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一亲公在大炕上各取所需_紫黑硕大撕裂高H

2021-11-13 08:16:46情感专区
“你们一个公子,一个奴家的,那我是啥啊,红娘啊?”我笑着把一张塑料椅子搬到范笺的对面坐了下来。

  红娘?呵呵……阳阳,你啥也不是……&rdq

“你们一个公子,一个奴家的,那我是啥啊,红娘啊?”我笑着把一张塑料椅子搬到范笺的对面坐了下来。

  红娘?呵呵……阳阳,你啥也不是……”范笺笑着起了身把个身子探出半个头嘴巴凑到了耳边,“你不是红娘,你是偷看胡公子屁股的渣男。”话音一落,她身子立刻坐回了位置哈哈大笑。

  我被她这句话说得满脸通红,刚想张嘴辩护,范笺的声音立刻又响了起来,“好了好了,咱不开玩笑了,还是赶紧点菜吃饭是正事。”我才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范笺一边点菜一边跟我和胡公子介绍,她说吃夜宵什么的,就得到路边的小店吃才正宗,这山珍海味夜宵摊啊她一个人来过好多次了,特别是这店里一种名叫火炭老的红色菌子,美味得不得了。

  她一番话不仅说得我目瞪口呆,就连从小在县城长大的胡乃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看不出你还是个吃货啊,这么会吃啊?”。

  范笺冲胡乃那小神棍嘻嘻一笑,“你以为啊,姐在姐的隆回县城经常就带着一群姊妹混迹夜宵摊的,这是经验,胡公子。”。

  “怪不得啊……”胡乃那小神棍砸了咂嘴,“这么一说啊,你还真是我姐。”。

  范笺得意的一笑,点了几份火炭老红菌子,吩咐老板尽快上菜后对我跟胡乃说,“我爸啊最不喜欢我吃外面的东西,所以不管是在家里还是现在在学校,平时我都是一个人出来吃的。唉,今晚总算承蒙胡公子阳阳不弃,姐今晚总算是有人陪了。”。

  “莫叹气,姐,以后你若是想来尽管喊我们。阳哥不来,本公子来陪。”胡乃还没等范笺话音落下立刻媚笑着说。

  “是吗,胡公子……呵呵,难得胡公子你有这份心,要不今晚咱们喝点啤酒怎样?”范笺歪着一张脸看着胡乃,眼神特别的迷人。

  “好啊好啊,本公子虽然酒量不行,但为了佳人,怎么样都得拼一把是吧。”胡乃那小神棍立刻答应了。

  我担心的说,“哎,不好吧,学校里是不准喝酒的。若是让方老师发现你我喝了酒,少不了给我们一顿好骂。”。

  “怕啥啊阳哥,你就当陪我牺牲一回行不行啊。”胡乃看着我一脸的焦急,“阳哥,你就别扫兴咯。”。

  不光是胡乃那小神棍这么说,范笺也说少喝一点老师不会发现的话。我没办法,而且从来还没喝过啤酒,说不清是不想扫兴还是对啤酒是啥滋味的好奇,反正最后我就是答应了。

  县城小吃一条街的夜宵摊生意相当火爆,人来人往的川流不息。

  很快,范笺点好的菜就端上来了,我尝了一口她推荐的火炭老红菌子,眼睛顿时就亮了,“哎,范笺,这菌子还真是好吃啊……”。

  “好吃吧,阳阳?这菌子味道特别鲜的。”范笺看着我抿嘴一笑。

  说实在的,这火炭老红俊的确是好吃,味道鲜香,软滑多汁,还有些韧性,嚼在嘴里满口生香的。

  胡乃那小神棍夹了一个塞进嘴里,也说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啊?”范笺那丫头自己没有吃,只是一边笑一边往胡乃那小神棍碗里夹,“胡公子,别客气啊,多吃点,多吃点。”。

  看到范笺对胡乃那么的殷勤,我也眼红,但没办法啊,整个过程范笺除了跟我喝了点啤酒,压根就没往我碗里夹过菜。

  胡乃那小神棍可神气了,一边吃那些红菌子一边冲我挤眉弄眼的,在向我炫耀。

  我实在是看不惯他那个风骚劲,最后低下头自己吃自己的,懒得理他。

  差不多个把小时的时间,我们三个就吃完了饭,然后打车回了学校,车费当然是胡乃那小神棍付的。一则我根本就没多余的钱服打车的费用,二则我今晚本来就只是一个陪客,准确的说,是个灯泡。

  回到宿舍,我在床上闭目躺了会儿,忽然觉得身体似乎有点不对劲。

  脑袋似乎有点些微的晕,口也有些干。不应该啊,我才喝了一小杯啤酒。

  我挣扎着下了床去找开水喝,没想到脚还没落地,忽的听到对面隔壁床上胡乃那个小神棍”啊……“的一声喊了起来,跟杀鸡似的。

  我摇了摇头,脑袋眩晕的感觉好了些,扭过一张脸去看胡乃。

  胡乃那小神棍一双桃花眼正瞪着我在看,却没了往日的灵性跟韵味,两眼红得像只牛,”阳阳……阳阳,你咋会分身啊,我咋看到你有九个影子……哎呦,不对啊,你头上咋还长角了啊,是……是牛角……头咋这么疼啊……疼死我了……“胡乃那小神棍一边胡言乱语一边在床上滚动。

  胡乃……他怎么了?

  我一摸脑袋,正常啊,哪长有什么牛角?

  冷风一吹,我的脑袋立刻清醒了。

  胡乃?胡乃咋的了?

  我赶紧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他,紧张的问,”胡公子,你咋啦,是哪里不舒服啊……“。

  “你……你别碰我,你个牛头妖怪,你给本公子滚开……”胡乃那小神棍力气比任何时候都要大,居然挣脱了我的手,卷缩到了床角,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我,“别过来,你别过来啊……”。

  中邪了?胡乃这小神棍这样子会不会是不是中邪了……

  可是不应该啊,我跟他在县城山珍海味大排档吃过饭是一起打车回来的,中途我跟他一直在一起,寸步都没离开过,没理由遇上邪祟之物啊……

  但他这样子明明就是中了邪的样子……咋办呢,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而且根本就不知道胡乃身上到底发生了啥事……

 文学

就在我六神无主急得跟热锅里蚂蚁似的时候,忽的看到祭八跟小胖李晨回宿舍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人,青衣青袍的,宛若神仙中人。

  郭俊?

  郭先生……郭俊怎么来了,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阳哥,郭先生来了。”祭八说了句,我这才相信自己没有眼花,跟着他们进来的果然是郭俊。

  “先生……”我看着郭俊张了张嘴,然后指着卷缩在床角一脸惊恐的胡乃说,“胡公子突然发疯似的胡言乱语,先生,你说他会不会是中邪了?”。

  郭俊眉头微微蹙着,看了眼胡乃说道,“中邪?发生啥事了……”。

  “我也不知道啥情况,先生,他突然就这样子了……”我话音还未落,忽的看到胡乃发疯似的跳下床,冲郭俊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郭俊,哭喊着,“郭先生,救我,救我,他不是阳阳,他是牛头妖怪……”。

  郭俊身子挺得跟标枪一样直,仍由胡乃那小神棍抱着,问胡乃,“你喝酒了?”。

  胡乃没有回答郭俊,嘴里继续嚷着说我是牛头妖怪要郭俊救他的话,我站在一旁冲郭俊张了张嘴,“喝了一点点。”。

  “一点点?”郭俊皱紧了眉头看向我,“他不止吧,你是说你自己只喝了一点点吧……”。

  胡乃那小神棍抱着郭俊离我很近,我确实闻到了他身上散发出一股很浓的酒味,难怪郭俊会这样说,我心虚的点了点头。

  郭俊刚想张嘴说话,抱着他身子的胡乃突然松开手惊恐的往后退了好几步,指着郭俊大声嚷了起来,“你……你不是郭先生,你也是牛头妖怪,你们都是牛头妖怪……滚,给本公子滚出去……滚啊……”。

  郭俊一双眼睛凌厉的盯着我,“说,你跟他到哪喝酒了?”。

  “先生,县城山珍海味夜宵店,是范笺请我们去的。”我看着郭俊张了张嘴。

  “范笺?哼……”郭俊冷哼了声,“她干嘛请你们吃饭啊?”。

  “不知道,她请的是胡公子,我只是作陪而已。”我解释道。

  “你们三人同在一起吃饭,为啥你没事,他却有事啊……”郭俊冷着一张脸说,“就算你们吃了山珍海味夜宵店里有毒的菌子他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幻觉吧……不对,有问题……”。

  郭俊说完直接冲胡乃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胡乃,任凭胡乃在那挣扎叫喊也没松开,一双眼睛狠狠滴盯住了胡乃那双血红的眼睛。

  他盯着胡乃的眼睛足足看了有十来秒钟,然后阴沉着一张脸看向我,“邓立阳,他是被人给阴了,得赶紧送医院。”。

  “被人阴了?”我目瞪口呆的问了一句,立刻就被郭俊打断了话头,“你跟你室友赶紧送他下去,董泽兵的巡逻车停在校门口。还愣着干啥,赶紧啊……”。

  我跟祭八、小胖李晨赶紧手忙脚乱的架住胡乃那个小神棍拖着他出了宿舍往楼下跑,郭俊负着双手走在我们身后。

  郭俊说胡乃这样子是被人给阴了,他说的会是范笺吗……

  把胡乃那小神棍塞进巡逻车,郭俊让祭八和小胖李晨回了宿舍,他跟我把胡乃夹在后座的中间,一边一个。

  幸好这会胡乃也老实了,不喊也不叫,只是双目呆滞的坐在那里。

  “先生,他到底咋回事啊胡公子。”我擦了把头上的冷汗问。

  “死不了,他只是中了迷魂散,需要洗胃。去医院把胃洗了就没事了……”郭俊冷冷的说。

  “先生,你是说,胡公子是被人给下了药?”我后背立刻起满了鸡皮疙瘩。

  若是郭俊说的是事实,那么下药的人除了范笺那个丫头,再无别人。

  我就说范笺请吃饭是鸿门宴啥的,胡乃那小神棍还偏不信。只是范笺对胡乃下药若只是因为胡乃说她偷看了他的屁股,那未免也太狠了点。

  “是的,给人下了药。你应该也猜出来给他下药的是哪个了吧,邓立阳?”郭俊看着我皱起了眉头。

  “范笺!”我脱口而出。

  “没错,应该就是那野丫头。”郭俊说道,“胡乃是不是得罪她了?”。

  “也没啥啊,就只背后开了她句玩笑刚好被范笺给撞上听到……”我不好意思把胡乃说范笺偷看了他屁股的事说出来。

  “一句玩笑就对人下狠手,这野丫头……哼,老夫得好好问问她到底是啥来路……”郭俊看着我严厉的说道,“邓立阳,不是我说你,不管是胡乃还是那个野丫头,你都得离他们远些才行啊……”。

  又是这句话,我怕郭俊说出更难听的话,赶紧点了点头,“嗯嗯,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