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吃饭的时候坐在爸爸我上面_大jb上写作业

2021-11-11 16:09:17情感专区
“不错,焦猛并不知道,所有一切都是焦鸿卓暗中做的,焦猛也认为焦鸿卓不过是想要让新宇吃点苦,却不想出了这样的意外。”

  “是这个小王八蛋,新宇当初那样对他,

“不错,焦猛并不知道,所有一切都是焦鸿卓暗中做的,焦猛也认为焦鸿卓不过是想要让新宇吃点苦,却不想出了这样的意外。”

  “是这个小王八蛋,新宇当初那样对他,他却。。。。。。。”

  焦家,焦猛缓缓放下手机,眼眸中出现了一丝难以掩饰的愧疚。

  随着一阵敲门声响起,中年秘书从外面进来,“老爷子,德义、鸿卓回来了。”

  焦猛点点头,“让他们进来。”

  随着一道爽朗的笑声传来,焦德义、焦鸿卓从外面进来,焦德义在看到父亲的脸色之后,脸色微变,伸手拉了一下焦鸿卓。

  焦鸿卓丝毫没有反应,走到焦猛的身边,笑着说道:“爷爷,天大的好消息。”

  焦猛轻声道:“有什么好消息。”

  “赵新宇变成活死人,您说这是不是好事,当年他费尽心机一直针对我,这就是他的报应。”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在房间中响起,焦德义不由得一震,抬眼看向父亲,他看到父亲的脸色铁青,整个人都在颤抖。

  对于父亲,焦德义十分了解,父亲现在的样子,他在记忆中只看到过一次,那就是在二十多年前,二出事时候,父亲在听闻二哥出事,父亲就是这个样子。

  在那次之后,父亲虽说有时候也会动怒,可却不是这个样子,这现在父亲却因为赵新宇动怒,这让焦德义有点想不明白。

  要知道焦鸿卓说过,从焦鸿卓记事开始,赵新宇就处处针对他,这也导致焦鸿卓在很多人的眼中是坏孩子,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赵新宇。

  原本以为父亲在听到赵新宇出事,必然会高兴,却不想父亲不但没有高兴,反倒是打了焦鸿卓,焦德义都不记得上一次父亲动手是在什么时候。

  “爷爷,你为什么打我。”焦鸿卓微微一怔,瞪大眼睛看向焦猛,焦猛、焦德义没有看到,在焦鸿卓的眼底出现了一丝阴霾。

  “焦鸿卓,你还真毒,赵新宇再怎么也是你的哥哥,你怎么要对他下毒手。”

  “爷爷,他变成那样,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被抓的却是我的主义,可我却没有找人对他动手。”

  焦猛冷冷一笑,“为了一己私利,动用飞羽的力量,栽赃嫁祸,这就是没关系,现在谁不知道孟烈他们几个被抓和焦家有关系,赵新宇和你有矛盾更是人尽皆知,赵新宇现在又变成活死人,你让我的那些老朋友如何看待我焦家,就说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你让别人怎么去想,你看看现在的网络,看看网络上怎么说。”

  在说出这句话,焦猛的身子猛地摇晃一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一张嘴,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整个人仰面倒下。

  “爹,”焦德义脸色一变

  ,身子一动,越过办公桌将焦猛抱住。

  而焦鸿卓愣了一下,也跟着惊呼一声,“爷爷,您怎么了。”焦德义没有看到的是,焦鸿卓虽说口中呼喊爷爷,可他的眼底却出现了一丝喜意。

  一间摆满仪器的房间中,焦德义脸上满是紧张看着病床上的父亲,“爹,您可别吓我们。”

  焦猛眼睛看着天花板,一句话不说,此刻的焦猛脸上再没有了上位者的样子,整个人似乎一下苍老了不少,就好似一个垂暮老者一样。

  焦猛转头看了眼焦德义并没有说话,再次转头盯着天花板。

  随着房门一响,焦德胜从外面进来,或许是因为着急,一向回家便装的焦德胜还是一身戎装。

  “爹。”

  在看到父亲的样子,焦德胜脸色一变,他看向焦德义和焦鸿卓,“爹这是怎么了。”

  没等焦德义说话,焦猛轻声道,“德义,你带鸿卓出外面,我有话和你大哥说。”

  焦鸿卓目光微微一缩,“爷爷。”

  焦德义赶忙拉住焦鸿卓,“鸿卓,先出去。”在说话的时候,焦德义冲着焦鸿卓使了个眼色。

  焦德义、焦鸿卓离开病房,焦德胜看向父亲,“爹,你这是怎么了。”

  焦猛长叹一声,“德胜,你应该也听说了吧。”

  焦德胜苦笑一下,点点头,“爹,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办法,过段时间就没事了,找个时间您和罗伯伯解释一下就行。”

  “德胜,解释能起作用的话,我也不会这样,如果孟烈此刻在这里的话,我想他肯定敢动手杀了我。”

  焦德胜微微一震,瞪大眼睛看向父亲,“怎么会,孟伯伯一向稳重,罗伯伯都不说什么,孟伯伯更是不会说什么。”

  焦猛苦笑一下,“如果赵新宇不出事的话,孟烈不会,可现在赵新宇出事,孟烈肯定会。”

  焦猛这话更是让焦德胜摸不着头脑,他抬手摸了摸父亲,“爹,您是不是哪里难受。”

  “我很好。”

  “赵新宇当初的确救过罗伯伯,孟伯伯也就是跟着罗伯伯去了西韩岭住了一段时间,孟伯伯怎么能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和您动手。”

  焦猛长叹一声,“扶我起来。”

  焦德胜将父亲扶起靠在床头,焦猛看向焦德胜,“你知道赵新宇是谁?”

  “不就是一个孤儿,当初和鸿卓一起被一个老人收养。”

  焦猛苦笑一下,“赵新宇就是焦猛丢失的孙子。”

  焦德胜的身子猛地一震,眼眸中满是不敢相信,他努力摇了摇自己的脑袋,“爹。我出去给您叫医生进来。”

  “我没事,叫什么医生。”

  “怎么可能,赵新宇怎么可能是孟伯伯丢失的孙子。”焦德胜此刻脑子无比混乱,当初焦家、孟家先后出事,两家的长孙全部丢失,这现在两人却被同一个人收养,这也太狗血了把。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孟烈知道,不过赵新宇却不一定知道。”

  “爹,您是如何知道的。”

  “我见过赵新宇的照片,他和孟烈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如果他不是孟烈的孙子,你觉得孟烈能在哪里一住就是一年,”

  “那早呢么没有听德义他们说起过。”

  “德义根本没有见过孟烈年轻时和的照片,他又怎么能知道,这一次鸿卓做的的确有点过分了。你抽时间去一趟鹏城,帮我去看看那孩子,孟烈对你印象不错,想必他不会对你怎么样,记住这件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德义、鸿卓都不能知道。”

  焦德胜点点头,“爹,我已经有十多年没有。。。。。。。”

  “不要担心,孟烈不会见焦家其他人,不过肯定会见你,你知道鸿敏她们三个现在在什么地方吗?”

  “她们三个不是一直在国外,帮一个朋友打理生意。”

  焦猛摇摇头,“她们三个都在帮赵新宇打理生意。”

  “啊,”焦德胜瞪大眼睛,眼神中满是不敢相信,焦家因为焦鸿卓和赵新宇交恶,自己的三个女儿却帮赵新宇做事,着说出去的话谁会相信。

  焦猛看向焦德胜,“或许我们都错了,鸿卓说的不一定是真的。”

  焦德胜苦笑一下,曾经的他在焦鸿卓回归焦家之后,他就找人调查过焦鸿卓,也曾经私下和父亲说起过,可却被父亲斥责了几次,因为那件事情这几年父亲一直都不待见他。

  焦猛再次叹息一声,“德胜,你知不知道,去年我也派人调查过,那个村子的不少人都三默契口,很多曾经和鸿卓有关系的人都失踪了。”

  焦德胜目光微微一缩,他看向父亲,焦猛微微叹息一声,脸上满是苦涩。

  “爹。”

  焦猛摇摇头,“德胜,凭借现在你我的力量根本不能改变什么,这一切都是天意,记住我说的话。”

  说完这话,焦猛突然闭眼,随即房门移开,焦梅两姐妹从外面进来,在看到父亲的样子,两人不由的失声痛哭。

  赵新宇出事,西韩岭的村民一个个没有了精神,每一天都有村民来文赢阁问候,村民们看到赵新宇的样子,每一个都是痛哭失声。

  这一来,聚集在文赢阁外面的媒体记者再看到眼睛红肿的村民,他们更是确信网络上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随后赵新宇出事的消息更是通过网络传到了世界各地,这让无数人感到惋惜,

  短短几天时间,西韩岭的各种产品价格如同坐火箭一样提升,因为很多人都预料到,赵新宇如果不能恢复的话,这些产品将会成为最后的绝唱。

  这一天,正在院中推着赵新宇的孟烈听到身后传来女儿孟飞燕的声音。

  “怎么了。”

  “爹,您的电话,”孟飞燕在说话的说话,神情无比怪异的将手机递给父亲。

  孟烈在看到手机上的号码,他也是微微一震,低头看了眼赵新宇,接起了电话。

  片刻之后,孟烈将电话交给孟飞燕,“飞燕,你出去一下,将德胜带进来。”

 文学

一间客厅中,孟烈、杜刚、关振天、罗霄见到了焦德胜,此刻的焦德胜穿着普通,带着口罩。帽子,背后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和普通的游人没有任何的差别。

  在看到孟烈、杜刚、关振天、罗霄之后,焦德胜赶忙将口罩、帽子摘下来,“罗伯伯、孟伯伯、杜叔、关叔。”

  孟烈目光闪烁了几下,“德胜,你怎么过来了。”

  焦德胜苦笑一下,“我听说赵新宇出事了,他帮了鸿敏她们那样的大忙,我怎么也的过来看看。”

  “你爹知不知道你过来。”孟烈盯着焦德胜。

  焦德胜点点头,他抬眼看向孟烈,“孟伯伯,父亲知道我过来,这一次他并没有反对,不管您信与不信,赵新宇这件事情不是父亲的主意,父亲也是在事后才知道,而赵新宇这一次中毒也不是焦家人做的。”

  孟烈微微一震,瞪大眼睛看向焦德胜,“焦猛知道你过来。”

  焦德胜点点头,说实话,这一次我过来也是父亲的主意,父亲知道赵新宇是您的孙子。

  孟烈、罗霄、杜刚、关振天的脸色一变,他们同时看向焦德胜,“他知道。”

  焦德胜点点头,“几年前父亲的确支持鸿卓对付赵新宇,就是上一次您们被带走父亲也参与其中,他的目的只是想要惩罚一下赵新宇,不过在知道赵新宇是您失散的孙子,父亲就改变了主意,您们放心这件事情只有父亲一个人知道,我知道也是在来之前父亲告诉我的。”

  孟烈下意识点点头,“他还算是有点良心。”

  “孟伯伯,赵新宇现在怎么样,要不我找人。。。。。。。”

  孟烈摇摇头,“他中的不是一般的毒素,连他自己都解决不了,别人更不用说了。”

  罗霄微微叹息一声,“德胜,我们也预料到这件事情和你父亲无关,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是有人借焦家之手想要达到他们的阴谋,回去让你父亲小心一点,新宇这件事情和二十年前你弟弟他们的事情是如出一辙,不要因为一点小恩怨出了更大的乱子。”

  “孟伯伯,我能不能见见赵新宇。”

  孟烈看向罗霄,罗霄目光闪烁了几下,“德胜,你过来除了我们几个没有人知道,现在新宇那边有不少人,暂时不合适,等有机会让你们单独见见,新宇能够和鸿敏他们几个成为好朋友,他必然会接受你。”

  焦德胜微微叹息一声,看了眼孟烈,点点头,“那好,等他恢复之后我再过来。”

  “德胜,焦猛现在怎么样。”

  焦德胜微微一震,神色变化了几下,他看向孟烈,“父亲因为这件事情,打了焦鸿卓,吐血病倒。”

  孟烈等人微微一怔,“你说焦猛因为这件事情。。。。。。。”

  焦德胜苦笑一下,“父亲和我说过,即使上辈子再有恩怨,他也不会将恩怨牵扯到小一辈身上,他说赵新宇变成这个样子和他有着很

  大的关系。”

  。。。。。。

  送走焦德胜,罗霄看向孟烈,“焦猛虽说性子刚烈,可这个人说一是一,既然他能偶因为这件事情吐血,这事情肯定不是他干的。”

  说完这话,罗霄看向杜刚、关振天,“杜家的事情或许就是一个引子,回去告诉一下家人,让他们没事的话不要出门。”

  杜刚、关振天点点头,“我先去看看新宇。”

  “不用去了,新宇去地下室了,他说要研究一下古籍,看看能不能找到解毒的法子。”

  空间中,赵新宇深吸一口浓浓的灵气,目光落在空间中的湖泊,早年自己变成废人,都是因为空间水的作用才能够恢复,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进入到空间,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用空间水好好洗涤一下自己。

  一道白影闪动,小白出现在他的身前,小白肩头的小紫更是瞪大紫色的眼眸盯着赵新宇。

  看到小白、小紫的样子,赵新宇的心头一暖。

  小白银色的眼眸突然迸射出一道银茫,将赵新宇笼罩在其中,赵新宇瞬间感觉到一丝清凉在身体内游走。

  “小白,不要检查了,是上古奇毒固灵化骨散,天下间无药可解。”

  片刻之后,清凉的感觉突然消失,小白银色的眼眸波动了几下,“你还真的踩了狗屎运,连化灵虫这种东西都能够遇到。”

  赵新宇微微一震,“化灵虫。”

  小白撇了撇嘴,“什么固灵化骨散,是化灵虫,上古的一种异虫,本身没有任何的攻击力,也不能移动,不过如果奇兽、人类误食了化灵虫的东西,经脉、丹田就会固化,骨头也变得极为酥软,无知的人类都认为这是中了毒,其实是化灵虫在你体内筑巢,三年后当化灵虫破体而出的时候,就是你的时期,到那个时候化灵虫就化身变成了你,而他下一个动手的对象就是你身边最亲近的人,这东西在上古年代都是极为罕见,想不到在现在这个世界还能出现。”

  赵新宇的脸色微变,经历了这么多,他对于生死已经看的很淡,这东西如果真的对自己身边的人动手,那他还不如现在就死了。

  看到赵新宇脸色的变化,小白撇了撇嘴,“放心吧,救你身边那几个人,如果化灵虫真的破体而出,化灵虫根本看不上眼,他需要的是更高等级的存在,吞食他们的灵力再次进化。”

  “小白,能不能将化灵虫取出来。”

  小白摇摇头,“这东西只要入体除了破体而出,没有任何办法拿出来。”在说话的说话,小白的眼底流露出一丝坏笑。

  赵新宇心头一震,原本以为小白知道化灵虫,肯定有办法将化灵虫将体内拿出来,却不想化灵虫除了破体而出之外,根本不可能拿出来。

  看到赵新宇神情变化,小白呵呵一笑,“人们都对化灵虫充满了恐惧,却不知道化灵虫虽说可怕,可对于修炼者来说却是至宝。”

  “小白,

  你能不能一次性说完。”这下赵新宇急了,他能够感受到小白肯定有化解化灵虫的方法,这个家伙又在捉弄自己。

  小白哈哈一笑,“这化灵虫还真的拿不出来,化灵虫虽说没有修为,可化灵虫的本体却是最为纯净的能量体,这种能量更是超越了天地间最为纯净的能量,如果将化灵虫全部炼化的话,你修为必然能够突破到天武境。”

  赵新宇苦笑连连,现在的他空有一身修为,可是丹田、灵海以至于经脉中的灵力都变成了固体,根本没办法调动灵力,不能调动灵力,他如何炼化化灵虫。

  “小白。。。。。。”

  小白看向赵新宇,“我刚才就说你小子踩了狗屎运,如果是其他的修炼者,哪怕是他拥有通天彻地只能,被化灵虫入体他也只有死路一条,可你去额不会。”

  “我。。。。。。。”小白这话更是让赵新宇摸不着头脑,难道自己因为是鸿蒙空间的主人,还是有小白。

  小白突然看向一个方向,“你曾经无意中让他们重新在这片世界出现,现在他们却成了帮你的朋友。”

  在小白话音落下的同时,赵新宇听到了嗡嗡的声音,他的心头一震,小白说的该不会是空间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那种体型不小的蜂类把。

  “你猜的不错,就是他们,血煞鬼面蜂,上古异虫中的一种,毒性霸绝不说,它们更是喜欢吞食神魂,所以在上古年代,无论是奇兽还是人类都将血煞鬼面蜂当成是敌人,最后血煞鬼面蜂再没有出现过。”

  赵新宇微微一震,看向飞临到上空红黑相间的血煞鬼面蜂,眼底出现了一丝意外。

  小白看向赵新宇,“血煞鬼面蜂能够帮你将化灵虫炼化,不过却是用他们霸道绝伦的剧毒,所以你要承受他们毒素的痛苦,你现在经脉、丹田。灵海的灵力都被固化,所以一天两天根本不可能炼化完成。”

  “小白,我能忍受住。”

  小白听到这话,无语的看了眼赵新宇,“你能够忍受住痛苦,可你能够忍受住血煞鬼面蜂霸道绝伦的毒素,你要知道血煞鬼面蜂的毒在奇毒榜上至少能够排进前十名。”

  “啊。”赵新宇瞪大眼睛,看着天空中国盘旋飞舞的血煞鬼面蜂,他似乎感受到了死神的召唤。

  看到赵新宇惊恐的样子,小白哈哈大笑,“放心吧,或许你不将他们当成是亲人,可血煞鬼面蜂却将你当成是他们亲人,他们不会毒杀你,当你体内的毒素达到极限的时候,他们就会停下来,如果你气运好的话,你的修为能够暴涨不说,或许还能够成为百毒不侵的体质。”

  在小白话音落下的同时,小白对着空空飞舞的血煞鬼面蜂摆了摆手,嗡嗡的声音响起,赵新宇的小腹位置就落下了至少数十只血煞鬼面蜂。

  “啊,”赵新宇随即就感觉到一阵阵如同钻心一样的疼痛从丹田传来,这种疼痛还有着一丝酸痒,就是经历过很多的赵新宇也承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