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将军嗯啊粗喘_校长办公室岔开腿呻吟

2021-11-11 15:42:36情感专区
至于晚上结束能不能带着刘琴出去开房潇洒一晚上,那就得看大光自己的本事了。

  听完林恒的计划,大光眼中放光,那个刘琴,可是资本最大的陪酒小妹,也是大光中意的一款,要是根据林

至于晚上结束能不能带着刘琴出去开房潇洒一晚上,那就得看大光自己的本事了。

  听完林恒的计划,大光眼中放光,那个刘琴,可是资本最大的陪酒小妹,也是大光中意的一款,要是根据林恒所说,那今晚不得是爽歪歪、美滋滋?

  万山眉头倒是有些皱起。

  “林老弟,你这样……”

  “哎呀,万老哥,我可是说了,今晚一切都是我买单!别跟我抢,正好银行卡给了大光,大光一会儿结账,就算是我买了单了!就这样决定了!”林恒摆摆手。

  “哎,那就这样吧,一会儿看你自己的恶演技了……”万山看了一眼大光说道。

  “放心,包在我身上!林部长给了这么大的舞台,今晚,我不得够本才行?!”

  大光舔了舔嘴唇,撇着嘴笑道。

  片刻之后,林恒先一步回到包间。

  “你出去干什么了?”

  宋月初坐到林恒的身边,小声地说道。

  林恒自然地伸出手搂住宋月初。

  “没什么,处理一些事情,呵,放心,没多大的事。”

  宋月初欲言又止。

  “你是想说,那个叫刘琴的是吧?不用担心,也不用担心我的那个同事,刘琴既然敢这么做,那今晚不付出一点代价怎么可能。”

  林恒轻飘飘地说道。

  “代价?林恒,你们不要违法的事情。”宋月初急忙说道。

  “怎么可能是违法的事情。”林恒不在意地说道。

  “我那同事挺喜欢刘琴哪一款的,不过只是忠于身体,刘琴做出那种事,那么想要白白得到好处,却不肯付出一点什么,怎么可能?”

  “当然了,不会用强,而是愿者上钩。刘琴,平时也有一些私活吧?”林恒问道。

  宋月初一愣,随后了然,林恒说得私活,应该就是出去跟一些人做一些事情。

  “那倒是有……不过不多……”宋月初老实地说道,

  没有因为暴露刘琴的信息而懊恼。

  毕竟刘琴比起林恒,两个人可不是一个档次的。

  “那就行,看着吧。”林恒呵呵一笑,搂着宋月初看着另一边的大光。

  大光的回来和万山没有变化的表情,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有些人知道了这酒钱,但是万山没有开口,他们也没有主动去说。

  都是兄弟,大不了到时候凑一凑,还能怎么办呢?

  “呀,老板,你回来了呀,这酒都开了,可是上档次的哟,要不要喝一点?”刘琴腻到了大光的身边,娇娇的说道。

  “哈哈哈!喝!当然得喝!这酒开了,不就是喝的吗!”大光豪爽地一笑,大手一挥。

  “去,把那一瓶金色的,给我哥几个一人倒一杯去,大家伙一起尝尝。”大光拍了拍刘琴的屁股说道。

  刘琴一愣,发现了一些不对劲,这大光出去之后回来,怎么有了点变化呢?

  一前一后,好像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刘琴的眼光看人也比较准,否则也不能可能混得不错。

  之前的大光给她的感觉,就是有些市俭,大汉的豪爽有是有了,但都是那种比较普通的,也不是什么大佬级别的,说的话吹得牛,刘琴也能够感受出来。

  可是现在,大光给刘琴的感觉,有些捉摸不透了。

  好像是,没了什么压力,也像是放下了什么枷锁,更加的自然了。

  对于那皇家礼炮十八万八的酒水,也没了之前的震惊。

  刘琴心里揣着怀疑,拿起酒给其他人倒去。

  那些一起来的大汉也没有拒绝,任由刘琴倒酒。

  大光就这么笑呵呵地看着刘琴。

  一圈回来,三瓶酒已经差不多了。

  后面的事情,林恒也懒得去管了,想必凭着大光,拿下刘琴问题不大。

  果然,在刘琴回来之后,大光就拉着刘琴悄咪咪地说着什么。

  而刘琴的脸色则是一会儿变化一下。

  直到深夜。

  “买单!”

  大光喊了一声。

  立刻有服务生走了过来。

  “先生您好,是转账还是刷卡?”

  “刷卡。对了,这里所有的小妞,都挺不错的,一人一千的小费一起给了,至于我那些哥们,给的是他们自己的。”大光大手一挥,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服务生。

  服务生笑了笑,也没有多说,直接接过卡刷了一下。

  一人一千的小费,其实也不算多,不过大光也说了这是额外的,那些妹子也都比较欣喜,因为除了大光,她们各自陪的大汉也额外给了小费。

  这么一算,加上一些基本费用,今晚绝对是比较丰收的一万了。

  大光自然地输了密码,刘琴在一边神色复杂地看着大光。

  随后大光拿回卡,凑到了刘琴的耳朵边说了几句。

  刘琴立刻笑骂着拍了大光几下,大光依旧笑呵呵地看着刘琴。

  刘琴犹豫了一下,这才点点头,随后若无其事地看着其他的位置。

  暗中观察的林恒心中一笑。

  成了!

  “时间也不早了,一起回去还是?”林恒看向宋月初问道。

  “一起回呗,就是不知道吴婉欣睡了没有。”宋月初笑着说道。

  “咳咳,应该睡了吧,现在都三点了。”林恒心虚地说道。

  “那你等我一会儿,我去换身衣服,拿点东西就走。”宋月初说了一声,跟着其他的妹子一起离开了。

  刘琴当然也一起走了,毕竟就算下班,她们也得拿着自己包包回去。

  等到包间内只有林恒等人的时候,有人忍不住了。

  “万老哥,怎么回事?”

  万山面色一沉,瞥了一眼大光。

  大光讪讪一笑,走到林恒面前。

 文学

 “林部长!这一次太感谢你了!以后有用到我的地方,只管开口!”大光拍着胸膛说道,

  其他人更加好奇了。

  大光于是解释了一下,其他人恍然大悟。

  “啊哈哈哈,大光,看来今晚你要洞房花烛了啊!恭喜恭喜!”

  “啧啧啧,你可是走了狗屎运了,不过说得也对,那女的敢坑你,你不拿点利息怎么可能?”

  “走吧,不早了,大光,记得小心一点。”万山开口说道。

  “放心,万老哥,我一定注意的!”大光嘿嘿一笑。

  “对了,林部长,卡给你。”大光将银行卡递过来。

  其他人也知道了大光哪里来的钱结账,原来是林恒的,虽然好奇林恒花了这么多钱面不改色,但也没有深究,毕竟林恒可能跟江氏集团总裁有关系,他们也都心里有数。

  于是万山等人先行离开。

  大光在等待刘琴,而林恒则是等着宋月初一起。

  一根烟的功夫,刘琴就换了一身短裤和T恤过来了。

  T恤显然遮不住刘琴的身材,毕竟那么多妹子里面,资本最雄厚可不是乱说的。

  大光起身,小声地跟林恒说了一声,便走了过去。

  林恒呵呵一笑,丝毫没有在意。

  随后宋月初也走了过来。

  衣服倒是换了一身黑色长裙,看起来倒是跟来这里消费的客人差不多。

  “等久了吧?”宋月初笑道。

  “不久,走吧……”

  林恒很自然地朝前走,宋月初也自然地玩着林恒的胳膊一起走着。

  一路无语,气氛也没有尴尬,两人就好似心有灵犀一般。

  一直到了楼下。

  “我先上去吧,省得一会儿吴婉欣要是没有睡觉还在等着,就好玩了。”宋月初笑着说道。

  林恒开口想说话,被宋月初制止了。

  随后宋月初先行上楼。

  林恒微微叹了一口气,叼出一根烟点燃。

  掏出林老送来的手机,上面有一条短信,是江蓉发过来的。

  没有说其他的,只是说自己出差了。

  意思也很简单,要是有什么要求,也得迟两天等她回来。

  林恒倒是没什么感觉,也没有回复消息。

  出差?

  是找那个相好的去了吧!

  林恒心中冷笑一声。

  小贺?

  贺什么?

  不过林恒摇了摇头,这跟他没太多的关系,说不定现在江蓉就躺在那个小贺的身边睡得正熟。

  他呢?

  林恒看着楼道,想起刚刚上了楼的宋月初。

  心中微动,但是又觉得不太好。

  上一次算是事出有因,宋月初也说了,那一次是她的报答。

  林恒却是这么多年第一次尝到肉的滋味,食髓知味,哪里是那么容易压制下去的?

  尤其是内心的火上来之后。

  但是林恒有一点比较特殊,那就是他比较有原则,说好听叫老师,说不好听,那就是有贼心没贼胆。

  否则当年在大学的时候,也不会跟那一名女生只牵牵手就没有其他的了。

  一根烟抽完,林恒走了上去。

  打开大门之后,发现客厅的灯亮着,应该是宋月初开的。

  只不过此刻宋月初的房门关上了。

  林恒想了一下,叹了口气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在进入房间之前,看了一眼吴婉欣的房间,透过门底的缝隙,知道里面没有灯光。

  摇了摇头走进了屋子。

  一星期没有回来,但是房间内很干净,一尘不染。

  嗯?怎么回事?

  刚准备收拾得林恒皱起了眉头,房间这么干净,有人打扫?

  是谁?

  宋月初?还是吴婉欣?

  脑中闪过吴婉欣甜甜的羞涩的笑容,应该是她吧?

  没等林恒坐下来,房门就被打开了。

  林恒以为是吴婉欣醒了,谁知道抬头一看,却是宋月初一张笑脸。

  “你要不要洗澡?”宋月初笑着问道。

  “洗澡?”

  “你先洗吧,我一会儿再洗。”林昊点点头说道。

  “我洗澡可慢了,万一你等着睡着了怎么办?”宋月初嫣然一笑,眼中波光流转。

  “要不,一起?”宋月初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林恒。

  一起?

  林恒心中一震,想起了上周跟宋月初在房间里的事情,顿时心中火热。

  这一下子,那股火热的感觉再也压制不下去,躁动不已。

  “这这会不会”林恒有些结巴地说道。

  “是不是个大男人?婆婆妈妈地干什么?”宋月初绣眉微蹙。

  “过时不候!哼哼哼!”宋月初轻哼了几声,将头缩了回去,朝着卫生间走去。

  这屋子本就两个卫生间,主卧一个,两个次卧共用一个。

  所以林恒以前其实一直是和宋月初公用一个卫生间的,只不过因为两人的时差原因,一直不会碰上而已。

  林恒的房门没有关,这让林恒心中纠结不已。

  去?

  不去?

  林恒一咬牙,宋月初都这么说了,自己要是不去,岂不是男人?

  拿起换洗衣物,林恒拉开门直接朝着卫生间走去。

  只不过顺手将自己房间的灯关上了,并且走路的声音很小。

  走了两步,就看见了卫生间的灯开着,而且门也没有关。

  林恒的心脏扑通的剧烈地跳动着,林恒能够感觉到自己的面色也开始泛红滚烫起来。

  口干舌燥!

  小心地走了两步,门把手,一扭。

  开了!

  林恒小心地走了进去。

  “怎么这么慢?怕什么?怕你的吴婉欣醒了?”

  宋月初梳着头发,瞥了一眼林恒调侃道。

  “没……没有……”林恒紧张地摇了摇头。

  “嗤!”

  “你那个朋友,现在估计跟刘琴颠软倒凤呢,你就这么大方?花了十几万给你那个朋友站台?”宋月初梳完头发,丝毫不在意林恒在场,开始在浴缸里放水。

  “钱么,不就是用来花的。要不是你……”林恒摇了摇头,看着宋月初背对着自己在浴缸那边放水,勾勒出来的精致的身材。

  “愣着干什么?难不成你还穿着衣服洗澡啊。”宋月初翻了个白眼。

  “咳咳,我……你先……哦不,我先”林恒将门上锁,结结巴巴地说着。

  “扑哧,瞧你那个熊样!一看就是个老实的。要是换成其他的男人稍微有点花花肠子,这时候早就扑上来了。”宋月初调侃着笑道。

  “瞎说!我只是在等水放好而已!”林恒狡辩道。

  “那,放水的时间,你不趁机做点什么?”宋月初一咬嘴唇,妩媚地看着林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