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男男男全肉高H湿PLAY_用医疗道具的调教H文

2021-11-11 17:04:05情感专区
“穆童珠,你现在走不掉了,我敢肯定,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注意到你。哪怕你再易容,也是一样。那样的话,你反而是更加危险。”

穆童珠一呆,正想说话的时候,一名眼神犀利

“穆童珠,你现在走不掉了,我敢肯定,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注意到你。哪怕你再易容,也是一样。那样的话,你反而是更加危险。”

    穆童珠一呆,正想说话的时候,一名眼神犀利,结着修士杀戮髻的男子已经走到了蓝小布所在的桌边。

    修士杀戮髻是极少有人结的一种发髻,结这种发髻的修士基本上都是实力强悍之辈。这是告诉别人,他是以杀戮为道的,所以杀人就和修炼一般轻松简单。当然,这种修士极少,很多都是一出来就被别人杀了。他们喜欢杀戮,而同样有很多人喜欢杀戮这种修士。

    这种修士有一个特点,一旦成长起来,那就是无人敢惹的存在,战斗力是非常强悍。

    “你是大荒神角的角长蓝小布?”这男修停了下来,盯着蓝小布问道。

    蓝小布暗自戒备,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再戒备也是无济于事,面对一个神君,他就算是育神境三层,也没有抵抗之力。他的确是杀过神君,可那不是他自己的实力,而是借助考核中的地形而已。

    “你是何人?”蓝小布平静的询问了一句。

    这男子虽然结着杀戮髻,身上似乎没有半点杀戮气息,但蓝小布越来越感受到他的危险。偏偏他的实力让他无法做出回应,现在只能寄希望身边的念了。

    “神云仙池杀戮使师长空。”男修回答了一句后,居然没有动手,反而说道,“你和我去一趟神云仙池。”

    “滚。”蓝小布冷冷喝了一声。

    师长空脸色依然是平静,只是缓缓抬手抓向了蓝小布。对一个杀戮修士来说,任何侮辱对他们来说都不会在意。他们要做的就是杀了对手,然后寻找下一个杀戮对象。

    蓝小布立即就感受到周围空间顿滞住,明知道对方要抓他,他却丝毫动弹不了。比起别的神君,这个师长空才让蓝小布见识到了什么才是神君。

    念忽然站了起来,抬手就是一巴掌拍了出去。

    锁住蓝小布的空间忽然碎裂,蓝小布在这一刻恢复了自由。

    “啪!”空间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炸开一般,师长空脸色瞬间就变了,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所在的空间化为之前他要控制的空间,他一样在这空间中无法动弹。

    这绝对不是神君境。

    啪!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师长空就感觉整个人都被拍飞起来了,人在空中,他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只是这表情只是存在了一息时间都不到,他整个人就在空中化为一团血雾炸裂。

    念的声音才传出来,那就好像家常聊天一般,“小布,记得下次对待杀戮修士,不要废话太多,直接杀了就是。”

    直到这一刻,整个息楼的人才反应过来,所有的人都惊恐的看着这边,一时间没有人敢离开。

    蓝小布站起来,“念兄,穆童珠,我们走吧。”

    他知道念的修为不会太低,却也没有想到念的实力如此强大。如果师长空是神君后期,那念绝对是世界神巅峰境界。同时蓝小布也记住了念的话,对待杀戮修士,不要废话太多,有能力直接杀了对方就是,没有能力想办法遁走再说。

    直到蓝小布三人走出息楼,息楼中才有人吁了口气震惊的说道,“刚才是神云仙池的杀戮使师长空,那人好厉害,一巴掌就杀了师长空。那是师长空啊,听说有一个世界神只是不屑的看了一眼师长空的杀戮髻,就被师长空杀掉了。这人一巴掌拍杀师长空,绝对是仅次于神王之下的强者。”

    轮回锅此刻早已远离望霜漠海,穆童珠吓的一直没有敢说话。念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强到她想都不敢想的地步。

    “穆童珠,你知道虞婼和柳离去了什么地方吗?”蓝小布的声音打断了穆童珠的害怕。

    穆童珠醒悟过来,这才小心的说道,“我不知道,但神界也只有那么几个地方可以逃生,我想……”

    想了好一会,穆童珠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蓝小布果断说道,“念兄,我打算去一趟碑林。传闻通过碑林后很有可能是碑林神域,只要到了碑林神域,到处都是修炼资源。我比较了解虞婼的性格,她很有可能会冒险去碑林。”

    念点点头说道,“我要去寻找我师父,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给我讯息。还有,将来实力强了一些,你最好还是去一趟望霜漠海。望霜漠晶这种东西对你制符很有帮助。”

    说完念取出了一个通讯珠递给蓝小布。

    蓝小布接过通讯珠,也取出了一枚阵旗和一枚玉简递给念说道,“多谢念兄,这阵旗是进出大荒神角的,这枚玉简是逃亡用的,也许对你有些用处。至于望霜漠海,我的确是准备进去一趟。”

    在知道望霜漠晶是炼制破界符的材料之后,蓝小布就打算去望霜漠海了,只是现在他实力太低。他这种实力,进入望霜漠海陨落的机会太大。

    “好。”念随手接过蓝小布递给他的玉简,和蓝小布分别。

    他并没有在意蓝小布说的对他逃亡有什么用处,他在神界生存的时间比蓝小布不知道要长多少了。以他世界神的境界,已没有几个人能对他动手。就算是有比他强的对他动手,他逃亡的经验也比蓝小布强。

    等蓝小布带着穆童珠离开后,念的神念这才扫进玉简中。

    下一刻他差点将手中的玉简跌落在地,天罡神通中的易形神通,这是顶级大神通啊,哪个道君不想要?可他没有想到,这可以让道君疯狂的神通居然出现在他的手上。

    念吸了口气,小心收起玉简,对蓝小布离开的方向一抱拳说道,“小布,多谢你了。我只是顺手帮了你一把,你却给我如此大的回报。等我事情结束,我必定来大荒神角为你出一些气力。”

    ……

    “穆童珠,我是大荒神角的角长……”

    不等蓝小布说完,穆童珠就惊异问道,“大荒神角?不是说这个地方不能修炼,也不能居住吗?”

    蓝小布笑了笑,“那是之前的事情了,现在大荒神角不但可以居住,而且神灵气还可以。我打算去碑林碰碰运气,也许可以穿过碑林神域。要不我先将你送到大荒神角,如何?以你的资质,在大荒神角修炼想必很快就能晋级天神境。”

    穆童珠摇了摇头,“本来我的打算是见到你将消息传递后,我就进入望霜漠海的。我从未想过这一世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就这样平平淡淡的修炼下去。后来你告诉我,继续留在望霜漠海比较危险,我就决定换一个地方去寻找机缘。既然你打算去碑林神域,我也去碑林神域吧。”

    蓝小布这才明白,原来他以为虞婼和柳离都是大胆之人,现在才知道眼前这个穆童珠才是最疯狂的。

    就算是他,如果不是听说了虞婼和柳离在望霜漠海,他也不会进入望霜漠海的。一个育神境修士,进入望霜漠海,那几乎是将脑袋拎在手中。

    不过蓝小布理解穆童珠的想法,穆童珠不甘心在和上一世那般,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一生,甚至被软禁到了浣女宫,受尽屈辱。所以她应该是想着拼一把,看能不能获得一些机缘。这一世,她应该想要为自己活着。

    “好,既然如此,那你就和我一起去碑林吧。”蓝小布同意了穆童珠的要求。换成他的话,他一样不甘心这样平平淡淡的再这样过一生。

    不要说在资源匮乏的神界,就算是在资源很充足的地方,只有自身强大了,才可以在自己不愿意的时候说不。

    ……

    碑林神域,蓝小布和穆童珠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早已不是当初人可罗雀的样子。在碑林神域的神堑外围,建立了一个虚空广场,广场中间是十几个显眼的传送阵。

    除了这些传送阵之外,还有一排的阵法监控屏。

    至少有数万修士在这广场之上,而那些传送阵还不时的闪动白芒,很显然时刻都有人往这边传送。

    尽管穆童珠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她依然是被这里的热闹景象给惊住了。

    寻找碑林神域的石林中死亡率可是比望霜漠海要大的多了,就算是这里多了一枚路径玉简,可以吸引很多人来这里,但也不至于如此夸张吧

 文学

蓝小布站在广场边缘,疑惑的看着远处的一排巨大斗法台,这似乎和当初匡决说的不同啊,按照之前匡决说的,任何人来这里,都可以通过弈帝叔往逍提供的地图玉简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碑林通道,然后进入碑林去验证这个通道是不是正确。

    可现在怎么出现了这么多斗法台?

    蓝小布还在犹豫之间,其中一个斗法台上一名天神初期的修士被人轰下来,摔在地上眼见不活了。

    “小布大哥,这里好像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看那个地图玉简,然后进入碑林的。”穆童珠看着那被杀的天神境修士,感觉事情和蓝小布说的有些不同。

    蓝小布说道,“的确是有些古怪,我要问一下别人。”

    蓝小布刚想寻找衡禹的时候,就听到衡禹的声音响起,“蓝角长,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

    远处衡禹正快步过来,他看见了蓝小布和穆童珠。

    “衡兄,这里的情况似乎有些改变,是怎么回事?”蓝小布赶紧问道。

    衡禹叹了口气,“的确是有些改变,原来九大道君协商的是,将奕帝得到的进碑林神域地图玉简用阵法固定在这个地方,任何人来这里,都可以通过这个玉简,刻画下自己看见的路径然后前往碑林神域。可只是一天时间,这个玉简的内容就淡弱了许多。”

    蓝小布明白过来,“衡兄,你的意思是说这个玉简神念看多了后,内容会淡化下来,甚至是消失?”

    衡禹道,“的确是如此,不过不是神念看多了内容会淡化,而是只要有人刻了一条新的碑林通道,这地图玉简里面的图就会淡一部分。因为地图玉简不能无限制通过不同的修士刻画新路径,后来九大道君决定用斗法的形式决定。只有实力和阵道都达到一定层次的修士,才有机会和资格去看地图玉简,然后刻画自己看见的碑林路径,这些斗法台就是为了这个而存在的。”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似乎怕蓝小布不大明白,衡禹继续说道,“而且每个修士至少要连胜三场以上。”

    “连胜三场后,就可以去刻玉简上的地图了吗?”蓝小布问道。

    衡禹摇头,“不是的,连胜三场后,还需要过一个连环神阵。只有过了连环神阵,这才可以去看地图玉简刻画自己看见的路径,然后进入碑林。”

    蓝小布说道,“也就是说我现在想要从弈帝那枚地图玉简上刻画进入碑林神域的路径,就必须要在斗法台上连胜三场,然后再通过连环神阵才行?”

    衡禹点头,“是的,不过我不建议你去参加斗法。你看一下,那斗法台上修为最低的都是天神初期。哪怕育神境圆满,也没有几个。而且从斗法台设立的那天起,每天都有许多人被杀。”

    很显然蓝小布就算获得了归珩神庭考核的第一名,衡禹依然是不大看好蓝小布。说白了,蓝小布的修为太差。一个育神境初期,上这种斗法台,那就是找死。

    “那为什么要去斗法?不去斗法不可以吗?最多不去碑林罢了。”一边的穆童珠不解说道。

    衡禹解释道,“你以为有些人斗法是为了去碑林吗?在斗法台设立起来后,九大道君就给出了一个补偿方案。任何一个在斗法台上获得三连胜,并且通过连环神阵的修士,都可以获得一件下品神器,一万上品神晶。除此之外,还可以获得一系列别的东西,包括神丹等修炼资源……”

    蓝小布听到这里,立即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大对劲,他问道,“这些获得奖励的人,也可以选择不去寻找碑林神域吗?”

    衡禹答道,“对,可以选择去,也可以选择不去。不过每一个通过选拔的修士,都要应下一件事。那就是一旦神界有了危机,就必须要第一个站出来。比如如果我们找到了碑林神域,而碑林神域还有修士生存。我们所处的地方和碑林神域的修士有了争斗,那获得奖励的修士就必须要加入我们所处神界九大神庭联合组建的修士大军,对抗碑林神域。”

    “碑林神域根本就没有找到,怎么会和碑林神域有争斗?”穆童珠问道。

    衡禹笑了笑,“只是说如果而已,也不一定是碑林神域,比如我们所处的神界边缘,也偶尔出现一些新的界域。万一有哪一天,我们所处的神界需要和外界争斗,那这些通过选拔获得奖励的修士才需要加入这个神界修士军。”

    蓝小布暗道,这肯定是九大道庭发现了什么,这才多出这一条。在神界众多修士看来,这一条可有可无,毕竟神界这么多年来,除了修炼资源日渐匮乏之外,还从未和外界有过什么争斗。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发现过什么外界。

    “多谢衡兄了,我这次来碑林,的确是想要再进去一趟,看看能不能穿过去。”蓝小布感谢道。

    衡禹大惊,连忙说道,“蓝角长,你要参加斗法?”

    蓝小布笑了笑,“我没有打算参加斗法,我也不想看那地图玉简,寻找其中的路径。我只是自己想进去碰碰运气而已。”

    他才育神境修为,除非想死了,这才会去斗法台。

    别看他杀过神君,可那是什么情况?他是借助别人的各种陷阱阵法,然后再加上一些算计和运气,这才侥幸杀了神君。论真正的实力,就算是让他杀一个天神境,他也很吃力。

    不是说他杀不掉,在斗法台上全力杀一个天神境,那他的底牌全部出来了。一个育神境修士,可以杀一个天神境,这么多底牌出来,他还没有进入碑林,怕就被人抓走了。

    衡禹急忙说道,“蓝角长,你应该知道。碑林神域外围的那片碑林,这么多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进去碰过运气,事实上从未有人成功过。很多人进入碑林后就消失不见了,不,不是很多人,几乎九成以上的人进入碑林后就失踪了。道君都很看好你,将来你必定有一番作为,何必现在要进入碑林呢?”

    蓝小布说道,“衡兄,其实我进入过一次碑林,并且找到过其中一个湖。那个湖边神灵气浓郁,我带了九十多个人进入碑林,就在那湖边修炼了十年不到。最后我带进去的人,几乎全部晋了一大级。你看我身边带的那些天神境修士,都是在碑林中修炼而来的。”

    蓝小布之所以透露出这个消息,是因为他很清楚,这个消息他无论是不是透露,应该很快就会传出来。

    这么多人进入碑林,那个湖被发现的机会会很大。除此之外,当初那个湖边修炼的也不是他这边的人,还有另外一些人。那些人离开那个湖后,也会将这个消息泄露出来。

    与其等将来匡决奉弈帝叔往逍的命令来问他,他还不如先说出来更好一些。

    衡禹震骇的看着蓝小布,声音都在颤抖,“蓝角长,你说你发现了碑林里面有神灵气的湖?而且还可以修炼?”

    衡禹之所以激动,那是因为这么多年来,进入碑林的修士这么多,还从未有人发现碑林里面有可以修炼的地方,不要说神灵气浓郁了。

    蓝小布拿出一个玉简递给衡禹,“衡兄,你将这玉简递给匡司长,这个玉简上绘制的就是从碑林外围前往那个湖的路径,不过我不确定这路径会不会改变。毕竟碑林变幻莫测,如果改变了,那我就没有办法了。”

    衡禹一把抓过玉简,急切的说道,“蓝角长,不如你和我一起去见弈帝?”

    这种大事,弈帝肯定非常重视。

    蓝小布摆摆手,“我不去了,我就算是去了,也只能拿出这个玉简而已,你就将玉简给弈帝。该说的我都说过了,衡兄,告辞。”

    “好,好……”衡禹握紧玉简,接连说了几个好字。

    蓝小布虽然是归珩神庭中一个神角的角长,可他却不归归珩神庭管。

    ……

    “小布大哥,你进入过碑林?”穆童珠问道。

    蓝小布点点头,“对,现在我们要抓紧时间进去,否则的话,就会有人来拦住我们。”

    “是你给的那枚玉简造成的吗?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将玉简给他呢?通往碑林一个神灵气湖的玉简,那随便卖卖都是无数神晶。”穆童珠不解的问道。

    蓝小布解释道,“因为就算是我不给,那个湖的消息也很快就会被暴露出来,说不定已经被暴露出来了,只是没有人说而已。再说了,弈帝对我有恩。如果是别的道君得到了那个湖的消息,而弈帝不知道的话,那他会处于被动状态,所以我这也等于帮弈帝一把。走吧,在别人拦住我们之前,进入碑林之中。”

    ……

    此刻九大道君面前正站着一名衣衫褴褛的天神境修士,他一脸惶恐。不要说他,任何天神境修为,在九大道君面前,也会惶恐不安。

    彻帝语气很温和,“将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这天神境修士平静了好一会,这才说道,“我们一群三十六个人,在进入碑林的第十一年,找到了那个湖。那个时候我们只剩下了六人。那个湖边神灵气非常浓郁,我们刚去的时候,每个人修为境界提升都是一日千里。我进去的时候,育神境中期,短短五十年时间,我就跨入了天神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