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车上颠簸从后边进_傻大壮你真厉害

2021-11-11 16:52:06情感专区
要不是微信上回个消息,容兆南还以为,他新到手的夫人,直接飞了。

  他让卓航去请人,约她抽个空和他一起吃个晚饭。

  卓航人自己被扣下了,打电话来说。

  “容总,夫

要不是微信上回个消息,容兆南还以为,他新到手的夫人,直接飞了。

  他让卓航去请人,约她抽个空和他一起吃个晚饭。

  卓航人自己被扣下了,打电话来说。

  “容总,夫人这边天天晚上在加班,看不到人,高层办公室不让进。”

  沈茗晚上直接晾了容兆南,反而另约了别人。

  约了目前项目进行到二期,需要B轮融资的江添。

  江添有听说她开了家香水公司的事,问她最近是不是很忙。

  沈茗点头。

  “我是做这个发家的,在这条路上跌倒了摔得稀碎,怎么着也要爬起来,下个礼拜我要去外地出差,找一款产品的原料,与那边的开发商洽谈原料种植的事。在出差前,我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你,所以才约你出来好好聊聊。”

  江添对他的项目有百分百的把握。

  “你安心去出差吧,即便容氏集团的B轮融资失败,我还有后路,这个项目进行到现在,已经不是当初什么都还没有的空壳子,实在不行,我会跟政府那边交涉的。”

  这便是沈茗约他出来洽谈的真正目的。

  “江工,我要告诉你另一件事,如果B轮融资失败,你也不要担心。我会选择投资你,这个项目的后续所有费用,我将全力承担。”

  “你?”江添相当惊讶,她现在忙一家公司都忙不过来,资金链能扩充到这个份上吗,“沈工,这种事,你是认真的吗。”

  江添惊的都开始叫她沈工。

  “当然。你是不相信我有这个财力,还是有这个决心呢。”

  说实话,江添哪方面都不怎么信。

  沈茗便跟他说了第二件事。

  香水公司她会重新创办,此外,她还会另起一家新公司,名字就叫轻茗微投。

  想来,如今的海市,在投资方面的研究,目前还没有人能胜过她。

  与江添的交谈结束,该交代的事交代完,出乎意料的,在这些事情忙的差不多的同时,她接到了苏凝的电话。

  苏凝竟然跟她说,她那个便宜妹妹,小枫,她想陪她爸出去旅游旅游,短时间内不会回来,所以晚上家里有顿聚餐,问她要不要回来吃。

  她打这个电话的时候,沈茗已经人在机场了。

  “恐怕来不及,我忙着出差,你听,广播传来的声音,马上要登机了。”

  吃饭的事只好作罢。

  沈茗冷不丁说去出差,到哪出差也没交代。

  遂以,容兆南让卓航再去她那个小公司抓人的时候,那边竟然说,她们老板已经出差了。

  沈茗这趟出差,先后要去两个地方。

  一个是玫瑰庄园,这里有她要的香料原材料。

  另外一个,便是山那边的茶园。

  听说那里的土地肥沃,那块地她将要盘下来,以用于大面积种植她需要的香料刚需。

  玫瑰庄园的老总好说话,花茗虽然是个小公司,但她们公司的小老板诚意倒是给的足,喊价喊出了市场价的两倍,一时间,庄园老板能不欢迎她吗。

  沈茗在庄园逗留了一天,价格谈妥,合同也签完了,这边的老总提议说,晚上吃个饭,他们是东道主,怎么着也要尽地主之谊。

  吃饭应酬,沈茗从来不在话下。

  晚上酒多喝了两杯,这点酒量,不至于难倒她,硬生生将这帮庄园老板喝到路都走不直,是打心眼里佩服。

  助理扶着她上车,酒店选在离庄园五公里的地方,只有那里,才有适合的居住酒店,小吴开着车送她回去,没想到车开到一半,在路上却忽然抛了锚。

  庄园附近往来的车辆并就少,看见车出了故障,小吴急性子又回来了。

  “沈总,我们不会要在这里待一晚上吧。”

  沈茗揉着酸疼的脑袋,让他去打电话,找人来拖车。

  小吴下了车,听她的话,找人求助去了。

  车上闷的很,沈茗推开车门也下了车,手扶在门框上,望着头顶这片浩瀚的星空。

  还是这里环境好,少了城市的喧嚣,夜风温和,柔柔地吹在脸上,不远处,还能听见几声犬吠声。

  已经许久不曾感觉到这种心灵上的轻松。

  沈茗单手插着裤兜,沿着马路牙子往前走。

  小吴刚通完电话,回头一看。

  “沈总,你去哪。”

  沈茗伸高手,没有回头,向他做了个挥手的动作。

  “没几里路了,我走回去。”

  小吴自然也想跟上去。

  看了看停在路边的车,索性把心一横,从车里拿出他的公文包,追着他们沈总,便也跟了上去。

  乡间晚上的景致这样好,可小吴似乎感觉不到。

  他抱紧公文包,有些怕津津的模样。

  “沈总,要不我们还是拦辆车吧,大晚上的,谁知道路上会跳出什么东西来。”

  到这个时候,沈茗下车醒了醒神,晚上喝的酒,已经全散了,神智清醒的不得了。

  能绕着马路跑两圈都不成问题,哪还担心路上突然跳出来什么奇怪的东西。

  “你没来过这种地方啊,没觉得今晚的月亮特别亮吗。”

  这么好的月亮,她应该和值得赏的人一起赏。

  这个时候,总是忍不住想起她那位远在海市的丈夫。

  大少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这阶段,对她还是蛮好的。

  确实挑不出什么错。

  甚至还愿意跟她挤她那个住了几十年的小洋楼。

  嗯,大概是酒意上了头,站在宽阔的路上,突然有点想他。

  “沈总,你笑什么。”

  小吴看她的笑容,心上总觉得毛毛的。

  沈茗收了笑容,恢复了平常神情,“走你的路,老看我干什么——”

  “沈总,好像有车在向我们开过来。”

  不用他说,她已经看到了。

  两辆车同时开了过来,开着大灯,明显不像是来帮忙的熟人,恐怕来者不善。

  车很快停在她脚边,将她和小吴的去路拦住。

  从车上下来个威猛大汉,脸上还刻着刺青。

  小吴的心情由喜悦变为呆愣,他还以为,这是沈总的朋友。

  不放心地,他又问了一声。

  “沈总,这些是你的朋友吗。”

 文学

沈茗刮了他一眼,有些语塞。

  “你觉得我在这种地方,会认识这样的人吗。”

  小吴胆子小,容易害怕,她不一样,对方既然认得她,那想必是有所图。

  “谁派你们来的。”她冷目扫了过去。

  为首的那人也挺客气,虽然看着凶,但似乎不是想和她为难的样子。

  “沈总,我们吴三爷想请您去我们庄上喝杯茶。”

  这个点去喝茶。

  “吴,吴三爷……沈总,您认识这位三爷吗。”小吴问。

  同是一个姓氏的人,怎么差别那么大呢。

  “吴三爷什么的不认识,但我们明天要去拜访的茶园老板,也姓吴。”

  沈茗看向这帮人,问。

  “敢问,你们吴三爷,和茶园的吴垒是什么关系。”

  那人回道,“吴垒是我们吴三爷的侄子,请吧,沈总。”

  大半夜把她请去喝茶。

  沈茗站直了腰板。

  “如果我说,我不去呢?”

  刺着文青的壮汉可就没有刚刚那么好说话了,凶相显露。

  “沈总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此看来,我们也只好用些非常规手段了,还望沈总见谅。”

  这是要动粗。

  沈茗思绪的回转就在一秒钟。

  “好,喝杯茶而已,我要上哪辆车。”

  壮汉转身退开,示意手底下的人看着沈茗,对她道。

  “沈总,您坐这辆车。”

  小吴也想跟着上车,被那人猛的一推,差点推倒在地。

  沈茗转过身来,当即有些不高兴。

  “这是我助理,下手最好给我注意点,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不敢保证我和你们三爷的合作还谈不谈得成。”

  小吴虽然胆子小,可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没忘记想跟她上车。

  被沈茗话语一激,这帮人对小吴的态度好了不少。

  沈茗也朝小吴点头。

  “你先回酒店,这顿茶喝完,我给你打电话。”

  “沈总……”

  这帮人将她看得死死的,不上车不罢休的模样,带着刺面的男人伸手示意。

  “沈总,请。”

  沈茗给小吴使了个眼色,人朝这壮汉说的车走去。

  忽然,从道路那方照来一顶通亮的大灯。

  远光灯。

  灯亮的沈茗一时都张不开眼,伸出手挡在脸上,这才勉强看清,从路的那边,正涌来七八辆黑车。

  顷刻功夫之间,就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

  身边人一个个提高了警惕,想必来的这帮人,也不是好惹的。

  沈茗自己都还不知道自己竟然会认识这么一大通人,才一个晚上的功夫,什么蛇鬼牛马都蹿了出来。

  壮汉身边的人看到对方开来的车,吓的嗓音都有些惊骇。

  “小刘哥,是镜哥的人。”

  这人嘴里说的镜哥,在众人的簇拥下下了车,朝这边走来。

  这个时候,那一堆车子的灯光这才减弱,沈茗放下了挡在面上的手,看见,为首走来的那人穿着一身风衣,留着个寸头。

  “刘筷,这人我带走了,有什么事,叫你们吴三爷只管冲着我来。”

  他说要带人走,这帮人还真没一个敢拦的。

  沈茗和她的助理小吴,真的就被这帮人带到了他们的领地上。

  叫镜哥的那人把她带到车前,没拉开车门时,笑着跟她道。

  “嫂子,车里有惊喜。”

  惊喜。

  等等,他叫她什么。

  嫂子。

  那人替她拉开了车门,随着车门打开,她看见了车里坐着的人。

  竟然是,容兆南!

  惊的半天都说不出话。

  “你怎么在这里!”

  这种惊喜简直由内而外地散发开来,心情难辨,还是不敢相信。

  这破地方,也竟然有他的身影。

  还来的这么及时,就在她正准备被人带走的时候。

  “发什么愣,还不上车。”

  容兆南面上带着一丝笑意,自从和她在一起后,他变得比从前爱笑多了,望着她的眼神,也像水一样温柔。

  直到上了车,沈茗都还觉得不真实。

  司机有眼力见地升起了挡板。

  “容大,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是那句惊叹,不敢置信。

  容兆南摸起她的手,像是知道她会吃惊似的。

  “我要是说,我是特地过来找你的,你会信吗。”

  她信!

  握住了他的手,随着车子发动,好半晌,她的心情渐渐才得到平复。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情形下,心情除了复杂和波动外,感动还是有点的。

  “我们堂堂沈大小姐会因为一个流氓地痞吓破了胆子,说出去叫人笑话,茗茗,你是不是要哭了。”

  哭他个头哭。

  生生将这股到眼眶的波动压了下去。

  “我胆子有这么小吗,一个小喽啰而已,倒是你,”她还是觉得震惊,望着他的眼睛又问了一遍,眼眶里仿似带着水光,“你真的是跑过来找我的?”

  容兆南被她的表情逗笑。

  伸手摸了摸她的后脑勺。

  有些想亲。

  知道她现在情绪多着呢,忍着没动。

  “怎么是跑过来的,坐着车过来的,这么远的路,这么偏僻的地界,我怎么跑得动。”

  真是被他逗笑了。

  笑的声音轻,却挂满了全脸。

  将感动收了收,这个时候,绝不能让他知晓她的情绪,不然,他还不知道多得意。

  可他对她的了解,已经到了至深的程度,就这么一眼,早已经将她的心思全看透了。

  还收着情绪,他憋着笑,嘴角的弧度渐渐拉深。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实话告诉你,其实我来,不是为了找你,路上遇见你,只不过是个顺便,没想到,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随便碰一碰,路上,还能遇到我容大的夫人。”

  他不是特意来接她的。

  她停住了想握他手的动作。

  “那你来是来干什么的。”语气都生硬了下去。

  容兆南勾唇更深,手一捞,便将她捞进了怀里。

  “当然是,来拐带良家妇女的,不知道这位夫人怎么称呼,我看你跟我家那位长得倒是有点像。”

  真服了他。

  说话老是一茬接一茬的。

  从他怀里起来,面上的笑意加深,他想演戏是吧,她陪他演到底。

  “容总,免贵姓沈,我还没结婚呢,你叫我沈小姐就好,我和尊夫人长得像,真的吗,那还真是很荣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