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乖女又嫩又紧_硕大囊袋来回拍打h

2021-11-12 08:15:29情感专区
那守山弟子先是一惊,旋即打量起我的修为来,但一看到我只有悟道初境,顿时笑了起来。

我懒得和他废话,瞬间到了他面前,一掌就把他打飞了出去,这守山的弟子直接撞穿了一堵石墙,吐

那守山弟子先是一惊,旋即打量起我的修为来,但一看到我只有悟道初境,顿时笑了起来。

    我懒得和他废话,瞬间到了他面前,一掌就把他打飞了出去,这守山的弟子直接撞穿了一堵石墙,吐了口血才站起来,我冷笑说道:“现在不是开玩笑了吧?”

    “你!你等着!我们山主若是来了,要你好看!”那守山弟子吓得连忙飞出玉灵山,整个山门竟就此一空。

    我当然知道就算没有弟子守着,玉灵山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况且想要下地下河去拿地仙果,那是需要山主令牌的,除了山主,该地任何人任何仙家都不能下河摘果,否则会有惨不忍睹的结局。

    漫步走到了演武场,静谧的山顶完全没有任何弟子了,看来都跑到扶苍山的山底那等着攻山了,攻山是不能被拒绝的,至少得接受一家攻山,所以攻山的选择就多了,因此免不了几家汇聚一起,商讨着谁来干这事。

    想必玉灵山的山主阮玉儿肯定还在扶苍山下跟别家山主争个不休呢。

    至少这时候肯定不会在这山中闲坐着。

    在演武场上静坐的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在扶苍山半山腰抓到的女子,这时候似乎应该把她放了才是,不过转念一想这里是玉灵山,攻山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所以干脆攻山之后再放算了。

    没过多久,陆陆续续就来了六位仙家,其中就包括那位弟子,这天城浮岛虽然够大,但相对神变、悟道境而言飞个来回花不了多少时间,眼下有人攻山,自然要返回防守了。

    原计划是玉灵山攻打扶苍山的,现在反而被攻打,玉灵山的弟子一个个可谓是义愤填膺。

    其中一个有着悟道后期的男仙落地后立即骂骂咧咧的说道:“你一个悟道初境,就敢这时候来捣乱?简直是大胆!你知不知道我们玉灵山是什么地方么?我们悟道大圆满境就有三位!更别说为了达成攻打扶苍山的目的,还逐出了一位弟子调去别山的了!”

    “这样也行么?你就是玉灵山的山主阮玉儿?”我上下打量他,因为他的修为是最高的。

    “哈哈!开什么玩笑,我们山主还没找到!”

    弟子们全都笑了起来。

    男仙一跺脚,冷哼道:“不用我们山主师父来!我就能够把你打出屎来!既然攻山,就要做好被揍的准备!”

    “不对呀,大师兄,好像他……好像这家伙有点面生呀,你说是不是扶苍山藏起来的那个姓夏新加入天城的小子?据说城主为此还抽调了几座山的弟子去抓呢。”一位弟子立即说道。

    “我管他是谁!等小六把师父找来之前,我就能把他打死!”男弟子大踏步冲入了演武场,这等于是接受挑战了。

    然而他刚刚进入这演武场,似乎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我强大的两仪道魂之力一下就把他镇住了,还没等他释放道魂领域,我瞬间就解构了他的肉身,元婴状态一脸懵圈的站在那,却给我解构术直接压干了所有的力量。

    这次我没有抓人,但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光着身子往演武场外一边逃一边大呼投降,也是足够狼狈的了。

    其他的弟子惊得是面无人色,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怎么自己的大师兄直接就变成了这样。

    “快!快去寻师父来!师父没准还在扶苍山半山腰的湖中泡地泉呢!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呀?”

    “对喔!我们怎么没想到?师父要打下扶苍山,就是为了时时能用那口接天湖泡澡呢!”

    “可不是么!正是我们这些天围在山下,他们也不派弟子守湖了,所以师父才去了那儿的!

 文学

我们现在就去找师父!你小子给我在这等着!等师父来了,雷劈不死你!”

    弟子们一个个推诿彼此好去找人,不一会就跑了个干净,只留下我愣在了比武场。

    正是这些弟子一个个不断提醒,才让我想起了瓶子里装着的大美女,或者,很有可能就是喜欢泡澡的阮玉儿?

    想到这,我不禁露出尴尬的笑容,不曾想山还没攻,就把人家的山主给逮住了。

    拿出了刚才缴获的阮玉儿的储物袋,我破解了个人符文禁止后,果然从里面找到了一面山主令牌!

    看着上面写着‘玉灵山’三个古文字,我摇头苦笑,立即把瓶子拿了出来,随后打开了盖子放出了阮玉儿。

    阮玉儿不着寸缕的站在了演武场那,急匆匆的吸收这里为她准备好的灵气准备凝练出衣物来。

    我没有让她难看,用早就准备好的布直接盖到了她身上,只等她能幻化出衣服来,当然,这个空档也没忘了和她说几句话:“阮玉儿山主,实在对不住,我不知道你是玉灵山的山主,把你弄成这副模样,实在是的抱歉了,不过也算是省下了我攻山的诸多麻烦,这是你的储物袋,令牌我可就拿下了。另外,你的大弟子已经输给了我,现在和几个弟子跑去找你了,想来很快就折返回来了,不过就算折返回来也没用,我想你连我神变境的时候都不是对手,现在我都悟道境了,想来也赢我不得,你可同意这观点?”

    “你也配叫我阮玉儿!?你这无耻之徒!攻山就攻山,竟用这等羞辱人的手段!”阮玉儿大声在手绢底下大骂,可见是气得不轻了,而等手绢被扫开,她含泪瞪着我,一脸的不甘和愤怒。

    “我之前真的没看到你在接天湖泡澡,只是你一直缠着我不放,我才出此下策,这样好了,基于对你的个人伤害带来的愧疚,我收了这里剩下的成熟地仙果后,山还是你的山,令牌也给回你,你看如何?”我尴尬说道,毕竟我是真的看光了她的身体,虽然也是无奈之举,不过也总算没有取她性命,毕竟之前她可不像是要放过我。

    “无耻!恶贼!我不会放过你的!呜呜……”阮玉儿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耸耸肩,坐在她面前说道:“实在对不住,我也不想这样的,不过我也没因此杀人越货不是?你当时可没想过要放过我。”

    “无耻恶贼!莫要等我恢复了,我一定会报仇!呜呜……”阮玉儿奈何不了我,只能是不断的骂起来。

    “我看你还是专心恢复下吧,万一你的弟子回来,看到你现在这样子,确实也不太好看,我先去取果实了,趁着他们没回来,一会我就把令牌移交给你好了。”我苦笑道。

    阮玉儿听罢愣了下,随后急道:“那你一定要趁着我弟子没来把令牌交给我!”

    “嗯,我给你留面子就是了,就说你打败了我,只是用完了自己的灵气才变成这样的,你看这下你该高兴了吧?”我哄小美女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阮玉儿这下总算是不生气了。

    “当然是我说的,不过作为交换,你可别再去砸人家扶苍山了,我欠他们个人情,若是你再去叩人山门,我是要找你算账的。”我笑了笑。

    “果然你就是那被城主亲自派人抓来的夏一天!你要地仙果可只能摘熟的!熟的只有一个了,你别摘别的!”阮玉儿这回明白我是谁了。

    我想了想,干脆把令牌丢回给了她,还拿出了一枚阳神丹丢给了她,随后说道:“赶紧用元婴炼化了丹药,替我去摘那果实吧,我相信你不会骗我。”

    “你……你就这么给我令牌了?”阮玉儿惊讶的看着我,抱着这令牌和丹药一脸不解。

    “我多少有愧于你,现在一来二去的,咱们好像也没多大的仇怨了,就当不打不相识你看如何?”我笑道。

    “啊?就这样?”阮玉儿惊讶的看着我,心中很是不解,不过她不敢多想,立即开始恢复起来,生怕自己的弟子们赶来了,自己还没送走我这瘟神。

    不过我倒是觉得他们的弟子找不到她的情况下,多半是不敢回来的,所以耐心等着她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