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动态图_男友偷偷给我用震动蛋

2021-11-13 08:12:00情感专区
有什么比接任务更历练人的呢?

  这就是灭这个组织历练年轻人的方式啊。

  “不过你放心,我这里的任务都适合新手也就是初入组织的人做的。”

  “还

有什么比接任务更历练人的呢?

  这就是灭这个组织历练年轻人的方式啊。

  “不过你放心,我这里的任务都适合新手也就是初入组织的人做的。”

  “还经过你梁伯的手筛选了一下,不局限什么身份年龄的任务。”

  灭真的跟麦凡想象中的杀手组织不同了。

  并没有将他们这些小孩子的命不当回事儿。

  其实他真的是小看了能够习武的苗子。

  他的这些同伴不管是下三品的资质还是中三品的资质,放在外面,一个帮派之中,都是会好好培养的存在。

  就算是入不了中三品,下三品已经是一个门派的坚实的战力了。

  没人会拿能习武的苗子去填什么任务的。

  就算是杀手组织也不会这样。

  他们培养这些孩子是为了杀人,而不是被人杀。

  麦凡从一开始想象的严苛的竞争啊,折损率极其高的训练方式啊,都没有。

  他们只是很苦很累很变态,却没有一项是致命的。

  所以麦凡拿到的任务,也都是被斟酌来斟酌去了。

  梁伯甚至还去挨个的摸了底儿。

  要知道这世界习武的人不多,却也不少。

  万一某个任务中有什么隐藏的内情,那麦凡这一出手,就会倒大霉了。

  他可是灭这个组织,十年内见到的最高资质的人了。

  他这个资质说出去,就算是朝廷,以及那些顶尖的大门派,也是会打破头的争取的。

  像是这样的苗子,绝对不能折在第一次任务之中。

  他们要用这个任务为麦凡树立信心,让他从这以后,一往无前,将他培养成一把最有效的刀,一个最强大的名头。

  以后灭的头号,百分百就属于再五年后的麦凡了。

  现在一切都是在给他磨刀,让他朝着更高的层次进发。

  而这些任务,对麦凡来说,其实都差不多的。

  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

  在他看来,自己扮猪吃虎的策略做的还是蛮不错的。

  灭这个组织是杀人的功夫做的着实不错。

  技巧也是一顶一的实用。

  可是在精神度方面还是与那些大门大派差了好多。

  最起码在看破敌人的手段这方面还是差的太远了。

  这也是大门大派底气的由来。

  就是他们杀手界除了极个别天赋极其高的顶级杀手。

  若是一般的组织,在杀这种底蕴深厚的大派的弟子的时候,都会犹豫一番。

  非到万不得已,不会有人对这种门派弟子下手的。

  究其愿意,一是不想惹来源源不绝的麻烦。

  虽说江湖有江湖的规矩。

  买凶杀人,若是报仇也只是找那雇主报仇罢了。

  杀手拿钱办事,做的不过是过了明路的买卖。

  可是既然是买凶杀人了,那自然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

  不想让杀手组织出去说的,自然有不许说出去的价格。

  拿出了这样的价格或者是付出了组织要求的代价。

  那么这件事儿就由这个杀手接任务的时候担着了。

  那找不到真正仇人的苦主,可不就要将仇恨放在杀人的杀手身上。

  他承担了这个因果,自然也变成了死者亲朋以及家眷的仇人了。

  这是其中的一个道理。

  杀了大门派的弟子,要承受的可是比杀普通的人更大的因果。

  非一般的杀手是绝对要考虑再三的。

  再一个就是这个底蕴的问题了。

  杀手能看破对方隐藏的实力,并不是一件难事儿。

  毕竟鼠有鼠道,他们自然也有不传的秘术。

  可是越是底蕴深厚的,隐藏的本事越是高。

  雇主提供过来的信息,很有可能跟真实目标的实力不符。

  贸贸然的砍杀过去,是一时爽了。

  就怕杀手与目标的境况反过来了。

  杀人的反倒是被反杀了,最后还为组织惹来了大敌。

  这就是杀手界接案子的谨慎之处了。

  可是麦凡却不觉得有问题。

  组织中的人对他真的十分上心,是绝对不会将什么太难的任务交给他的。

  二一个,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都是虚的。

  他们可能给他找的都是只需要九品或者是八品的实力就能杀掉的人办成的事儿。

  殊不知他其实已经是一位六品的好手了。

  缺乏的不过是磨练的机会。

  实力强了给他容错的机会就更多。

  所以这些任务,他没什么差的,选哪个都可以。

  麦凡盯着这些任务,特意选了一处他熟悉的地方。

  “就这个吧。”

  云阙城,是他曾经出身的地方也是灭这个组织的大本营。

  在大本营周围的任务,最适合现在他。

  他已经五年没下得这座山了。

  虽然在山上的日子还是挺惬意的。

  但是他已经开始怀念山下的热闹与繁华了。

  麦凡选完了,初一与梁伯低头看看,齐声称赞。

  “好好好!很不错,果真是优秀。”

  在他们看来这是最好的选择了。

  不远,他们的人可以看顾。

  这种谨慎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有的时候他们总觉得麦凡这个孩子太过于安静,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但是真的当到了这种时候,这种沉稳才是让他们最安心的。

  “既然选好了,那你就收拾一下。”

  “给你一天的工夫,不需要训练了。”

  “收拾一下东西,跟你的朋友们道个别。”

  “拿着这块令牌,明天一早,我送你下山去。”

  麦凡从初一的手中接过一块令牌。

  上面写着灭,当中有一个数字,是一个大大的一字。

  “原本这块令牌是要给你们这群孩子中第一个出师的人的。”

  “我原本以为会是你们的大师姐,没想到却是拿到手的却是你。”

  “原本想着怎么也要再等三年再送到她的手中的。”

  “谁能想到,这么早就送到了你的手中。”

  “在山内,那丫头还是你的大师姐,前面进来的人还是你的师兄。”

  “可是下了山去,你却是他们的头领,是你们这一批孩子中最领头的人物。”

  “不过你可不要自满,你不知道,灭的号牌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吧?”

  “优秀的人可以不停的提升,而平庸的人,这号牌上的号码还有可能不进反退。”

 文学

“况且1也不是尽头。”

  “你可看见这只是一块白色的号牌了?”

  “这就是组织上给初出茅庐的新人的颜色。”

  “没沾惹上足够多的颜色,怎么能够换的上别的牌子呢?”

  “你只有独立完成了一件任务,成功的拿到了酬劳了。”

  “这块临时的白色号牌,才会变成灭那正规的黑色的号牌。”

  “那也不过是黑铁名牌,组织中最普通的杀手的标志罢了。”

  “你还不知道,这五年咱们的组织扩张到何种程度了吧?”

  “光是拥有这黑铁令的杀手就足有99人之多。”

  “你若是能够取得,那就是第100人。”

  “若是前面有人死亡,则号码自动往前推进。”

  “若是你任务的贡献够多,那你的排名依照贡献度,自动推进。”

  “进入到组织中之后,你的真正的名字就不要用了。”

  “取一个可以在江湖上行走的代号吧。”

  “起的唬人一点,容易被人记住的最好。”

  “若是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就用原本的名字也是可以的。”

  “没有人会管这个东西。”

  “只是在你不够强的时候,用原名,总是会给自己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的。”

  “之所以让你将名字在组织中标注好了。”

  “是因为灭的内部,每个月都会将新的排序发出来的。”

  “这不光关系到能够接领任务的层次。”

  “还关系到一个人在组织中的面子和地位。”

  “不过你现在还小,不是为这事儿发愁的时候。”

  “这组织变大了就是有这点不好。”

  “外来的人多了,心思就变杂了。”

  “罢了,多说你也不理解,等下山了你慢慢看吧。”

  听了初一这话,麦凡就不再说话了。

  看来这灭也不是铁板一块。

  他就说当初反派惹到了麻烦,被人扣锅。

  就算是被人围剿,依照当时那些人的本事,想要保住组织怕是不太可能。

  但是若要逃跑,个顶个的可以的。

  大概就是因为这个人心不齐,以及后加入的只是借着这个平台为自己谋福利的外人的私心。

  这才造成了后来的死伤惨重,没有几个人能善终的结果吧。

  这还真是一个隐患呢。

  只是现在组织正在高速成长的阶段。

  这种隐患还没有冒头的迹象。

  或者说外来的力量还没后来那么的强。

  首领的本事还能压得住底下的人。

  等到首领的威望压不住手下的杀手的时候……

  没关系,麦凡的本事已经可以做到在组织中第一位的地步了。

  到了那个时候他来压服了就行了。

  想到这里麦凡对初一说了一声好。

  带着笑就先往后山的地方跑去。

  晚上他们在山中还有晚课,这时候他能见到所有的师兄弟们。

  等到麦凡跑过去了。

  这些孩子还不知道他们中最安静的那个天才明天就要走了。

  狗子,不对,现在应该叫做初苟了。

  他跟其他没有名字的孩子一样,都随了初一的姓,跟着起了名字。

  狗子不愿意抛却他的小名。

  这是收养他的老乞丐给起的贱名。

  对于他们这种身世凄惨的孩子来说,这个贱名大概是老乞丐对他最大的期许了。

  贱名好养活,也活的长。

  虽然老乞丐不在了,初苟还是希望将这份爱护留下来。

  所以他叫初苟并不觉的有什么怪异的。

  他看到自己最好的朋友正朝着这边跑过来,就开心的大叫了起来。

  麦凡也笑着跑到师兄弟们的中间,将自己要下山的消息说了出来。

  他再安静,也有几个玩儿的好的朋友。

  几个人听说他要离开了,都露出了不忍的表情。

  “难过什么?”

  “我先替大家下去探探路,等到你们下山的时候,不至于什么都不懂。”

  “而且听师父的意思,以后咱们就要单独做任务的。”

  “谁也不可能跟谁待在一起一辈子,要适应独自工作的日子。”

  “早晚都是分别,你们先拿我练习一下。”

  “我觉得再过两三年,这山头上下去的兄弟姐妹就更多了。”

  “等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可能连这点伤感都没有了,”

  “再说了,只是下山去,我们的总部就在云阙城。”

  “云阙城不就是我们的家吗?”

  “不过是回家,你们又难过什么?”

  “真正需要同情的应该是你们吧?”

  “西大街的烧鸡,北道口的白面包子,都是很久没吃到的美食了。”

  “也不知道它们还在不在,若是在的话,我替你们尝尝。”

  大概是麦凡面上的表情太过于得意。

  大家看到这个已经忘记了那一丝伤感了。

  反倒是咬牙启齿的围着他追打了起来。

  将最后那一点伤感都给冲散了。

  大家笑闹了一阵,麦凡就先回自己的房间了。

  随着孩子长大了,这山上的房间也分了开来。

  小一点年纪的依然睡十个人的大条炕。

  年纪大一些的就能分到六个人四个人一个屋子的寝室。

  每个人都有一张独立的床一个独立的柜子了。

  其实这其中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

  麦凡现在有的东西全都是组织统一发放的。

  不过他回到房间时,就发现在自己的床铺上面多了一个小包。

  包袱打开,里边方方正正的摆了两锭银子。

  一锭是十两。

  一把刀,带着微微弧度的弯刀。

  刀不大,最合适插在后背,别在袖中,藏在腋下,一切可以藏起来的地方。

  刀上也没有带着什么华丽的刀鞘。

  就是用一层结结实实的牛筋套着,能不伤者自己就行。

  除了这把刀之外,还有一条可以插暗器以及装随身的小玩意的腰带。

  这是他们出门在外,动手干活的好工具。

  这长度一看就是按照麦凡现在的身量订做的。

  上面有一个活扣,可以调节松紧。

  在这条腰带底下,是一套保养好的飞镖。

  麦凡因为眼神特别好使,手也异常的稳当。

  他的飞镖除了百发百中之外,竟然还研究出来了许多新的花样。

  比如说盲丢,以及回旋镖,外加上奇奇怪怪的反角镖。

  麦凡都能使的很不错,这也成为了他的杀手锏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