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怪物的粗大h拔不出来_校花在ktv被灌满精小说

2021-11-13 16:50:25情感专区
久久的看着雨后的夜空,叶枫终究是没有留下来,不过这已经让高萱很满足了,人是一种欲望会不断刷新的动物。

在没钱的时候想要钱。

在有钱的时候想要地位。

在有地

久久的看着雨后的夜空,叶枫终究是没有留下来,不过这已经让高萱很满足了,人是一种欲望会不断刷新的动物。

    在没钱的时候想要钱。

    在有钱的时候想要地位。

    在有地位的时候,想要爱的人。

    你很难彻底的去满足一个人不断扩张的欲望。

    高萱也是如此,在今天之前,叶枫就如同夜空这轮高高挂起的明月一般,可以看得到,但是触摸不到,对叶枫也是又爱又怕,一方面渴望着叶枫能够接受自己,一方面又怕叶枫离开自己。

    毕竟叶枫太耀眼了。

    耀眼如明月,耀眼如星辰。

    高萱真的想不到有谁能够像叶枫这样一飞冲天,凡事皆在掌握之中的,可是就是这样一个耀眼的男人,一个看上去绝对不可能接受自己的男人,居然接受了自己。

    这让高萱忍不住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宛若做梦,她满足,但也不满足,满足的是叶枫接受了自己,不满足的是叶枫离开了。

    但终究还是满足的。

    原因很简单,高萱清楚一个人的欲望,尤其是一个女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所以现在这种局面是最好的,虽然得到,但也不算彻底得到,然后在无比期待中,等叶枫再来巴萨罗那的时候,就是无法言喻的惊喜了,最起码现在自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跟叶枫亲姐正大光明的做酒店了不是?诗和远方,尽在眼前。

    不过下次来,我该怎么伺候他呢?

    跳跳糖?

    冰淇淋?

    好像又有点不够。

    高萱有一点苦恼,这种事情谁都可以为叶枫去做,只要女人愿意去学就好了,自己该拿什么来彻底的吸引住叶枫呢?

    身材?

    好像也不是很够。

    想了一下,高萱想到了叶枫对自己说过的话,叶枫喜欢自己曾经的模样,曾经自己的模样是什么模样?几年过去了,自己都快忘了自己曾经的模样。

    不可一世?

    好像是这样的。

    当初自己内心很骄傲,觉得好像只要自己去钻研,去努力,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而那些男人也是自己利用的工具,男人都是好色的,只要把握好尺度,就能让他们心甘情愿的答应自己的条件。

    想到这里,高萱不禁有点神采飞扬。

    脚步声惊动了正在遐想的高萱,听到脚步声就知道大姐过来了,现在装修的工人已经下班了,叶爸叶妈也回去准备晚饭了。

    酒店里只剩下她和大姐。

    “在想什么呢,这么开心。”

    叶芸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过来,递给了高萱一杯,笑呵呵的问道。

    高萱转身接过咖啡,看着笑着的大姐想到了下午在酒店里精力旺盛的叶枫,心里一动的问道:“姐,你猜我下午碰见谁了?”

    “谁?”

    叶芸好奇的问了一句。

    “一个我非常非常崇拜的人。”

    高萱神采飞扬的强调了非常崇拜两个字,接着说道:“原本我以为他是那种冷漠到让人很难接近的人,结果他居然跟我说话了。”

    “明星吗?”

    叶芸从来没见过高萱这么高兴,确实有些好奇起来,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高萱崇拜的人居然会是她的亲弟弟叶枫,而对于高萱来说,在大姐面前提到叶枫,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甜蜜感。

    仿佛是对着叶枫的家人在告白一样。

    “算是吧。”

    高萱泯了一口咖啡,说道:“我很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

    接着高萱又看向叶芸,话音一转,话中藏话的叹息道:“不过很可惜,他耀眼的就像星辰一样,身边也不缺比我优秀的女人,我注定没有办法一直拥有他,哪怕是他真的给我机会了,我也只能做他生活中的点缀品,调剂品,而不是必需品。”

    叶芸闻言,觉得有必要跟高萱聊一聊,放下咖啡,看着有些感伤的高萱问道:“你该不会是爱上他了吧?”

    “差不多是。”

    高萱点了点头。

    “这样可不行的。”

    叶芸认真的对高萱说道:“如果说他也喜欢你,你们两个互相喜欢也就算了,既然他身边已经有别的女人了,那你就应该放弃,像你这么优秀的女人,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在哪里找不到好的男人?”

    “姐,可我就只喜欢他一个怎么办?”

    高萱抬头,一双狐媚子眼,眼巴巴的看着叶芸撒娇道,这也就是别的男人没有看到这要人命的一幕,看到的话,全部集体都得心跳加快,大呼,这特么谁顶得住啊。

    “你说的谁呀,说给姐听听。”

    叶芸真的有点好奇是哪个明星把高萱迷的这么神魂颠倒的,她看得出来,高萱是真的喜欢上她说的那个男人了,并且还是要病入膏肓的那种。

    不过高萱却泯了一口咖啡,嬉笑道:“我不告诉你。”

    “跟我还保持神秘。”

    叶芸莞尔的看了一眼高萱。

    “那是,我喜欢的男人可出色了,不能轻易告诉别人,多一个人喜欢,我就多一个竞争对手,哪怕是我姐也不行。”

    高萱有些得意的说道。

    两个人嬉笑打闹了一会,然后简单打扫了一下卫生,准备回家吃饭。

    雨虽然已经停了,但是酒店的外面下雨的痕迹还没有褪去,空气中弥漫着下雨后独特的清新,青石板上也残留着雨后的湿迹。

    有些洼处甚至有点小水洼,水洼中倒映着巴萨罗那城中心古老建筑的倒影。

    高萱长裙下面穿的是一双简简单单的帆布鞋,踩在了小水洼中,溅起一抹水花,接着转过身来,还是非常高兴的对叶芸说道:“姐,我觉得这个雨也是为了庆祝我跟我喜欢的人见面,然后下的。”

    “你这是中毒了吗?”

    叶芸愕然,没想到高萱突然间又提起了那个所谓的“明星”。

    “中毒我也愿意呀。”

    高萱满是欢喜的说了一句,然后上前开心的挽住叶芸的手臂。

    “姐。”

    “嗯?”

    “没事,我就是叫叫。”

    高萱笑的有些甜蜜,接着依偎在叶芸的身边,许诺般的轻声说道:“我一定会帮你赚很多很多钱的,相信我。

 文学

巴塞罗那没有直飞国内的飞机。

    叶枫是先到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中转,等了一个小时皱,才坐上回燕京的飞机,进了头等舱之后,叶枫这才开始闭目养神。

    下午的事情,也一幕一幕的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和高萱发生关系了。

    这是叶枫以前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过的事情,自己居然会跟一个原本自己很排斥的精英女性发生关系,虽然有些扭捏,但还是发生关系了。

    也不得不承认,过程中他是享受的。

    高萱无论是身材,样貌,还是付出,都满足了他对生理上的一切需求。

    是的,他以前不喜欢高萱。

    也像高萱说的那样,他有点嫌弃高萱,不是说他有精神洁癖,而是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是如此,谁会接受高萱这样一个有过污点的女人?

    不过呢,高萱的卑微,付出,以及这几年来的努力,执着,也确实打动了叶枫,让叶枫不止一次的在想,自己有时候是不是太刻薄了,是不是太无情了。

    也正像高萱说的那样。

    自己毁了她。

    虽说当初蒋明的事情是高萱心甘情愿的,自己也没有强迫她做选择,可是高萱在咖啡馆二楼说的话也没错,自己有无数个一百万,而她却只有一次机会,自己丢掉一百万无所谓,看不出来钱少了,可是她会永远记得自己曾经做过的妥协和事情。

    心软?

    确实是有一点。

    谁又能看着一个女人,一直卑微的生活在自己身边,然后求而不得又放弃一切离开国内而无动于衷呢?哪怕再冷血的人,他也有温情的一刻。

    尤其是在看到高萱见到他,吓到发抖,掉眼泪的时候,叶枫真的是心软了,在心软的时候又有点气,不管怎么样,他和高萱也认识好几年了,在公司的时候,高萱永远是做事最快,最用心学习,也是最晚离开公司的那一个,能够把公司股份给她,就代表着叶枫一定程度上把高萱当做朋友了,只是碍于叶枫的内敛,他不愿意跟高萱摊开心扉的说自己心里的想法。

    一个自己当成朋友的人,一个原本意气风发的精英职场女性,变成了被感情磨平了棱角,叶枫觉得这样是可悲的。

    不忘初心。

    这是很多人都挂在嘴边的话,可是谁又能真的不忘初心呢?

    叶枫自身对于这一点感触最深,按道理来说,他现在应该是风光无限,目空一切的人物,可事实上呢,前世的经历让他成熟,让他没有办法心态再变的年轻起来,他不想爱一个人,然后轰轰烈烈的说出来?也像的,可是内敛成熟的性格注定死了,他很难说出来。

    所以这也就造成了叶枫在高萱面前的冷漠,高不可攀,哪怕说叶枫给高萱股份,本意是为了让她有足够后半生用的钱,可以让她去她想去的任何地方,然后过更好的生活,但是由于缺少沟通,高萱一直误会了叶枫,也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

    不过现在叶枫也不再纠结了。

    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换做以前,叶枫是绝对不可能接受高萱的,但是现在接受了也就接受了,该说的他也都跟高萱说了,自己不会负责,也不会给什么承诺,甚至她想自己陪着的时候,自己也不会特意的飞过去,只要她自己考虑好,不后悔,能接受这样的生活就好。

    至于承诺。

    叶枫是不会给的,而且自己给她的375万股澜山股份,也已经足够多了,只要高萱将手里的股份掌握住了,不出五年,国内福布斯女富豪排行上前几名绝对有她的名字。

    “睡了?”

    叶枫回过神来,踢了旁边的潘坤一脚。

    “没睡。”

    潘坤立马把脑袋凑了过来,想看看老板有什么吩咐。

    “没事,睡吧。”

    叶枫又躺了回去。

    潘坤没敢搭腔,老板的事情,做下属的,能不参与尽量不参与,他估计是和高萱的事情有关,不过内心也有点佩服高萱这个女人,在国内的时候,多少人想要巴结上老板?

    可是偏偏让高萱爬上了老板的床。

    一飞冲天了。

    不过高萱的身材,能力,确实也是女人中的佼佼者,加上她对老板这么痴心,能上老板的床,也不奇怪。

    这是潘坤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至于叶枫收下了高萱,潘坤也不觉得有什么,从古到今,一个个数过去,但凡一个稍微成功一点的上位者,哪个男人上位的过程中不会遇见几个红颜知己?像叶总这样本身长得不差,年纪轻轻的就有了几千亿身家的男人,能扛得住诱惑到现在,潘坤已经是觉得天下少有了,要知道在燕京做武警的时候,潘坤可没少见到过那些衣着靓丽的老板搂着女人,谈着生意,往往生意也都是在饭桌和女人的话题上谈下来的。

    叶枫并没有想这么多。

    这时候他有点想冯征和冯三德这老东西了,叶枫很喜欢和这叔侄两在一起的时候,可以轻松自在的没什么架子,有什么话也可以随便的聊。

    甚至可以抱着幸灾乐祸的态度去看着冯三德去偷看人家小妇女洗澡,心思再坏一点,还可以在冯三德这老涩批即将得手的时候突然大喊一声,有色狼偷看洗澡了啊,快来抓啊,等等之类的话,然后看着冯三德一边气急败坏的大骂,一边吓的浑身哆嗦,落荒而逃。

    那感觉,别提多有意思了。

    等飞机在燕京机场落地的时候,刚好是上午8点,这一次叶枫没有惊动陈惶和侯耀他们,然后直接在机场买了佳木斯机票,前往黑龙江。

    冯征和冯三德去黑龙江抓海东青也有一点时间了,叶枫打算过去看看,如果实在没有抓到的话,就把人全部带回来。

    顺便也看看东北的地大物博。

    而离抚远县城有40公里的一个废弃老房子里面,冯三德和冯征这几天哪里都没有去,一直窝在这老房子里,从他们抓到海东青中的“一根钉”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天的时间。

    也就是说,这四天里面,不管是冯征也好,还是“一根钉”也好,都是四天四夜都没有睡觉。

    别说是冯征了,哪怕是冯三德都被熬的满眼血丝,训鹰不是简单的训鹰,而是体力和心智上的双重煎熬,冯三德熬的不行,今天已经第五天,也就是最关键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