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的美丽岳李雪梅第6章_农村大炕玩双飞

2021-11-13 16:44:49情感专区
带领同样是累得够呛的部众,从南面的谷道撤入府州,然后沿着峁塬丘岭北走,看着距离胜军堡不远,众人停在黄河东岸的一座峁梁上休息。

徐怀勒马眺望山脚下冰封住的黄河,被紧紧束

带领同样是累得够呛的部众,从南面的谷道撤入府州,然后沿着峁塬丘岭北走,看着距离胜军堡不远,众人停在黄河东岸的一座峁梁上休息。

    徐怀勒马眺望山脚下冰封住的黄河,被紧紧束缚在起伏不停的崮塬峁山之间。黄河从阴山南麓缓缓从西往东流淌,为西山西麓的山势所阻转折南下,逾一千二百里则为秦岭所阻复折东流。

    便是这一千二百里的黄河水道,将晋陕大地劈作两半。

    而从北往南的一千余里黄河水道,从浑河口往南至白水河口流段约三百里,两岸便是麟府路。

    麟府路于隋唐时属麟州,仅置新秦、银城两县,大越立朝以后,将东岸之地拆出来,新置府谷县,之后又升府谷县为府州。

    在徐怀立马之处的西南方向上,府州城建于在石梁山西坡。

    城池依山势而建,负山阻河,南北仅三百余步纵深,东西也不到七百步宽,整体呈靴状。

    与岢岚等城相比,府州城可谓袖珍,仅与阳口砦、广武砦相当,但城池共建有六座大小城门,大南门与小西门建有瓮城,城门上均有城楼,包砌砖石,在当世是一座标准的军事要塞。

    府州虽说仅领府谷一县,但西北与党项接壤、东北与契丹接壤,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除府州城以及北面的军事要塞偏头砦外,境内还依险要地形修建七座军事堡砦。

    麟府路实际上仅领三县,丁口都不及中原一个上县,但民风尚武,以应募蕃民为主的乡兵长期与党项人作战,皆枭勇善战。

    而位于吕梁山、管涔山以西的麟府路,作为晋陕黄土高原的一部分,境内峁塬丘壑纵横交错,交通阻绝。

    这些因素都决定了赤扈骑兵前期轻易不会踏入府州境内,也是岚州、朔州人马往南转移、撤离,较为安全的一处通道。

    徐怀啃着干冷的麦饼,这时候十数骑从胜军堡方向往这边的峁梁驰迎过来。

    为首者乃是周景,翻身下马,将马匹交给身后的军卒,朝徐怀这边走来,声音压抑地说道:“应州失陷了,全城军民在城陷之后,尽数遭屠……”

    桐柏山卒从朔州撤军,萧林石也随后放弃怀仁、金城等城砦,将残部兵马都收缩回西山北

    部与阴山南麓之间,而随着越来越多的赤扈骑兵南下,应州城便彻底陷入重围之中。

    即便是如此,郭仲熊率领不到两万残兵在应州城还是坚守了整整二十天。

    徐怀在回府州胜军堡的途中,已经知道应州城失陷的消息,这一刻再听周景禀报,还是满心怅然。

    在过去一个月时间,局势的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

    郭仲熊率残兵在应州坚持这么多天,并不能阻拦赤扈骑兵在攻破雁门关后悍然南下。

    阴超等代忻守将及官员,皆无郭仲熊这样的气节,很快就相继献城投降,使得赤扈人的前锋兵马此时已经杀至太原城下。

    太原除了文横岳所部及地方厢军、乡兵外,还从泽潞晋汾等地紧急征调援军,但城中也仅有三万弱旅可用。

    而此时赤扈人不仅完成东西两路大军的集结,其西路大军还分兵经蔚州南下攻陷蓟州西北门户居庸关;其东路军则在辽阳集结完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北蓟州东北门渝关。

    赤扈人西路军主力并没有急于从云朔南下,对太原完成合围,目前仅仅是用前锋兵马控制太原外围的隘道,限制援军进攻太原城,徐怀推测赤扈人是想完成对契丹最后一片残地南京析津府的占领。

    虽说契丹残族在析津府另立新帝,直辖十一县并统六州之地,还从两百万人口里征募丁壮,新编兵马八九万之多,但到这一刻没有谁还会认为,契丹残部在渝关、居庸关两大门户要塞都如此轻易失守的情况下,能在赤扈铁骑的蹂躏下支撑多久。

    徐怀没有机会跟契丹退守析津残地的王公大臣接触,桐柏山卒刚刚建立起来的情报搜集体系,人手还极度匮缺,徐怀还没有奢侈到往析津派遣宝贵的人手,去搜集注定过时、无用的情报。

    不过,萧林石的选择,还不足以说明一切吗?

    徐怀往东边绵延不绝、积满皑皑白雪的峰岭眺望过去,心想也许这时候退守析津的契丹残军已经被赤扈人彻底击退,又或者选择向赤扈人的投降了。

    赤扈西路军没有急于从云朔南下去围攻太原,也许在占领淅津府全境之后,将更大规模的兵马集结于一马平川的东路悍然南下。

    “听说朱沆郎君快到府州了?”徐怀在凛冽寒风中收拢大氅,问道。

    “嗯,朱沆郎君已经到府州城了,王郎君、钱郎君与卢爷、史先生、朱芝先动身前往府州城与朱沆郎君见面,还留下口信,要你回来就去府州城!”周景说道。

    “不急,我们先回胜军堡。这几天太乏了,一身臭气,再狼狈,也得洗洗干净去见人。”徐怀说道。

    朝廷使顾氏子弟世代镇守

    麟府路,更多是一种殊荣,与经略使司平级的麟府路军马司实际仅统辖三县地方兵马。

    顾氏当代家主顾继迁除了出任麟府路都军马,还兼知府州,这些年镇守麟府两州,要比内地的将臣更知实务、知进退。

    当前形势如此危厄,顾继迁、顾氏子弟以及麟府路其他官员这时候也是满心慌乱,哪里可能有什么争权夺利、吞并势力的龌龊心思?

    在岚州残剩人马撤入府州,王高行、钱择瑞以及刘衍、陈渊等人与顾继迁的交涉一切都算得上顺利。

    大家这时候基本上也都想着在朝廷新的旨意颁传过来之前,先协力防守府州,不被敌军攻破。

    麟府路军马司仅辖一万驻军,顾继迁将其部兵马主要收缩到府州城、偏头砦;刘衍、陈渊二人在偏头砦以东的平虏塞,收拢西军残部。

    岚州兵马都监司以王高行、钱择瑞为首,入驻府州城东的胜军堡,徐怀率桐柏山卒及解忠部入驻胜军堡,负责防守经岚谷进入府州的门户之地,朱润、雷腾二部也重归岚州兵马都监司统辖,驻守胜军堡南面的神锋堡。

    在朝廷新的旨意到来之前,大家也约定诸部统一接受顾继迁的调度。

    徐怀与周景回到胜军堡里,看到女扮男装的柳琼儿从院子里走出来,问道:

    “老常叔他们都已经动身了,你怎么没有跟着离开?”

    “我决定不走了,留在你身边——现在就我一个女眷,换上男装,也吃得了辛苦,我骑术现在还算可以的,应该不会拖累你。”柳琼儿说道。

    麟府路三县都很贫瘠,人口又少,就地能征到的粮秣极少,以往朝廷会从河东运入大量的钱粮,现在河东北部已经彻底失陷,太原岌岌可危,后续只能从麟延等地补充粮草,数量却是有限的。

    毕竟中原即将大乱,西军后续要保持,钱粮短时间内只能是从陕西内部调配,各地驻军的粮秣注定会极其的捉襟见肘。

    所以从决定放弃朔州城的那一刻起,除了妇孺伤病全部借道关中南撤外,工辎营以及苏老常、徐武坤、柳琼儿他们也是要照计划疏散回桐柏山的,徐怀最后只会在胜军堡保留两千五百人的正兵编制,等候勤王诏书。

    徐怀这次动身前往楼烦穿插游击作战时,朱沆也已经早一步派人过来联系他了。

    不过,朱沆这次北上是汴京得知赤扈人宣战之事,惊慌失措派朱沆过来了解战事进展的,并非是征调诸部兵马驰往汴京参加黄河北岸的防御。

    后续到底该怎么办,朝中也是乱糟糟一团,至少在朱沆北上之前,朝中还幻想着河东北部不会那么快失守……

 文学

胜军堡比乌敕砦、徐氏在桐柏山的大寨还要袖珍一些,依山势而建,正对着从岚谷县方向过来的驿道。

    然而在岢岚被突袭之后,曹师雄却表现出异常的克制,既然没有大举攻入西山,也没有表现要往府州境内进军的意图,甚至放弃一些次要的堡寨,将有限的兵力都收缩回岚谷、岢岚、宁武等城进行整编。

    曹师雄所部叛军此番表现的背后,主要还是赤扈人对主次战场的战略划分非常明确,这使得徐怀率小股骑兵频繁进入岚州境内游击作战,对赤扈人的侧翼战场,影响非常有限。

    胜军堡附近暂时也还没有陷入战火之中,陆续有民众拖家携口从东面的驿道逃难过来——胜军堡这边都会予以甄别,发放小量的救济粮,助他们继续往府州、往关中一带逃难。

    徐怀走进院子,柳琼儿拿一只铜盆打来井水,他将手脸浸进去,在冰天雪地里却觉得有些暖意。

    解忠踩着马靴走进来,兵荒马乱的也没有那么多规矩要讲,挨着夯土院门,也没有问徐怀这次出去有什么缴获,直接问道:“朱沆郎君到府州了,你这就去见他?”

    “我刚回堡寨都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呢,我怎么也得先歇上一口气啊,”

    徐怀将井水倒院墙角落里,将积雪冲融一片,从柳琼儿手里接过汗巾,将脸上的水渍擦干,说道,

    “我寻思着,王郎君、钱郎君与卢爷都赶去府州城了,他们见过面,说不定朱沆郎君会来胜军堡,我跟你就省得走这一趟——我们这边才是正而八经的岚州兵马都监司衙门,朝廷派朱沆下来了解岚州陷落的事状,怎么也得进岚州的衙门才行啊!”

    “就这算啥衙门?也就你有资格让朱沆郎君走一趟。”解忠自嘲的一笑,说道。

    胜军堡原先只有一个巡检司衙门,几进颇为简陋的砖瓦房子,现在他们将所有军事公务暑理都摆在这几进小院子里;人员住宿更成问题,仅王高行、钱择瑞、徐怀、解忠等人有单独的房间,其他人都是几人乃至十几二十人挤一间小土屋;各人家小里的女眷,则设立女营集中居住。

    这也没有办法的事。

    胜军堡之前仅四五百驻军以及不到两百户附民。

    现在地方驻军虽然被顾继迁调回府州城了,也最大限度的征用民居,但从朔州、岚州撤入逾六千人、两千匹马。

    这还幸亏朔州四千多胡族妇孺、乌敕部千余族众以及两千编入工辎营的桐柏山老卒,外加三千多匹良马,已经分批疏散南下去,但即便是如此,胜军堡一下子塞进这么多的人马,也是拥挤不堪。

    要不是大半个月来,徐怀借道西山,将大量的粮食从乌敕砦运入胜军堡,这么多人马,每天三万斤粮食、二三万斤干粮料的消耗,就叫人绝望。

    即便是如此,胜军堡的储粮也只够两个多月的消耗——这时候顾继迁也表现得非常的大

    度,并没有强制要求刘衍、陈渊以及雷腾、朱润听从他的管辖,但平虏堡、神锋堡的粮秣消耗,都是府州城拔给。

    问题是,府州土地贫瘠,人口稀少,河东那边断了补给之后,顾继迁都不知道朝廷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能从关中拔调多少钱粮补充府州的消耗。

    解忠却是庆幸徐怀对如此恶劣的局势早有预备,而岚州兵马都监司衙门也没有解散,这些问题不需要他去头痛。

    不过,形势如此险恶,解忠也知道事情这么拖下去绝不是办法。

    他们作为统兵官,轻易不能离开驻地,但兵荒马乱的也没有那么多讲究,解忠迫切想知道朱沆过来会不能带来令人欣慰,看到徐怀回来,就想怂恿徐怀一起赶去府州城见朱沆。

    徐怀将铠甲解下来,与进院子里来的徐武绩、潘成虎、郭君判、王举、范雍他们说过一会儿话,便进屋补觉去了。

    徐怀却非要在这时候摆什么姿态。

    他此时不愿意去府州城见朱沆,除了游击作战,人相当疲惫外,他也不知道在顾继迁、王高行、钱择瑞等人在场时,能跟朱沆说些什么,还不如等朱沆到胜军堡来再说。

    徐怀昏天黑地睡了一通,醒过来看窗外已经黑了下来,房间角落里烧着火盆,柳琼儿坐在床边正帮他缝补铠甲撕裂开的内衬。

    徐怀待要将柳琼儿搂怀里温存一番,柳琼儿吓了一跳,差点拿针扎到手指,赶忙站起来闪躲开。

    “是不是刚刚有人到这屋子里来过?”徐怀问道。

    柳琼儿说道:“朱沆郎君刚刚到了胜军堡,我看你睡得香甜,拦着没让他们叫醒你——朱沆郎君应该在王郎君那边,你是现在起来,还是再睡一会儿?”

    “你要是陪我,我可以再睡一会儿。”徐怀说道。

    柳琼儿作势要拿针扎徐怀,嗔怪着催促他快起床来。

    …………

    …………

    徐怀走进胜军堡巡检司衙门,厅上也烧着火盆,王高行、钱择瑞、卢雄、王举、徐武碛、郭君判等人正陪朱沆围坐在火盆前说话。

    相别都不到一年,朱沆两鬓却添了不少白发,额头的皱纹更深了,徐怀将腰间的长刀解下来,坐到火盆前的矮凳上,问朱沆:“王禀相公在汴京还好?”

    “我离开汴京时,王禀相公还勉强算可以,但现在还好不好,我就不知道了!”

    朱沆摇头叹息道,

    “赤扈人撕毁和议、悍然宣战的消息传回到汴京,王禀相公三天三夜都没能休息,写下万言平虏策献给官家——虽说王禀相公早前之言,众人不得不信服,但王禀相公建言官家即刻召集天下兵马集结汴京,以防赤扈人直接南下饮马黄河,朝中诸大臣又都犹豫起来。一是担心形势未必会险恶到那等地步,一是担心数十万兵马集结,钱粮耗用无算,国帑承担不起。朝中诸相公商议来商议去,便着我先过来看看形势到底坏到什么地步了。我到潞州时,虏兵前锋已到太原城

    下,我原本没有必要再北上,可以回汴京复旨了,是王禀相公又写信过来,要我到府州走一趟,与你们见上一面……”

    “曹师雄叛变投敌,在汴京没有掀起什么波澜吧?”徐怀问道。

    战事爆发后,他们这边跟汴京联络不便,朱沆却是能够通过官驿,每日都会将所见所闻写成奏折,传回汴京去,也随时能知道汴京最新的动态,比他们要信息灵通多了。

    “朝野议论自然是少不了的,但曹师雄投敌,到底没能产生多大的破坏,兼之忻伐等地的将吏都相继投敌,朝中言官还没有谁专程拿这事弹劾王禀相公——也全赖你在朔州奔走,这事应该不会掀起什么风波……”

    朱沆感慨万分的说道。

    他知道曹师雄投敌一事对他们的负面影响能降到最低,主要还是徐怀在朔州到最后一刻愿意打上王禀一系的标签,并且在最为艰难的时刻,犹坚持在朔州、岚州坚持作战,接济数以千计的西军残兵西撤,还突袭岚州城(岢岚)重创叛军的气焰。

    “那就好。”徐怀也怕王禀受会曹师雄投敌之事冲击,以致朝中诸执政大臣里连一个熟悉赤扈人及形势恶劣程度的人都没有。

    朱沆又说道:“王禀相公前一次信函送到我手里是三天前,王禀相公希望你能立刻去汴京,为朝廷备虏出谋划策。”

    徐怀当然没有资格直接参议朝中的军政大事,但只要身为执政大臣的王禀愿意信他,也勉强算得上是为朝廷出谋划策。

    “啊?”徐怀没想到朱沆赶到胜军堡来,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要怎么拒绝。

    “蔡铤那狗贼已被官家下狱;王禀相公上书替你王家申冤,官家也下旨要求彻查当年的矫诏案,估计用不了多时就会为你王家平反!”朱芝是赶去府州跟他父亲朱沆见面的,对汴京此时的形势变化,知道得比徐怀要详细——他劝徐怀不需担心他的身世现在还是什么妨碍。

    “容我想想。”徐怀沉吟道。

    第二次北征伐燕大溃灭,河东、河北形势糜烂,这注定了以蔡铤为首的主动派在朝中也必然一败涂地。

    徐怀当然不担心他的身世还会是什么妨碍。

    他担心不是这个,他担心的是汴京之劫注定难逃,他有没有必要更深层次程度的牵涉其中!

    虽说在朱芝等人眼里,他能够得够王禀的信任,参加朝廷防虏之事的决策,怎么都要比率领两三千兵马参与勤王作战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但实际上徐怀心里非常清楚,汴京这潭烂泥坑,并不会因为蔡铤的下狱与王禀的复用,得到根本性的改观。

    倘若蔡铤下狱有用,新帝出奔之事就不会发生……

    汴京还是一个烂泥坑啊。

    不过,徐怀一直以来希望王禀能有机会主持勤王之事,现在很多事情以及一些微妙形势,都是他极力促成,他真就能忍心拒绝王禀的邀请,自己率领一部兵马参与勤王,实际上仅仅游离于汴京之战的外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