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想吃你的水蜜桃葡萄扇贝_高H,双性,粗大诱骗

2021-11-12 16:50:40情感专区
拉起徐媛媛的手:“媛媛,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回去吧。”徐媛媛没有挣脱我的手,不过还是稍微皱了一下眉头。“好。”徐媛媛说道。

  ...回到罗志斌的别墅,远

拉起徐媛媛的手:“媛媛,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回去吧。”徐媛媛没有挣脱我的手,不过还是稍微皱了一下眉头。“好。”徐媛媛说道。

  ...回到罗志斌的别墅,远远地我就看见他们两人都坐在客厅当中,见到徐媛媛和我一起回来,林期瑞屁颠屁颠的跑到徐媛媛的面前,对她说道:“媛媛,明天早上五点,我们就登山啊。”

  五点?

  林期瑞这是想干什么?五点乃是阴阳交隔混乱之时。

  这个时间,黎明破晓未出,昼夜才将将消未落。这个时候阴阳之间没有边界,天梦山又是阴阳相冲之地,我的相术会受到极大的制约。

  况且我们这一行人汇聚了极阴极阳,破阴相冲,术法平凡。

  五点时间,我们无论走到天梦山的哪一边去都会引起灾祸。

  这个时间点去登天梦山是最不可取的。林期瑞也是术士,这种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按理来说他是绝对不会选择这个时间登山的。除非他另有图谋!我越发的怀疑了。

  他,不可能有这样的计谋和魄力,敢和我以命相搏。当下,我开口了:“林期瑞,为何五点上山?”我笑眯眯的问道。

  林期瑞也是早有准备:“五点上山,七点登顶,正好可以观赏天下绝美的风景。天门翻水这种事百年难得一遇,要是去晚了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林期瑞的这番说辞,倒是也没有什么问题,对于普通人而言五点上山确实是最好的。

  只是可惜林期瑞说话时眼神躲闪,不敢直视我,我一眼就看出来他心里有鬼!

  他这样的人绝不敢使用这样的计谋,只怕是在他的背后另有他人,这个人自然就该是林远之了。

  我再次开口,引他上钩:“林期瑞,既然你说天门翻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迹,你怎么就知道明天就一定会出现天门翻水呢?”

  我微微一笑,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这让他更加不敢直视我了。

  不过为了让我们,准确来说,是让徐媛媛五点出发,林期瑞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你懂什么?这是我爹算出来的,他的道行超过你不知道多少!”果然是他,竟然会利用阴阳相冲之地来压制我,真是不错。

  就是不知道林远之会不会回亲自下场。目的达到,我不再和林期瑞纠缠,就直接逼问林期瑞,说:“林期瑞,你也是一名术士,总不会连最基本的东西都不知道吧,五点上山会后什么后果你考虑清楚了吗?我的道行本就比林期瑞高,此刻林期瑞又心中有鬼,猛然受我这么一冲击,他当场就愣住了。

  见林期瑞没了声音,在我身后的徐媛媛开口了:“周鹤,五点上山会有什么麻烦吗?”

  我摇了摇头:“何止是麻烦,谨慎些兴许能平安无事,运气不好的话,死在山里也不无可能。”我的话一说出口现场立刻就安静下来了。

  “周大师,连你也没有办法吗?”张诺安问道。她语气之中尽显担忧。

  我再次摇摇头,客厅之中又陷入了沉默。就在这时,罗志斌的声音响起了:“你们都站着干嘛啊?”罗志斌的到来,打破了我们之前的沉默,我们寻声望去,只见罗志斌满脸笑容的从外面进来。

  在他的身后还有一位老者,术士之间有着特殊的方法可以判断对方的身份。当这位老者走进来的那一刹那,我感受到了他身上那若有若无的纯阳正气。

  盯着这名老者看了片刻,我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罗志斌对这位老者很客气,直接让老者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王大师啊,您快请上座吧。”

  “嗯。”王大师姿态很高,对于罗志斌的点头哈腰也只是轻轻点头。“请问你们,谁是徐媛媛?”王大师高抬着头说道。

  “找我的?”徐媛媛好奇的问道:“您是哪位?”这王大师的架子确实有些大了。

  王大师蔑视的看了一眼徐媛媛,然后就轻声地道:“你父亲托我来保护你,明天早上五点跟我上山。”

  说完,王大师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正好在这时徐媛媛和林期瑞的电话都响了:两人接了电话,不知道电话那边对她们说了什么,林期瑞很快喜笑颜开,而徐媛媛却皱紧了眉头。

  我心中了然,定是他们的父亲告知他们相应的事宜了。真是及时呢!心中冷笑,我开始思索了。

  从这个王大师的身上我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这应该就是林远之找人代替他的下场了,

  嘿,就是不知道这个王大师是否有这么大的能力。

  不过眼下这个局面,我们是不得不去了。徐叔啊徐叔,被人卖了你还要替别人数钱,可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我摇了摇头,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开始为明天的登山做准备。这一次,我准备了足量的符篆。

  我将这些符篆分为了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九字真言。所谓:“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九字真言并不仅仅是一句口诀那么简单。这九字真言当中的每一个字,其实都可以单独拎出来作为一句口诀。这其中的厉害之处自然不用多说。为了增加符篆的威力,我挤出中指的一滴鲜血倒在了朱砂之中。

  有了这滴鲜血,这九字真言的威力自然就能够更上一层楼。如此一来,即便是遇到带有煞气的鬼魅或修为上了百年的妖怪一张符篆便足以收拾。

  第二部分则全是静心符和净秽符。这两种符篆我足足写了二十张。在群山之间不管事遇到鬼魅还是妖怪,徐媛媛和张诺安必定会受到侵扰,多准备些也是好事。

  至于这第三部分,我写了一套六字真言。这六字真言分别是:嘘,呵,呼,呬,吹,嘻他们与九字真言最大的不同就是九字真言是用来战斗的攻击性符篆。而六字真言是用来强化自身的符篆。

  天梦山对我的压制力很强,如果我再不做些措施,恐怕进去之后我的道行便只能够发挥出来三层左右。

  真要遇到什么厉害角色还真不好对付。况且我的危险恐怕并不仅仅是来自于天梦山。

  如果说仅仅是在纯阳之地这边登山,那其实危险并不是特别大,我现在担心的是那个新来的王大师,这王大师此番前来,我看是不怀好意。

 文学

第二天早上五点,我按照往常的惯例起来修行,我面向东方吸纳天地之间的第一缕紫气,在十分钟之后,我将紫气吸纳进自己的身体之中。

  这时我发现此时太阳明晃晃的已经冒出了地平线,我有些好奇,按照往常经验,我吸收完紫气时应该是破晓未出之时才对啊。

  怎么今日慢了?虽说阴阳相冲之地对术士影响极大但这里可是隔着四里地呢。难道说是紫气出问题了?我抬头看去,只见荧惑赫然就在我的头顶,这事可大发了。

  自古以来荧惑就被认为是灾星,每次荧惑星发生变动的时候,那就代表着会有不祥之事发生。今日它出现在我了的头顶之上,恐怕我要遭罪了。

  摇摇头,我走到客厅之中。,,四个人都已经到齐了,但昨日定下规矩的王大师却不见踪影,他这是在故意和我们的架子呢。

  我笑了笑,也和徐媛媛一起坐下等他。又大概过了十分钟,时间来到了五点四十。

  王大师终于出现了:“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快些出发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这王大师果然还是有几把刷子,除此之外还有缩地成寸等等,怕是一会儿这王大师也要通通用上。

  这个时候,林期瑞反倒是变得积极了:“我们立刻就开始行动,王大师。”林期瑞一脸的谄媚,就像是狗腿子看到主人一样。我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徐媛媛看林期瑞的表情越发的难看了。

  我对着徐媛媛点点头道:“放心吧,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好你的。等会儿上山之后一定要谨慎小心些。”听了我的话,徐媛媛轻轻的点点头,也不在有其他言语。

  就这样,我们一行人开始攀登天梦山。五六点钟,天并不是很亮,在这丛林之中几乎看不见路。

  所以一开始我们都走的都比较慢,只有林期瑞和王大师在前面独领风骚,大概四十分钟之后,我们上到了半山腰的位置。

  这里已经差不多能看清楚整个湘市了,从上方往下面远眺而去,那风景确实是美如画。由于一路上都还顺利,徐媛媛她们似乎放下了警惕。

  当她们看到这风景时立刻对前面的王大师说道:“王大师,这里这么漂亮,不如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听到她们的话,王大师黑着一张脸转过头来说到:“你们要是想招来不幸的话,就留在这里吧。”说完,王大师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了。两女见状又看向我,询问我的意见。我自然是不能让她们留在这里,连忙给她们摇头。两女见我都这样了,纵使心中千万个不愿意也再次迈开步子准备离开了。

  但就在这时候,天梦山起雾了,浓浓的白雾瞬间笼罩了这里。

  我的视线之中立刻失去了她们的身影。我暗呼一声不好,立刻开启青眼。

  青眼一开,我的眼睛渐渐明亮,两女的轮廓也出现在我面前。只是我看的并不真切。

  连青眼尚且如此,何况是作为普通人的徐媛媛和张诺安呢?我的心里一下就慌了。立时,我拿出五道净秽符向着徐媛媛那边的五行方位抛去:“净秽神符,神鬼莫侵,敕。”

  配合咒语,净秽符的功效被发挥到最大,我一下就看到徐媛媛他们的轮廓了。“媛媛,你没事吧。”我焦急的问道。“我们都没事,你放心吧。”听到徐媛媛的声音如此平淡,我有些疑惑。不过我并没有深思。 也许她们并没有遇见什么诡异的东西呢。“没事就好,我们继续往前走吧。现在这个地方阴阳失调,我们必须要到达山顶天门洞才可以摆脱了。”

  说着我就要抬腿往前走,只是这个时候徐媛媛说了一句反常的话:“好,我们快出发吧,还要去找期瑞呢,不知道他有没有事。”听到这话我疑惑了。

  徐媛媛现在的情况我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虽然说不上有多喜欢我,但绝对是讨厌林期瑞,怎么可能对林期瑞用这么亲昵的称呼。我立刻反应过来这是幻象!

  “大胆妖孽,竟敢戏耍于我,小心百年道行毁于一旦。”这定然是狐仙所为了。只有它才会这么玩弄人心。眼见被我识破,狐仙也不害怕,嬉笑一声后,离开了我的视野。

  随着狐仙离开,我的眼前也渐渐变得明朗,那两道轮廓哪里是徐媛媛和张诺安。分明就是两棵小树。至于徐媛媛和张诺安,他们现在也同样从幻象之中苏醒了。“发生什么事了?头好痛?”徐媛媛和张诺安说道。见状,我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画了一道静心符她们才清醒过来。“刚才我们都中了幻象了。”我有些无奈的说道。“你也中幻象了吗?”

  徐媛媛有些惊奇的问道。“对。”我点了点头:“关心则乱,我方才只想着你的安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听到我这样说,徐媛媛别过头去。我分明看到,徐媛媛的脸红了些。

  微微一笑,我指着刚刚被叫醒的林期瑞继续开口道:我们还是和他们一起走吧。”两女见状也不拒绝,直接和我过去了。

  汇合之后,我们再度开始往山上走去。现在,我们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因为这些雾气的原因,我们的速度变慢了不知道多少。整整半个小时,我们才移动了一公里的路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自己有一点累了。而且徐媛媛已经开始大喘气了:“好累啊,我们走了这么久了,还有多久才能到山顶啊。我感觉我快要不行了。”

  看起来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觉得累。这就很奇怪,再怎么说走一公里路也不可能累成这个样子吧。所以,是这雾有问题。

  不疑有他,我连忙在拿出两道净秽符置在徐媛媛和张诺安的手臂上。

  配合着咒语,净秽符瞬间化为两个光幕保护她们,而那个王大师此刻也反应过来了。只见他怒目圆睁,口中大喝:“何方妖邪作祟,还不速速现出原形,撤了这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