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抵在 洗手台 挺进 撞击bl_把葡萄一粒粒推入坚持住

2021-11-13 08:41:12情感专区
三省吾身的时候,浴室的大门被人一脚从外头蹬开了。

  “林辉,你到底准备洗澡什么时候?你不知道要女士优先吗?”

  九儿叉着腰,像是个母夜叉一样,出现在了浴室门口

三省吾身的时候,浴室的大门被人一脚从外头蹬开了。

  “林辉,你到底准备洗澡什么时候?你不知道要女士优先吗?”

  九儿叉着腰,像是个母夜叉一样,出现在了浴室门口。

  林辉本能的屈腿按手,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

  “你不知道敲门吗?”

  他咬牙切齿的问着,可九儿却是嗤笑了一声。

  “你浑身上下什么地方我没见过,在这装什么纯情烈男呢?马上出去,我要泡澡了!”

  林辉现在真的觉得这个女生的脑袋瓜子里缺了一根筋。

  他扯下浴袍系在腰间,一步跨出鱼缸,胳膊拦在了九儿的侧边。

  “组长大人,你这么说,良心不痛吗?”

  男人低沉的嗓音让九儿俏脸一红。

  但是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忍受自己浑身上下脏兮兮的样子,只能梗着脖子瞪着面前的人。

  “怎么?然后一起洗吗?”

  一句话出口,九儿直接脱下了自己身上的男士上衣,玲珑有致的身材暴露无遗,胸前的美景更是让林辉鼻子一热。

  他清心寡欲了这么久,还真没见过有哪个女人像面前这个女人一样的!

  只不过身为一个男人,要是面对这样的景象,还能不为所动,要么是柳下惠,要么就是真的不行!

  林辉二话不说,直接上手,有些粗砺的手掌附在九儿的腰间,春光弥漫。

  可是就在暧昧的气氛攀至顶峰,即将一触即发的时候,林辉的手机响了。

  浴室两个人瞬间僵在了原地,下一秒,灵魂就被九儿连蹬带踹的赶了出来。

  “林辉!你个王八蛋,占老娘便宜,你给我等着!”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娇嗔骂声,林辉只得念了几遍清心咒,才压下涌上来的火气。

  “你最好有什么要紧事!”

  他拿起手机,看着什么的来电显示,面色一沉。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雅察大师。

  这老古董现在也会打电话了?

  电话刚刚接通,那头就传来了一阵阵佛号声。

  “林先生,听说你们回来了?什么时候能来我这一趟。”

  “马上就到。”

  林辉迅速收敛起了玩闹的心情,说了一下,在鬼婴庙发生的大致事情,就带着张赫和那个降头师,来到了寺庙。

  一阵阵佛号声让这个降头师脸上惨白。

  都说邪不压正,林辉从一个和尚手里抢过了木鱼,塞在了这个降头师的手里。

  “趁着我现在心情还不错,你不如给自己积点阴德,免得到时候下了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林辉再说这话的时候杀机弥漫,这降头师整个打了个激灵。

  张赫则是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我辉哥让你敲呢,你没听着啊?聋啦?!”

  降头师这一巴掌挨得死死的,眼睛都冒出了金星,为了让自己多活一会儿,他只能认命的敲起了木鱼。

  “我佛慈悲,张施主何必咄咄相逼?”

  雅察大师的声音传来,张赫吃了个哑巴亏,只得双手合十,对着他鞠了一躬。

  可林辉这个时候却伸手掏了掏耳朵,不屑的笑了。

  “我佛不度穷逼,慈悲什么?雅察和尚,你之前托我给你找的东西,现在已经有了下落,你要是还想把你祖师的舍利子拿回来,就别在这阴阳怪气的。”

  雅察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气定神闲到底还是个得道高僧。

  他带着林辉来到了寺庙的后院。

  小七正和寺里的小和尚玩作一团,童真的笑声充满了整个院子。

  她一看到林辉,一张笑脸很是惊喜,连蹦带跳的就冲了过来。

  “林辉大哥,你还真回来了!找到坏人了吗?”

  “你林大哥出手,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我已经让人去准备了解除降头需要的东西,那个老畜生要是不肯动手,我就扒了他的皮。”

  林辉说的是真的。

  如果那个降头师不愿意解降,他不介意让他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不出林辉所料,这个老东西在最开始的时候,抵死不从,直到张赫拿着一把带着倒刺的刀,将一块肉从他身上剜了下来,他才松了口。

  解降仪式在雅察和尚的监督和见证下,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看着小七额头和眼中逐渐消失的那抹黑线,林辉也是松了一口气。

  最大的问题解决了,林辉拖家带口的在暹罗游玩了几圈。

  这天晚上,林辉正和往常一样把九儿和小七送回房间,准备去找张赫那个死胖子喝两杯的时候,之前的那只黑猫突然从酒店外面的窗子跳了进来。

  这只黑猫林辉认识,就是出现在张赫那个二层小楼的那只。

  只不过这一次,它身上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它拦住了林辉的去路,翻开肚皮,在他的脚边下蹭着。

  而林辉刚一伸手碰到它的小脑袋瓜,一副景象就出现在眼前。

  还是那个二层小楼,只不过看上去和现在的有所不同。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妇人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裳,拄着拐杖,手里拿着一个人皮鼓正像跳大神一样在屋子里前蹲后跳,嘴里也在唱着什么。

  紧接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走了进来,他的手里抱着一个泰迪熊,赤裸的脚上已经血迹斑斑。

  而这个小孩的身后,有着一连串的血脚印。

  由远及近,由大变小。

  看上去应该是从一个成年人变成小孩子!

  就在林辉看得出神的时候,这个小孩的脑袋突然以一个极其诡异的旋转方式转了过来,

  几乎是朝后仰头,又转了一整圈,以身体不动,脑袋调转了360度的姿态,死死的盯林辉。一抹阴恻恻的笑容,从他的脸上出现。

  这一幕在别人看来必然是毛骨悚然。

  可林辉眼皮都没眨一下,整个人镇定的出奇。

  在这个场景消失之后,他就将按在黑猫脑袋上的手抬了起来。

  “你这次来叫我,就为了这事?那死胖子又把房子租出去了?”

 文学

那只黑猫喵喵的叫着,像是在说些什么。

  它摇着自己的尾巴,将其缠在了林辉的脚踝上,示意林辉跟着自己走。

  林辉并没有听它的话,只是先拨通了张赫的话,可是悲催的是,那边显示的是无人接听。

  他只能发挥了自己的特长,掐指一算,最终把这个人从一个跳脱衣舞的酒吧里拽了出来。

  “你把房子租出去了?”

  “是啊!前几天有人找上门,说自己是个恐怖小说的作家,想要找一个凶宅来找找灵感,我就想着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最近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买主,就给租出去了。”

  张赫对林辉毫无隐瞒,倒豆子一样把全过程说了出来。

  林辉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最终还是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那栋房子出事了。”

  张赫瞬间傻眼。

  “怎么可能呢?你之前不是处理过那个房子吗?怎么可能出事?我都已经把泳池填上了,树也砍了,再说了,虽然那个房死了人,但也不至于出问题吧?”

  可他嘟囔着,很快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辉哥,你说的出事儿了,是人,出事了吧?”

  林辉斜了他一眼。

  “人出事了,跟我有屁关系?别在女人的肚皮上赖着了,尽快过去。”

  要是刚才看的没错,那个屋子里施展的是一种已经没有传承的西方巫术。

  这东西和本土的道法有着截然不同的区别。

  西方人追求永生,根据上古神话流传出来的东西研究出了不少歪门邪道的方法,其中有一种就是将一个将死之人的灵魂转移到小孩的体内,借此达到永生的目的。

  还有一种,就是进行人体逆转,通过活人献祭的方式,把一个成年人变成小孩的模样。

  但是无论是哪种,都是不受天道法规承认的,甚至被整个修者界明令禁止。

  这种方法早就在100多年前被彻底废止了。

  最早的古法案卷,被存放在一个教堂里,由境界极高的法师镇守。

  怎么可能泄露出来呢?

  林辉揣着一肚子疑问,和张赫一起来到了那个二层小楼。

  甚至都还没走近,林辉就闻到了空气当中弥漫着的血腥味。

  “靠边停车。”

  张赫一脚刹车踩了下来,还没等问清缘由,林辉就又开口了。

  “你一会儿把车开回去,明天早上过来接我。”

  张赫听了这话,直接就不干了。

  “辉哥!我怎么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呢?”

  “放心,在你丹田的事情解决之前,你哥我是不会死的。”

  林辉没有再多说话,直接下车甩上了车门,点燃了一根烟,朝着二层小楼走了过去。

  这一次再过来,周围的阴气明显比上一次更重了。

  虽说院子里的水池已经被填上,右边的几颗树也被砍了个干净,屋子的风水也恢复了正常,但这种被阴气环绕的感觉,还是让林辉有些不太自在。

  他站在院子里点燃了三根烟,朝着东南方向,一根一根的插了上去。

  香烟袅袅升起,盘旋着升到了半空。

  那只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走的黑猫又出现在了院子里。

  只不过这一次,它只是坐在院子的入口处,并没有进来的打算。

  看着它那双绿色的瞳孔,林辉露出了几分笑容。

  “你倒是聪明,不过,你守着这个破房子干什么?”

  黑猫舔了舔爪子,没做回应。

  林辉惊讶于自己竟然跟一只猫说话,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子可能是出了点问题。

  他并没有过多犹豫,在香烟燃尽之前,转身进了屋子里。

  从他这次进来就发现屋子里的整个格局已经改变了。

  之前的几面墙早已经被敲了个干净,除了承重的位置没有变动以外,一楼的大厅已经被造成了一个极大的空间。

  而正中间,供奉着一尊地狱罗刹,前头还摆一个带血的猪头。

  香炉里插着的三根香已经燃到了一半,香案的一边还放着一只死猴子,靠墙的一角插着几个落魂幡。

  整个大厅里乌烟瘴气。

  林辉伸手按着太阳穴,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

  他越发觉得自己今年是有些水逆的。

  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竟遇到这些倒霉催的事!

  林辉布好符纸,一件将这只地狱罗刹从中劈开了。

  泥糊的身体掉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楼上的人这个时候终于听见了动静,一阵低吼声传来,刚才那个差点现场表演头掉了的小孩从楼上走了下来。

  只不过他现在这个状态比之前夸张了一点。

  浑身上下都是血物,手里正提着之前那个跳大神的老太太的脑袋,那头白发已经被血液浸染的通红。

  而这个小孩的嘴里,正啃着不知道什么部位的烂肉。

  “看来是失败了,还好,我来得及时,不然真让这么个东西跑出去,恐怕人都得吃光了。剑来!”

  所谓重生之术,对施术者的能力要求是极为严苛的,一旦他所重生的人的能力在自己之上,重生之术就有失败的可能。

  不光如此,被重生的那个东西也会变成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食血啖肉,杀人取命。

  活脱脱的就是个地狱恶鬼。

  只不过这玩意儿倒是不难处置,只吃了一个人,还好对付。

  林辉手起剑落,身形翻腾,没过几分钟就把这小怪物的脑袋提在了手里。

  而在这个小东西的脑袋被砍下来的一瞬间,原本已经变成孩子的身体,瞬间恢复成了成年模样。

  身上的皮皱巴巴的,看上去也是个上了年纪的。

  林辉看着自己手里这个已经年近古稀的老人头,真的是嫌弃无比。

  而这个时候,他也涌出了一个疑问。

  为什么这些原本被封印的禁忌之术频频出现?

  到底是哪出了问题?

  处理好了张赫这个二层小楼的问题,林辉干脆在屋子里放了一把火,业火焚烧,这屋子里原本粘上的东西被烧了个干干净净,也省的驱魔除祟了。

  当张赫那个死胖子家到消防的通知回到这个二层小楼的时候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

  好在,在林辉回国之前,这个房子被成功出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