于信任身边的大太监们了。

  阿爹有心让太监代他整理奏折,别是外朝宰相没设,在内廷弄出一个权宦出来。

  四大太监不和内斗,矛盾重重,他们更需要皇上的支持同信任。

  不过是穆阳随手布下的一个棋子罢了,穆阳并不希望让太监帮着阿爹汇总奏折。

  腾龙池中,朦胧的薄纱之后,皇上舒服般呻吟,几个身姿妖娆又年轻的美人殷勤备至的服侍。

  或是递上葡萄,或是递上美酒纯酿。

  皇上醉眼迷离,飘飘欲仙,哼着家乡的小调,早已把在杨妃那受到的挫折抛诸脑后去了。

  “陛下。”贺太监捏手捏脚靠近水池,蒸腾的水雾迷离了他的视线。

  不过,他是太监,**的美人们并不惊慌。

  “不是说过,不许来打扰朕吗?”

  “靖王殿下求见。”

  “阿阳?”

  皇上推开已经送到唇边的葡萄,捏了捏美人那细腻的脸颊,美人嘤咛一声,主动投怀送抱,又被推开了。

  贺坚强低垂脑袋,“奴才不敢阻拦王爷,而且王爷说有些事同您禀报。”

  “那小子还在外跪着?”

  皇上撩了温泉水冲了冲脸儿,“一个两个都不让朕省心,命他回府读书。

  朕就不见他了,这次虽然他被人算计,朕为他报不了仇,而且他小有功劳,其余就看他的悟性了。”

  “那靖王殿下……您是否见一见?”贺坚强说道:“奴才侍候您更衣?”

  “你直接让阿阳进来就是了,朕懒得动弹。”

  “……”

  贺坚强转身出门,对着靖王笑道:“王爷料事如神,皇上说在腾龙池见您。”

  穆阳迈步进门之时,池水中的美人们伸手盖住**的酥胸,娇媚的身子向水下沉了沉,一脸娇羞。

  皇上幽幽长叹一声,“朕不如阿阳。”

  “陛下……”

  美人的嘴唇被皇上手指封住,皇上轻笑:“姐儿爱年轻俊美的少年郎,朕理解,何况朕也只是喜欢你们的柔顺性子,娇媚的身子罢了。”

  他只贪图色欲,也就不要求年轻的美人们身心都完全属于他。

  皇上回头隔着薄纱看着英俊无匹的穆阳,唇边勾起得意来:

  “初见你时,朕很狼狈,你更狼狈,朕身受重伤且陷入昏迷,你对朕不离不弃。

  不愿再活下去的你,用你的血救了朕,朕说过给你个家。

  在杨少主夺你武道根基后,朕许诺你一世荣华,朕也做到了。”

  “阿爹今日怎么提起这些事?”穆阳同样记得冰天雪地中他割腕已血喂阿爹。

  在他们身躯被冰雪彻底掩盖时,三叔找到了他们,把他们救出了空无人烟的山谷。

  “方才不是被你杨母妃骂了吗?她说朕无耻,说朕把阿阳教得卑鄙阴损,毁了你的天赋……”

  皇上一步从还在喷水的腾龙池中迈出来,贺太监连忙将内袍披在皇上身上。

  “女人嘛,总有几日心气不顺。”皇上手掌拍在穆阳肩上,“朕记得你曾经随她读书时抄写过杨家家规?”

  “当时年岁小,又调皮坐不住,几次惹恼了她,她惩罚我背杨家家规。”

  “那你可记得,杨家家规就没有教导女子为妻之道的?”

  皇上揉了揉太阳穴,“虽然朕理解她每月有几天脾气暴躁,可她从不让朕近身,成亲五年了,朕……”

  “杨家家规有百余条,养出了骄矜倨傲的杨少主,志大才疏,又不愿听人意见。”

  穆阳缓缓说道:“我不记得杨家家规中有教导女儿的条例。”

  “杨家女公子……灿若明珠,亮如星辰。”

  皇上失落遗憾摇头,“朕这辈子是不指望能碰她了。”

  “罢了,罢了,朕虽是好色,讲究男欢女爱,从不曾强迫勉强了哪个女子,也不曾亏待过陪朕睡过的女子。”

  皇上颇为得意自豪,纵情女色左拥右抱,却不是流氓无赖。

  皇上笑呵呵指点在水池中的美人,“她们满足朕的欲望,你阿娘是朕放在心上的女人,朕给你一道口谕,朕若是走在你阿娘之前,待到她去世时,你把她同朕葬在一起,她的陵寝位于皇后位。”

  “老贺把皇陵图拿给阿阳看。”

  皇上指着展开的皇陵图,“若是没有阿晨,朕肯定封她为皇后,朕一直对她有愧,朕为人夫做得并不好,本该许给她皇后的,可朕还要为天下选一个适合的储君。”

  “她不曾抱怨过一句,阿娘始终对您如一,只要您好,她不计较名分。”

  “朕知道她的性子,娶杨氏女时,朕答应若得天下封她为后,朕没脸见她……”

  皇上拳头抵着嘴唇,眸光闪烁:“你去帮朕说一说,追封朕的元妻为皇后全因穆晨,她是穆晨生母,但朕满打满算同她也就相处了两夜,她是你祖母用一袋小米换来的童养媳,朕的心始终是你阿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