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啊…啊学长们我在写作业文章_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

2021-11-12 16:13:28情感专区
她肯定是天然站在自己母亲叶繁这边的。

  倘若,叶繁不愿意原谅“抛弃”自己的父母,那倘若她与华无瑕走太近,势必会影响叶繁。

  当然,阮桃自个也是希望这一切都

她肯定是天然站在自己母亲叶繁这边的。

  倘若,叶繁不愿意原谅“抛弃”自己的父母,那倘若她与华无瑕走太近,势必会影响叶繁。

  当然,阮桃自个也是希望这一切都好好的。

  在经历了生死困难之后,阮桃认为,一家人和和气气、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比什么都重要。

  裴雪松看着阮桃,,又看了看华无瑕,轻声道:“桃子,我听琳琅说,你是准备学医的,其实我们夫妻俩,也是医生,你如果愿意的话,我们是可以倾囊相授的!”

  阮永庆也知道华无瑕和裴雪松的医术有多好。

  阮永庆自己也是医者出身,不可能不知道大国医华无瑕的名字。

  他用托盘端着早餐出来,对着阮桃道:“桃子,华先生、裴先生给教你,这是你的荣幸。”

  无论血缘,单从华无瑕和裴雪松二人对医学界的贡献,站在阮永庆的角度,也是能当得起一声先生的。

  阮桃如果以后真的要走医学这一条,有这样的引路人,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他的三个儿子,以前都不想学医。

  至于当初的季橙,更是嫌弃的要命,甚至有的时候,要下急雨,她也不会帮忙收拾晾晒在院子里的草药。

  阮永庆有的时候就在想,倘若阮桃一开始就在他的身边生活,或许,他就可以从小就教阮桃学习医术。

  “谢谢!”阮桃腼腆的道谢。

  阮永庆将早餐放在院子里的桌上。

  “二位也一起用早餐吧?”

  阮永庆这么一邀请,原本已经吃过早餐的华无瑕和裴雪松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四人就坐在桌前吃着早餐。

  阮桃最近高考后很闲,夏昭特意给阮桃报了一个驾校。

  用过早餐后,夏昭特意来接阮桃去学车。

  华无瑕招呼着夏昭,“夏昭,你一会儿把桃子送到我家来!”

  “好的!”

  阮永庆去上班了。

  华无瑕和裴雪松匆匆回家。

  快到巷口时,二人兵分两路。

  华无瑕对着裴雪松道:“我去菜市一趟,你把家里收拾一下。”

  裴雪松应道:“多买点女孩子爱吃的水果,买点瓜子零食什么的,算了,东西有点多,还是我去,你先回家,整理一下客房。”

  “好。”

  华无瑕家里也有佣人的。

  只不过,是钟点工。

  早些年那场大火,也使得华无瑕不太敢再请居家佣人了。

  主要是,人心隔肚皮,你永远都不知道面前站着的那个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小心思。

  华无瑕回到家里,将客房整理了一下。

  以前他们家就他们两人,房间空了不少。

  华无瑕想着现在一般都要午睡,把客房的窗户打开,透透气,又拿出干净的被子什么的铺好,这要万一桃子中午想要午睡,也有合适的地方午睡。

 文学

华无瑕以前觉得这个家,就他们两人,空旷的很。

  可现在,她突然觉得房间有点少了。

  主要是,叶繁生了三儿一女呢,总得还得再多五间房。

  虽然,他们有可能不太会来住,但华无瑕认为,不管住不住,先把房子准备好再说。

  就在华无瑕忙碌个不停时,乔念和佣人们带着孩子来到了华无瑕家。

  乔念见华无瑕在整理客房,诧异的问道:“华姐,你家有客人要来吗?”

  “不是客人,是我外孙女!”

  华无瑕说这话时,隐隐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炫耀。

  乔念震惊了!

  外!

  孙!

  女!

  “华姐,琳琅说,你家发生了一件天大的喜事,你快同我说说,到底是什么样天大的喜事?”

  华无瑕知道叶琳琅的口风有多紧,她不让说的事,不要说丈夫了,亲生父母也是不会说的。

  “的确是有件天大的喜事,琳琅没告诉你?”

  乔念道:“嗨,别提了,她昨晚风风火火跑了过来,我担心有什么事,等到她回来,我问她吧,她只说有一件天大的喜事,可到底什么事,她又不愿意说,这弄得我的心,跟猫在抓似的,昨晚都没有睡好。”

  乔念昨晚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喜事呀!

  难道,喜事就是有外孙女吗?

  “托琳琅的福,我找到我的女儿了!”

  华无瑕特低调的说了这么一句,乔念瞪大眼睛,欣喜道:“天啦,这真是一件好事!那咱们必须得好好庆贺。”

  “是要庆贺,但不是现在。”华无瑕说。

  乔念问,“为什么呀?是不是你闺女不认你?”

  华无瑕道:“那倒也不是,只是她现在的工作,我联系不上,不过,我看见我的女婿和外孙女。”

  乔念嗔道:“你这也不早说,那我还得给她准备点礼物呀!华姐,这真的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现在我啥也不问了。”

  这真的是一件好事。

  华无瑕和裴雪松的个性,又不是那种会把自己的伤疤,揭出来给别人看的人。

  以至于那怕乔念和华无瑕认识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华无瑕的过去。

  事实上,不过乔念不知道,就连叶琳琅这个徒弟,也是不知道的。

  有些人的过去,是永远不能触及的伤。

  “我的外孙女呀,和你也有点关系。”

  乔念问,“我见过?”

  华无瑕不确定的说,“你是没有见过,我的外孙女,是夏昭的女朋友阮桃!”

  乔念更懵了!

  “那……那……”

  华无瑕是需要有人来和自己分享这份从天而降的喜悦,她轻声说道:“琳琅和绪宁不是去了他们双方父母的见面吗?琳琅和绪宁觉得阮桃的妈妈有点面熟,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做了一份DNA亲子鉴定,结果,她是我们的女儿。”

  乔念惊喜不已。

  “天啦天啦,不敢想,这样的机缘巧合!?”

  华无瑕也是深感意外,倘若,没有夏昭认识阮桃,阮桃也不会和夏昭来找叶琳琅做手术。

  倘若阮桃不做手术,阮永庆也不会来帝都,都不会知道夏昭的存在。

  倘若不是阮永庆催促着双方父母见面,琳琅也不会出现在见面会上……

  这其中,但凡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她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的亲生女儿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