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前后夹击三明治_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2021-11-11 15:38:45情感专区
村里面都在说情同姐妹的方翠花一直在忽悠姜糖,以前不怎么待见姜糖的队长媳妇这会态度也好了很多,心里还很同情她。

  “队长婶婶,我想打个电话。”姜糖礼貌的叫人

村里面都在说情同姐妹的方翠花一直在忽悠姜糖,以前不怎么待见姜糖的队长媳妇这会态度也好了很多,心里还很同情她。

  “队长婶婶,我想打个电话。”姜糖礼貌的叫人,脸上带着微笑。

  队长媳妇还算年轻吧,今年也是刚刚抱上孙子,一听是要打电话,就让她去堂屋里找队长,电话可是很金贵的,在一个木头盒子里面锁着,钥匙在他的身上,

  姜家小院里,姜大潮和张春花都焦急的走来走去。

  “大潮,你说人家能同意糖糖去吗?”张春花两手捏在一起,在院子里面等待着。

  老实汉子姜大潮搓了搓手,看着大队长家的方向,回道:“不知道啊,应该可以的吧,糖糖这么乖。”

  老父亲看疼爱的女儿总是带着滤镜,还是八倍的。

  姜小明:“……”那么凶残的姐姐哪里乖了,相比之下,他才是个乖宝宝吧。

  张春花:“……”这让她怎么回,她家男人就是个睁眼瞎!

  行,这个话题略过。

  她又继续道:“当家的,等糖糖真的去上班了,你就可以农忙结束后把她替回来了,到底是男人的工作,还是你去比较合适,刚好糖糖也可以嫁人了。”

  要不然嫁了人,这工资不就不是他们家的了。

  总归是男人的工作,周围肯定都是些大老爷们,姜糖一个女娃子短时间还行,时间长了总归是不好的。

  姜大潮不仅眼瞎,还是个棒槌,他就意识不到这个问题,张春花的隐藏意思他根本就没听出来,直接摆了摆手说:“没事,上班总是比较轻松的,比在家里好多了,而且到了婆家就更有底气了,就让糖糖干吧,我就安心上工就好了。”

  那一脸的欣慰,完全是一个为了儿女着想的好爸爸。

  但是张春花却恨铁不成钢,说道:“到了婆家,工资也是婆家的了,那边可是没分家的,糖糖多吃亏啊,你到时候去上班,得了钱,还可以补贴给她呢。”

  反正到时候,进了她口袋的钱,拿出来多少,还不是她说了算,哼!

  姜大潮一拍脑门,一脸醍醐灌顶的表情:“对啊,我怎么没想到,等糖糖回来,我就跟她说。”

  终于说通了姜大潮,张春花的脸色也缓和了些,一回头,看到桌子上还摆着好几颗糖果,她儿子正在一颗一颗的数呢。

  “小明,你哪来的糖?”她们家现在可是一颗糖都没有了,也不知道这谁给的,还给了这么多,真是阔气。

  姜小明听到他妈的话,抬起了头,一边的腮帮子鼓鼓的,一看嘴里就有东西,不用说,肯定是糖。

  “我姐给的啊。”小朋友看到他妈的眼神,立马警惕起来,动作迅速的把桌子上的糖果都抓回了自己的口袋里面。

  张春花确实准备把糖给收起来,这么几颗糖,收起来,还可以吃几天呢,放在小孩子手里,估计一会就嚯嚯没了。

  可她儿子太机灵了,她一有动作,人家就没给她机会了。

  不过——

  “你姐给你糖干啥?”她也知道姜糖今天去了人民公社了。

  这家伙一直都不待见他们母子的,也不知道最近吃错什么药了,态度好了很多,虽然还是一样的懒。

  张春花心里有点不得劲,总觉得这丫头指不定心里憋着坏呢,依然没有放松心里的警惕。

  姜小明捂着自己的口袋,得意洋洋的说:“这是奖励我的啊,我今天可把方大宝揍了一顿,哼,看他以后还敢欺负我不。”

  “啥?”听到方大宝的名字,张春花的额头直抽抽,“你们又打架了?”

  那老东西岂不是又要来找她算账了,她家还哪来的便宜给她沾啊,想想就头疼。

  她倒是能打得过那老婆子,可是人家脸皮可是比她厚的多。

  后来她就让她儿子以后离方大宝远一点,好不容易清净了。

  “哼,他抢我的糖,然后我就揍他了,要不是他那个坏奶奶,我一定可以赢的。”姜小明撅着小嘴说道,还用手摸了摸脸上的伤口。

  张春花才注意到了他的动作:“怎么回事,那死老婆子竟然还动手打你了?”

  “妈,你放心吧,我可没吃亏,那老婆子还来咱家算账呢,结果被我姐收拾了一顿,屁滚尿流的跑了,咱村子里很多人都看到了。”姜小明说了事情的经过,嘴巴里面甜甜的,这感觉真是太好了。

  想到口袋里面的那几颗糖,心里更欢乐了。

  张春花觉得她今天总是幻听,就凭姜糖那熊样还能让那死老婆子屁滚尿流,怎么听怎么不可能。

  姜大潮也不相信,谁不知道方老婆子的厉害,他们家糖糖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怎么可能是对手。

  “你们不相信就算了,反正大家都知道的。”村里那些人都看见了,大家迟早都会听说的。

  张春花对着儿子问道:“儿子,你真的没事了?”

  姜小明做了个鬼脸:“当然没事了,我去找石头玩了。”然后就一溜烟的跑了,他要去给石头一颗糖,他今天帮自己说话了。

  看那小子那么活波,张春花和姜大潮也就不担心了,只不过对于方家更是厌恶了一分。

  但是对于姜小明的话两人都没有相信,就姜糖那以前的表现,能对方老婆子狠到哪里去。

  张春花正准备说点什么,就看到了姜糖远远的从路上走了过来。

  “怎么样,怎么样?”张春花拨开姜大潮,热情的凑到了姜糖的面前问道,脸上因为长期劳作曾有的疲惫都少了很多。

  姜糖也没有卖关子:“可以的,我明天就去报道。”

  她也没想到这个办法能成,当时马叔考虑了下就同意了,就是可能会调岗位。

  张春花和姜大潮听到这个消息都快高兴的跳了起来。

  “咳咳咳,”张春花看着姜大潮咳嗽了几下,这男人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他来开口,这会高兴地怕是都忘记了,还得她提醒。

 文学

姜大潮和姜糖都看向她,让张春花有点不自在,心里着急,又不能直说,只能讪讪:“没事,就是嗓子痒了点。”又对着姜大潮挤眉弄眼了一阵。

  姜大潮这木头终于领悟了自家婆娘的意思,也咳嗽了两说,不好意思的说道:“糖糖啊,你看,这农忙也就一个月就结束了,爸爸到时候去上班可以吗?”

  苍老的脸上带着渴望的表情,但又不想闺女误会自己,就把他婆娘刚才的话拿出来说:“你看,这秋收后刚好你就结婚了,亲家那边还没有分家,你这上班的工资不得上交啊,倒是爸爸去上班的话,领了工资就给你不是更好。”

  刚开始的话张春花听着还不错,可这最后一句让她眼睛都瞪圆了,什么都给她,她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就知道这男人指望不住,还不如她自己上的。

  两人之间的互动,姜糖当然看的一清二楚,不说到时候上班工资上交不上交,那不都是看她自己的意愿,就是她本来就想要家里多攒点钱的。

  反正她挣钱的机会多着呢,她爸想去就去呗。

  姜糖点点头:“行,等你忙完你就去吧,钱你们自己留着就行了,不用给我。”

  她现在虽然缺钱,但上班之后挣钱的机会就多了,她肯定不缺这点三瓜两枣的。

  偶尔做个好人还是很不错的,至少看着家里的人开开心心的,心情都好了不少。

  在两口子惊喜的眼光中回房努力去了,毕竟想要挣钱,手艺还是要提升的。

  就是心里感慨,她这条咸鱼都不得不奋斗起来了,要不然吃顿正常的饭都艰难,真是有点凄惨啊。

  开心的两人都手背后,一脸骄傲的就去找自己的好兄弟,好姐妹“分享”好消息去了。

  就是不知道他们在听到村子里面发生的“惊悚”事件后,两人还能不能保持好心情了。

  另一边,童磊回到童家后,果然引起了几个嫂嫂的不满。

  话里话外都在讽刺年纪不小了,还在吃白饭,吸着几个哥哥嫂嫂的血,总是往镇上跑,还不知道花了多少冤枉钱,暗示长辈们太偏心了。

  刘素英能让几个儿媳妇在自己面前耍威风吗?

  那当然是不能够的,当即怼的几个媳妇儿不敢说话了。

  老二媳妇刘大妞就是个滚刀肉还不放过,直接问道:“娘,你给小叔子娶媳妇,彩礼是多少啊?”

  这话一出,其他的几个儿媳妇都看向了婆婆刘素英,都想看看婆婆到底有多偏心,他们昨天可是去姜家下聘礼了。

  四媳妇孙丽珺一听二嫂提起了这个话题,也跟着煽风点火,但是说的比较隐秘:“小叔子是婆婆最小的儿子,就算彩礼多点也没什么的。”

  心里却在想着,她当初可是彩礼三十块钱的,在他们这里已经不算少了,但是以婆婆对小叔子的疼爱程度,她就不信婆婆会出的少。

  和所有的妯娌一样,都希望这件亲事最好黄了,就不用了出钱了。

  刘素英脸色大变,刘大妞这个搅家精,这要不是其他几个媳妇都盯着,她真想收拾她一顿,还有这老四家的凑什么热闹。

  虽然不能打一顿,但嘴上也没客气:“关你什么事,咸吃萝卜淡操心,整天把你那一亩三分地收拾干净就行了,看看你男人儿子整天生活在猪圈一样,你也不害臊。怎么,你还想出钱?”

  刘大妞倒是想回嘴,她当初可是十斤苞谷面就娶进门了,现在可是他们全家在赚工分呢,小叔子娶亲还不是家里出钱,那可是他们辛辛苦苦的赚的。

  这两口子还偏心小儿子,她就怕这小叔子一结婚就把家里面给掏空了,她十万个不愿意。

  “娘,话也不能这么说,我要是有钱就好了,这不都在你手里啊,我就是觉得既然都是娃娃亲定好的,彩礼能免则免了啊。”

  直接忽视老太婆说的猪圈,刘大妞满脸“我为这个家着想”的表情。

  “我呸!”刘素英直接站起来,手叉腰:“别以为你那点心思老娘不知道,你就巴不得老五不结婚,这样就不会拖累你们了是吧,我告诉你们,有我们二老在的一天,这个家就轮不到你们做主,趁早歇了你们那点小心思。”

  这要不是有彩礼,人家姜家肯定会退婚的,还指望着不出钱就把人家闺女娶进门,他们怕不是在做梦吧,这几个贱蹄子,都不盼着她家老五好。

  这句话虽然是对着刘大妞说的,但也实在敲打其他的的儿媳妇。

  这时候,很少发言的一家之主童老头也支持自己的婆娘:“你们娘说的是,这个家还轮不到你们做主,老五结婚的事情也用不着你们操心,要是对童家不满,也可以回娘家去,我老头子绝对不拦着。”

  这下子,刘大妞被童老二瞪了一眼,也不说话了,公公都发话了,她可不敢哔哔了,要是被赶出了这个家,就完了。

  就连孙丽珺都被童老四拽了拽袖子,示意她不要惹火了。

  从头到尾童磊都低着头,没有说过一句话,仿佛这这桌子上讨论的不是他。

  只是今天见到的未婚妻的身影在自己的心里一闪而过,虽然人丑了点,胖了点,但人应该还行。

  姜糖专注的在纸上涂涂画画。

  她最想的就是想要画出点布料,实在是太缺衣服了。

  她用简笔画的手法,练习画布料,可是却发现,这比野鸡和兔子还难画多了。

  出来的不是树叶子就是土坷垃,又一次出来的竟然是铁片,这水平也是够了。

  看来现在的能力还不稳定。

  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还是画自己熟悉的吧,孰能生巧,力求一次就能画出成品,然后再谈其他。

  反正这些都能够拿去换成钱票,到时候自己去买布好了,暂时就不为难自己这“中等残疾”的手了。

  “咯咯咯”,野鸡刚被姜糖抓出来就叫个不停,这个屋子里面都充斥着野鸡的叫声,他们农村里这些破屋子,隔音那可是相当的差劲。

  吓得她直接一掌拍了下去,就怕引起邻居的注意。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一掌下去,野鸡,消失不见了!

  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

  就像刚才发生的是她的错觉一样。

  姜糖惊讶看了看四周,继而看着自己这个破旧的书桌,野鸡是在桌子上消失的,她看的明明白白。