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炕上被窝里呻吟喘气声_我和闺蜜在公交被八人伦

2021-11-13 09:52:40情感专区
温言说道:“他对你那么好,只是因为妹妹?你就没看到今天你夸我哥哥俊逸,他气的眼睛里差点喷出火来烧死人了?”

  江倩闻言眼神中满是欣喜,眉飞色舞的问道:“真的

温言说道:“他对你那么好,只是因为妹妹?你就没看到今天你夸我哥哥俊逸,他气的眼睛里差点喷出火来烧死人了?”

  江倩闻言眼神中满是欣喜,眉飞色舞的问道:“真的吗?那他到底为什么不高兴呢?

  谢萧萧对她毫无智商的发问,默默流汗,心想这恋爱中的姑娘果然智商为零。

  她直截了当的说道:“当然是心悦于你,受不了你亲近别人啊!所以你以后离我哥哥远一点,免得他经常因为你无辜受牵连。”

  江倩听到萧萧的这番话,呆呆地点着头一脸乖巧的说道:“我知道了,你也是心悦青云哥哥的,所以我不能太接近他,不然你也要对我不开心了。”

  谢萧萧不知道她怎么就将话题扯到自己身上来了,忙解释道:“我们不一样,我哥哥永远都只是我哥哥,我们和你们不一样。”

  江倩不太明白的问道:“哪里不一样了,青云哥哥对你最好,你也对他好,这不就是情投意合?”

  谢萧萧满是无奈的说道:“我们是嫡亲的堂兄妹,有血缘关系,是不可以在一起的。”

  谢青云不是谢家子孙这件事情,其实也就谢家的长辈们知道,对孩子们并没有公开。

  谢萧萧一直以为谢青云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为了不影响她在谢青云面前讨好卖乖的培养兄妹情分,她更是绝口不提。

  所以即便是倩儿说起这个话题,谢萧萧也是坚定的给自己和谢青云盖上嫡亲堂兄妹的戳,任何人都不能动摇她和谢青云现在的和睦关系。

  江倩回神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她不禁满是惋惜的叹道:“好可惜,你们要不是兄妹,就能在一起了。”

  谢萧萧不想再说这个话题,话头一转对江倩说道:“晚上游舫上的人多,有我表哥,表姐,还有一些他们的好友,你去了不要害怕,只管跟在唐潜身边就是了。”

  江倩点着头话里有话的问道:“你表姐她们性格好吗?……漂亮吗?”

  谢萧萧一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有所指,只觉得她思考问题的重点总是格外的与众不同,她明明是让她晚上在游舫上不要乱跑,毕竟船在水上,安全自然要格外重视。

  可是她还没见到自己的表姐,这就已经产生了危机感?那她以后岂不是要把唐潜拴在自己身边了?

  谢萧萧循循善诱的对倩儿说道:“我们以后的人生路会很长,沿途所有的美好风景我们都应该去尽情欣赏,而不是患得患失的画地为牢,将所有的美好都隔离在外。”

  把感情抓的太牢可不是好事,如胶似漆可能会让感情升温,也可能会直接断送所有的情分。

  江倩幽幽叹气说道:“我没有想画地为牢,只是突然间觉得有点惶惶不安。”

  谢萧萧笑着说道:“你自信一点!唐潜这会儿肯定比你还不安。你今天穿的这么漂亮,如果一不小心被别人骗走了,他能恨死我。”

  江倩听着萧萧的话,觉得自己心中紧绷的那根弦,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她点着头,轻笑着说道:“说的也是,我好歹也是一豆蔻年华的小姑娘,正是最美好的年纪,哪能这般不自信?”

  秋月将手中的步摇插到江倩的发间,谢萧萧站在倩儿的身后,扶着她的肩,在水银镜中与她对上视线笑道:“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不要只看着他的优秀,忽略你自己的美好。”

  江倩安心下来,满是敬佩的看着萧萧说道:“我们两人明明是一般大的年纪,可是你却好像什么都懂,每每像姐姐一样的开解我,引导我,也真是难为你了。”

  谢萧萧愉悦的笑道:“我也没有什么都懂,不过都是家中父母亲教导的多些,书多看了些,也就似懂非懂的明白一些浅显的道理而已。”

  这番话,谢萧萧说出口真心觉得心虚。自己若不是在现代见多识广,又占了比倩儿年长好几岁的便宜,大概还不如倩儿呢!

  一个小姑娘被围困在家中后宅,全家人捧着、宠着,不需要迁就别人,不懂得看人眼色,想要懂事知礼,实在是有些牵强。

  不过好在倩儿相信了,喃喃的说道:“也是,我自小到大没有父母亲教导,所以很多事情都不太懂。萧萧你月份上长我两个月,以后我就叫你一声姐姐,你凡事都教一教我,好不好?”

  谢萧萧看着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喃喃自语的说起没有自己没有母亲,心头也是一阵酸软的心疼。

  萧萧听到她说要叫自己一声姐姐,让自己教一教她道理,自然是爽快应下。倩儿的性子原本就讨人喜欢,还有女主身份的加持,能有这卖好的机会,她会拒绝才怪了。

  唐潜和谢青云两人在书房中说起了生意上的事情,谢青云觉得两人马上都要进书院读书了,担心兼顾不了生意。

  可是为了各自的心中所求,他们又必须要做下去,所以现在便陷入了这两难的处境。

  书要读,钱要赚,这要如何是好?两人相对无言的静默了半晌,也没想出什么合适的办法。

  眼见着窗外的路上,谢萧萧和林倩拉着手言笑晏晏的款款而来,两人异口同声地长叹了一声。

  唐潜满怀愁绪地说道:“一定要想出办法赚钱啊!”

  谢青云惆怅道:“不然我就成吃软饭的了。”

  两个姑娘进了屋,谢青云和唐潜皆换上一副神采奕奕的模样,谢青云问道:“我们这就出发了吗?”

  谢萧萧看了看他们身上的装束,皆是仪容工整的模样,点着头笑道:“早点出发,我们还要一起去拜访一下我的外祖母。”

  几人准备动身离开时,江叔来叮嘱道:“你们几人晚上要小心,唐潜和青云一定要照顾好两个妹妹,不管是走在路上还是在游舫上。倩儿也拜托萧萧你多照顾着些,她性子太欢脱,总是让人不能放心。”

  谢萧萧笑着应道:“江叔放心吧!我既把倩儿带出去,自然好好的把她送回来。”

  江叔看着萧萧懂事又尽责的模样,只觉得自己没教好倩儿。因为她是唯一与他相依为命的孩子,又是一个女娇娥,不需要像男孩子一样考科举,所以难免娇宠着些。

  他这会儿看着有主见又明礼的萧萧,却是暗暗的有些后悔了,当初他就不应该妇人之仁的。

  就因为倩儿的依靠只有自己,所以更应该把她教导的能独当一面,以后即便是自己不能陪在她的身边,她也不至于乱了方寸才对的。

  可是现在已是后悔已经于事无补,他只盼着近朱者赤,倩儿跟在萧萧身边,能学到几分明辨是非,进退得当的处世之道。

  江叔对萧萧的承诺是放心的,所以没再多说什么。在送他们出门时和唐潜走在一起,从袖口中掏出一个锦囊递给了他,笑道:“难得今日能出去玩,你身上也带点银子,有什么喜欢的也能买!”

  唐潜想着倩儿那馋猫一样的性子,若是走在街上看到她喜欢吃的东西,他没钱买给她吃,也实在是够扫兴的。

  总不能让谢青云付钱买给倩儿吃吧!那多丢人,自己的妹妹还要别人照顾,他也不乐意啊!

  所以他没有推辞的径直将锦囊收了下来,只低低的说了句:“江叔,等我以后有银子了,我还你。”

  江叔笑着没接话,把他们送到门口,目送他们离开了。

 文学

等马车到了吴家,谢萧萧几人从马车上下来时,看到吴家门口停着的五六辆马车,皆是一阵讶然。

  谢萧萧心下猜测表姐她们到底是请了多少好姐妹,游舫不超载吗?

  外祖母身边的常嬷嬷一早就在门房等着她了,一眼看到她下了马车,忙迎上前来笑道:“表小姐来啦!老太太一早就让我在这里等着你了。”

  谢萧萧温和笑道:“辛苦常嬷嬷了,外祖母这两日可安好?”

  常嬷嬷是陪在老太太身边,亲眼看着吴瑜被官差带走的。虽然她也觉得吴瑜是罪有应得,可是那到底是老太太的亲生女儿,怎么能不难过?

  再加上她回来找吴焕商量,让他花点银子让吴瑜少受点牢狱之灾,吴焕不同意之下,老太太更是寝食难安了。

  虽说现在她每日面对家中的媳妇和孙子、孙女,依旧和善可亲。可是那常常失神的模样,已然现出了迟暮之年的精神颓唐之态。

  心里到底还是受到了打击,觉得难过了。

  常嬷嬷想到老太太这两日的状态,脸上的愁色一闪而过,叹着气说道:“老太太看着还是和从前一样,可是现在只怕是有了心病了……表小姐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谢萧萧应了一声,拉着江倩并肩先行,唐潜和谢青云跟在她们身后,一起往内宅去了。

  到老太太的房中,谢萧萧带着倩儿他们一起给老太太见礼问好。老太太伸手招萧萧和倩儿到自己身边的榻上坐着,又让唐潜和谢青云在椅子上坐。

  她满脸慈善的看着萧萧嘱咐道:“晚上一起玩的人比较多,你记得要注意安全。既然带着小姐妹一起玩,也要看顾好人家。”

  萧萧看着老太太眼神无光却还惦记着她的安全,心间便是一阵隐隐的酸涩。

  外祖母这么难过,见到自己只字不提,丝毫没有为吴瑜说情的意思,却独自背地里伤心,这倒是真叫她心疼了。

  谢萧萧心不在焉的说道:“外祖母放心吧,我知道的。”

  老太太犹不放心的说道:“今日攀上来缠着要一起去玩的哥儿、姐儿,都是与你舅舅生意上有交情人家的子女,推拒不得,便只能应了下来。到时候人多口杂的,你们姑娘家在言行举止上都要注意些,别落人口舌,让人非议。”

  原本吴家只准备让家中的兄弟姐妹在一起聚一聚,开开心心的玩一天的。

  不想吴焕现在的生意红火起来,真正是树大招风。

  那些趋利避害的生意伙伴闻风而动,借着那些交情,厚着脸皮让家中的子女凑上来,与吴家子女结交。

  甚至还抱有与吴家的子女看对眼,结上姻亲而一本万利的想法。若是那些公子哥儿知道了萧萧的身份,只怕也不会消停,所以老太太才会有这样的叮嘱。

  萧萧点着头认真的回说知道了,老太太放心下来,摆摆手说道:“你带着小姐妹去找你表姐她们去吧!今日该来的人,不该来的人都一早就来了,就等着你们来就出发,快去吧!”

  谢萧萧应下,起身让常嬷嬷带着谢青云和唐潜去前院找表哥,眼见着他们出去了,谢萧萧才转身偎在老太太身边说道:“外祖母,过段日子等蒋家消停了,我就会让姨母出来的。”

  蒋家现在正是垂死挣扎的阶段,若是这会儿将吴瑜放出来,那蒋勋肯定要哄着吴瑜借机来吴家卖惨求助,到时候老太太肯定会被闹腾的没法消停。

  虽说谢萧萧看在老太太的面子上,不再狠心的让吴瑜把牢底坐穿。

  可是能给她一个教训,顺便让她看一看蒋家对她的见死不救,让她以后夹着尾巴做人,不敢再肆无忌惮的来自己家中找母亲闹腾,也就觉得值了。

  至于她和蒋家的事要如何处理,就不是她该管的了。

  老太太黯然的眼眸带了点希冀,小心翼翼地问道:“萧萧怎的又改变想法了?”

  谢萧萧叹着气实话实说道:“我能不顾念她是我的姨母,可是我得顾着外祖母的身子,我希望您无忧无虑的长命百岁!”

  来到这里,除了父母亲对自己的关心爱护,也就外祖母一家对她最好了。这也让她想起自己的父母和外婆,总是捧着她,爱着她,让她无忧无虑的长大。

  所以她怎么能舍得老太太因为自己,这般意志消沉的失去生机?

  老太太看着眼前贴心的萧萧,不禁满脸心疼的说道:“因为我这老婆子,让我们萧萧受委屈了。”

  秋月进来时,把吴氏给老太太做的点心一一呈放在了桌子上。

  谢萧萧接过一碟金桔佛手酥递到老太太手边,笑道:“母亲一早起来做的,让我给您捎过来,外祖母只要能吃好睡好,一直看着我长大,我就不委屈!”

  老太太的心病被萧萧三言两语劝好了,神色间也恢复了以往的矍铄。

  听到萧萧这么说,笑意满满的拈了一块点心放到嘴里吃了,又招呼萧萧和倩儿一起吃。

  谢萧萧捂着嘴笑道:“我们一会儿出门可就是去好吃好喝好玩的,现在吃饱了,还出去做什么?”

  老太太闻言也是笑道:“你快走吧!你表姐那一屋子的姑娘,只怕都要等急了,你倒还有闲情逸致的在这哄我开心。”

  看着老太太神色好转,眼中带光,谢萧萧这才带着倩儿起身告辞,带着秋月一路往大表姐的院子去了。

  一进院子,便看到大表姐院子里各种各样的花娇妍盛放:月季花,茉莉花,紫丁香,芙蓉花,姹紫嫣红一片。

  谢萧萧带着倩儿走在花圃旁的小径上,看着那粉嫩嫩的芙蓉花,转脸问倩儿:“喜不喜欢芙蓉花?”

  倩儿看着粉嫩嫩的芙蓉花,点着头赞道:“那么漂亮的花,当然喜欢了。”

  谢萧萧看着倩儿鹅黄色的留仙裙,头上插着金步摇,上下颜色一相撞,便没有了出挑之感,难免失了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谢萧萧伸手摘下一朵芙蓉花,别在倩儿的步摇边,压下了步摇的浮华之气,生生多了一丝别具一格的端庄柔美,令她的装扮一下子增色不少。

  谢萧萧心满意足的笑道:“嗯,人比花娇,花比金饰俏,完美了!”

  江倩笑着歪了歪头,欢喜却又不确定的问道:“真的好看吗?”

  谢萧萧点着头笑道:“当然好看,芙蓉不及美人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