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村长那又黑又粗的东西_宝宝你好会夹在车上

2021-11-12 15:54:51情感专区
陆容看着面前的江子辰直皱眉,目光凉飕飕的。

  就在十几分钟前,放学铃声响后,江子辰一反常态地穿过半个教室到陆容桌前,众目睽睽之下对陆容说,他想和她单独聊聊。

  当时七

陆容看着面前的江子辰直皱眉,目光凉飕飕的。

  就在十几分钟前,放学铃声响后,江子辰一反常态地穿过半个教室到陆容桌前,众目睽睽之下对陆容说,他想和她单独聊聊。

  当时七班里所有还在收拾书包和说话的人顿时寂静,齐刷刷看向他们,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陆容和陆知涵的关系一直是三中所有人津津乐道的,至于江子辰,那就更有看点了,谁让江子辰对陆知涵那么好,偏偏这姐妹俩又有过节呢?

  更别提,江子辰对陆容的态度,也一直是个谜。

  陆容当然是懒得理江子辰,理也没理江子辰就离开了教室。

  但陆容没想到,江子辰居然不放弃,直接跟她跟出了校。

  这令陆容多少挺头疼,神情间都染上躁意,“你是把我说的话当耳旁风吗?我说过,你就和你的陆知涵好好过你们的,别来烦我。”

  “我……”

  江子辰嘴巴微张,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无措的望着陆容,神色慌乱不已。

  江子辰到现在其实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陆容,可有一点他是确定的,既然陆容真的是当初的那个小姑娘,他不想和她的关系变成这样。

  他沉默片刻,就说道:“陆容,我请你吃饭吧。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和你好好聊聊。”

  “但我和你没什么好聊的。”

  陆容不耐烦的说,见马路上经过的车少了,抬脚就往马路对面走。

  江子辰立即急了,连忙道:“你想吃什么我们就去吃什么。烧烤行不行?烧烤不行……火锅?那火锅呢?”

  陆容脚步一顿。

  江子辰见状,眼前一亮,以为误打误撞触到了陆容的喜好,赶紧道:“我知道附近有一家火锅店,他家的火锅特别好吃,生意因此很火爆,天天都有人排队,你要不要吃这个?”

  陆容微微蹙眉,抬眼看向连神机店门的方向。

  不得不说,她……已经挺久没吃过火锅了。

  尤其是认识连神机后,连神机就没让她吃过火锅,平时她也没有正当理由吃。

  江子辰见陆容迟迟没有说话,脑海里灵光一闪,脱口而出:“还有我爸!那就不是认识我爸吗?他会和我们一起吃饭的!”

  陆容就看向江子辰,皱眉问:“江建林会来?”

  江子辰喉结微微滚动,不假思索的重重点头:“对!我爸会来的!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吗?”

  陆容瞥了眼连神机的店门方向。

  虽说连神机的手艺不错,但火锅……

  陆容回过身去,“仅此一次。”

  江子辰松了口气,忙不迭点头:“好,都随你。”

  他顺手直接在路边拦了辆车,紧张的给陆容开车门,等她进去后,他犹豫了下,坐到副驾驶位上。

  陆容却不知道,随着她同江子辰一起离开,学校校门口周围的学生一个个的瞠目结舌。

  但凡是三中的学生,就没有几个不认识陆容和江子辰的。

  两人今天居然一起放学走了!

  这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世纪同框画面啊?!!

  有人窃窃私语的讨论着,说着说着目光不经意间看向校门口,立马噤声。

  只见陆知涵就站在那儿,尽管她身边还有陈阳,身影也还是显得有几分萧瑟。

  陆知涵和陈阳都看见了陆容和江子辰离开。

  陆知涵面如纸色,再难掩饰脸上的愤恨阴沉,看上去都有点吓人,周围经过的同学们都被吓了一跳,匆匆走远。

  陈阳却没有什么以外,如同早就清楚陆知涵的这副样子。

  他淡淡开口:“你早就知道子辰最讨厌别人骗他,还那么做,也是自作自受。”

  陆知涵呼吸有些急促,勉力压下心中的那些阴暗情绪,冷冷开口:“与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没有。”

  陈阳懒洋洋的将包甩肩上,动了动身子往前走,丢下一句话:“自己种下的果,就算咽不下去,也要生生咽了,怪不得旁人。”

  陆知涵恶狠狠的瞪着陈阳,就像要在他身上剜出个洞来。

  可瞪着瞪着,她心底忽然涌出难以名状的委屈与酸涩,几乎能将她整个人给淹没,叫她忍不住在众目睽睽之下哭出来。

  但是不行。

  陆知涵有自己的骄傲。

  她只能笑给别人看,不能让他们看见她的狼狈。

  于是陆知涵狠狠的摸了把脸,极迅速的调整好面上的表情,逼着自己不去想江子辰找陆容做什么,转身朝陆家的车走去。

  而马路的对面,目睹的人还有连神机和连景。

  连神机是出来等陆容的。

  只是他出来的那一刻,陆容正好上了出租车,同江子辰离开。

  随即,连神机的手机就响了声,是陆容的消息她说她今天傍晚有事,不来找他了。

  连景收回目光,忿忿道:“三爷,这陆小姐也太浪费您的心意了!您特地从医院抽出时间敢过来,结果她说不来就不来了??”

  话音才落,连景就对上连神机毫无波澜的眼神,看的他心里一个激灵,连忙闭嘴。

  连神机又看向那边,眼前闪过江子辰给陆容开车门的画面。

  他闭了闭眼,突然问连景:“现在的高中生早恋的几率大吗?”

  “啊?”

  连景茫然的看向连神机,老老实实的回答:“还挺大的吧。我记得祁少说过,他表弟表妹们比陆小姐小,但都已经谈过朋友了,他家里人防都防不住,太耽误学习了。”

  说完,连景忽然发现连神机脸色更黑,周身气压都低了下去。

  连景下意识的后退。

  连神机捏了捏手心,压着脾性开口:“你看着店,我出去一趟。”

  连景诧异:“您不回去忙吗……哎,三爷!”

  看着走远的连神机,连景脑门上缓缓冒出三个巨大的问号。

  难道刚才三爷问他的话,是因为担心陆小姐早恋影响学业?

  但是,即便他看陆小姐再怎么不服气,也不得不承认,陆小姐压根不像个会早恋的人,三爷根本不用替齐老操这份心啊。

  连景表示很迷惑。

 文学

另一边。

  江子辰带陆容去的那家火锅店果然生意很好,远远的就看见店门外有不少人在排队。

  陆容看眼排队的长队,微微蹙眉。

  江子辰察觉到,立马说道:“我和店老板熟,已经提前预约好了包间,不用排队。”

  可能是觉得人声也嘈杂,江子辰又补了句:“也不会吵得。”

  陆容脸色这才缓了些。

  下车后,江子辰要付车钱,但陆容动作比他快,先扫了微信二维码付了。

  江子辰看看自己,再看向陆容,欲言又止。

  他到底没说什么,沉默的引陆容过去。

  可能是江子辰来的次数多,不止老板和江子辰熟,店里的服务员也熟,一见他就殷勤的上前招呼:“江少来啦,我说我们老板怎么今天偏生留了个房间,原来是为江少留的。江少可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呢。”

  说罢,服务员的目光落到旁边陆容身上,可能是没想到江子辰这次带了个姑娘来,有些错愕。

  看到陆容的脸时,眼中又难惊艳。

  江子辰注意到对方的目光,微微皱眉,有些不喜的上前一步挡住,“带路。”

  服务员立马回神,连连点头。

  他就没敢再看陆容,赶紧给江子辰和陆容带路去了包间。

  外面还排队的人见此,一阵哗然。

  服务员带陆容和江子辰到了包间,环境安静了不少。

  陆容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江子辰迟疑了片刻,坐在陆容对面。

  服务员眼观鼻鼻观心,麻溜抽出菜单。

  “今儿个店里太忙,老板现下抽不开身,江少就凑合点,由我来给您点菜。”

  江子辰抿了抿唇,下巴微抬示意他把菜单给陆容。

  服务员很有眼力见儿的笑脸问陆容:“这位小姐,本店有很多招牌菜,辣的不辣的应有尽有,您看您喜欢吃什么。”

  陆容没推辞,拿过菜单来一边浏览一边问江子辰:“你爸什么时候来?”

  江子辰:“!!!”

  糟了,来的时候太紧张,他忘了跟他爸说。

  江子辰咽了咽口水,赶紧说道:“他一会儿就来,你先点。”

  陆容嗯了声,也不知道信不信。

  江子辰趁她点菜的功夫,放在桌子底下的手迅速翻出手机,给他老子发去一条消息。

  “爸,我在上次咱们一家吃火锅的那个店,你快过来!”

  江建林可能这时候不太忙,居然还真的很快就回过来了消息。

  “怎么?你妈又想去吃了?”

  江子辰:“不是,我妈没来。”

  江建林立马拒绝:“只有你?那我不去。”

  江子辰:“………”

  江子辰咬了咬牙,回道:“陆容也在。”

  江建林:“???”

  隔着屏幕,江子辰都能看出江建林猝不及防的懵逼。

  “陆容怎么会在那儿?不对,你不是一向不喜欢她吗?你肯定不会主动邀请她去的。依陆容的脾气,她定然也不可能跟你这个兔崽子一起吃饭……”

  江建林好像突然想到什么,语气瞬间暴怒:“你个混账!是不是你对她做了什么,把她拐去?!”

  江子辰:“………”

  江子辰都纳闷了,他们到底是不是亲父子??

  江子辰黑着脸回:“我骗她说,你也会来,她这才答应过来。”

  江建林:“!!!”

  手机那头的江建林都要窒息了。

  他这个当老子的都尚且不敢骗陆容,江子辰这混账到底是哪儿来的胆子啊!!!

  江建林咬牙切齿的回:“你给我在那儿等着我过去!!”

  看到这儿,江子辰总算松了口气,将手机收了起来。

  结果一抬头,就见陆容幽幽的盯着他,他呼吸一滞,额头上冷汗都冒了出来。

  “怎、怎么了?”

  陆容淡淡道:“我点完了。”

  江子辰努力绷着张高冷的脸点点头,“好。”

  “所以江建林什么时候来?”陆容冷声问。

  这回江子辰有了底气,笃定道:“很快!他很快就到!”

  陆容不咸不淡的嗯了声,往后靠着椅背,翘着二郎腿,气定神闲的玩着自己的手机。

  就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江子辰这次清楚瞧见了陆容手机的外形,他神情有些复杂,问:“当年你用的那个手机,还在吗?”

  陆容没说话。

  江子辰不放弃,又问:“我给你发的消息,你都看见了吗?”

  陆容滑动屏幕的手微顿,抬眼看向江子辰:“消息?”

  江子辰按耐着激动猛点头,声音却掩不住颤意,“我当时……偷偷记下了你的手机号。在医院醒来后,我就给你打过电话,电话打不通,我又发消息,但你……”

  始终没有回过。

  江子辰那时候很担心陆容的安危,怕她没有逃出来。

  因为后来他旁敲侧击的问过他爸,他爸说“3•22”案的涉案人员里没有一个小姑娘,他们当时也没有在现场找到过小姑娘。

  江子辰当时怕极了陆容已经遭遇不测,后来才会那么迫切的希望找到人。

  江子辰不知道,那个时候,手机早就不在陆容身上了。

  陆容收回目光,嗓音清凌,依旧极淡,“没注意过。”

  江子辰不免失望的低下头。

  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现在是在纠结个什么劲儿,他一方面想弥补陆容,一方面又觉得这样怪怪的,好像不该做。

  最后,江子辰深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的说道:“我欠你一句谢谢。也欠你一句对不起。”

  陆容看向他。

  江子辰脑子一抽,急忙解释道:“你别误会,我不是要做什么。我也知道过去的行为不值得叫人喜欢,可这句谢谢和对不起,我总该对你说的。以后……以后如果你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说,我一定做到。”

  陆容顿了顿,嗯了声。

  江子辰低下头,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你知道吗,五年前我刚醒过来的时候,想竭尽所能的报答你。这五年,我把能做的都做了。以至于就算我发现报答错了人,也无可奈何的发现,我做不到再像一开始希望的那样对你,我做不到了。”

  这令江子辰又痛苦又无措,既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陆容,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去面对陆知涵。

  陆容莫名其妙道:“我什么时候说过需要你报答?”

  江子辰怔住。

  陆容看着手机屏幕,一副并没有放过心上的模样。

  江子辰心里不是滋味,鬼使神差的问:“我想知道,五年前我们遇见,我记住了你,你记住过我吗?你有想过找我吗?”

  他声音小心翼翼又忐忑,说的极轻,在说完等待的过程里,甚至都不敢去看对面的陆容。

  陆容皱眉。

  正要回答,这时候,包间的门突然被人用力推开。

  陆容和江子辰都循声看向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