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梁医生我想要了_移民少妇被五个黑鬼抓住

2021-11-12 16:06:03情感专区
将两百瓦灯泡的耀眼强光照向了杨宁,随后敲起了桌子。

  “别装了,我根本不信你能睡得着。”

  强光下,杨宁根本睁不开眼睛,只是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ldquo

将两百瓦灯泡的耀眼强光照向了杨宁,随后敲起了桌子。

  “别装了,我根本不信你能睡得着。”

  强光下,杨宁根本睁不开眼睛,只是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

  “我知道你想问我些什么,但我奉劝你,最好能管住你那张嘴,还是之前的那句话,你……

  不配!”

  这已是胡清泉第二次听到这三个字,而且,这一次听到时,那犯罪嫌疑人极尽鄙夷的面部表情刚好被他看了个正着。

  一股子邪火腾的一下在心中燃起,胡清泉怒不可遏,隔着一张桌台,俯过身去,一把抓住了杨宁的衣领。

  便在这时,只听到'哐嘡'一声,商务套房的房门竟然被人一脚踹开。

  胡清泉骤然一惊,放开杨宁,急急转身,下意识地做了个拔枪的姿态。

  只可惜,便装出门,身上并未佩戴枪械。

  “你们是什么人?”

  胡清泉一句话将将问出,耿大超已然掐着一名分局干警的后颈冲到了跟前。

  “去把手铐打开!”

  耿大超一把将那干警推向了杨宁这边,反手便将胡清泉拨拉到了一旁。

  “滚一边去,待会再跟你算账!”

  杨宁眯着双眼哀叹了一声。

  怎么那么快啊?

  就不能多给本老板五分钟的时间么?

  咱这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咋一口咬定这胡大人搞起了刑讯逼供了呢?

  不过,也就懊丧了两三秒钟,待那干警为自己打开手铐时,杨宁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超哥,过来扶我一把……”

  带着颤音,杨宁的口吻显得极为虚弱且痛苦。

  耿大超先是一怔,随即撩起脚来,将那胡清泉踹了个踉跄。

  “你他么还敢对老子的人动刑?活腻味了是不?”

  先是吃了一搡,随即又挨了一脚,胡清泉哪里受过这等鸟气,还未等站稳身形,早已是怒不可遏。

  正要发飙,却被那干警死死拖住。

  “胡局,他们是……”

  听了那干警的附耳相告,胡清泉登时愣住。

  这边,耿大超已然搀住了杨宁,上下打量一番,不由皱起了眉头。

  “你小子好像没受伤啊?”

  杨宁惨笑应道:

  “是内伤……咳咳,这胡局还是挺专业的……”

  耿大超本想回敬一声内伤个屁,但眼珠子骨碌一转,随即改口:

  “内伤更要命,赶紧随我去医院。”

  耿大超能看穿的把戏,那候在房间门口的韩梅更是能看个清透,明知道那杨宁纯粹是诟陷他人,却是一言不发,侧身让过耿大超杨宁二人,随后缓步踱入房间。

  “杨宁是我的人!别说他根本没犯错,就算犯下了该杀该剐的罪,也轮不到你一个分局在这边指手画脚,越俎代庖。

  人,我带走了,手续随后补上,你要是心有不服,随时可以向上面告我,到时候,咱们就把你胡清泉刑讯逼供的事情合在一起算。”

  胡清泉不由打了个哆嗦。

  他在会议桌上见到过韩梅,而且不止一次,谈不上多了解,但也知道这小娘子的脾气相当火爆,而且背景极为深厚。

  向上面状告她不守规矩强行干扰分局办案,无异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自讨苦吃,自然是一个万万不能。

  但,就这么把一顶刑讯逼供的帽子扣在了他的头上,却是心有不甘。

  “韩处长,我是被那犯罪嫌疑人给诬陷了,我根本没动手打他……”

  胡清泉还想把李刚手下的两名干警拖进来为他作证,但韩梅却根本不愿意给他这个机会。

  “够了,我没时间听你废话,就这样吧。”

  韩梅转身就走。

  门外走廊上,被那一脚踹门声给招来的酒店经理唯唯诺诺迎了上来。

  韩梅不见停缓,往身后房间一指。

  “里面的人赔!”

  正准备进到房间'安抚'下胡局大人的李刚,闻言立马收住了脚。

  ……

  回到了那幢灰色楼房,刚一下车,韩梅不由分说,抬起一脚,踹在了杨宁的屁股上。

  “你这是第几回了?很好玩是不?”

  这一脚并不重,但杨宁却以极为夸张的姿态扑倒在了身旁的耿大超怀中。

  “我都受了内伤了,你还舍得下狠手?”

  耿大超一把推开了杨宁,并笑道:

  “韩处用的是脚,不是手。”

  韩梅怒气未消,上前一把拧住了杨宁的耳朵。

  “你胆肥了是不?连我都敢消遣了?”

  杨宁连声讨饶并急忙解释:

  “我哪敢消遣您老人家呢?这一回,我可是一上来就亮明了身份,可那胡局根本不听,还说什么他是奉了上面的旨意办的这个案子,别说是你韩处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的人,他也一样是照办不误。”

  瞎话编一个是编,编两个也是编,只要能激起韩梅的怒气真火,并点明她理应把怒火发泄到胡清泉的上一层,杨宁倒是也不嫌麻烦。

  韩梅虽将信将疑,但终究还是放过了杨宁。

  “跟我上楼!”

  跟在韩梅身后,进到了韩梅的办公室,杨宁不等韩梅坐下,便开口问道:

  “梅姐姐,走私案归不归您这边管?”

  韩梅没好气地回应道:

  “明知故问。”

  杨宁隐晦一笑,接道:

  “那要是特大型走私案呢?而且,其幕后老板位高权重,别说地方警方,就算是**部,恐怕都不敢招惹……”

  韩梅锁眉凝目,斥道:

  “有话直说,有屁明放,别跟我故作玄虚。”

  杨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还是算了吧,您又管不着这块,说了也是白说……”

  韩梅双眉轻挑,正要呵斥,却突然变了个神色,嘿嘿笑了两声,双手交错,将十指关节按了个啪啪作响。

  杨宁毛骨悚然,连忙改口认错:

  “我错了,梅姐姐,我招,我全招……”

  杨宁明知道韩梅的职责确实管不着什么走私犯罪,哪怕是特大型,超特大型走私案,只要警方不开口求助,她也绝不会横插一杠。

  但,杨宁还是将那颗绿果功效下,从章宏记忆中阅读到的走私案情向韩梅做了细致汇报。

  无他。

  只因为韩梅家里的那位韩老爷子,正是章宏这种人的克星。

 文学

巴萨俱乐部。

  青训营。

  差俩月才年满十七周岁的杨林仅用了十五分钟便攻进对方大门两粒进球。

  看台上,杨宁却是微微摇头,不住叹息。

  一旁,洛卡夫斯基很是不解道:

  “你兄弟的球技大涨,你该高兴才对啊?怎么看上去很不开心呢?”

  杨宁翻了下眼皮,瞥了洛卡夫斯基一眼,却是连嘴巴都懒得张一下。

  说不清楚的事情,最好不去解释。

  洛卡夫斯基又怎能理解得了他杨宁的担忧呢?

  这杨林要是没那份天赋反倒是好,于青训营再混上个两三年,就得回到国内,改行也罢,继续厮混在甲a联赛中也好,总之是一个不怎么出名。

  可这弟弟,偏就不听话,非得把自己整成一个于世瞩目的足球新星不可。

  年轻人啊!

  哪懂得人红是非多的道理,哪里能体会到出名之后的种种弊端苦楚。

  就拿他自个来说,在帝都已然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无心惹事,祸端却主动缠身。

  害得他有家不能回,在莫思柯,在基辅,在这巴塞罗那……

  流浪了两个多月。

  没错。

  确实是流浪。

  流氓+放浪,简称流浪。

  没办法,那韩老爷子是个眼睛里容不下半粒沙子的人,从他女儿那边得到了案件线索后,立马就展开了调查。

  杨宁胆小,生怕那章宏不择手段报复与他,所以,跟他那大长腿小姐姐坦白交代之后的第二天,便借口去基辅查验瓦格号航母进展情况而逃之夭夭。

  这一逃,到今天,可不是两个月还得多了好几天,单是这巴塞罗那,就来了两趟。

  前一趟,自然是冲着弟弟杨林而来,这后一趟嘛……

  自然也是冲着弟弟杨林而来。

  谁要是胆敢说一声,杨大老板的真实目的其实只是想跟俱乐部主席的女儿,凯瑟琳小姐深入交流一下的话,那……

  杨大老板非得握紧了那人的双手,并饱含热泪道上一声:千金易寻,知音难觅。

  至于为什么要饱含热泪……

  杨大老板才不会说是因为这场深入交流的成本实在太高。

  就那么一夜,便哄的他又往俱乐部中投资了三千万米金。

  “走了,去克里米亚晒太阳去,咱哥俩订购的游艇差不多应该到货了。”

  国内传来的消息说,那起走私案正处于侦破的关键阶段,章宏虽然岌岌可危,但明面上却依旧是自由之身。

  所以,这流浪的日子还得咬着牙继续过下去。

  ……

  南国特区市。

  这一天下午,被羁押了两个多月的黄老大终于再见到了外面的天日。

  没有人前来接他。

  如此结果,他于数日之前便已得知。

  天罡星bp机早已经停产,而那片工地,也因为资金断裂而早已停工。

  树倒猢狲散。

  老板出了事,公司必然完犊子,那些个公司员工,前一天还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向公司表忠诚,后一天,老板被带走了,一个个均骂骂嚼嚼毅然而然离开了公司。

  而那已经登记过了、只差了一个婚礼的老婆吕思凝,在他黄老大被带走后的第三天,便委托律师向他递交了离婚协议。

  如今的他,在这特区市,可谓是孤苦伶仃,身边连一个亲人都没有。

  他被带走的那一天,公司账上还躺着将近一千万的资金,但他在里面的时候,他'老婆'便伙同其闺蜜童曦瑶,卷走了那笔钱。

  好在他的个人银行卡上还存了十几万,短时间内,并不需要担心饿肚子的问题。

  一辆警车擦着黄老大的身子停了下来。

  车窗摇下,探出一张生着两只阴鸷眼眸的面庞。

  “四哥……”

  那人正是李川。

  “上车吧,有人要见你。”

  会是谁?

  黄老大怔了片刻后,还是乖乖拉开了车门。

  一路上,李川黑着一张脸,只字不语。

  黄老大也不敢多嘴发问。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便在这种令人窒息的沉寂中艰难熬过。

  李川将黄老大带去了他那家海鲜大排档,下了车,进到了排挡,李川终于再次开了口。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放出来了吗?”

  黄老大唯唯诺诺回答道:

  “我并没有参与到那起走私案中……”

  李川冷哼了一声。

  “你不是没参与进去,而是没来及参与进去,好吧,这算是一个原因,但只是个次要原因。”

  那主要原因是是什么呢?

  黄老大茫然看向了李川。

  “主要原因是,案子已经调查清楚了,你的主子,已经于昨天晚上被双规了。”

  黄老大不由打了个哆嗦。

  那么粗壮的一条大腿,两个多月前,他还以为可堪比那擎天立柱,可这仅过了两个多月不到八十天,便落了个轰然倒塌的下场。

  谁能想得到,谁又敢想得到。

  来到了最里面一个包间的门口,李川站住了脚,指了下包间房门。

  “进去吧,华哥在里面。”

  黄老大不由自主,再打了个哆嗦。

  颤颤巍巍推门而入。

  偌大的包间却只端坐着华建军一人。

  “来了?”

  黄老大低垂着头,应了声:

  “华哥……”

  华建军指了指身旁的一张座椅,道:

  “别傻站着了,过来坐吧。”

  待黄老大小心翼翼将屁股放在了椅子上,华建军再笑问道:

  “在立马的日子不好过吧?”

  黄老大默默点头。

  “你啊,等以后得好好感谢感谢你四哥,要不是他打了招呼,你在里面至少也得被扒下层皮来。”

  黄老大回想起了在里面所遭的罪,不由红了眼眶。

  “行了,这都过去了,大老爷们的,别他么娘们唧唧。我问你,下一步打算干点什么?”

  黄老大如实回答道:

  “借点钱,把那工地的房子盖起来,毕竟我已经预售出去了十几套,我不能对不起人家。”

  华建军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拍在了黄老大的面前。

  “项大公子听说我要来特区市找你,特意将这张银行卡托我带给你,说里面存了你上次还给他的七百万,如果你愿意借的话,利息还按老规矩办。”

  黄老大不由现出了感激神色。

  华建军接着一声冷笑。

  “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小黄啊,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思考一下,认清楚谁才是你最该抱,也是最容易抱得上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