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双性受被蛇play_嗯~教官不要~受不了了

2021-11-11 16:47:36情感专区
福姐牵着胖嘟嘟的卫宇浩,买了一大串糖葫芦,然后就开始顺着摊子看。

  又给卫宇浩买了一本认字的书。

  过了年,卫宇浩也要收拾收拾去幼儿园上学了。

  卫宇浩现在已经

福姐牵着胖嘟嘟的卫宇浩,买了一大串糖葫芦,然后就开始顺着摊子看。

  又给卫宇浩买了一本认字的书。

  过了年,卫宇浩也要收拾收拾去幼儿园上学了。

  卫宇浩现在已经能磕磕绊绊的读拼音了,也喜欢掰着自己的手指头算简单的加减运算。

  小脑袋也很灵活,小短腿也很能跑,看着的人眨眨眼就已经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福姐在人堆里找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了蹲在人家摊子前的卫宇浩。

  “小姑娘过来看看呀,有喜欢的便宜卖你!”

  摊主是个看着二十来岁的年轻,面前摆了一个四五米的长摊位,上面摆得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这些可都是老物件,我九叔这些年从京都那边淘回来的家当,都是好东西!”

  福姐也在弟弟面前蹲下了,大物件的就只能看个热闹,而且其中有两件让她感觉很不舒服,自然距离的最远。

  “这个可是玉的,以前都是贵人才可以戴的,这个吊坠你如果喜欢我就算你一百块钱好了。”

  福姐听着这个价格看了年轻人一眼,把手里的吊坠放下了,她会拿这个看也是因为是个小兔子,卫宇浩就是属兔的。

  “如果真的喜欢,我也可以便宜点,咱们做生意就需要你来我往的还价,就算是做不成,也可以交个朋友,别走嘛!”

  年轻人热情的挽留,也是因为他这个的摊子比别人的大,根本就没有人来看。

  大家看着没人气就更加不来了,好不容易来了两个,就算是小孩子,他自说自话也招得人开心,说不定就有人来了。

  “你看看这堆,看看这个小印章,刻的都是吉祥话。”

  福姐看了年轻人一眼,开始有点怀疑他到底认不认识字了。

  “料子都好着嘞。”

  福姐不理他,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挑了好一会儿,突然看到了一个黑漆漆链子,主要是链子上还连接着几段细细的玉珠子。

  她觉得好看,扯起来才发现下面还带着一个小怀表,打开里面的针子还在走动,时间也是准的,另外一面上是黑白色的画,是两个穿着旗袍的女人,怀表的背面是一串英文。

  “献给我最珍爱的公主殿下。”

  “喜欢这个啊?小姑娘阳光就是好啊,这个东西,可是我七舅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你如果喜欢我算你便宜点,五十块钱你就直接拿走。”

  福姐就是莫名看着这个东西顺眼,而且看着材质觉得这玩意得时间应该挺长了。

  又从旁边的一堆木盒子里找了一个比较小巧的,然后把东西装在里面试了试,大小还算是合适。

  “这个盒子也好看,紫檀木的,可是真正的好东西,如果你要我要给你算便宜点,十块钱就给你,两件一起才六十块钱,超级划算!”

  年轻人嘴巴说个不停,福姐抬头看着他笑了笑。

  “叔叔,我没这么多钱。”

  “那你有多少?如果不是差太多,我今天就当赔本交你这个朋友,你回头多带几个过来买我的东西就成。”

  福姐从口袋里掏了掏,就只有两块八毛钱了。

  “只有这些了,我过会儿还要给弟弟买糖,还是算了……”

  “哎?别……别呀,都看了这么久了,总归买一个,要不你再回家要点钱,我给你把东西留着。”

  福姐摇摇头,指了指不远处的高秀菊。

  “我奶在那边,她不让我乱花钱。”

  年轻人也知道一个小孩手里能拿个几块钱,也算是很不错的了,他在这边摆了四五天了,也就卖出去一件东西。

  再过几天家里的老头子回来了,知道他偷偷兜着他的这些命根子出来卖,肯定会气个半死。

  反正卖出一个算一个吧,都快过年了,手里总不能没有钱。

  “行行行,你先拿走吧,我这次卖给你真的是亏出了血啊。”

  福姐两个东西都没放下,笑眯眯的开口。

  “叔叔这个盒子也给我吧。”

  “这个就真的不行了,本来就太亏了,你这小姑娘就有点太贪心了吧。”

  福姐把钱一股脑的塞到年轻人手里,然后就拿着东西,拉着弟弟走了。

  年轻人在身后一直叫着亏本,把老婆本都亏掉了,也不见他追上来说不卖了。

  卫宇浩又疯跑了一天,终于累了。

  跑到高秀菊那边说要回家。

  祖孙三个才慢悠悠的回家。

  “福姐,买啥了?”

  高秀菊坐着的时候,就看到福姐去买东西了,当时身边的人还告诉她,那个小伙子看着就不像是好人,东西是不是他的都不知道。

  不过看到福姐挑的开心,而且身上也没多少钱,就随她了。

  福姐从口袋里掏出了盒子给高秀菊看,里面还有个黑漆漆的怀表。

  “才二块八毛钱。”

  高秀菊也笑了,这些钱放在以前可是能一大家子人的口粮还有剩余,现在家里的日子过得好些了,福姐买什么她都不觉得生气,也不过就是个逗孩子开心的。

  只叮嘱说,“你回家洗洗,太脏了。”

  “嗯。”福姐点头。

  福姐回到家就去林晓玲的屋里找了一小块软布,一点点的擦,费了大半天的劲,才能怀表给擦干净了,看起来就是乌金色,都抹干净了,看着还挺亮的。

  小木盒子也被她擦了一遍,当擦到里面的时候,一抹盒子的地步,竟然掉了一层的红颜色,等她擦干净了,才看到底下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福姐盯着看了一会儿,拿了一张纸把字都抄了出来,怎么看都像是熬汤的方式,就是有些东西,她都不知道是什么。

  木盒子的底层有,上面一层也有。

  福姐看了一遍就把东西都记住了,看了看破损掉的边角,还是把盒子自己收起来,把自己的橡皮和一些硬币放了进去。

  盯着怀表看来看去,最后是找了一块巴掌大的黑色绒布,缝了一个小包,最后还用红色的线,费了不少劲把傅行的名字也绣了上去。

 文学

福姐准备礼物已经好一段时间,她把自己攒下的钱都拿上了。

  去商场那边挑了一个深青色的钱包。

  老板吹嘘着说是国内出口转内销的货,用的都是真皮材质,用个七八十来年都不会坏的。

  福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是觉得挺好看的。

  老板知道福姐是要送人的,还帮着找了一个好看的盒子给装着。

  傅家每年过年都是去胡曼雯的娘家,距离住的地方有点远,听妈妈说,他们一家人基本上等到傅行和傅渊明放假的时候,就打算动身出发的。

  福姐一大早就去找傅行,手里还拎着一大包早餐,没想到,在小区外面碰到了他。

  傅行就只穿了一件黑色的打底,外面一件薄毛衣,袖子还高高地捋了起来,浑身都在冒着白色的热气。

  “手这么凉?”

  “出门没找到手套,我缩在袖子里的。”

  傅行带着福姐回家,福姐还追着问。

  “你跑完了吗?我可以先去,你先去跑步吧。”

  “跑完了,走吧。”

  胡曼雯刚起来,听到福姐的声音就立刻从房间里出来了。

  “还是福姐疼我,这么早就给我送早餐,可惜了你伯父出门早,都没吃到这么好吃的包子和红薯粥。”

  傅行让福姐坐在沙发上,转身去厨房热了一杯牛奶递给她。

  “先暖暖手。”

  “谢谢傅行哥哥。”

  胡曼雯看了看越来越水灵好看的福姐,不由得感慨确实是女大十八变,这样的女娃娃,不管放到哪里都特别亮眼。

  谁能想到当年都没有人愿意要。

  “你也别眼睛只装着福姐了,快点去换件衣服。”

  傅行起身去自己的房间,简单的冲了个澡,等换了干净的衣服出来,胡曼雯已经不在客厅了。

  “刚刚有人找雯妈,雯妈出去了说中午可能不回来了。”

  “嗯。”

  “傅行哥哥,你也快点吃,饭都快凉了。”

  福姐坐在一边小口小口的喝着牛奶,等到傅行吃完饭,把桌子也都收拾好,才把另外一个小袋子拿了过来。

  “新年礼物。”

  傅行笑了,接过小袋子打开,先看了看钱包,然后就起身去了房间把自己破了两个角的旧钱包拿了出来。

  把里面的东西都掏出来,然后放到了新钱包里面。

  “谢谢福锦妹妹的礼物,里面还有?”

  福锦点点头。

  “这个我觉得挺好看的。”

  傅行捏着小布袋,盯着上面的名字看了好一会儿,才笑着打开,把里面的怀表拿了出来。

  “还可以用的,里面的时间是准的。”

  福姐凑过去解释了一句。

  “嗯,很漂亮,我很喜欢。”

  福姐开心的笑了。

  “雯妈说你们明天就走了。”

  傅行点点头。

  “今年会早点回来,开学早。”

  傅行的高中只剩下最后一个不会有什么假期的暑假了,后面就是无穷无尽的考试。

  念了这么多年书,要准备着迎来最重要的一场考试。

  傅行又从自己的房间里挑了几本书给福姐,顺带送人回去。

  天气是真的冷了,虽然也有太阳,但是猛然下降了好几度,太阳照在身上也没有什么温度。

  傅行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看着明显有点短了,他今年是真的长高了好多,身材修长,清逸俊朗,精致的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年。

  把福姐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衣口袋里,又从路上买了两个烤红薯,两个人在外面吃完了。

  还没到下午,白惨惨的太阳也没有了。

  傅行把福姐送回去,林晓玲又准备了两大包包子让他带回去。

  “冬天的东西能放,你们带回去,也不用还特意蒸包子了,这个是你妈最喜欢吃的粉丝馅,我放了点腊肉沫……”

  傅家是走了,林晓玲也在准备回去了。

  前几天李秀儿就打电话说家里没蒸馒头,也没蒸包子,林晓玲就开始忙活了,干脆多做一些,正好让胡曼雯也带上。

  卫建国是除夕前一天放假了,拎着红通通的一大包门对子回来,坐在炉子旁边熬浆糊。

  隔天一大早把对联和大福子都贴好,放了一串打鞭炮,房门一关,一家人都回去了。

  高秀菊有点晕车,卫建国就骑着自己买的三轮车,上面铺了一床被子,又放了两大包带回家的包子馒头,还有几件新衣服,以及他留下来的运动鞋。

  林晓玲带着两个孩子去坐车,到了镇上是卫建民骑着自行车接回家的。

  小村子又一下子热闹起来,就算是天气阴沉沉着,家家户户也都是喜气洋洋的。

  林晓玲忙着洗刷各种锅碗瓢盆,李秀儿在旁边腌着鱼,串起来挂在了门口的屋檐下。

  高秀菊也抱着柴禾往厨房里塞。

  林美娥是快中午了,才从集上回来,背了一袋子青菜,又把买的水果都摆在桌子上。

  “今年的菜真贵,我都没敢多买。”

  林美娥坐在一边感慨的说道,看着门口晾着的锅盖和各种馒头布又笑了。

  “老二家的还是那么勤快,我还说等我回来洗呢。”

  “那哪能啊,大嫂去集上买了这么多东西才是最累的,我们也就干了点小活,平时都是吃干饭的!”

  李秀儿接了一句,看着林美娥脸色一僵,自己也跟着翻了个白眼。

  就知道说好听话,也不看看都是什么时候了。

  明天就大年初一了,结果她什么都没准备!

  回来就忙个不停,这会儿刚休息了,谁有心思听她在这儿说风凉话。

  林晓玲向来不爱掺和这些,一大家子的人,毕竟是过年,你不做她也不做,一会儿就要吵起来了。

  高秀菊不管这些了,把新衣服给卫红旗,然后把破的衣服能缝的就缝起来,不能缝的就剪成了布条,打算让卫红旗做个大拖把带走,肯定比在外面买的结实。

  中午是林晓玲炖了两大盆菜,虽然也有很多肉,也是一家人都围着。

  但是吃饭的时候,明显的没有以前那种热热闹闹的劲了。

  卫建国和卫建民吃完饭就一起出去了,林晓玲继续收拾着,然后开始剁肉馅,准备包饺子。

  林晓玲带回来的东西多,主要都是肉。

  开始切菜的时候,高秀菊过来看了一眼。

  “哪里有自己家里种的好!家里那块地都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