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把车停没人的地方搞我_随着火车的颠簸进

2021-11-12 15:47:13情感专区
顿时怒不可遏,但是这个时候,年长的医生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心脏,缓缓地滑了下去。

  年轻医生连忙扶住了年长的医生,只见老医生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叶枫开口说道:“真

顿时怒不可遏,但是这个时候,年长的医生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心脏,缓缓地滑了下去。

  年轻医生连忙扶住了年长的医生,只见老医生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叶枫开口说道:“真的麻烦,没想到居然这个时候犯病了,你的师父现在突发心源性心脏病,你现在赶紧抢救,还来得及,不过这里交给我就好了。”

  年轻的医生看了看自己怀中的老医生,又看了看叶枫,心一横,便抱着老医生跑了出去,连忙找人进行急救。

  叶枫无奈地看着这一幕,这可不是他做的,要知道叶枫可没有那么无聊,只是真的是恰好罢了。

  不过既然人都走了,叶枫也不矫情,来到了陈戈的病床面前,刚才的事情耽误了一切时间,现在陈戈的情况变得更加严重了。

  于是叶枫看了看陈戈的情况,将他身上的一些各种什么输液管什么的都拔了下来,让陈戈处在了一个完全自由的状态。

  黄虎兰是一种非常罕见的南洋植物,就算是南洋本地,每年能发现的黄虎兰数目都不足一手之数,而且无法人工繁育,这才是黄虎兰稀少的原因。

  而要提炼黄虎兰的毒素,需要至少三株才行,最关键的是,黄虎兰是一年生植物,必须在一年间找到三株才能够成功提炼,这也是为什么这种毒素几乎没有人知道的原因,叶枫还是从医仙门的记载中知道的这一点。

  最关键的是,黄虎兰的毒素是无解的,没有任何的解药能够解毒,但是与此同时,也是有办法的,那就是靠着自身进行解毒。

  只见叶枫一只手便将陈戈脱了起来,三两下便将陈戈的衣服全部都脱光了,这让玻璃外面的陈慧敏顿时觉得有些尴尬,不过叶枫丝毫没有在乎这一点,而是继续我行我素,如果观察仔细的话,大家能够发现,陈戈其实是浮在叶枫的手上的,而不是叶枫托起来的。

  然后,只见叶枫虽然一只手将陈戈托了起来,但是另外一只手也不含糊,只见叶枫将回春金针取了出来,在陈戈的身上开始不停地施展回魂针。

  这一次叶枫施展地回魂针和之前叶枫施展地又不一样了,只见叶枫在陈戈的身上不停的扎入,然后再拔出来,有些地方甚至上一秒将毛细一般地金针扎了进去,然后瞬间就拔了出来,简直就让人看不出来叶枫想要做什么一样。

  见到这一幕,陈慧敏在外面都惊呆了,她第一次知道有人居然能施展这样的针法。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见叶枫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陈戈身上的金针全部都取了下来,紧接着叶枫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陈戈放在了病床了。

  这个时候,叶枫在走出了病房。

  陈慧敏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这里,当看到叶枫走出来的时候,立马来到病房的门口,一脸希冀地看着叶枫。

  叶枫见状,无奈地说道:“幸不辱命,不过,是不是要结算一下诊金了?”

  陈慧敏听到叶枫的话,连忙点头,说道:“那是自然,你诊金多少钱,我这就付给你。”

  叶枫的话还没说,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和陈慧敏长得有三分相似的男子闯了进来,看到躺在床上的陈戈之后,连忙就想要冲过去,还一边说道:“爸,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妹妹欺负你了,不给你饭吃……”

  叶枫惊讶地看着这一幕,这个时候陈慧敏皱了皱眉头,说道:“陈元柏,你在干什么!爸还没死呢,你哭什么丧!”

  “怎么可能,我刚才都听人说了爸的病非常的严重,已经治不好了。”

  听到这话,叶枫眼神一转,说道:“哦?谁告诉你的?”

  “是王家……不对,你是谁,我凭什么告诉你?”陈元柏见叶枫一副普普通通的样子,不由得嫌弃地说道。

  “哦?王家是谁?”叶枫转过头来,询问陈慧敏。

  陈慧敏听到王家几个字,立马说道:“你胆子可不小,要是让父亲知道你勾结王家的人,那么……”

  “怕什么,父亲不是已经醒不过来了吗?”陈元柏无所谓地说道。

  “你说什么呢?”突然,在陈元柏 的背后,有一个人声传了过来,听到这个声音,陈元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阵颤抖,忍不住转过身来,见到自己的父亲陈戈居然就站在自己的身后,而且面若冰霜,脸上的杀气让人一眼看过去就非常的吓人。
 

 文学

  “爸,你怎么醒了,这是我给你找的医生,你看多厉害,本来陈慧敏说你都治不好了,现在他出手一下子就把你治好了。”

  陈戈自然知道自己的病到底是谁治好的,刚想要说话的时候,叶枫开口说道:“对,你父亲的病情还没有付钱呢,你看是不是将诊金付一下?”

  陈戈见到这一幕,有些没搞懂为什么叶枫向着陈元柏说话,陈元柏听到叶枫的话之后,心中不屑,这诊金能有多贵,但是表面上还是摆出了一副非常惊喜的样子。

  “对对对,诊金,神医,这是我的支票,上面的数字你随便写,能治好我父亲的病,我话再多的钱都愿意。”

  说着,陈元柏还瞥了一眼陈慧敏,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叶枫接过支票之后,便在上面填写数字起来。

  不过一会儿,叶枫便将数字填好了,拿给陈元柏,说道:“那我这就先谢谢陈大少啦。”

  “没事,这是我……你有病啊!”

“你有病啊,我让你随便填,你给我来个这个?”陈元柏非常的生气,当他拿到支票的时候,这才发现,原来叶枫居然填了一溜的九。

  本来陈元柏给叶枫的支票上最多就是到十亿的位置,本来陈元柏以为治个病能花多少的钱呢,也就最多几百万几千万就顶头了,结果没想到叶枫给他来了这一出,不仅一溜的九,甚至连角和分都填的是九。

  也就是说,只差一分钱,就是一百亿了。

  陈元柏明显是拿不出来这么多钱的,见到这一幕,立马破口大骂起来。

  叶枫见状,一脸疑惑地说道:“哦?不是你说的让我随便填的吗?现在后悔啦?”

  陈元柏心中有苦说不出来,突然话锋一转,对陈慧敏说道:“姐,我记得这人不是你找过来的吗?喏,这个支票给你了,我先走了。”

  说完,陈元柏急匆匆地离开了,看那样子,像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逗留了。

  见到这一幕,叶枫心领神会,对这陈慧敏笑了笑。

  这个时候,陈戈开口说道:“你是救我的医生对吧。”

  叶枫点了点头。

  “我是陈戈,南洋工商协会的会长,如果先生有什么需求的话,可以尽管吩咐,我们一定会尽所能帮助你们的。”

  叶枫听到这话之后,笑了笑,说道:“好,既然如此的话,有需求我一定会找你们,不过我说一点,你中的毒,可是你们南洋的毒,你应该好好调查清楚,我不是所有时候都在的。”

  陈戈向叶枫道谢之后,然后叶枫留了联系方式,便离开了。

  叶枫这个时候感受到他留下来的神识标记已经稳定了下来,于是叶枫便朝着神识标记的地方赶了过去。

  来到标记所在的地方,叶枫这才发现,原来这里在农村里面了,而且这个农户所在的位置还和其他地方的不一样,一般来说就算是农村,但是不可能只有一户人家,周围至少也有两三户在一起,但是这一户居然孤零零地坐落在田埂之间,周围最近的农户也在一公里开外的地方。

  叶枫一个闪身,便进入了农户里面,之间院子中间,坐着一个人,正是黑曼巴。

  黑曼巴此时正躺在躺椅上,然后抽着雪茄,享受着这落日时分的悠闲和恬静。

  “哦?真的是好兴致啊。”

  说话间,叶枫走了出来,来到了黑曼巴的面前,落日的余晖照耀下,叶枫的身影显得璀璨耀眼。

  “你终于来了。”黑曼巴说着,然后从躺椅上站了起来。

  “快请坐,没想到你居然是天元制药的老板,我到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我们原石药业会在苏省那么惨,原来是你的原因。”

  叶枫笑着说道:“这些都没什么,不过今天来你不会就和我说这些吧。”

  黑曼巴笑着说道:“当然不是,你今天来了,皆大欢喜,你要是不来的话,后续的计划我也设计好了,你的龙虎丸和养颜丹别想在魔都售卖了。”

  “哦,是吗?”叶枫也不含糊,从旁边抽过来一个椅子,便坐了下来。

  黑曼巴见到叶枫如此随性,笑着说道:“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商量一下,龙虎丸和养颜丹的代理权?你放心,只要你将这两款药品交给我来代理,之后绝对不会有人再抹黑,不仅如此,我也会严加防守的。”

  叶枫笑着说道:“你这么做,罗天骄知道吗?”

  叶枫之前就在调查黑曼巴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因为他相信,光凭黑曼巴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撑起整个原石药业的,因为大部分的时候,原石药业干的事情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赔本赚吆喝。

  不然的话,原石药业也不会接连打败天元制药和泉霜制药,要不是叶枫出手的话,现在这两家都会被他吞并。

  所以叶枫调查完了之后,知道黑曼巴的背后,便是罗家。

  听到罗天骄这个名字之后,黑曼巴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不过随即黑曼巴开口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不瞒你了,我早就从罗家脱离出来了。”

  叶枫深深地看了黑曼巴一眼,笑着说道:“恐怕是你找到了新的靠山吧,看来实力比罗家还要强很多,不然的话你不会这么说。”

  听到叶枫的话,黑曼巴有些慌张,一副被人揭穿了的样子。

  叶枫见到之后,笑着说道:“你别紧张,罗家现在估计不敢找你的麻烦,不过你既然已经脱离了罗家,现在还要来继续找我麻烦的话,估计你背后的人依然想要和我为敌,你看我说的对吗?”

  黑曼巴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就恢复了原样,对着叶枫说道:“哈哈哈,我现在也就这点作用了,毕竟你可真的不好找,你说是不是?”

  说着,黑曼巴深深地吸了一口雪茄,开口说道:“如果我说,只要你死了,我就能够取代罗家,成为魔都新的势力,你相信吗?”

  叶枫耸了耸肩,“我为什么不相信呢?因为在我看来,魔都只有一个势力,那就是孙家,而你们就算再蹦跶,也只是无根浮萍罢了。你就算取代了罗家又怎么样?既然能让你取代,那么自然也能取代你。”

  黑曼巴显然是知道这一点了,喝了一口酒,说道:“那又何如?至少我拥有过,而且我只是一个喜欢赚钱的人,又没有什么称王称霸的野心,对方自然也知道这一点的,我的日子也会非常好过。”

  叶枫笑了笑,话锋一转,说道:“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不过有一点,我希望你能搞清楚,那就是你自认为是猎人,但是有可能,只是猎物罢了。”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你不妨将龙虎丸和养颜丹的秘方告诉我,对了还有脱敏丹,你的医术的确是我见到过的最厉害的,只要你将这三个丹药的秘方告诉我,我保证你今天能够活下去。”

  听到这话,叶枫噗呲一笑,说道:“刚才还想夸你,没想到你这么不禁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