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想让你用嘴做_局长吃我奶头舒服的很

2021-11-12 16:10:27情感专区
“刚来没一会儿,不用,我不冷。”

  她的视线依旧是清冷的,话语不容拒绝。

  傅叶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也作罢了。

  江千凌看着,走过去对她道:“今晚我们

“刚来没一会儿,不用,我不冷。”

  她的视线依旧是清冷的,话语不容拒绝。

  傅叶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也作罢了。

  江千凌看着,走过去对她道:“今晚我们海鲜烧烤吧,我们抓了很多。你对海鲜过敏吗?”

  “我只对苹果过敏。”顾时念回答道。

  江千凌愣了一下,她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对苹果过敏。

  不过也无事,于是江千凌看向直甫:“直甫叔叔,帮我们把这些拿厨房吧,就说我们晚上吃烧烤。厨师会知道怎么做的。”

  “好的,江小姐。”直甫依旧恭敬又礼貌,率先拿着手里的东西往房子的方向走。

  江千凌看着,抿唇笑得非常开心。

  顾时念有些茫然,一脸疑惑地问:“怎么了?”

  傅叶裴与她并肩着走,耐心解释道:“直甫很讨厌海鲜的味道。”

  顾时念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江千凌故意整人的。

  这丫头,还真是。

  “哎呀,我也就无意中发现的。”江千凌对顾时念说:“我本意是潜水,但中途捉到一只小海龟,我就想着把它拿来玩一玩,再放入海里,结果你猜怎么着,我把它给直甫让他放生,他迟迟不敢拿还是怎么着,反正样子就是很抗拒。哈哈哈哈”

  “然后?”顾时念有些好奇了。

  “然后我就硬塞给他了,结果他把海龟扔进海里,直接跑去洗了好久的手。我就想着,怕什么得克服困难不是,于是正好游艇上有网。我们就……”

  顾时念总算知道了江千凌的心思,这丫头怎么让她想起了沈怀露这个小家伙,内心的小鬼点子也很多,还很会糊弄人,但是又很有分寸。

  “谁让他硬跟着过来监视我们。”江千凌十分嘚瑟地抱怨道。

  顾时念听着,眸光对上傅叶裴那耸着肩,一副没所谓的样子,相视而笑。

  “嗳,小林呢?”江千凌问。

  顾时念听着,明显有些不自在,含糊不清地回了句:“不清楚,估计这会儿在他房间吧。”

  “这么好的机会,你不会真的休息了一下午吧?”江千凌一脸震惊。

  “嗯。”顾时念见她反应这么大,有些迟疑地点了下头。

  江千凌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架势,挽着她的手臂,在她耳旁道:“姐,我还不容易和傅大哥支开人,你们就这么浪费啊?”

  “也不算浪费。”顾时念想了一下才回答。

  江千凌扶额,一副“带不动”的表情看向她:“看来你是真的没有谈过恋爱了。”

  顾时念看她这副样子,正儿八经的问:“你谈过几个?”

  “我……我当然身经百战,经验丰富。”江千凌拍了一下自己的胸膛,一副很洋洋自得的模样。

  傅叶裴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把推开她的脑门。

  “这种话你要对你哥说,他指定打断你的腿。”

  江千凌对他不满地哼哼了两声,又看向顾时念只觉得一阵惋惜。

  多好的机会啊,就这么白白浪费在午休上,嗐。

  三个人一起往小楼房的方向走,沿着水泥道路,远处的海平面上,夕阳正缓缓的往下坠。

  傍晚的时候,江千凌吩咐佣人从厨房里搬来两架烧烤摊,厨师在一边烤,他们将桌子搬到了前院里,棚架上方挂满了星星灯,而不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大海,风中有淡淡的海水味,伴随着一丝清凉,吹过来,很舒适。

  “这里不像个农庄,反倒像个小型度假村。”傅叶裴站在围栏边上,眸光看向天际,话语却没有疑问,而是肯定。

  她的身边左侧站着顾时念,右侧站着傅叶林自己江千凌。

  他们不远处的地方依旧有直甫,只不过在帮忙烤着东西,他的身上已然又换了一套衣服。

  江千凌压低着嗓音略微低头道:“我也就那么在伯父面前一说,傅大哥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

  她说完,闻了闻空气中新鲜的海水味,像是很满意:“这里确实是我家新开发的小型度假场地,不过也有农庄啊,不过不在这里,在两公里之外的地方,后院的植物都是从那里移植过来的。”

  “回去之后,我们怎么办?继续演吗?”傅叶林忽然低声开口。

  此话一出,其他三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沉默里,江千凌没有任何言语,毕竟以傅叶裴目前的势力来说,如果正面对峙,也许只能打出个平手,他完全可以护住自己的弟弟,但是顾时念呢?很难说傅焰不会眼前一套背后一套,傅焰或许没有办法动赵闵觉的工作室,但他会对整个岩湾下手。

  “小林,目前除了这个,还有一个办法。”傅叶裴开口道,眸光垂眸很认真地看向傅叶林:“莲衣如今你手上的股份占比最多,你能够在一个月之内,把莲衣做成整个江城排名第一的服装品牌吗?或者,你能让莲衣,在整个傅氏集团的掌控之下,成功脱离吗?成为你自己的公司。如果,你能,你可以不必再傅焰面前继续演。你可以完全靠着自己的势力与之对峙,傅氏的股东大会,你也可以参与,你的占比会从百分之十,提到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那个时候,你有相当大的话语权。”

  傅叶林听着,一个月的时间,他要让目前排名第三的莲衣,成为江城第一的服装品牌,这是很难完成的事情。

  除非下个季度,沈家的新品不上市,或者没有新品。

  但是除了沈家,还有赵闵觉的工作室啊。

  他的手紧紧攥着栏杆的把手,刚准备回答,但另一边顾时念的话语缓缓传来:“还有一种办法。”

  顾时念的话语刚落,其他三个人眼神齐刷刷地看向她,她的声音依旧平静如深夜的海水一般:“我成为整个江城最知名的服装设计师。”

 文学

 “对哦。”江千凌也想到了这一点,顾时念是名设计师,这一点她差点忘记了:“时念,上次时一姐过得影后奖的那件鸢尾花礼服就是你设计的吧?”

  “嗯。算是初出茅庐的作品。”顾时念缓缓道。

  江千凌:“我相信你能够成为江城最厉害的设计师。”

  傅叶裴听着她的话语,垂眸眼神有些复杂,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件事并非那么简单。

  而傅叶林也只是垂眸,他还在想自己能不能在一个月之内做到让莲衣脱离整个傅氏。

  顾时念听着江千凌的话语,她的视线没有看傅叶裴,而是看向另一边缓缓道:“嗯,谢谢。”

  因为她也同样相信自己,只是这样的话,她是不是就等于要在今年年底,明年三月份之前,提前制作出一批属于自己的作品了。

  但是她还有第二句话没有说,就是在那之前,她得通过国际礼服设计中心的入门考试。

  同时,那也意味着,她必须离开这里,离开傅叶林。

  可他好不容易回来,而她的离开,却是没有期限的,或许快的话只要两三年,而慢的话,得五六年。

  她不知道离开这里之后,傅叶林会不会坚持等到自己回来,也许他也会被傅焰逼着相亲,最终最坏的结果是,物是人非。

  后半段是相对沉寂的,直到四个人坐上了餐桌,活跃的气氛再次回来了一些。

  整个前院的灯,一直延续到十一点多,江千凌喝了点酒,整个人显得迷迷糊糊的,顾时念不放心,将人送上了楼,这场烧烤派对才宣告结束。

  傅叶林和她一起扶着江千凌,傅叶裴招呼直甫去取醒酒汤,他站在楼道下面等,待直甫拿着东西出来,他才从直甫手中接了过去,上了楼。

  楼梯像是一道隔绝的线,将他阻隔在外。

  顾时念和傅叶林将人扶到了床上,两人的视线碰到一起,顾时念盯了他一会儿,又相继移开。

  “我来照顾她就好了。今天很晚了,你先回去休息。”

  “念念。”他连忙握住她的正准起身的手,抬眸看向她,视线中弥漫着一股担忧:“你别太逼着自己,我能……”

  “你能什么?”顾时念清冷的眼眸盯着他,骤然坚决地打断他的话。她的眼神坚定,话语却相对质问:“所以你就能逼着自己吗?”

  傅叶林愣了一下,意识到他的手心一空,顾时念已经从他的手里抽走,她站在床头,眼神下意识的低垂了一下:“小林,我也想跟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但我不愿意我们两个人之间因为这种事情,互相逼迫。眼下如此,是为了拖延时间,我们两个都能够趁着这样,在各自的领域做出成绩,这样不好吗?”

  傅叶林缓慢的起身,走到她跟前,他的神情严肃又正经,抬眸认真地目光之中原本淡色的眼眸却又十分深沉:“可我为了你,我愿意,我想要用最短的时间跟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我想让父亲能够不那么带着有色眼睛区别对待你。念念,每次他不在意你的目光,我看着好难受,我好像发怒,可我只能忍着。无能为力,一点办法都没有,我长大了,以为自己可以有能力足够保护你了,可是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

  顾时念刚想开口,眼神瞥向一边的门口,眸光看向门口的傅叶裴,他的手里端着醒酒汤。

  傅叶裴走了进来,将东西放在床头柜上,背对着两个人:“这里我来照顾就好,你们要不要换个地方聊?”

  顾时念听完,视线落在跟前的傅叶林身上,又移开看向傅叶裴:“傅大哥,不用,我们聊完了。”

  她说完之后,看向傅叶林:“小林,我真的不在意这些。而且,我也不需要你的保护,我能保护好自己。我也不需要你为我牺牲什么。”

  那一个月的时间,基本算是拼命了吧。可她不需要傅叶林为了自己这么拼命。

  “念念。”

  “傅叶林,我要睡了。”顾时念不想再跟他聊这种事情。

  傅叶裴听着,明显今晚两个人是谈不出什么了。

  他随即站起身,走到傅叶林身边,拉着他的手臂:“走了。”

  “大哥。”

  “……”

  尽管傅叶林一脸乞求的目光,但傅叶裴依旧忍了忍,将人拉出了门外。

  顾时念给江千凌喂了醒酒汤,又帮她脱了鞋子,将被子盖好,才拿着自己的衣服去了浴室。

  另一边,傅叶裴将人拖进房间,关上了门。

  傅叶林依旧有些情绪不好,他微微垂着脑袋,站在原地。

  傅叶裴没理他,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才回头看向他:“你现在说再多,时念也听不进去,你想跟她吵架吗?”

  傅叶林听着,垂丧着脑袋,慢吞吞地走了过去,坐在傅叶裴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你觉得委屈了时念?”

  “大哥。”

  “小林,我和江小姐这次是为了谁才这样的?你觉得我很闲,还是江千凌很闲。你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正面对抗爸,我们都是在为了你而争取时间。”傅叶裴看向他,声音冷了些许,也严厉了些许:“你是长大了,但你的心性依旧没有成长多少。小林,你能够为了时念,可以用一个月的时间拼命,但你别忘了,她是谁,顾时念,你比我清楚,她也很要强,你为了她,时念也可以为了你。你知道成为整个江城最知名的设计师要付出什么代价吗?她只有带上自己独特的作品,才能够进入国际服装设计中心,拿到这张入场券还不够,她要想在里面拔尖,就得经过打磨。意味着,时念必须离开江城,而这个期限未定。她自己都没有把握多少年之后能够出人头地,一旦被扫地出门,或者中途放弃,之前有所的一切都等于白费,也会接受到同行的耻笑。傅叶林,到那个时候,你是等得起,还是可以接受失败后的顾时念。就算你接受了,可在傅焰眼里,不仅不会高看她一眼,还会更加变本加厉的贬低她。这些你想过吗,是否也承受得起?”

  傅叶裴说完之后,眼眸盯着自己的弟弟,他的眼里明显愣住,无措和慌乱直接弥漫上来,傅叶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