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雯雯山村被全村人享用_把英语课代表插哭了

2021-11-13 09:31:58情感专区
以及被封迟带走之后的所有事情,就看到了林嫂微垂的眼睛中带着担忧。

  显然已经喊了她好几遍了。

  “我没事。”

  她随口回应了一句,拿起了手机就拨通了

以及被封迟带走之后的所有事情,就看到了林嫂微垂的眼睛中带着担忧。

  显然已经喊了她好几遍了。

  “我没事。”

  她随口回应了一句,拿起了手机就拨通了苏雪儿的电话。

  昨天晚上,那个服务员的表现很不正常,如果当时雪儿只是随意的给自己端了一杯酒,她就中招了,那就说明托盘上的两杯酒都有问题。

  万幸的是还好封迟也在那个宴会上,但是雪儿在自己被带走之后,是什么情况她还不知道。

  她盯着正在呼叫的屏幕,心脏跳得飞快。

  雪儿,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她暗暗的的祈祷着。

  铃声不过才响了十几下就被接通,余挽舟却觉得自己仿佛像是等待了一个世纪。

  “喂?谁啊。”

  电话接通以后,竟然是一个略显低哑却又有点耳熟的男声。

  余挽舟瞳孔紧缩,一张脸瞬间没了血色,林嫂在旁边看得忧心,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赶紧喊道。

  “少夫人,发生了什么事吗?”

  想起封迟临走之前说过,如果有什么事要随时通知她,林嫂在园里徘徊了几下,决定下楼去给封迟电话。

  “姐姐?”

  接通了电话以后,却迟迟听不到对方的回复,许方川忍不住在心中将这个扰人清梦的人骂了好几遍。

  这时候却听到了电话那边的动静,他反应了一下,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神思渐渐的聚拢,犹豫的喊道。

  “许方川?”

  余挽舟终于想起来,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个声音耳熟了。

  一瞬间她还以为是自己打错了电话,她确认了一遍自己拨打出去的号码。

  “是雪儿的,没错啊。”

  难不成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余挽舟小声的嘀咕道。

  许方川的手一抖,想起了昨天荒唐的夜晚,略微有些哆嗦的,将手中的手机翻了个面。

  手机壳上那只可爱又蠢萌的熊猫,刺痛了他的双眼。

  这居然是苏雪儿的手机……,他觉得现在自己拿在手里的,仿佛是一块烧红的烙铁。

  苏雪儿微微皱眉,不情愿的从睡梦中睁开了双眼,隐约间她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余挽舟的声音。

  察觉到自己旁边好像不是自己一个人,她还以为自己和余挽舟是昨天晚上喝醉了,睡在了一个房间。

  “挽舟,大早上了,你给谁打电话呢?”

  她捂着自己有些沉的脑袋,疑惑的问道。

  她的声音没有遮掩的,从手机传到了余挽舟和林嫂的耳朵里。

  “苏小姐和许少爷昨天晚上在一起!”

  林嫂吃惊的说道。

  她和余挽舟的脸上瞬间浮起了一个慈祥的笑容。

  “你们听错了。”

  许方川快速否认,飞快的挂断了电话,脸色通红。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余挽舟的心中终于放下了心来,虽然她也很疑惑,究竟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知道了苏雪儿和许方川在一起,她瞬间就觉得自己可以耐心等待一下正确答案。

  “少夫人是准备吃早饭,还是吃午饭?”

  林嫂注意到,余挽舟整个人已经放松的靠在了床头,知道她刚刚只是在担心苏雪儿的安危,并没有什么大事,她也跟着放松了起来,笑着询问余挽舟。

  “都这个时候了,就吃午饭吧。”

  余挽舟靠在床头想着刚刚的电话,笑容神圣而慈爱。

  弟弟终于长大了,她总算可以放心了。

  在苏雪儿挂断了余挽舟的电话之后,他就一直没有说话。

  苏雪儿终于看清了,背对着自己,坐在窗边的那个背影绝对不是余挽舟的,吓得一下就从床上跳了下去。

  浑身的酸困提醒她她不能有任何的侥幸。

  她脸色苍白,几乎快要忍不住自己的哭声,心底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再喝酒了。

  “昨天晚上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她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板着一张脸,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有威严,干巴巴的说到。

  许方川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原本他都已经到了自己的家里,却接到了封迟的电话,说余挽舟出事了,需要他来帮忙把苏雪儿带走。

  他一听到余挽舟出事,心中焦急,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看到了封迟发来的场地,怎么也找不到余挽舟的身影。

  最后却在花园的一个装饰用的喷泉旁边,找到了苏雪儿。

  就在这个时候封迟发来了消息,说他和余挽舟已经回去了,于是他只能咬咬牙,捏鼻子认了自己要送一个醉鬼回家。

  紧接着的事情,就是在这里了。

  一夜的旖旎。

  他原本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脸色,一想起来又烧得通红。

  他的脑海中闪过了许多念头,最后决定,要在双方都冷静的情况下,谈一谈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哪怕是和她结婚也不是不可以。

  当这个念头出现在他脑海中的时候,他的心跳变的飞快又清晰,他有一些分不清,究竟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这个想法。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苏雪儿说完以后,房间里陷入到了一段沉默之中。

  许方川原本激动的心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他的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在过度的激动之后,骤然平静的脑袋还有一些隐隐作痛。

  快速的换好了自己的衣服,他冷静的看着呆滞的苏雪儿,大步走了出去。

  路过她的身边时,丢下了一句:“你放心吧,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会忘了。”

  苏雪儿还抱着被子,没能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来,心情从一开始的悔恨转变成了不可思议的开心,现在又化为了后悔。

  她昨天晚上是和许方川在一起?那她刚刚说了什么?

  当什么都没发生?

  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就让她给错过了。

  她忍不住的猛的拍了一下被子,一脸的懊恼。

  许方川走到一半,想起来自己的手机还在房间里,折回去就看到了,苏雪儿抱着被子坐在地上,脸上一会儿开心一会儿懊恼的反应。

  这人是怎么回事?气傻了吗?

  想到自己连婚礼在哪里办都已经选好了,她却和自己说,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平日里看着对自己痴心一片,实际上,事到临头却发现是叶公好龙。

  许方川觉得自己现在的愤怒是因为自己被愚弄了,他没什么好气的路过了苏雪儿,拿起了床上的手机就要离开。

  见他又重新折返回来,苏雪儿的眼睛一亮,哪儿能这样就放他走,见他不给自己一个眼神,下意识的就伸手扯住了他的裤脚。

  “我仔细的想了一下,这件事情不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你需要补偿我。”

  心不在焉的吃着眼前的食物,余挽舟知道了许方川和苏雪儿在一起的喜悦,平淡了下来之后,眼底拢起了一片阴霾。

  明兰馨和梁绮姗,做事越来越肆无忌惮,居然就在那样公开的场合就给自己下了药,而且还分毫不考虑连带伤害。

  想到还在自己包里的那一纸检验报告,余挽舟决定,不管封迟对明兰馨是什么样的感情,她都要出手了,而且要抓一个现行。

  身为一个母亲,她绝对无法容许有人,伤害自己的孩子。

  她要让不管是谁,都无法再包庇明兰馨。

  “少夫人在就好了。”

  余挽舟拿着刀叉和自己盘子里,被她想象成了明兰馨的鸡蛋,正在做斗争,忽然听到了老管家的声音,她有一些惊讶的抬头。

  “老夫人让您赶快过去一趟。”

  老管家看着她看着自己,似乎有些不解因为什么,他的心底叹息一声,不动声色的说道。

  余挽舟看着他平静无波的表情,心中微微一顿,虽然对方并没有流露出什么生气的或者担忧的反应,但是这样的平静已经预示着不同寻常。

  比起她和明兰馨,她觉得自己和老夫人才更像是婆媳,每一次在见到好多人的时候,心中的碰面紧张。

  回想了一下,自己似乎并无出格的事情,余挽舟心中稍微放心,向着老管家点了点头,指着自己身上的家居服说道。

  “那你稍等一下,我去换一身得体的衣服。”

  半个小时以后,余挽舟出现在老夫人的客厅中。

  客厅空无一人,老管家指了指在客厅角落里的一尊佛像说道。

  “我不是说让你跪在那里先思过,明白自己错在哪儿了,她才会见你。”

  余挽舟放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握紧,她看了一眼,放在佛像前面的蒲团,又看了一眼,低着头低眉顺眼的老管家,深吸了一口气,顺从地走到了佛像前面,跪了下去。

  老管家见到她已经按照吩咐做了,正准备上楼去和老夫人禀报此事,余挽舟喊住了他。

  “老管家,我能问一下,老夫人觉得我做错了什么吗?”

  老管家闻言站在原地没有回头,似乎是在犹豫着要不要和她说清楚。

  “少夫人仔细想一想,老夫人曾经对你的教导就知道了。”

  说完就不再给余挽舟继续提问的机会,快步离开了客厅。

 文学

曾经对自己的教导?

  余挽舟跪在原地看着,在香炉的烟雾缭绕下,衬托的愈发飘渺慈悲的佛像,回忆着自己和老夫人曾经有过的交流。

  十几分钟过去了,她左思右想也没个头绪。

  老管家在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从楼上走了下来,看着余挽舟问道:“老夫人让我问一问你,少夫人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余挽舟没有看他,只是看向了客厅里的钟表。

  她在这里已经跪了半个小时了。

  看来自己却是惹怒了老夫人,她是真心实意的想让自己好好的思过。

  老夫人今天才叫自己不回来,就说明一定和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有关,她的心中隐隐的有了一个猜测,但是想起老夫人的态度仍旧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如果真的就像她所猜测的老夫人,是因为她顶撞了明兰馨而罚自己,那她绝对不可能认错。

  老管家观察着她的反应,见她好像是明白了,却依旧很倔强的跪着,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再继续停留,上楼去禀报了老夫人。

  经过了昨天晚上的折腾,余挽舟虽然睡了一早上,已经有一些缓过来了,可是仍旧体力不支,又跪了半个小时,她就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坚持不下去了。

  老夫人在自己的房间里,哄着已经能够流畅的说话,可以下地走路的小馒头,慈眉善目的笑着,眼底却带着隐隐的担忧。

  毕竟她这两胎怀孕的时间也太近了一些,昨天晚上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余挽舟的身体会不会承受不住呢?

  看着又过来向她摇了摇头的老管家,她的眼角也带上了几分冷意。

  “居然还不肯认错吗?她怎么就这么倔强。”

  语气中颇有一些恨铁不成钢。

  小馒头懵懂的看着她,将老管家和封老夫人,两个人的互动尽收眼底,又不着痕迹地低下了头,玩着自己的积木吗,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

  “老夫人,少夫人昨天晚上的行为其实也情有可原,她也是因为担心少爷,才会那样的口不择言。”

  老管家想着刚刚去见余挽舟的时候,在她的脸上见到的疲态,有些于心不忍的劝道。

  没想到听完她的话,老夫人反而狠下了心。

  “她既然知道错了还不肯认错,那就让她继续跪着。”

  小馒头正在搭建积木的手停顿了一下。

  黑曜石一般的眼珠微微的转了几下,将手中的积木丢下,就向楼下跑下去。

  老夫人将这个重孙子看做自己的心头肉,见他一跑,她也连忙跟了下去。

  小馒头的两条小短腿,跑得飞快,没过多长时间就来到了客厅,看到了余挽舟,高兴的向她扑了过去。

  “妈妈!你终于来看我了。”

  余挽舟幸福的,抱着怀里的一团温温软软的小团子,见他这么说,有些心虚的不敢看他的眼睛。

  毕竟她今天可不是为了来专门看他的。

  老夫人脚步不太利落,这个时候跟了下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脸上的表情有一些微妙,几个大人都同时默契的沉默了下来。

  既然她已经下来了,也不好再让余挽舟继续跪着,手上的拐杖,烦躁的敲了敲地面,说道:“还不赶紧起来。”

  余挽舟沉默地站了起来,因为这个时间已经快接近了两个小时,腿脚有一些僵硬,起来的时候忍不住踉跄了一下。

  小馒头已经能像小大人一般,赶紧扶了过去,看着余挽舟,颇有一些老夫人的口吻说道。

  “妈妈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照顾不好自己的身体呢?”

  奶妈唯唯诺诺的站在角落里,害怕一个不好火就烧到了自己的身上,没想到她这么安静,还是挨了老夫人的一记眼刀。

  “把小馒头带下去吧,我们几个人要商量一下大人之间的事情。”

  小馒头依依不舍的和余挽舟告别。

  老夫人看在了眼底,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虽然她也并没有打算让小馒头,从此以后不认自己的母亲,可是还是难免会叹息,果然是母子连心。

  余挽舟看着老夫人脸上感慨的表情,心里也渐渐的沉了下去。

  她自然也想到了和老夫人一样的想法。

  推己及人,余挽舟忽然有一些质疑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真的不应该和明兰馨,在那么多人面前发生正面的冲突。

  小馒头离开了,老夫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下去,看着还站着的余挽舟,随手指了指自己下方的座位说道。

  “坐吧。”

  余挽舟这才坐了下去。

  老夫人接过老管家递来的茶水,抿了几口才缓缓的开口。

  “你是怎么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吗?说说你的理由吧。”

  余挽舟看了一眼她的脸色,见她表面上平静无波,心中有一些忐忑,经过了刚才的事情,她对自己所谓的坚持也有了一些动摇,现在说起来语气也没有了几分底气。

  “我觉得我昨天晚上做的没错,是明兰馨先来挑衅我的,我只不过是反击了几句。”

  老夫人不等她说完就哼了一声,打断了她所说的话。

  她一双虽然有一些老态,但是仍旧清明的眼睛盯着余挽舟,仿佛能够看透人心一般,看着她问道。

  “昨天晚上的来龙去脉我都已经让人打听清楚了,你难道没有私下去找别人平和她说,不会让封迟认她这个母亲的话吗?”

  余挽舟听她这么说就知道了,老夫人确实是把昨天晚上所有的事情,经都打探的一清二楚,

  心底佩服老夫人的办事效率,同时她看着老夫人,神色清明,没有任何心虚的表情,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从来没和她说过这样的话。”

  老夫人看到她的反应,就知道她所说的确实是事实,她沉默了一会儿,微微点了点头。

  既然余挽舟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要么是明兰馨为了故意在当余挽舟随口说的,要么就是有人在挑拨。

  经过她打听过来的情况,她觉得不可能是明兰馨自己胡乱编的。

  “请问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会让人去查清楚的。”

  老夫人只是稍作沉吟,就对这一件事情做了决断。

  这个问题解释清楚了,那么接下来就不用余挽舟辩解了,她神色一肃,噼里啪啦的对着余挽舟说了起来。

  “既然你没有说过这样的话,那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就应该想到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挑拨,故意看你和明兰馨两个人闹起来,你不仅没有发现,还中了那个人的圈套。”

  老夫人越说越激动,她忍不住拍了几下桌子,看着余挽舟教训道。

  她对这个孙媳妇也算是寄予了厚望,不求她能够给他们封家撑起一片天地,但是至少不应该如此蠢的落到别人的陷阱里吧。

  “不仅如此,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在帝京里就是一个移动的活靶子吗?怎么什么酒你都敢喝,在宴会上出了那么大的丑,要是封迟当时不在,你怎么办?你就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吗?”

  余挽舟听着有些愣神,老夫人看着她木讷的反应,还以为她是故意做出这样的表情,不服气自己的教训,拿起了拐杖,重重地敲了几下桌子。

  “这么多错误,你跪在那里居然没有半点的反省,我真是看错你了。”

  说完她叹息一声,丢掉了自己的拐杖,靠在沙发里,似乎已经没了力气。

  自己的儿媳妇和孙媳妇就没有一个是省心的。

  一个太过精明也同时很愚蠢,为了自己的利益,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要,另一个心地还算善良,但是不怎么精明。

  他们封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奶奶,是我错了,我还以为你让我反省反省,昨天在大众面前和明兰馨吵架的事呢。”

  余挽舟此时明白了过来,老夫人并不是因为自己和别人平时吵架才生自己的气,她也是真正的担心自己。

  发现自己误会了老人家的一片好心,余挽舟看着老夫人生气的样子,赶紧道歉。

  原本已经闭上了眼睛,准备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缓一缓,省得自己被气死了的老夫人,听到余挽舟这话也不缓了,她猛地睁开了眼睛看着余挽舟,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我在你眼里就是那样的人吗?”

  余挽舟见到自己到前不见没有哄老夫人不生气,还是更加的激怒了她,发挥了自己平日里哄余母和白老爷子的能力,绞尽了脑汁,舌灿莲花的说了许多好话。

  老夫人虽然生气,知道还有正事没有告诉余挽舟,她安慰自己,自己也不是这么不大度的人。

  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吐出,看着余挽舟说道。

  “你昨天晚上就不应该说那句明兰馨不配,当封迟母亲的话,现在已经有许多世家,开始着手查封迟小时候的事情了,这是一桩丑事。”

  她看着余挽舟语气严肃,恢复了平静的老夫人,四平八稳的坐在沙发上。

  她语气缓缓,如同一只虽然老去,但是仍旧不容人忽视的猎豹。

  “这也是封迟,不多数的软肋之一。”

  说到这里,余挽舟才反应了过来,自己或许创下了一个大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