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硕大的囊袋撞击着屁股_粗大从后面狠狠贯穿H

2021-11-13 08:44:12情感专区
有点震惊,他微微用手肘碰了一下黎思诺。

  “思诺,这跟我在电视中看到的那些不一样啊,不都是应该只有自己来的吗?为什么现在人那么多啊?”

  “我也不晓得

有点震惊,他微微用手肘碰了一下黎思诺。

  “思诺,这跟我在电视中看到的那些不一样啊,不都是应该只有自己来的吗?为什么现在人那么多啊?”

  “我也不晓得呀,我这不也是第一次参加嘛。”黎思诺也悄悄地说道。

  就在此时,节目组的总导演看见了门口的他们,便马上笑脸相迎。

  “呀,云姐,你还亲自送过来了啊。”导演一张圆嘟嘟的脸,笑着伸出了手。

  “韩导啊,我们家这几个小孩就全部交给你了啊,一定帮我照顾好啊。”云西也是一副老练的模样。

  “放心放心,这黎老师、马老师能来,是我们节目的荣幸啊。”那个韩导转身与她们二人握手。

  黎思诺笑着微微弯腰说道:“韩导客气了,就叫我们名字就好,这段时间,还望多多关照。”

  马嘉丽也是笑着与他握手,弯腰的幅度相较于黎思诺小了不少,说道:“是呀,我们都是第一次参加真人秀,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如果有哪里不合适,还请韩导提点。”

  几个人寒暄了一下,云西主动提出先离开了,她交代了毛毛她们两句,便转身走了。

  别的几个经纪人看见连她都走了,而且黎思诺她们都没有带助理之类,便只能悻悻地都带走了。

  毕竟这里面最该摆谱的两个女人都没有那么做,其他人越过了,那新闻可就又大了。

  黎思承安排的随行医生,导演介绍是节目组安排的,所以没有人质疑。

  韩导拍了拍手,喊道:“各位早上好,现在呢,我们正式开机,录制就从现在开始,你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跟拍vj,好吧,那祝我们这次旅途愉快。”

  说完之后,大家掌声响起。

  各自的跟拍vj都已就位,好些人都整理了自己的仪容以及面部表情。

  司源看了一下导演给他的台本,之后比了一个ok的手势,便走到了候机厅的中央。

  “大家好,我是司源,这次能够陪着各位小姐姐一同出游,乃是我的荣幸,这就因为太兴奋啦,所以昨晚都失眠了。”司源故作轻松地开着玩笑,想将整个气氛先凝一凝。

  果然,大家听到他这么说,便掌声鼓励,笑了起来。

  司源笑着继续说道:“各位大姐姐、小姐姐们,或许有些都是第一次见面,那么我们趁着还没登机,大家先互相认识一下吧,首先我先介绍下自己,我叫司源,刚才说过啦。”

  说到这里,他笑了一下,然后继续着:“我是2l电竞俱乐部的。”

  “我看过你之前拍的电视剧。”座位上一个女生喊了起来,可以看得出,那满眼的小桃心。

  司源礼貌地笑了笑,说道:“谢谢这位小姐姐,那我们就有请这位小姐姐先来介绍下自己。”

  那女生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身旁的陆敏,笑着说道:“我......我叫阿甫热勒,这次是和陆敏一同来参加节目的,司源,我很喜欢看你的比赛,你可以教我打游戏吗?”

  大家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这个叫作阿甫热勒的女生身上,只见她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始终一张笑脸,满满的异域风情。

  “哇~谢谢热勒小姐姐,打游戏嘛,没问题的。”司源很快的转移了大家的注意,说道:“那我们再请她身边的这位小姐姐来介绍一下吧。”

  只见陆敏站了起来,说道:“大家好,我是陆敏,在这里,我来参加这个节目,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偶像来了。”

  看着大家都满脸的好奇,司源马上接过话:“哦?那大家是不是都在好奇,陆敏小姐姐的偶像是谁呢?那就请她本人赶紧来揭晓吧。”

  此处掌声雷动。

  陆敏将视线投向了黎思诺的方向,大家也跟随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只听她说道:“我的偶像就是20-7的黎思诺。”

  这一下子,黎思诺有了些许的不好意思,但是仍旧礼貌地微笑着。

  司源看到这一幕,马上说道:“那就请我的两位师姐来介绍一下吧。”说着就指向了她们。

  黎思诺和马嘉丽一起站了起来,双双介绍着。

  “大家好,我是20-7的黎思诺。”

  “大家好,我是20-7的马嘉丽。”

  两个人没有再多说其他的,便对着大家微笑着弯腰打了个招呼就坐下来了。

  “哇,两个人的介绍一样的干净利落啊,不愧是七年的好朋友啊,说到这里,我不由地要介绍一下这两位,那就是毛毛和邱宁,据说两位是大学同学,对吧?”

  她们二人站了起来,说道:“是呀,我们两个人是大学同学,一起同寝室了四年,毕业后我们又一起进入娱乐圈。”

  “看来两人的感情真的不一般啊。”司源有意地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加快了节奏。

  “最后呢,我要隆重地介绍这两位,那就是来自her的rainbow和hadara,想必这二位,在座的各位没有人不认识吧。”

  “对......”

  大家都点头鼓掌着。

  只见她们二人也站了起来。

  “大家好,我是her的rainbow。”

  “大家好,我是her的hadara。”

  rainbow继续说道:“我们当年也是参加比赛出道,从一开始我们三个人就住在一起,大家就好像家人一般地相处,现在回想着,一晃都已经有十四年了。”

  “天啊,十四年,这真的很不容易啊。”司源一边说着一边努力鼓掌。

  随后他又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接着转身看了一眼韩导,见他也点了点头。

  “好啦,各位姐妹们,大家都已经到了有一会了,是不是都有一个疑问?那就是,我们究竟去哪里呢?对不对?”

  “对......”大家异口同声喊道。

  司源举起手中的一叠机票,晃了晃,然后笑着说道:“大家稍安勿躁,我们此次的目的地就在我的手中,那就有我来公布吧。”

  他拿出一张机票,对准了镜头,说道:“不错,我们这次去的就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想必大家都想到是哪里了吧!”

  “香格里拉......”

  “不错,这就是我们此次的目的地。”

  “standup我摸到星光

  standup你让我勇敢

  希望点亮了希望

  我站在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

  大家都一起拍着手唱起了歌,直到司源喊道准备登机了。

  大家都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司源连忙快走了两步,走到黎思诺和马嘉丽身边,想着帮她们拿东西。

  马嘉丽说道:“源儿,没事啦,都托运了的,这就一个背包,我可以的。”

  黎思诺也说道:“没事,我来就行,你别做的太夸张啦,被人看着不好哟。”

  两人很肯定地对他点着头,于是,司源就先往前走了,准备先上飞机准备帮忙的。

  他走的时候回头给了一个很暖的微笑,其实他心中明白,她们两个人是怕他的帮忙给他带来不良影响,毕竟这二位也是重量级人物,说白了,就是怕人家说他抱大腿呗。

  黎思诺从马嘉丽身上拿下背包,但是被她拒绝了。

  “哎呀,思诺,你这么替我拿着,人家会瞎想的啊。”

  “可你这个包有点重啊,那要不然这样吧,你拿着我的这个,你的我来拿。”黎思诺说着就把自己身上的小斜挎包取了下来,挂在了马嘉丽的身上,随后自己背着她的双肩包。

  她们在最后上的飞机,上去后,司源给大家都拿了一个毯子,整个头等舱全被他们承包了,大家也都因为一早起来,现在都趁着飞行期间闭目养神了。

  另外一边的黎思承,看着车子离开之后,垂头丧气的来到了慕恺言的病房。

  见他一进来,慕恺言就说道:“干嘛?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现在是怎么样?那么讨厌看到我啊?”

  “你?你有我媳妇好看吗?娇滴滴的媳妇不在身边不说,还要二十四小时对着你这个大老爷们,你说我开心的点在哪?”黎思承一脸的不客气。

  “那我就没办法啦,谁叫你家那位将我老婆拐走了呢。”

  “行了吧,怎么样?我给你弄点早饭吧?”黎思承嘴巴上不情愿的,但是手上的动作早已出卖了他的脸。

  慕恺言正在吃饭的时候,林天一也过来看他了,仔细检查了一下,说道:“我待会安排你去做个头颅ct吧,看下如果好的话,那就把这个管子拔了。”

  “好的。”慕恺言放下手中的碗勺,点头说道。

  心中却出了一丝惆怅,带着些许的失落,可能是因为黎思诺不能陪在身边,看着他拔管吧。

  再看向黎思承,见他也是满脸的担忧,便对他招了招手。

  待他走进之后,轻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他随之就笑了起来。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所以啊,我们就开心点的吧。”

  “好咧,来吧,伺候你去做检查。”黎思承开心的去扶他。

 文学

初到香格里拉,随队医生与导演做了沟通,表示大家都需要一个适应过程,不建议立即录制,可以先回住处休息一下。

  导演考虑到有理,所以大家一同回住处了。

  大家从车上下来,不禁大呼了起来。

  这是一家文艺清新的民宿,大家从大门进入了庭院,觉得真的是非同凡响,满满的大气,看着那纯白的墙面,透露出十足的文艺气息,让人难以想象自己身处在这座古色古香的城镇中。

  这里的庭院很大,白色系,加之阳光照射在那白色墙面,景象美不胜收。

  司源这时候走在了前面,指着那面白墙,对着大家说道:“各位姐姐们,这边呢是咱这的一个网红打卡点,所以大家有喜欢的可以在这里拍一下哟。”

  一听他这么说道,大家纷纷拿出手机,三三两两地拍着照。

  黎思诺扶着马嘉丽,问道:“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马嘉丽露出一个微笑,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啦,别那么担心我,我可不是林妹妹,姐姐我身子耐抗着呢,我就是稍微有些担心......”

  说着,她的眼神稍稍往下移,黎思诺瞬间明白了,在她耳边说道:“稍后让医生给你看一看。”

  “嗯。”马嘉丽点了点头,然后两个人相互对视着笑了笑。

  “好,今天各位姐姐都是一早起床,紧接着又是飞机汽车来回倒腾的,想必都已经很累了,那我们今天就先回到各自房间,好好休息一下,待会晚饭时候,我会亲自来请各位姐姐们。”司源笑着对着大家说道。

  几个女生看着如此可爱又暖心的司源,都觉得很喜欢,随后就开开心心领着钥匙各自回房了。

  司源在背后还不忘喊道:“大家若是有任何需求,或者身子有哪里不舒服,都请第一时间来找司源。”

  大家笑着拍着手,个个给司源点赞。

  黎思诺和马嘉丽回到房间后,不多一会,司源拿着个小氧气罐走了进来。

  “两位小嫂嫂,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这个海拔高,怕你们身子受不了,我给你们拿了个氧气罐,觉得呼吸不畅一定赶紧吸一些。”司源说着就将小氧气罐放了下来。

  他就马上走到了她们的床边,伸手摸了摸被子,说道:“被子不是很厚,我再去给你们找两条的吧?我给你们把空调先打开,这里早晚很凉的,千万不能够感冒的......”

  黎思诺看着他的样子笑了起来,说道:“司源,你怎么唐僧附体啦?别那么紧张,我们都不是小朋友,可以照顾好自己的,有什么一定会及时告诉你,你别那么紧张。”

  马嘉丽也马上说道:“对呀,你也记得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这次过来你是最累的了。”

  “司源,你去把医生叫来给嘉丽检查一下吧,虽然说她没有什么不舒服的,但是还是检查一下为好。”黎思诺看着马嘉丽,有一丝担忧地说道。

  “好,我这就去。”追着,他就赶紧开门出去了。

  不多会的,医生过来了,检查了一下,说道:“一切都还正常,一定不要剧烈活动,保持足够的氧气吸入,稍微吸一些氧。”

  马嘉丽有一丝不放心地问道:“我自己觉得是没什么,但是我怕肚子里的孩子,会不会有缺氧。”

  “你自己没什么问题,一般情况孩子不会有事,所以,预防起见,你稍微吸一些氧气的。”

  “好的,谢谢医生。”

  “那你休息一会的。”

  说完,医生便离开了房间,司源稍微聊了两句也就离开了。

  房间内只剩下了她们二人,黎思诺让马嘉丽先躺在床上休息着,自己拿着两个人的行李箱,开始收拾了起来。

  好一会儿的,终于收拾完了,她当下站起来觉得有一阵晕眩,稍微缓了一下,慢慢走到了沙发边坐了下来。

  黎思诺抬头看了下床上的马嘉丽,看着她正在闭目养神的,这才安心,就怕被她发现刚才自己的不适。

  就在此时,她的手机响起,一看原来是慕恺言发来的视频通话,她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拍了拍脸颊,调整了下微笑,然后按下了接听。

  “到了吗?感觉怎么样?”慕恺言在屏幕那边关切地问道。

  黎思诺仔细地看着屏幕中的人,好像感觉哪里不一样,说道:“我们都挺好的,你......你头上的管子拔掉了吗?”

  看着她惊喜的表情,慕恺言笑了起来,说道:“对呀,这不,我就第一时间来告诉你啦。”

  “那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啊?”黎思诺不忘关心他的身体。

  慕恺言却在顾左右而言他:“我想你了。”

  这一句话,把她给弄懵了,真的是始料未及啊。

  黎思诺有一丝不好意思地说道:“嘉丽也在房间呢。”意思提醒着他屋内还有别人在。

  “在有什么呀?你哥也在我身边呢,我想自己老婆,这有什么怕人知道啊。”

  “好好,我可说不过你。”

  慕恺言一直盯着屏幕看着,总感觉有什么异样,然后问道:“老婆,你确定没事吗?我怎么觉得你的脸那么白呢?你要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说的啊?是不是那边高原反应?”

  黎思诺怕被马嘉丽听见,便马上换上一张笑容灿烂的脸,说道:“哪里白了呀?这不是为了拍摄么,多擦了点粉,加上这视频有美颜功能,所以你才会那么觉得,错觉而已,我真的很好,不信我转个圈给你看看。”

  她说着就站起来,拿着手机转了几圈,听到手机内传来声音才停止。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信你还不成嘛,你别转了,转的我头都晕啦,你没有不舒服我就放心啦,自己在外面,切记照顾好自己,一旦有什么不合适,马上回来,记住,一切有我。”慕恺言换成一张严肃脸说着。

  “好,我知道啦,行啦,嘉丽在睡觉呢,先不跟你说啦,你自己也是,照顾好自己。”

  说完之后,两人互道goodbye后,便挂了手机。

  黎思诺靠在沙发上,单手扶着额头,看上去一副不舒服的样子。

  马嘉丽坐在床上看着她,发现了她的异样,马上下床走到她身边,关切地问道:“思诺,你怎么了?”

  只见她面色苍白,马嘉丽马上拿过氧气罐,将面罩给她带了起来,然后马上拨通了司源的电话,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

  一会儿功夫,司源带着医生就来到了她们的房间,医生仔细地检查着,随后说道:“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有一些高原反应,加上一点低血糖,让她吸点氧气,喝一点糖水,再休息会就可以了。”

  “医生,真的没事吗?”马嘉丽不放心的问道。

  “相信我,没事的。”说完之后便离开了房间,司源也跟着出去了,他打算去拿一些糖水来给她。

  挂完电话的慕恺言也是满脸的心事,这一幕落入了黎思承眼中。

  “喂,你怎么了?刚才视频的时候不还是一脸的风骚吗?这下怎么了?挎着张脸,跟霜打的茄子一般。”黎思承笑着调侃着。

  慕恺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仿佛在自言自语一般说着:“她真的没事吗?为什么我总有点心绪不宁,总觉得她不是很好呢?”

  “诶,你在嘟囔个什么呢?是思诺怎么了吗?”

  “啊......我刚才看着她的脸色很苍白,看上去没什么血色。”

  “那她怎么说?”

  “她只说没事,那是化妆的效果。”

  “那就没事啦,我妹妹可不会撒谎,你别在这杞人忧天啦。”

  黎思承的话一点都没有打消他的疑惑,当下,他之前的想法更加的坚定了,他就等着自己早点恢复出院。

  黎思诺吸完氧气便躺在床上睡了,这一觉醒了已经是天黑了。

  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着四下黑乎乎的,也不见马嘉丽,便下了床,去将灯打开了。

  过了一会,听见开门声,转头看去,只见马嘉丽和司源进来了,他们都穿着薄羽绒服的,一进到房间内,马上表示还是这里最暖了。

  马嘉丽拿过司源手中的打包袋,将里面的食物一件一件拿了出来,对着黎思诺招了招手,说道:“思诺,快过来吃饭吧,这些都是我们专门给你打包的,可都是你爱吃的哦。”

  黎思诺听到后慢慢走了过来,司源也紧接着说道:“本来想给你打包些当地的特色,但是怕你吃不惯,就先弄了这些,快吃吧,还热着呢。”

  “你们刚才都去哪里了呀?”黎思诺边吃着边抬头看向他们。

  “刚才节目组一同出去吃饭的,我跟导演说了,你有些不舒服,所以就没喊醒你,对啦,你现在怎么样啦?”

  “我睡了会就没事啦,你们看,满血复活。”她说着昂起了头,给了他们一个超大的笑脸。

  马嘉丽边给她递过一杯水,边说道:“你是不是傻啊?不舒服也不说,这万一有什么的,我们该怎么办?”

  “哎呀,我这不是没事嘛。”黎思诺边说边抱住她的胳膊说道。

  “行啦,快喝点水吧,这水可是我大老远带来的呢。”马嘉丽一脸的得意。

  可是那两位确实一脸的惊讶,尤其是司源,他喊道:“嘉丽姐,你可别告诉我,你那个重的我一个人都拎不起来的箱子,里面是水啊。”

  只见马嘉丽点了点头,说道:“对呀,这不怕陌生地方的水会不服嘛,所以带了些来。”

  “姐姐,你厉害,小弟我佩服。”他伸出个大拇指无语地说道。

  黎思诺喝了口水,笑着继续吃自己的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