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双性受失禁潮_昨天晚上接了12名客人

2021-11-11 15:54:21情感专区
祝妈妈责怪了女儿一句,不过脸上表情和语气宠溺更多一些。

  “阿姨,还有我的功劳哦。”秦潇和祝妈妈是认识的,也挺熟,所以在一边笑着邀功。

  “好好好。&

祝妈妈责怪了女儿一句,不过脸上表情和语气宠溺更多一些。

  “阿姨,还有我的功劳哦。”秦潇和祝妈妈是认识的,也挺熟,所以在一边笑着邀功。

  “好好好。”祝妈妈笑道:“蓉蓉这丫头,有你们这群朋友,可真是好,一个个对她多关心的。对了潇潇,你现在特别忙吧,好长时间也没见你上家里来了。”

  “阿姨,我这才是个新人,到处都要学习,确实挺忙的,等忙过这一阵了,就好了。”秦潇笑嘻嘻的回答。

  祝妈妈给每人拿了一根香蕉,听秦潇这么说,连连摇头:“你这丫头也是会说话,阿姨可是知道,你们这一行,是越出名越忙,你今年上半年拍的实习医生这部剧阿姨也看了,你在里面演的实习医生,可真像是当年阿姨去医院实习时候,那会儿比你们还严格得多,幸好带我的老师也是一个女医生,科室主任,对我比较照顾。”

  “阿姨您不知道,我们这部剧拍摄的时候,还专门请了几位医院的医生做指导。”秦潇能体会到实习医生的辛苦,说道:“我还好,毕竟是医学生,医院见习也去过好多次了,剧组其他人甚至有的人都没去医院看过病。”

  “那是自然了。”祝妈妈也不着急走,就多聊几句:“你们剧里大多数都是年轻人,他们这个年纪,父母康健,又没有儿女……”

  话说一半,忽然想到秦潇是个孤儿,说父母的话题难免会让她难受,对秦潇,祝妈妈也是挺心疼的,经常嘱咐祝蓉蓉帮着点秦潇,本来都准备等琴萧毕业,直接安排到自己医院实习将来直接就在自己医院工作的,可是没想到人各有志或者说机遇不同,秦潇竟然走上了当今社会上最吃香的行业。

  所以祝妈妈就直接岔开话题,语气一转说:“行了,这医院也没什么好待的,蓉蓉啊,你带潇潇回咱家住吧,明天再过来做个全面体检就行。”

  祝蓉蓉也是这个意思,就问她妈妈说:“妈你今晚不回去吗?”

  “我不回去了,晚上回西郊,明天要出差,你自己过来体检。”祝妈妈看了看陈天说道:“陈天你开车呢是吧,正好把两丫头送送吧!”

  “没问题,阿姨要不我先送你?”陈天自然满口答应,顺便问道。

  “不用,我自己开车,而且这边还得一会儿,明天出差需要准备点资料。”祝妈妈随意说道。

  “妈你这次出差几天?”祝蓉蓉问,显然对于爸妈出差这种事情已经是习惯了。也是难得,父母工作这么忙,祝蓉蓉反而品学兼优,父母的优点全继承下来,可见祝家家庭教育不只是陪伴。

  “估计得个三四天,这次是去青岛参加医院研讨会,另外还有一个医疗器械展览,我得去看看。”祝妈妈一边招呼大家出发,一边对秦潇说:“潇潇这次回来能多住几天吗?”

  “我明天一早就得走了,阿姨,下次抽空,再回来多玩几天。”秦潇说回来。

  一点也看不出是客气话。陈天在一边很能理解,对秦潇来说,实际上并没有一个真正的家,老家让她牵挂的,也就是婆婆而已,叔叔婶婶的为人,的确是没什么可牵挂的。

  这还是陈天第一次到祝蓉蓉家,将近二百平的房子,装修并不奢华,简欧式装修,处处透着整洁干净,客厅也非常大,大大的落地阳台,看出去是城市的繁华,车水马龙的街道看得清清楚楚,却又相当隔音,丝毫不觉得吵闹。

  因为是第一次来,所以祝蓉蓉带陈天参观了一下,顺便介绍说:“这是上高中的时候,我爸在这边买的房子,算是送给我的吧,主要是学校近,你看那边有个路对面就是我们中学的侧门。我爸妈来的不多,尤其是我爸,一个月有二十天在全世界各地跑,剩余十天也不一定都能回家,所以这边几乎一直是我一个人住,不过我妈也是偶尔会来的,高中时候来的还比较多,上了大学,一年也来不了几次。”

  祝蓉蓉话里有点孤单的感觉,想想也是有钱人家孩子的可怜之处,父母忙于生意无暇陪伴,造成了孩子性格的两极分化,要么自制力强像祝蓉蓉这样的,凭自己的努力考大学,要么就像刘衎清这样的,瞎玩不务正业。

  陈天正准备说点什么,祝蓉蓉语气一转,一把搂住秦潇,笑嘻嘻说道:“好在有我家潇潇,住宿舍有人陪,还能来家里陪我。”

  “哼,一开始说什么你爸妈不在家,你一个人怕黑。”秦潇愤愤道:“接过跟着你来家里才发现,好哇,你自己一个人都住了几年了,还怕黑?”

  “嘻嘻,这不是想让你来你又不来嘛!”祝蓉蓉说完一仰头,指着一间卧室说道:“呐,你的房间,你今晚还住那间吧?”

  “想得美,我要搂着美女睡。”秦潇扬扬眉毛,反过来一把搂住祝蓉蓉小蛮腰,做出一脸邪邪的笑容。

  “快放开我。”祝蓉蓉大囧,陈天还在旁边呢,不过陈天只是笑笑,权当没听到,他自己也尴尬啊,两个女生都是自己很有好感的女生,特别今晚还看了人家祝蓉蓉的身子,这好在是现代,要是古代直接就非他不嫁或者是寻死觅活了。

  “那个……陈天。”祝蓉蓉对陈天说:“要不,你晚上也住这边吧,明天早上咱们一起送潇潇去机场。”

  “额,这个……”陈天犹豫,和两个美女共处一室自然是求之不得,但问题是:“我也没带换洗衣服,我……”

  “怕什么。”秦潇狡猾一笑:“蓉蓉家有衣服的,你一会儿洗澡我让她帮你找。”

  “我哪有……呀~”祝蓉蓉急忙说道,却不料被秦潇从后面伸手忽然挠到她腋窝的痒痒肉,祝蓉蓉一声惊叫,愣是把话吞了回去。

  陈天狐疑,也没太听清祝蓉蓉说的什么,不过一想,住在这边明天早上一起出发确实比较方便,况且秦潇好容易回来一趟,肯定也是想着大家多聊会儿天,所以就说的:“那行吧,反正夏天,一会冲个澡,我穿我自己T恤就行。”

  令陈天没想到的是,晚上睡前,去冲澡的时候,秦潇竟然笑嘻嘻的提来两间祝蓉蓉的睡裙,一条白色的上面印着米老鼠,一件干脆就是吊带睡裙,眉头一扬一扬的对陈天说道:“咱两一人一件,你选哪个?”

  “啊?”陈天的嘴张大,真是败给了秦潇的脑洞,故意想让自己出丑是吧?

  “不客气,我就穿我自己的衣服,反正今天也没出汗,今天刚穿的。”心里擦把汗,支持秦潇混演艺圈,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哦?

  刚说完,就听到祝蓉蓉在卧室里叫到:“潇潇你要穿哪件睡……死潇潇,快把我睡衣给我拿回来!”

  “嘿,来了来了。”秦潇对陈天一笑,伸手展示了一下那件吊带睡裙。

  陈天一看,立马感觉脑袋一热,一股鼻血差点要喷出来,真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校花,会有这么一件性感的睡裙,吊带低胸真丝超短,每个词都能征服一个男人。

  秦潇得意一笑,也不管陈天窘态,转身就拿了睡衣跑了,然后祝蓉蓉房间就传来两人打闹的声音。

  陈天苦笑,回家也没多远,自己这是何必呢?

  ……

  酒吧街,是荆州靠海这边的一个地标性商业街区,离海近。夏天的白天,风从海上吹响陆地,到了晚上,风又从陆地吹向大海,以至于沿海的这条街区,不仅仅是年轻人们爱玩爱热闹的地方,更是个避暑的好地方。

  上午送了秦潇,然后送祝蓉蓉去医院,陈天自己就回到杏仁堂坐诊,有个中风的患者,陈天已经为她连续针灸推拿了一周,效果非常好,已经恢复了一些行动能力。除此之外,陈天现在也是小有名气,慕名来找他看病的人也是不少。

  直到晚上七点的时候,陈天才忙完,然后去接了祝蓉蓉,两人一起去了酒吧街。

  “碰见”酒吧已经被包场,只有二代圈子或者有二代圈子的人带领才可以进去,这一群人聚会,那在酒吧街那是绝对的盛事,特别是今天的主角,是被大家称为二代圈子第一人的李清。

  昨晚的时候,陈天已经从刘衎清那里了解了为什么说李清是第一人,原因有好几个方面,主要第一是这货家里有钱有势,李家是房地产起家,财力和“张凤仙”张奉勤有的一拼,冰城荆州双雄,李家现在的掌舵人是李清的父亲李海洋,上过两次世界财富人物榜单的人物。

  其次是李清这人,是绝对的学霸,中学时候就暂露头角,学习成绩和渊博的知识艳压群“芳”。再其次,李清打架是一等一的厉害,因为他有个武当山学艺的师傅,初一的时候就打遍全校无敌手,若不是家里后台硬,早就被学校开除。

  二代圈想要服人,途径多的很,而李清服人的就不止一样,所以,第一人的称号大家都是心服口服。

 文学

荆州虽然比不上北上广深,但也是去年新一线城市提名城市,足见城市发展不一般,有钱人比比皆是,以至于二代圈子也不小,只不过陈天来过几次见到的不多而已。

  所以,当陈天和祝蓉蓉到的时候,看到的场面只能用“盛况”来形容,碰见酒吧并不是很大,里面也容纳不了太多的人,所以门口露天也放了不少桌椅,依然是人头攒动,酒吧街路两边停满的豪车跑车就可以看出一些来。

  但凡是有钱人的聚会,就少不了美女为衬托,几乎所有人都呼朋唤友,衣着暴露身材火辣的美女随处可见,每来一个人,他们就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对于这些常年混迹于富人圈子的美女来说,陈天这样的穿着,绝对不可能入得了他们的法眼,因为陈天全身没有一件奢侈品,唯一让她们多看几眼的原因,是陈天长得还不错。

  只不过,陈天身边还跟着一位绝色美女祝蓉蓉,而且祝蓉蓉可不仅仅是美女那么简单,本身也是二代圈子一员,全身反而看起来普普通通,就是上身白色半袖衬衫配蓝色牛仔裤,脚下带亮片的小高跟,看起来清爽无比,青春有诱惑力。

  至少,陈天眼里是这种感觉。

  不过,懂的人就知道,祝蓉蓉这看似简单的一身搭配,少说五万!

  “蓉蓉,陈天!”两人刚走到门口,一个声音欣喜的喊道。

  陈天顺着声音一看,原来是赵月从一旁几个女生群里走过来,欣喜道:“你们也来了啊,蓉蓉你一向不是很热衷这种活动的吧!”

  “我让她带我来见见世面。”陈天抢话,祝蓉蓉来当然是为了找李清,问清楚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这事情不能告诉赵月,所以陈天就找个借口。

  “哦,我就说。”赵月和祝蓉蓉属于关系不好不坏那种,都是二代圈子,好不到哪去,所以听陈天这么一说,也没多疑。但对于陈天的到来,赵月还是有些意外和欣喜的,这个不太熟的熟人,留给她的印象很不错。

  “李清不是主角吗,还没到吗?”祝蓉蓉脸带笑容,问赵月。

  赵月看看祝蓉蓉,又瞄了瞄李清,一副我懂了的表情打趣道:“哦,蓉蓉我说你怎么会来呢,原来是带了陈天一起,是准备让李清这家伙看看吗?”

  “瞎说什么!”祝蓉蓉脸红嗔怪了一下,对李清,心里早没了当初那种感觉,不过了解两人过去的人,不免还是会开开玩笑,祝蓉蓉自己倒没关系,关键是在陈天面前提起来,他会怎么想?

  祝蓉蓉忍不住偷瞥了陈天一眼,但是发现陈天注意力并没有在这边,而是在人群中扫视,心里瞧瞧松了口气。自从昨晚治疗后,祝蓉蓉心里对陈天的感觉就更明确了,已经有原来的好感慢慢变成爱意,只不过昨晚和秦潇大被同眠聊天中,也是听出来秦潇对陈天有不一样的感情,所以自己这点感情处于一种很玄妙的状态,似乎压制不住要表白,似乎又欠点火候!

  “哦,我不说我不说!”赵月看了一眼陈天,明白意思,嘿嘿一笑邀请到:“走吧,我们去里面吧?”

  “走。”祝蓉蓉招呼了陈天一下,三人一起,边聊天,边穿过人群朝里面走过去。

  赵月就说道:“李清这家伙是主角嘛,主角就爱摆架子,肯定是最后登场。”

  “陈天,你们来了。”刚走到门口,正好门口出来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到这边的刘衎清,这种场合怎么可能少得了他呢?特别是陈天治好了他的病后,虽然喝酒有节制,但是来酒吧更勤快了。

  “你们认识?”赵月在最左边,祝蓉蓉走在中间,见刘衎清向陈天打招呼,惊奇问了一句。

  “当然认识。”刘衎清过来一揽陈天肩膀,对赵月说道:“我爷爷就是陈天治好的,你不知道吗?”

  “啊,外公的病……”赵月瞪大眼睛,吃惊道,她只知道外公去了陕西治疗自己的病,已经治得差不多恢复了,但是并不清楚细节,所以不知道那个妈妈说的小陈大夫原来就是陈天,想到这里,赵月忽然脸红了一下,想起来妈妈对她说的话。

  “你要是能找个小陈大夫那样的男朋友,妈妈就高兴死了,一天疯疯癫癫的到处野。”

  刘衎清没发现赵月表情变化,介绍说:“陈天,这是我表妹,赵月,我姑姑的女儿。”

  这世界果然不大,绕了一圈,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陈天也是感觉很神奇。

  几人一边进酒吧,刘衎清一边埋怨道:“你最近怎么也不去酒楼?”

  “我又不请客,去什么酒楼啊。”陈天撇撇嘴道。

  “你可以来吃饭嘛。”刘衎清随口说一句,然后招呼:“喝什么你们?酒吧里面消费全部免费,李清请客,外面就看情况了。”

  “果汁!”赵月举手。

  “果汁。”祝蓉蓉也是一样。

  “可乐,我知道。”刘衎清一看陈天张嘴,就知道陈天要说什么,直接抢答。

  “哈哈,第一次觉得来酒吧喝可乐有点丢人。”陈天尴尬笑笑。

  “这有什么丢人的。”祝蓉蓉不同意陈天观点,说道:“一杯现调可乐肯德基也就卖八块,这里八十八。除了酒吧,哪里也喝不到这么贵的可乐,所以,这已经不是普通的可乐,这叫档次。”

  “但是我怎么听你语气,像是说这是二百五行为?”陈天郁闷,祝蓉蓉话没错,语气就有点促狭了。

  酒吧里面人并不多,按照刘衎清的意思,今天这场合,进到里面的都是在圈子内地位比较高的,而且这会儿主角还没来,大家都是闲散着聊天撩妹,在哪不一样,而且外面妹子还多。

  几人在吧台位置要了喝的东西,边喝边聊天。

  没一会儿,外面就传来一阵欢呼和口哨声,刘衎清扭头看了一眼,也是眼睛一亮说道:“主角来了!”

  陈天他们正好背对着酒吧门口,听刘衎清这么说,也是转身朝门外看去,这一转身,正好和从门口被众星捧月进来的一人眼神对在一起!

  “是他?”

  两人彼此心里都是这么一句,这不是别人,正是陈天前几天在机场送江瑶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公子哥,两人之间还闹出点不愉快。

  李清也是一样,正一进门,就看到了陈天,也是愣了一下,陈天不是圈子里的人,他当然知道,随即眼光看到了陈天旁边的祝蓉蓉和刘衎清,心里大概有了猜测,不是祝蓉蓉,就是刘衎清带来的了。

  对于祝蓉蓉,李清脸上原本的冷酷似乎融化了一点,接着就直接朝着这边走过来。

  陈天此时也是看到了李清旁边的那个女子,正是上次遇到的时候,他身边的女生,不过今天,女生穿着亮片吊带小衣,陪着暗红色皮质热裤,脚上却是一双大头皮靴。头发绑了一个斜向后方的马尾,化着浓妆,看起来要多叛逆就有多叛逆,脸上见到陈天也是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就换上了一脸的冷笑。

  “蓉蓉,你也来了。”李清走到跟前,没有看其他人,而是朝祝蓉蓉打了个招呼。

  刘衎清和赵月都已经从吧椅上下来,站在地上,但陈天和祝蓉蓉只是转过身,并没有起身。

  祝蓉蓉脸上没什么特别表情,淡淡说道:“公共场所,喜欢来就来了。”

  丝毫不给李清面子的话,李清也没有恼怒,笑了笑,然后看向陈天,语气就不那么温柔,说道:“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刘衎清是知道李清的能量,他都不敢怠慢的人,所以见李清态度不是很好,陈天也没有客气的意思,感觉不对劲,连忙靠前一步打圆场:“李清,这是我朋友,陈天,是我邀请……”

  “没问你。”李清看也没看刘衎清一眼,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丝毫不给面子。

  刘衎清脸上立马也是一垮,李清是惹不起,但是自己也不是好惹的,这么多人特别是当着陈天的面,这样让他没面子,刘衎清自然也火了,上前一跨怒道:“李清,别以为……”

  陈天伸手拦住了他,然后从吧椅上下来,直视着李清说道:“兄弟不敢当,高攀不起,陈天,无法无天的天。”

  陈天也是第一次这么介绍自己,不可谓不嚣张,只不过李清和自己有恩怨在先,今天又是来兴师问罪的,又因为李清开口语气不善,陈天也不想虚与委蛇了。

  周围都是一静,然后都是一脸看热闹和幸灾乐祸的表情,李清在圈子里可是出了名的,这个新人敢这样和李清说话,有好戏看了。

  李清脸色自然也是一冷,上次在机场,自己让步,一来不想惹事,二来赶时间回家,但是今天在这么多人面前,李清就不可能让步了,冷冷的道:“好一个无法无天的天。不过,这里今天包场了,无论你是天还是地,还是去外面喝海水去吧!”

  “我若不呢?”陈天冷言直视,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好多度。

  祝蓉蓉欲言又止,她不是担心陈天吃亏,毕竟陈天的身手她也是了解一些的,但是总感觉一上来就剑拔弩张,好像哪里不对,一时间有说不上来,但是这么多人看着,今天来的目的还怎么实现?

  不光是陈天怀疑,祝蓉蓉自己也怀疑那天晚上是不是被人动了手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