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半夜翁公吃我奶第七十章_被全班享用的校花小柔

2021-11-13 09:24:06情感专区
此刻,他终于知道,原来,一直都是他。

  他并不生气,只是恨自己。

  恨自己没有查出来。

  恨自己知道的这么晚。

  恨自己,没有早点发现。

  可是任谁也不好想的,温

此刻,他终于知道,原来,一直都是他。

  他并不生气,只是恨自己。

  恨自己没有查出来。

  恨自己知道的这么晚。

  恨自己,没有早点发现。

  可是任谁也不好想的,温惜竟然会是沐舒羽的替身。

  那一次订婚礼也是她。

  陆卿寒吻着她,抱着她。

  “温惜,我会给你一场,更盛大的婚礼。”

  “好。”

  温惜抱着他,“你不生气吗?不生气我骗了你吗?”

  “我很高兴,因为,我爱的人,跟第一次救我的人,都是同一个人。”

  他炙热的气息落在她脸上。

  温惜笑了一下,“如果我早一点有勇气告诉你就好了。”

  “任何人骗我陆卿寒都不行,唯独你。”陆卿寒如珍如宝的抱着她,在她看不见的位置,一行泪从眼角滚下来,“那怕你想杀我,我也甘之如饴。”

  温惜用力的垂了一下他后背,“我怎么可能会这样啊,陆卿寒!不许瞎想瞎说!”

  “我只是高兴。”

  温惜意识到此刻还在民政局的门口,有不少人经过看过来,两个就用这样的亲密姿势靠在车上,她红了脸,“我们上车吧,回去再说。”

  “好!”

  车子一路行驶。

  温惜也擦了擦眼泪。

  她只是太激动了。

  “我们要去哪里?”

  “回我家,跟爷爷爸妈见一面。”

  “好。”

  温惜下意识的握了一下掌心。

  “你跟我结婚,没有跟你爸妈说吗?”

  “没有。”陆卿寒倒是回答的干脆。

  “那...那....”温惜竟然结巴了。

  “那什么?你不是在想,他们不接受你怎么办吧。”遇见红灯,车子停下,他抬手,刮了一个女人高挺的鼻梁。

  温惜叹息一声。

  “正常人都会这么想的。”

  “我的婚事,我喜欢的人,我自然能做主。”陆卿寒宠溺的看着她,“你就不要多想了,一切交给我去处理。”

  “好。”她自然信他。

  从此之后,她就是他的妻子。

  ……

  车子停在陆家门口。

  徐管家走出来,“少爷。”

  看着温惜,“温惜小姐。”

  陆卿寒下车,握住了温惜的手,“我爸妈在吗?”

  徐管家说道,“接到了少爷的电话,先生跟太太已经在客厅里面了。”

  秦久岚端起来茶盏,喝了一口。

  她看着陆庭玮,“也不知道卿寒什么时候过来,叫我们来是有什么事?”

  陆璟榕道,“难得我们一家人聚在一起,中午正好在这里吃饭,徐管家啊,你去准备一下午餐,吩咐下去。”

  徐管家正好走过来,“是,马上去准备。少爷回来了,还有,温惜小姐。”

  陆璟榕看向门口。

  就看见陆卿寒握着温惜的手走进来。

  猛不丁看着温惜的脸,她还有几分错觉以为是沐舒羽。

 文学

但是看了两秒钟,就察觉到两个的气质骨相不一样。

  面前这个气质出众,相貌精致,如同空山浮云一样的女人,是温惜,而不是浮夸嚣张的沐舒羽。

  陆璟榕的目光落在温惜身上几秒,目光凝在两人紧握的双手上,停顿几秒又移开。

  她或许知道了陆卿寒的心思。

  陆卿寒喜欢的是温惜,而不是那个沐舒羽。

  这个时候,陆家老爷子也从楼上走下来。

  陆家的人,也算是齐了。

  陆卿寒看向了陆老爷子,“爷爷。”

  陆老爷子走下楼来到了沙发主位上坐下。

  秦久岚道,“卿寒,叫我们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陆卿寒握着温惜的手走过来。

  他看了维尼熊一眼。

  温惜从包里拿出来结婚证,放在了茶几上。

  秦久岚愣了一下,她看向陆庭玮。

  陆庭玮似乎并不惊讶。

  他了解自己这个儿子的脾气秉性。

  陆老爷子抬了眼皮看了一眼,似乎,也不惊讶。

  陆璟榕,“卿寒,这是……”

  陆卿寒说道,“我跟温惜已经领证结婚。”

  秦久岚虽然震惊,但是也没有多问,她之前这么看重沐舒羽,但是结果呢,那个女人几次骗自己,就连最后计谋被拆穿了,还不忘几次来自己身边卖惨诉苦以求的自己怜悯。

  这个温惜,跟沐舒羽很像。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品性的人。

  秦久岚也不好多说。

  陆庭玮点了头。

  陆老爷子说道,“如此,你的婚事,你做主就好了,温惜这个丫头,我觉得也不错。”

  一句话,温惜的心落地了。

  陆璟榕也没有想到,老爷子对温惜有几分宽容。

  她也笑了笑。

  虽然她对温惜了解不多,但是毕竟这是陆卿寒的私事,陆卿寒的妻子是谁,也不是她一个姑姑可以决定的。

  而且两个已经领证结婚了。

  陆卿寒说道,“温惜下午还要飞往晏城,中午就留在家里,我们一家人吃个饭。”

  陆庭玮点头,“那自然是好。”

  陆卿寒看了一下温惜,温惜看着他,男人说道,“还不叫人。”

  温惜有点脸红。

  “爷爷。”

  陆怀国笑了一下,“你这声爷爷啊,我也不能就让你空手叫我,徐管家,去楼上,把我书桌第二层抽屉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是。”

  陆庭玮看着温惜,“卿寒啊,你跟温惜结婚,也不早早的通知我们一声,老爷子都准备了礼物,我这还两手空空呢,也不知道温惜喜欢什么,改明,我去画廊,找一幅画送给你。”

  温惜笑着,“谢谢叔叔...啊....”

  她似乎反映过来。

  她跟陆卿寒都结婚了,叫叔叔是不是有些。

  她看了一眼陆卿寒。

  陆卿寒捏了一下她的手指。

  陆庭玮,“还叫我叔叔啊。”

  温惜喊了一声,“爸。”

  “好,哈哈哈,我这个画廊啊,里面你喜欢什么随便挑选。”陆庭玮爽朗的笑着。

  陆卿寒说道,“我爸的画廊里面,可有很多好东西,你到时候挑选自己喜欢的,多少真贵的拍品他都有。”

  陆庭玮咳嗽了一声,“好小子,这就联合你媳妇过来坑你老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