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叫出声来啊叫小东西一家三口_肉壮熊H文合集

2021-11-12 09:39:50情感专区
无奈道:“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本宫比你们还难受还急躁,但现在不是冲动行事的时候,本宫保证不管这位贵妃如何受宠,以后她和桂公公在宫中都不会有立足之地,更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无奈道:“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本宫比你们还难受还急躁,但现在不是冲动行事的时候,本宫保证不管这位贵妃如何受宠,以后她和桂公公在宫中都不会有立足之地,更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听了这话,众人面面相觑,就算不情愿也只能点点头接受了这样的说法。

  等他们离开后,李四喜也跟着自己应该走了,“娘娘应该能稳住吧?只要不去和皇上对着干就行,一定要查清楚桂公公对皇上做了什么,外面还有息生丸这种重要的事做,我先走了。”

  她行礼之后,匆匆出宫。

  秦若寒正在马车旁等着,看到她来了才彻底松一口气,“怎么了?皇后娘娘有什么事找你?”

  “看来皇上真是被迷惑了,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个女子,无名无分也没有显赫身家,现如今被直接册封为贵妃准备入宫,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个女子应该是桂公公安排的。”

  李四喜说到此处,神色很是肃然。

  她没想到世上还有人有这种能耐,连帝王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操控。

  听完这番话,秦若寒的家脸色也阴沉下来,“桂公公野心很大,他在前朝给皇上吹耳边风,他安排进来的女人在后宫给皇上吹枕边风,两人联手会彻底控制皇上的。”

  “所以你也别难过,不是皇上非要罢免官职让你回去,而是他已经被迷惑了,这种事不是他想要看到的。”李四喜安抚两句,接着道:“我已经让皇后娘娘密切注意桂公公的举动,咱们先回去再说,这里人多眼杂的。”

  说完,她被秦若寒搀扶着上了马车。

  半个时辰后,马车停在秦府门口。

  李四喜刚下马车,就见飞鱼匆匆出来了,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

  她愣了愣,“又出什么事了?”

  “是那个妙手先生……”飞鱼急得不行,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舒服。

  李四喜吃惊道:“他根本没有死对不对?是不是复活了?”

  “不是,是杨正发现死的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妙手先生,咱们谁也没见过这张脸,他……他好像从始至终都在易容。”飞鱼好不容易把话说明白了,自己却很害怕。

  她从来都没遇见过这么稀奇古怪的事,今天算是全都碰见了。

  李四喜听得心里咯噔一声,“杨正是怎么发现的?”

  “昨日下雨,没让妙手先生冒雨入土,今日开棺的时候,妙手先生脸上的人皮.面具掉下来了,杨正觉着直接让你们过去看不吉利,怕冲撞了孩子,就找人把这个死人模样画出来了。”飞鱼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掏出挂轴。

  李四喜直接拿过来,顿时僵在原地。

  “我看看……”秦若寒接过来,也发现这个人根本没见过,他们什么印象都没有。

  “这个妙手先生是鬼谷子,现在他已经找到这个替死鬼逃跑了,或者他根本就不是鬼谷子,而是鬼谷子安排在这里为他忠心做事的。”李四喜咬着唇,突然有种被耍的感觉。

  她千辛万苦才查到鬼谷子,现在却因为这个男人的死,导致鬼谷子销声匿迹。

  李四喜认真想了想,忍不住问道:“若寒,你觉得……这件事有没有古怪的地方?我有种直觉,鬼谷子派这个人接近咱们的时候,肯定在暗处观察我们,说不定他现在就在看着。”

  “找。”

  秦若寒闭了闭眼,“但不能再像之前那样寻找,鬼谷子到底是什么模样,现在咱们不能确定。”

  “对,我觉得……”李四喜话还没说完,突然就愣住了。

  秦若寒迅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怎么?”

  “你仔细看这个人。”李四喜指着画像上的男人,直接捂住上半张脸,“他下巴上有颗痣,我记得在皇上身边的那个桂公公下巴也有。”

  “这个我记得。”秦若寒也突然有了印象,迟疑道:“或许只是个巧合,这两者没有什么关系。”

  “不,我总觉得不对劲。”

  李四喜仔细盯着男人下巴上的黑点,“也许这个男人和桂公公有某种关系,也许他下巴上是模仿桂公公的黑色刺青。”

  “这个咱们查不到,除非再见到桂公公身边还有这样的手下。”秦若寒顿了顿,接着问道:“你……不会是怀疑桂公公吧?你觉着他是鬼谷子?”

  “很有可能,否则他不能迷惑皇上,让皇上下令不让任何人继续调查息生丸,这个桂公公有大问题,或许……”

  李四喜抬头,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或许我应该想办法住到皇宫中去,只靠徐皇后的人调查桂公公,或许根本看不出什么古怪之处。”

  她不是觉着徐皇后无能,而是她知道徐皇后身边能够用的人只有宫女,宫女细心没错,但她们并不了解内情。

  思及此,李四喜当即道:“飞鱼,你去收拾收拾东西,我带着青梅一起进宫,这样也就有理由留下来了。”

  “不行,桂公公现在蛊惑了皇上,皇上是不会念及旧情的,你去了就会遇到危险,何况还有个王太后虎视眈眈,我绝对不允许你去。”秦若寒想也不想握住她的手,神色很是郑重。

  李四喜忙拍了拍他的手,“我住在皇后娘娘身边,任何人都不能伤害我,再说我要是不去的话,谁来对付调查桂公公?方才我去见皇后娘娘的时候,她已经方寸大乱了。”

  她不是非要进宫探险,而是现在局势严峻,要是被桂公公控制了皇帝,事情便会不可收拾。

  再说李四喜自己也想不通,这个桂公公到底只是个野心勃勃的有手段之人,还是他本就是鬼谷子,以这种方式陪在皇帝身边,目的仍旧是发展息生丸生意。

  秦若寒紧紧皱着眉,无论如何都不放心,“我自己在外面看不见你,肯定会很担心的,再说王太后一心想要对付你,我害怕没有人能够保护你,咱们再慢慢想办法好不好?”

  “王太后就算再厉害,她的手也绝对伸不到皇后娘娘面前,何况我身边还有青梅陪着,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出事的,到时候咱们里应外合,好好弄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接下来我就可以在府里好好养胎了。”

  李四喜很是认真的说出这番话,不肯就这么在宫外坐以待毙。

  比起来这样做,她更喜欢身临其境的调查。

  只有这样才能安心。

  秦若寒见她心意已决,半晌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若是执意要去,我根本不能阻止,但你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去了之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皇后娘娘肯定会为我请最好的太医,再说我又不是一直在皇宫中住着,你放心就是。”李四喜轻轻笑了,心里更是暖暖的。

  她也知道这样有危险,也知道必须保护好自己的孩子,但在这种形势严峻的时候,他们必须优先考虑大局。

  思及此,李四喜突然有种想法。

  她猛地抬头看向秦若寒,眼里亮晶晶的。

  看她这样,秦若寒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怎么了?”

  “你猜……淮安知不知道桂公公的事?”李四喜冲他眨眨眼,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傍晚。

  两人一同前往淮安的住处。

  看到他们来了,淮安忍不住冷哼一声,继续拿着狼毫在宣纸上作画,半晌都不抬头,“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放心,绝对不是看你笑话的,只是想问你几句话。”李四喜看出他已经被磨没了戾气,不免有些惊讶。

  她还以为淮安见到他们之后,会激动和仇恨,却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颓废淡定,仿佛已经认命了。

  淮安双目无神,定定看着他们,“你们想问什么就赶紧问,不过我拒绝回答任何关于息生丸的事,你们想要调查就别从我这里入手,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放心,不是问息生丸,我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见过……鬼谷子。”李四喜说完,便定定看着他的反应,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淮安顿了顿,突然嗤笑一声,“我还以为你们要做什么呢,原来是打听这个,看样子你们还没有掌握息生丸最后的线索,也不知道鬼谷子在哪里。”

  “我不是问你鬼谷子的行踪,只是想知道你有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李四喜依旧肃然,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样子。

  见她如此严肃,淮安渐渐收起嘲讽的笑,“你什么意思?”

  “鬼谷子是不是下巴有黑痣?”李四喜直接问出这话,一点都不打算拐弯抹角。

  淮安听得眼神微闪,下一刻直接摇头,“没有,人家长得白白净净,大大超乎你们的想象,不过我是不会说出其他事的,你们看着办。”

 文学

淮安打定主意不说太多,李四喜就知道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情况了。

  她和秦若寒对视一眼,只得先行离开。

  等出去之后,她才道:“你方才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发现了,淮安在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顿了一下,显然是知道鬼谷子脸上有痣的,也许皇上身边的那个桂公公就是鬼谷子没跑了。”秦若寒立刻说出自己心中的猜测。

  李四喜点点头,“除了这个还有一件事,淮安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他不对劲应当是因为花天酒地的原因,他自从被废之后,就一直没有什么精神。越来越变得颓废不堪。”秦若寒提到这个就忍不住撇了撇嘴。

  他倒觉得这个这不算是什么值得注意的事。

  李四喜却摇摇头,“以前我也见过淮安花天酒地的样子,跟现在完全不同,他如今脸色铁青,眼圈青黑,看样子比前段时间消瘦了不少,应当是身子出大问题了,咱们得想个办法查清楚才行,说不定他现在那么没有斗志,也不想办法好好对付我们来报仇,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越说越相信自己的直觉。

  听了这话,秦若寒也没有多加反对,“淮安都找他自己最信任的大夫,想要打探就得找到那个为他诊治的大夫才行。”

  “那可不一定。”李四喜轻轻一笑,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只需要找宫里的太医帮个忙就成了,谢太医和皇后娘娘关系很好,他一定会帮忙的。”

  “好,那就这么办。”秦若寒答应一声,立刻派人去皇宫送信。

  徐皇后听他们说叫太医帮忙是和淮安有关,二话不说便让谢太医出了门。

  谢太医以皇帝担心的理由给淮安治了病,出来的时候,就见李四喜正在府门口等着呢。

  他上前行了一礼,拱手道:“已经诊治清楚了。”

  “那他有什么病?”李四喜眼巴巴的望着他,心中很是期待。

  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总觉得这件事情很不对劲。

  谢太医沉吟道:“淮安殿下不知为何体内竟然有毒,现下已经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就算是用药恐怕也有些无力回天了。”

  “你的意思是他被人下毒了。”李四喜愣了愣,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他确实是被人下了毒,否则也不会是现在这个状态,等我回去之后研究些药方,让他服用试试吧,若是不诊治的话,恐怕两三个月就会没命了。”谢太医说着便打算离开。

  听完这话,李四喜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连他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秦若寒已经帮她买小吃回来了。

  “怎么了?太医已经走了吗?”

  “现在已经离开了。他说淮安被人下了慢性毒药,若是不及时医治的话,恐怕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就会一命呜呼了。”李四喜说出太医诊治过后的话。

  听完之后,秦若寒不由露出了震惊的眼神,“怎么会这样?谁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淮安下毒?”

  “我也不知道,很有可能是鬼谷子。”提起这个人,李四喜的表情越发凝重了。

  秦若寒皱了皱眉,“怎么会是他呢?”

  “我觉得应该是他,若不是他的话,谁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对淮安动手?淮安现在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无用的棋子,让他像一个废人在府里养着岂不是更好?只有觉得淮安现在会给他造成危险的人才会出手,而这个人必定就是鬼谷子了,毕竟淮安知道鬼谷子的很多事,方才还支支吾吾的,不就是不想说出鬼谷子的长相吗?”李四喜分析一番,越来越觉得自己想法很对。

  听完这番话,秦若寒点点头,也觉得十分有道理,“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出手相助吗?”

  “现在鬼谷子才是咱们最强劲的敌人,咱们还是不要针对淮安了,把这件事情的真相告诉王太后,让王太后救下淮安。”李四喜眯起双眸。说出这话时心里还有些不情愿。

  她现在根本不想和王太后扯上任何关系,偏偏还必须告诉她这件事。

  “直接提醒淮安不就好了?为何还要经过王太后?”秦若寒听得不解。

  李四喜轻轻一笑,“王太后太在乎淮安了,你猜她知道有人要杀淮安,是会先对付我们还是急着跟我们一起对付这个人?”

  不管怎样,王太后对他们出手都是一个麻烦和威胁,他们不如借刀杀人,把这个麻烦和威胁变成针对鬼谷子的,这样一来他们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还会多很多助力。

  听了她的话,秦若寒突然觉着很有道理,“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事情就这么定下来。”

  “我这就进宫,顺便见见王太后,你在外面调查必须要小心,没有我在你身边,你好好照顾自己,别忘了让飞鱼经常去看看汉堡店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李四喜嘱咐一番,心里不能安定。

  秦若寒哭笑不得,轻声道:“这些话应该我跟你说吧?放心,绝对不会有事的,你在皇宫中才要好好照顾自己,否则我在外面报案都会心不在焉的。”

  “我明白。”

  李四喜轻轻笑,目送他离开这里之后,直接去郡主府找徐青梅,把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

  “你的意思是,现在鬼谷子有可能就在皇帝姐夫身边,还想要除去我姐姐和你们。”徐青梅瞪大眼睛,惊得说不出话来。

  李四喜点点头,沉吟道:“不是我故意夸大其词,你想想真正为皇上好的人只有你姐姐这几个人,他们肯定不想看到皇上被蛊惑,同样他们也是鬼谷子迫切想要解决的绊脚石。”

  听到这里,徐青梅什么都明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用再说了,咱们现在应该想个办法对付他们了。”

  “跟我进宫,我想办法来对付他,你皇后姐姐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她自己行不通的。”李四喜立刻说出自己的打算,希望她能够帮忙。

  徐青梅最在乎的就是姐姐,听了这话当然二话不说点头同意。

  两人很快就进了宫,刚来到徐皇后的宫殿,李四喜就迫不及待要去见王太后。

  “谁来了?”

  王太后坐在正殿看书,听到宫女的话还有些不敢相信,“李四喜来了?”

  “是,她想要见娘娘您,说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宫女恭恭敬敬回答。

  王太后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摆摆手道:“让她过来。”

  一般情况下,李四喜绝对不会主动要见她,除非是发生了什么她掌控不了的事。

  想到这里,王太后不由越发紧张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李四喜被人带着进来,行礼以后才打量着王太后,“太后娘娘现在看起来有些憔悴,是这几日是因为淮安殿下被废的事情担惊受怕吗?”

  “你别在这里耍嘴皮子,有什么话就直说,哀家可没那么多闲工夫跟你东拉西扯。”王太后恶狠狠训斥,眼里满是冷光。

  她也不知道为何,只要见到李四喜就莫名其妙的烦躁。

  李四喜勾了勾唇,淡淡道:“太后娘娘,你从来没去看过淮安吧?淮安现在都快死了,你却在这里不闻不问的,还是口口声声说最爱护淮安的那个太后娘娘吗?”

  听到这番话,王太后的脸色瞬间变了。

  她猛地站起来,一步步走到李四喜面前,“你最好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否则哀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淮安被人下毒了,现在要是不及时诊治,恐怕还有两个月就要一命呜呼。”

  李四喜坐下来,饶有兴趣欣赏王太后逐渐难看的脸色。

  以前她也是被王太后这样吓唬的,现在竟然也风水轮流转了,真是有意思。

  王太后肉眼可见的慌乱起来,紧紧盯着李四喜训斥:“若是没有什么证据,你就不许胡说八道!否则哀家不会放过你的。”

  “我到底有没有胡说,太后娘娘现在不就一清二楚吗?谢太医今日出宫就是为了给淮安殿下诊治,他亲口说的事不会有假,娘娘可以自己去问问。”李四喜挑了挑眉,面对她的威胁也没什么表情。

  王太后听完这番话,半晌才道:“哀家,哀家现在相信你,你必须老实交代,这件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问问太后娘娘有没有见过鬼谷子。”李四喜挑挑眉,定定看着她。

  王太后迟疑片刻,“只看过两眼,哀家在深宫之中不能出去,就算见过也已经忘记了,你到底想问什么?如何能让哀家的安儿恢复如初?”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已经开始颤抖。

  李四喜看出她真的很爱淮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本来应该对王太后恨之入骨的,可现在她才明白什么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王太后为了这个孙子才渐渐变得心狠手辣,最后误入歧途吧?

  “很简单,只要你回答我关于鬼谷子的问题,我就把淮安救回来。”李四喜挑挑眉,定定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