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吃壮熊的胯下H小说_坐着震动器写作业

2021-11-12 08:34:09情感专区
这可是他唯一的子嗣啊!

叶荣干咳一声,在欧阳锋的搀扶之下好不容易站稳了脚跟,那怨恨的眸光落在了陈强的身上,尽管有十个长老坐镇,有陈强的破元境威慑,可他还是强行的忍着剧痛

这可是他唯一的子嗣啊!

    叶荣干咳一声,在欧阳锋的搀扶之下好不容易站稳了脚跟,那怨恨的眸光落在了陈强的身上,尽管有十个长老坐镇,有陈强的破元境威慑,可他还是强行的忍着剧痛挺直了自己的腰板,怒斥道:“陈强,既然你的本事如此之大!那好,我儿子呢?他死的冤,死的惨!他怎么办?他的命谁来赔偿?”

    “我已然这般年岁了,谁不想自己奋斗一生的果实让自己的儿子来继承?可是……我儿子死在了你的手了!这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陈强冷声道。

    “一命抵一命!”叶荣字字顿道。

    “哈哈哈!”

    陈强笑了,“叶荣,让你儿子出手的并非是我,而是欧阳锋!他在明知你儿子出手之时还不加以阻止,反而变相的要你儿子出手,这不就是送死吗?况且当时的人这么多,谁知哪个是你的儿子?要么你找欧阳锋算账去,要么……你去陪你儿子。”

    一言一句丝毫不让。

    别人怕他,可陈强不怕。

    两个选择,无论哪个都已经将陈强给撇清在了一旁。

    叶荣那叫一个心痛啊!可仔细想来,陈强说的并非没有道理!如果不是欧阳锋在明知道是自己的儿子,还让他出手,这不是明摆着将自己的儿子推上死路吗?他阻止的了吗?根本阻止不了!况且,当时的情况很复杂,就连欧阳家周边的监控都已经被覆盖过去,没证据啊!

    他怒了!

    可怒能怎么办?

    叶荣快要被气炸了,他一手伸出,指了指陈强,又指了指身旁的欧阳锋,好半天都没憋出一句话,最后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直接晕了过去。

    “姑夫!”

    欧阳锋惊呼一声,两手赶忙搀扶住,朝着身旁的人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庄主晕倒了吗?快,快将他搀扶到偏殿的VIP包厢内休息!”

    “是!”两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将叶荣给搀扶下去。

    欧阳锋站起身后,拍了拍自己的裤腿,他嘴角苦涩,面色难看。

    赤蚰被打没了。

    叶荣被气炸了。

    欧阳家好不容易等到的一次机会就这么空落落。

    他不甘心啊!

    但,诸多的家族见到欧阳家大势已去,都已然对着陈强纷纷示好。这是欧阳锋所能预料到的,可他还是有些不甘心!百年家族欧阳家就这么垮下来了吗?还是被一个年轻人给搞的,这谁能忍?最恶心,也是最让人崩溃的是自今天后,他欧阳家在帝都内不再是一流家族,连个三流都算不上了。

    在场还有一些是与他欧阳家仅剩不多合作的人。

    要是连他们都断绝了,欧阳家算是彻底完了。

    想到这,欧阳锋惊出一身冷汗。

    “欧阳家主,接下来怎么说?还想要施行你的计划吗?还是说,在场的人依旧是你的掌中玩物,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吗?”陈强淡淡一笑,随便几句话就已经掀起了众人的怒火,可以看到不少家族的家主都已经皱起眉头,以一种极为怨恨的眸光落在了欧阳锋的身上。

    欧阳锋咽了咽口水,他面容一变,而后抱之尴尬道:“哎呀,这都是什么事?”

    “就是!你以为这样就能难倒我们欧阳家了!告诉你,陈强,我……”欧阳龙见自己的爷爷要开口,还以为欧阳家还有底牌,嚣张的他直接站出来,话还未说完就已经被欧阳锋一记耳光狠狠的抽在了脸上。

    那响亮的巴掌声,响彻在了整个会场之内。

    众人一惊,正当他们疑惑时,欧阳锋转过身来,露出笑意,“误会,这些都是误会!陈强,我欧阳家只是想要考验一下你郊区集团的应对能力,想要考验一下阳一龙他们的应付对策,并没有冒犯的意思,这些呀,都只是误会,还希望陈先生不要放在心上!对了,我作为欧阳家的家主,也对众多家族与你郊区集团能重新签订协议而感到开心。”

    “嗯?”

    所有人惊疑一声。

    这可不是欧阳锋该说的话啊。

    在这之前,欧阳锋可是要多刚,就有多刚!说出来的话,连他们都被惊到了。

    可短短不过半分钟的时间,欧阳锋竟然怂了,甚至还说出了这种怂意满满的话,难道不觉得很打脸吗?

    “真是够无耻的,想不到连这种话都能说的出来。”

    “是啊,我要是欧阳锋的话,早就找到一块石头狠狠的敲死自己了!知道吗?他这个样子像极了我家的柴犬,不给吃,就低声下气!”

    “可笑的人。”

    欧阳锋不理会身旁的人如何看待于他,他只是淡淡一笑,拉着欧阳龙跪在了地上,而后说道:“陈先生,你看我欧阳家已经到了最后的绝路,你不能这么绝情啊!”

    “可恨!”阳一龙低沉一声。

    知道错了,也知道局势对欧阳家不利了,现在就开始求饶了!这还有一家之主的风范吗?这种小人,他是宁死也不会合作的。

    其他几个人也皱起眉头,但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陈强的身上,他们根本做不了主。

    陈强冷漠一笑,“滚。”

    “你!”

    欧阳龙一咬牙,这种气,他哪里能受得了,当场就想发声。

    “你什么你?”欧阳锋捏住了欧阳龙的手腕,“陈先生让咱们滚出去,已经是对他们很客气了!要不然的话,搞不好命都会留在这,快走!”

    话音才落,欧阳锋就已经带着欧阳龙跑了出去,留在会场内的欧阳家族子弟一看大势不妙,也跟着灰溜溜的跑走。

    这引得众人哈哈一笑。

    当大门重新关上的那一刻,陈强算是呼出了一口气,在场的绝大部分都是与欧阳家族合作过的人,要是搁以往的脾气,陈强早就已经讲他们甩在一旁不理不顾。可陈强明白,要想让一个集团变强,就必须要借助他们的力量,否则集团迟早会被针对,迟早会被垮。

    若不是借助了十个长老的力量,今天谁胜谁负还不一定

 文学


多谢你们相助,之前的承诺已然做到。”陈强微微一笑,对着十个长老开口道。

    “哪里,举手之劳罢了。”

    “就是,能结识到你,是我们的荣幸,应该是我们感谢你。”

    几个长老哈哈一笑,陈强的这个态度让他们非常舒服,甚至还让他们觉得陈强就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只要对着陈强好,陈强也会自然对他们好。

    老三想起来体内还有陈强的法咒,他先是对着莫长老附耳呢喃了几句,莫长老脸色微微一变,而后轻轻点头,说道:“陈强,那先前在我们体内所设的法咒,可以……”

    “放心吧,当你们来帝都的路上,那法咒就已经消失了。”陈强笑了笑,此时的会场已经不是他的主场,对于这些经商方面的各种事宜,阳一龙要比他更为熟悉一些,当下他转过身来,“阳一龙,没有了阻碍,加上十个长老可以帮衬着你,我想在帝都内开办我们的合作会应该没什么问题了!照顾好十个长老,我还有一些事,晚些回来。”

    说着,陈强就要离开。

    “等等。”

    花月容蹙眉皱起,眼看陈强就要离开,她担心陈强会和上次一样,一去不复返!她等了多久?两个月的时间让她度日如年,过的很难受。

    “怎么了?”陈强问道。

    “你……你要去哪里?”花月容咬紧小唇。

    这个眼神,这个面容,有些不太对劲,就好像花月容一直在期待着什么。陈强知道花月容对自己产生了好感,可他不忍心让花月容失望。一个月的时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光是要赶到极寒之地就要花上不少的时间,而他这一次之所以会赶到帝都,为的就是尽可能在离开之前,将集团的事情彻底搞定。

    省却后顾之忧。

    “你怎么了?”陈强温柔的握住了花月容的手腕。

    “晚上,晚上橡胶餐厅,我等你。”花月容知道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也知道还有正事要做,她不可能再耽误阳一龙太多的时间,只能将所有的心事留到晚上。

    陈强微微点头,随即离开。

    十个长老微微一惊,他们能看的出来花月容与花老之间的关系。像花家虽在帝都内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可出了帝都呢?在偌大的华夏,恐怕连排名都算不上。陈强,很年轻!有势力,又有资本,关键是还拥有一身破元境的实力,其实力深不可测之余,令人无法揣测他今后的成就高度。

    这样一个男人,所能媲美的女子应该是极为优秀,而不是帝都内随便一个家族的后代。

    莫长老苍眉一皱,叹息一声,这毕竟是陈强的事,他们不好插手,也不好插话。

    待陈强离开之后,阳一龙根据集团内部的规定开始合作会的交流过程。尤其是当他凝视着这些人时还不时的朝着他们会心笑了一下。该做的陈强都做完了,剩下的则是要靠着他自己……

    出了会场,炽热的阳光照射在他的面庞上。

    陈强深吸一口气,全身的慵懒伴随着轻松使得他下意识‘啊’了一声。破元境的实力让他的骨骼,血肉都在发生着些许改变,可以说已经越来越接近真祖的实力,只是……要想在破元境的基础上继续突破封印,就显得有些艰难了。

    至少,对陈强而言,帝都也好,阳城也罢,哪怕香江都无法让他的实力再升一个层次,若是继续留下来只会徒增他的烦恼。

    而且灵姌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谁能料到陈家会不会提前婚礼。

    “哒哒~”

    脚步声响起,一个身着黑色西装,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他一眼就瞧出穿着白色衬衫,身姿挺拔的背影乃是陈强,随即紧张的过去打了一声招呼,“陈先生,原来您在这里。”

    “你是?”陈强扭头一看,这男子看上去很普通,几乎找不到任何一点引人之处,那臃肿的身材就好像灌满了水般,唯独意外的是,走起路来竟能健步如飞。

    “要合作的话,先进入会场吧!阳一龙会给你弄的。”陈强不想自己的思考进入停滞,他发觉自己的灵气已然开始缓缓凝聚,应该能够运用秘法再一次打开一个口子,察觉灵姌所在之处。

    “不,不是的!”

    见陈强误解了自己,男子焦急万分,握住了陈强的手腕,“陈先生,我……我不是来合作的,我是来找你帮忙的。”

    “我为何要帮你?”

    陈强觉得好笑,若是要帮忙的话,帝都内哪个家族不可以?

    况且看这人的衣着品味,也算是有点身份的人。

    “这事只有你能做到!换做别人的话,根本不可能。”中年男子见陈强压根不想搭理自己,焦急万分,“陈先生,我刚刚就在会场,我见证了你的实力,我也知道你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我请求你,帮我一个这个忙,除你之外别无他人。”

    陈强有些不耐烦,他自己的事情还没有搞定,却还要帮助他人?就在陈强打算先行离开,中年男子一咬牙,干脆将一个木盒子拿了出来。

    “这是?”

    一股精纯不符天地灵气的能量自木盒之中释放而出。

    陈强才走没几步就已然回头,一脸错愕道:“这……这是?”

    中年男子嘴角苦涩,满脸心疼的将木盒打开,木盒之中赫然是一颗通体浑元,灵气四溢,散发着微微寒光的珠子。

    此珠似不存天地之间,来源于其他次元。

    珠体一出,空气立马冰冷下来,乃至陈强体内丹田所蕴含的灵气也被一点点的吸了过去。

    “这是我家族祖传之物,蓝水珠。祖传所言,此珠本非此世界的产物,乃是千万年前,陨石砸于大地之后,被一大能偶然所得,经过千年炼化而成。帝都,魔都以及其他城市不少人都在打它的主意,哪怕是我自己家族内的人也在打着它的主意。一颗已是天价,无法用数字来衡量。若非处处小心,带在身上,否则早已丢失!”

    中年男子叹息一声,他知道在他将珠子带出来的时候,已经被人给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